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8 慈不掌兵
    ,精彩小说免费!

    火药的出现,从冷武器时代跃进热武器时代,战争会变得更残酷、粗暴和简单。

    然而,让郑鹏为难的是,自己只记得简单的配方,具有实战价值的火药,还得慢慢研究,需要不少时间,可张孝嵩下了死命令,十天之内攻下连城,然后分头迎击吐蕃和大食新一轮的增兵。

    郭子仪想了想,最后面色平淡地说:“宿命。”

    “宿命?”

    “没错,这是宿命,选择从军这条路,就要做好战死沙场的准备,死只是一个转折,而不是终结,三弟,我们义结金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要是我战死沙场,不要冲动,十八年后,我又会是一条好汉。”

    战场瞬息万变,谁也不敢说自己能活多久,郭子仪算是提前劝解郑鹏。

    三人义结金兰时,说过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之类的话。

    郑鹏突然开口说:“大哥,你信宿命吗?”

    “信!”郭子仪一脸正色地说:“古人有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命排在首位,举个例子,有人天生就皇室贵胄,一生富贵荣华享之不尽,有人天生贫苦,穷尽一生的努力,比不上那些命好的人。”

    古人很相信封建迷信,没想到智勇双全的郭子仪也这样想。

    难怪郭子仪力挽狂澜,相当于再造一个大唐还能安守臣子的本份。

    当时郭子仪重兵在握、军民归心,只要他想,随时可以把李唐取而代之,很多人劝说他登基,可他死活不肯,尽显忠臣本色,听了他的命运论,郑鹏理解郭子仪的想法。

    郑鹏故意问道:“要是这样说,那命不好的人,岂不是很悲惨?要是他们强行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郭子仪沉吟了一下,然后缓声地说:“顺天者,悲;逆天者,死!”

    郑鹏闻言,有些无言地重重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郑鹏不仅看到“顺天者的悲”,更看到战场上的冷酷无情。

    “击鼓”张孝嵩面沉如水,低声对一旁的传令兵下令。

    这是进攻的口号,当鼓声响起时,早就待命张锐一声令下,安西府兵正式发动对天城的攻击。

    郑鹏看到唐军进攻时,不由眼前一亮,心里暗暗赞叹道:聪明啊。

    想像中,攻城的一方,是以队列为单位,一边用擂木撞击城门,一边拼命架云梯,在城墙上进行殊死搏杀,然而,唐军进攻时,士兵都躲在一个顶面用铁皮包裹的类似木房子内,木房子设有射击孔,方便认清方向和用弓箭还击。

    可以是看成古代版的“坦克”,唐军自称为“战楼”。

    上百架战楼缓缓向天城进发,站在城头的阿了达联军第一次看到这种攻城器械,一个个很吃惊,在上层的命令下,纷纷弯弓射箭。

    一阵“咚咚”声中,弓箭不是被包裹的铁皮弹开,就是射在加厚的木板上,不能伤唐军分毫。

    阿了达在城楼上看得清楚,大声吩咐:“先用投石机、擂木、滚石,把人逼出来后再用弓箭。”

    很快,守城的军队改为策略,把投石机、擂木、滚石纷纷对准下面那些移动的木房子,刚才还面带笑容观战的一众唐军战士,脸色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一根擂木撞在前面战楼上,只是让战楼偏了一下,很快,战楼继续前进;

    一块大石从空而降,狠狠地砸在战楼上,只见木屑纷飞,一下子把战楼砸了一个大洞,被砸中的战楼只是停了一会,很快继续前进,只是当战楼走过被击中的地方时,留下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冲在最前面的战楼,突然十几支拳头粗的弩箭射直接射中贯穿,原来是敌人启动了安装在城头上的大型床弩,这种弩所用的箭有成人拳头那么粗,为了增强杀伤力,前端还包了铁皮,杀伤力惊人,这种特制的弩,城墙上布得密密麻麻;

    有战楼被打投石机砸散,战楼里的将士死伤惨重;

    有战楼被滚石撞烂,除了一小部分就近加入到附近的战楼,大部分被敌人用弓弩当场射杀;

    有战楼被敌人的火弹击中,火弹是敌人布条等物紧紧缠着石头,再浸以火油,击中后没有燃烧的火油会溅出,溅出时带着火,引燃附近的物体,这是一种威风大而歹毒的武器,不少唐军将士被烧得四处乱窜,可等待他们的,不是被烧死,就是被敌人乱箭射死;

    唐军几乎每时每刻都有将士伤亡,损失很大,可占据天险的敌人受到攻击有限,只是偶尔有士兵中箭倒下。

    喊杀声、口号声汇声一片,特别是大唐战鼓声,一直不绝于耳,由于被鼓声覆盖,距离又远,郑鹏听不到将士的惨叫声,可看到倒下的尸体和纷分的木屑,就知战斗已经进入到白热化。

