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7 大杀器
    ,精彩小说免费!

    对降雨量偏少的西域地区,下雨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然而,而对下雨,驻守连城的将士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连城下的是“石头雨”。

    三百架重型投石机同时投放,眼看着一块块大石由远变近,由小变大,最后狠狠地砸在城墙上。

    有的砸在城墙边,有的砸在城墙上,有的越过城墙砸中望城里面的建筑,有人受到惊吓尖叫,也有人运气不好,被大石砸中,重达二百余斤的大石砸在身上,不死也残废,一时间乱成一团。

    还没来得及收拾,第二轮、第三轮石头雨接踵而来。

    第一轮是齐发,第二轮开始,三百台重型投石头分面三批,采用不间断式投射,一时间石如“雨”下,把望城砸得砰砰作响。

    协助镇守望的吐蕃扎西百户冒着被巨石砸中的危险,在城墙下面的拨汉那征东将军卡笛,一脸愤怒地说:“卡笛将军,作为一个守将,像老鼠一样躲在这里,你不觉得羞耻吗?”

    卡笛正心烦着,闻言没好气地说:“扎西百户长觉得,本将要做什么合适?”

    “反击啊,任凭唐军这么嚣张?”扎西愤然地说。

    “怎么反击?”卡笛双手一摊:“唐军把整个连城围得水泄不通,扎西百户看到没有,投石机阵地,旁有弓箭兵,前有重步兵守护,两边还有骑兵掠阵,跟装备精良的唐军正面对战有什么后果,相信不用我说扎西百户也清楚。”

    扎西继续发问:“投石机呢,为什么不还击?”

    “怎么打?大唐的投石机,可投五百步开外,而我们手上的投石机,最多只能投二百步,根本就够不到,对了,扎西百户,你们吐蕃有更好的投石机吗?”

    扎西一下子语塞:吐蕃的人力投石机,最多只能投一百五十步,还不稳定,比阿了达手上的更差。

    “那怎么办?任由他们压着投?”

    卡笛无奈地说:“让他们的折腾,反正我们提前躲好,也砸不到我们,就当听个响。”

    扎西往外看了一下,面色有点难看地说:“只怕,我们就是躲也躲不了。”

    躲不了?卡笛探头一看,脸色立马大变,唐军的刀盾兵和弓箭兵,护着架着长梯、云梯的士兵向前推进,声势还不小。

    “来人,给我集合,唐军开始攻城了。”卡笛大声地吼道。

    唐军越逼越近,再不采取行动,就得眼睁睁看着它攻城,就是有风险,卡笛还是咬着牙下命令。

    出来阻止,还有一线生机,要是拒不出战,那是临阵逃脱,按军法是斩立诀。

    一冒头,大唐的投石机马上加快投射,没一会就有十多人被砸死砸伤,卡笛只能让手下退下。

    刚退下,唐军的攻城部队又开始向前推进,生怕城墙有失,卡笛只能又让手下上墙头迎战,刚上城墙,攻城的唐军收住脚步,那些投石机再次发力。

    唐军打得很贼啊,就是逼自己现身,增加投石机的杀伤,问题是,明知是阴谋,卡笛还真不能放松。

    嘴里一直咒骂唐军,可在卡笛内心,却对训练有素的大唐士兵敬佩有加。

    这边用重型投石机投大石,那边还在进军,一不小心就会砸中自己人,试想想,一块威力巨大的石头砸在人群中,得造成多大的死伤。

    别人不敢,可大唐敢。

    除了士兵训练有素,用铁盾团团护着,大唐对自己投石机的质量也非常有信心,不像阿了达,手里的投石机,不是大唐把淘汰的当赏赐得到,就是请人仿制而成,质量堪忧。

    来回折腾了二天,准备攻击城池的唐军没一个爬上城墙,卡笛也没有伤到哪个唐军,可卡笛还是趁着月黑风高,把手下全部撤回天城。

    直接放弃望城。

    守下去没有意义,只能陡增伤亡,上面又有令,守不住可以撤,要不是顾着面子,第一天就放弃了。

    大唐兵不刃血拿下望城,取得对连城的第一阶段胜利。

    攻下了望城后,大唐将士本想着可以庆祝一下,顺便休息二天,可张孝嵩严令,立即攻打天城,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和望城相比,攻陷天城的难度一下子增加了不止十倍。

    连城三边悬崖,只有一条大路通往天城,就是这条大路,也是硬生生从一块巨头中开凿出来的,据说是打天雷,把一块大石从中间劈开,拨汗那第一任国王游览时无意中发现,只要改造一下,这里可以改造成一座进可攻、退可守的坚城,于是派人在这里筑城。

