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 火烧连城
    ,精彩小说免费!

    郭子仪一声令下,士兵把火油向下倾倒,然后用火把和火箭点燃。

    火油遇到明火,一点就着,下面全是是密密麻麻等着攻城的敌人,瞬间惨叫声不断,着了火的敌人不断在翻滚、哀号,忍受不了被火烧的剧痛,很多人带着火,从两边的悬崖跳下。

    “呕...”郑鹏突然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惨烈,太惨烈了。

    城下变成修罗地狱,好不容易冲到城墙下的敌军,被火油一浇,很快被火烧到,一些侥幸没被淋到的,不是同伴或战友引燃就是撞跌下悬崖。

    惨绝人寰的哀号声,触动着人的神经;而处处闪烁的火光,倒映着一张张惊慌失控的脸庞,火,全是火,不仅仅峰城的城墙下,就是整个云峰都陷于一片火海之中。

    在郭子仪的指挥下,虎头队的队员不仅把火油倒落城下,还把一桶桶的火油放在投石机上,投到云城里,然后用火箭或火球点燃,一时间火光四起,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峰城上屯积的过千桶火油,让郭子仪的命令成真。

    火烧连城!

    此时的望天峰,远远看去,更像一座火焰山。

    敌人的攻势停下了,在冲天的火势前停下了脚步,在他们心中,峰城成为一座翻不过的大山,运气不好的,在惨叫中被火烧死或被慌乱的人撞下悬崖,运气好的,再也没有抱死一战的决心,拼命逃跑,山陡路斜,不时发生推搡、踩人事故,伤亡直线攀升。

    要不是郭子仪他们杀得手软、战略物资了也消耗一空,伤亡会更大。

    看着险峻而多雄伟的云峰陷于一片火海中,陆进有些可惜地说:“连城历代几代才筑成,就这么一把火烧掉,可惜。”

    郭子仪有些面无表情地说:“有大唐在,不需要也不允许有这种城池在。”

    作为大唐的附属国,受到大唐的庇佑,不需这么坚固的城池,再说一旦拨汗那背叛大唐,拿下它也要费很大的力气。

    陆进闻言楞了一下,然后有些敬佩地看了看郭子仪。

    拿下峰城,又有运送兵员的办法,连城早就是唐军的囊中之物,然而,郭子仪采用最暴力的方法,直接把这座西域要塞毁去。

    没了连城,拨那汗的底子更薄,对大唐肯定更加依赖,而唐军在西域更是通行无阻。

    还有一点,西域诸族都认为牢不可破的连城都毁在大唐的铁蹄之下,这是一种震慑,以后西域各个势力想跟大唐扳手腕时,也得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哈哈,哈哈哈,云城破了。”

    “你们看,这么大的火,敌人都变成烤羊了。”

    “烧得好,打死打伤我们这么多兄弟,把他们全都烧死才好。”

    郭子仪火烧连城,站在峰城上的将士欢歌欣舞,站在山下的将士,也一个个高兴得又叫又跳起来。

    破了云城,也就是破了连城,拨汗那境内最后一个钉子被拨掉,这可是光复拨汗那最重要的一战。

    看着云城上冲天的火焰,再看看欢呼雀跃的将士,郑鹏心里升起一股发自内心的自豪感:大唐,太强大了。

    细想一下,华夏历史上下五千年,要说哪个朝代最好最令人向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说到哪个朝代最好战最能打,估计很多人没猜到是唐朝。

    唐朝这个朝代一共持续了289年,是继隋朝之后的大一统王朝,一共有21位皇帝,618年~907年。在唐朝这289年中,其中仅仅对外战争,至少有130多场对外战争,有的战争持续几年,再加上镇压和征讨,大唐差不多每年都在打仗,这在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这种持续性的战争,带给大唐无比的韧性,而这种韧性,体现在每一个将士的身上。

    西征之战,无论战事是顺境还是逆境,军队做到令行禁止,赢了乘胜追击,输了毫不动摇,做到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当战友阵亡,同伴默默为他哀悼,没有过于伤悲,在他们心中,战友只是暂时离别,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郑鹏看过一个故事,后世在岛国的产房内,很安静,那些未来的母亲没一个叫怕,也没一个喊痛,一个个都是在静静地忍耐着,等待新生命降临的那一刻,在她们心中,做女人是一件幸事,而做一个母亲更是上天的恩宠,在光荣的时刻不能用懦弱去面对。

    当时郑鹏觉得很动容,可郑鹏在大唐的伤兵营看过后,更是被将士们那种坚韧震惊:受伤的士兵,没有哭喊,悲天悯人,一个个都很从容地面对,实在忍不住才压低声音哼哼几声。

    郑鹏亲眼看到一个大唐的什长,胸口中箭,全身中了十多刀,郎中已经“判”了死亡,可在他最后弥留的时刻,跟几个手下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面上没有一丝惧色,当那名什长离世后,几名士兵一起给他行了一个军礼,把一块白布给他蒙住口面,悄然离去。

    就在众人欢呼雀跃时,张孝嵩没有被冲昏头脑,大声吩咐道:“峰城已得,云城已破,上面的乱臣贼子肯定会狗急跳墙,张锐,快,转攻为守,防止敌人突破。”

    固若金汤的连城守不住了,阿了达、毕尔斤、古太白等人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势必会突破,现在唐军要做的,就是防止敌人突围。

    “冲啊”

    “横坚是个死,杀出去。”

    “跟唐狗拼了,杀!”

    张孝嵩话音刚落,上面隐隐传来将领的怒吼声,然后听到漫山遍野的喊杀声,喊杀声之大,不断在四周山谷回荡。

    留在云城,早晚会被烧死,阿了达等人自然不肯坐以待毙,看到夺回峰城无望后,便集中兵力突围。

    能突围一个就一个,留在这里早晚是个死,突围还有一线生机。

    张锐急急忙忙去执行命令,阿史那献、苏禄可汗等人正想回自己所属部队时,张孝嵩突然开口道:“苏禄可汗、大总管,你们留一下,某有几句话想跟你们说。”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事?

    阿史那献和苏禄可汗有些奇怪,不过他们还是依言留下,看看张孝嵩还有什么吩咐。

    张孝嵩有意无意打量了郑鹏一眼,示意二人走远几步,这才低头不知说些什么,郑鹏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阿史那献的神色明显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点同意。

    这是防着自己啊,都这个时候还搞这种动作,郑鹏有些无言地擦了擦鼻子,然后转身走开。

    免得姓张的以为自己在偷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