    还没有摸到城墙,郑鹏估计伤亡快到三分之一。

    经历几代国王经营的连城,号称西域第一关的连城,绝非浪得虚名,横扫西域的安西府兵,也在它带刺的防御下,伤亡惨重。

    郑鹏感到一团火在胸中燃烧,每倒下一个,都是大唐流着热血的男儿,而每倒下的热血男儿,背后将是一双双悲痛欲绝的目光:从此世上少了一个好男儿,多了一个伤悲的家庭。

    早知这样,自己早些把火药弄出来就好了。

    就在郑鹏自责时,突然听到有指骨作响的声音,扭头一看,只见张孝嵩目视着前面,而他的两个拳头在不经意握起,刚才指关节声应该就是他拳头发力弄出来的,看得出,对自己将士的伤亡,张孝嵩内心也很愤怒。

    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兴奋地说:“你们看,摸到城门了。”

    郑鹏马上抬头一看,不由眼前一亮,经过层层险阻,付出重大代价后,有二十多个战楼摸到城墙边,有人开始架设云梯,有人开始攻击城门,都听到巨大金属相撞的声音,那是有大力士抡起随身携带的铁锤,暴打敲打着城门。

    中原处处是险关和城池,历经多年的战火和朝代更替,积累了丰厚的攻城经验,对其它人是遥不可及,在张孝嵩眼里,连城相当于虎牢关一样的存在。

    雄关虽险,但天下还没一座攻不下的雄关,破不了的城池。

    郑鹏用眼角的余光捕捉到,看到将士成功接近城墙和城门,张孝嵩的脸上多了二分欣慰。

    正当大唐将士心存希冀时,突然间,云城的墙头出现一群身材高大的士兵,只他们手上都抱着一块约摸一百斤重的大石,瞄准城墙下的唐军,猛地砸下去,由于距离近,准确度很高,一时间那些幸存的战楼纷纷被砸破砸烂。

    砸完石头,又一排弓箭手出现,开始收割唐军将士的性命,一时间唐军伤亡直线上升。

    郑鹏再也忍不住了,马上对张孝嵩说:“张监军,快让他们撤退吧,再打下去,就会打没了。”

    张孝嵩闻言,看了郑鹏一眼,然后大声喝道:“鸣金。”

    鸣金声一起,正的天城城门前浴血奋战的士兵开始整理护具,有序的相互掩护撤退,当他们撒到一半时,盾牌兵冲上前接应。

    人是撤了回来,郑鹏却怎么也笑不起来,从出发规模和成功撤回的人数,估计伤亡率近半。

    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伤兵,只见站在云楼的旗令兵把手上红白两面旗左右一交叉,停下的战鼓声再次响声,早已准备的第二队,再次顶着战楼、推着云梯前进。

    车轮战式的攻城,就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第二队是以回纥族士兵为主的队伍,无论是训练还是作战技巧,跟张孝嵩精心打造的安西兵有很大的差距,在眼郑鹏眼中,又是敌人对大唐将士新一轮的屠戮。

    不忍心看到这种情景,郑鹏借口去看伤兵,然后头也不回下了云梯。

    张孝嵩没有阻止,不过眼光中多了一丝骄傲,还有一丝丝不屑。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不用亲自上前线,光是看看就忍受不了,这种人,成不了气候,不过,也好,威胁不了自己的地位。

    郑鹏到了伤兵营,强忍着不适,协助随军郎中治理那些伤兵,还亲自帮忙包扎,有多少伤兵郑鹏也不清楚,只知道这边还没处理完毕,那边伤兵又源源不断地送过来。

    到了晚上,郑鹏看了战报才知道,仅是一天的功夫,一进换了四批人进攻,战死一千八百余人,受伤的超过三千人。

    实在太惨烈了,要知道,唐军进入拨汗那,激战半个月也没伤亡这么多。

    义不掌财,慈不掌兵,郑鹏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为将者,不仅要深谋远略,还要铁石心肠,明知攻打云城是一件伤亡很大的事,明知很多将士在进攻后不会再回来,可张孝嵩还是毫不犹豫一次次下达进攻的命令。

    第三天攻打时,曷北悉族有一队士兵被巨大的伤亡吓得情绪崩溃,没有鸣金收兵就自行逃跑,张孝嵩亲手用箭射死逃得最快的那个,剩余那三十余兵曷北悉族的将士也被当场射杀,曷北悉族将领显真,也以监战不力,打下大牢。

    仅仅三天时间,唐军伤亡过万,这可是大唐西征近六分之一的兵力,然而,付出这么大的伤亡,还没有一个士兵能登上云城的城头。

    这里位置太好,阿了达准备得太充分,还有吐蕃和大食的精锐在这里协助防守,对大唐来说,很难。

    看到张孝嵩没有丝毫放弃攻陷云城的意思,郑鹏终于忍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