    从望城通往天城的道路,硬生生从天雷劈开那条裂隙开凿扩大,走在路上通过时,有一种一线天的感觉。

    路不大,只有一丈三尺,最多不能超过十人并排通行,在那块大石的尽头还有精铁打造的城门,非常牢固。

    坡度很陡,高度落差有七丈多,投石机不好安装,由低处打高处,坡度很大,投射很困难,远了,根本靠不着,近了,又进入敌人的射程。

    包括弓箭和拨汗那自有的小型投石机。

    大型投石机的射程远,可向上抛,势能大大减弱,拨汗那的投石机由高抛低,弥补了技术上的不足,攻打天城的第一天投石机大战,以阿了达方大胜告终。

    地势不平坦,安装不易,第一次投入了三十台新款投石机,阿了达方除了用投石机、弓箭外,还把几百斤重、凿成圆状的滚石推下,破坏了十多架珍贵的投石机,连带砸死砸伤很多将士。

    几代人全力以赴经营的连城,还真是固若金汤。

    当晚,中军大帐内,张孝嵩环视在场各头领一眼,然后一脸正色地说:“诸位都是爽快人,闲话少说,明天一早,轮番进攻天城,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十天之内,一定要拿下连城。”

    阿史那献有些吃惊地说:“十天?是不是太急了,现在工匠正想办法改良有投石机,要在短期内攻下拨汗那,势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打持久战,慢慢找机会,一步步拿下,现在阿了达兵精粮多,又有险关可守,这个时候攻打,那是拿人命去填。

    “张监军三思,十天内拿下连城,就是拿下,想必也得不偿失。”苏禄可汗也在一旁劝说道。

    在座各将军、首领都紧张地看着张孝嵩,想听听他的决定。

    胜利的果实已握在手中,就目前来说,在场的每个人都获得不少战利品和军功,就他们个人而言,已经很满足了,要不是张孝嵩在这里,在座的大部分早就美滋滋地带着战利品回家。

    最后时刻付出巨大的代价,谁也不想发生这种事。

    张孝嵩叹息一声,然后解释说:“诸位不要误会,某知道,短期内拿下连城,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还是血的代价,我张孝嵩岂是冷血无情之人,拿将士们的鲜血换取自己的威名和军功,实在是情非得已。”

    顿了一下,张孝嵩继续说:“吐蕃赞普赤德祖赞,已派大将军德吉率大批精骑,想趁西域兵力空虚时攻打,大食威东将军穆罕默德,也率着大批军队前来增援,准备与吐蕃前后夹击,一举把西域吞并,不尽快把连城拿下,我们将会处在两面夹攻的状态,再不及早拿下,西域危矣。”

    “西域是大唐的领地,更是你们的家,你们的父母妻儿、亲朋戚友的性命就在你们手里,难道你们想家被敌人烧掉,你们的父母被屠,你们的妻女在敌人的怀里哭泣?”

    “不能!”西夜国国王乌尔玛大声地说。

    苏禄可汗及时站出来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吐蕃和大食的狼子野心,谁不知道?听张监军的,准没错,愿听张监军调遣。”

    “愿听张监军调遣。”阿史那献马上跟着大声附和。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换句话来说,得到的扶持越多,关键时刻越要靠得住,突骑施和咄陆五部平日受到大唐扶持很多,这个时候要站出来作好表率。

    阿史那献和苏禄可汗深信,无论受到多大的损失,大唐只要拨一点资源,两族很快就能恢复元气。

    “愿听张监军调遣。”众人齐声说道。

    西域两大势力都表态,面对果敢杀伐的张孝嵩,再想想他背后站着强大的唐朝,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打马虎眼。

    要知道,张孝嵩在开战前,随手一挥,就灭了一个族立威。

    谁也不想成为张孝嵩第二个立威的对象。

    张孝嵩一拳击中案首上,大声地说:“好,就这样定了,张锐,回去让将士们作好准备,明天你第一个打前锋。”

    为了以示公允,张孝嵩率先派出大唐的精锐。

    “得令!”张锐一脸坚决地说。

    “好了,都散去,明天一早,我们就会一会这座号称西域第一关的天城。”张孝嵩双眼炯炯地说。

    回去大帐的路上,郭子仪看着低头沉思的郑鹏,忍不住开口问道:“三弟,你在想什么?”

    郑鹏楞了一下,摇摇脑袋说:“我在想,明天要是强攻,得多少将士葬身于此。”

    十天内攻下,不如说十天内用人命把这里填下,现在大军五万余人,郑鹏估计,要是真的强攻,可能要伤亡过半,到时真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嘴上说担心将士们的安危,实则心里想的是:要不要把那个跨时代的大杀器提前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