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6 挂彩了
    ,精彩小说免费!

    连城的突围战,由于战事的特殊性,一开始就已经白热化。

    云城的敌人受到二面夹攻,没了退路,无论是阿了达部、大食部还是吐蕃部,所有人一窝蜂山下冲锋,没一个害怕、更没一个人退缩,远远看去,那黑压压的人群有如洪水猛兽般,从上而下冲下来。

    这是一群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

    唐军早作准备,先是用投石机狂轰,然后鹿角、弓箭、重骑兵轮番冲击,敌人成片成片地倒地,损伤惨重,可他们依然不停地轰击着唐军的防线。

    阿了达红着双眼,一手拿着一把弯刀,骑在马背上,不断地吼道:“勇士位,给我杀!杀一个够本,杀二个赚一个。”

    半年前,阿了达刚刚占领拨汗那,夺得王位时,占拨汗那之地,联吐蕃大食强援,看着大唐的方向指点江山,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就是昨天,还拥着美女等着大食和吐蕃的援军到来,当时还是以大王自居,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夜,就由高高在上的大王变成了丧家之犬。

    不仅“家”丧,就是自己的小命也有可能不保。

    “大王,唐军太能打了,兄弟们已经冲了十多次,都被他们打回来了。”有手下一脸沮丧地说。

    这时场面很乱,阿了达没看到毕尔斤和古太白,有些焦急地问道:“毕千户和古将军呢?他们没来帮忙?冲出去了?”

    “没有”那名手下苦笑着说:“毕千户和古将军一下山就被唐军死死咬住,伤亡比我们还大,不让我们去帮忙就不错了。”

    帮忙?免了,阿了达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要是侥幸不死冲出去,帮忙烧些元宝蜡烛还可以有。

    阿了达左右观察了一下,突然眼前一亮,马上下令:“刀疤,快,把人拢过来,一会跟着我冲。”

    “大王,往哪冲?”

    “你们看,东面那里有一面绣着“张”字的帅旗,不用说,那是大唐监军御史张孝嵩所在的地方,我们就攻他一个不备,说不定上天庇佑,让我们砍了他的脑袋,能力挽狂澜呢。”阿了达咬着牙说。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阿了达天生就是一个赌徒,还是一个喜欢赌命的赌徒,要不然他也不会为了一个拨汗那的王位跟大唐作对,甘心充当大食和吐蕃的棋子。

    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拼一把。

    就是杀不了张孝嵩,找机会打乱唐军的节奏和布置,说不定能取得一线生机。

    跟在阿了达身边的,都是跟随多年的百战精兵,在长期的逃亡生涯中,早就培养了默契,很快阿了达身边就集了三千多人。

    “勇士们,是生是死,就看此战,只要突出重围,我阿了达绝不会亏待兄弟们,要是我们都不幸战死,那到了地狱,我们还要做兄弟,还要在一起,到时我带着大伙在地狱里打江山,要是能逃过此劫,出去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还要睡最漂亮丰满的女人,大伙说好不好?”

    阿了达一番话,马上点燃手下的热情,一个个吼声连天地说:“誓死跟随大王!”

    平日善于收拢人心,而跟随阿了达的,不是本族的子弟就是铁心追随者,流亡多年经历,这些将士早就成了漠视生死的亡命之徒。

    阿了达骑在马上,挺着腰,冷着脸,一振手中还在滴血的弯弓,大声吼道:“杀!”

    一声令下,阿了达一马当先,一众手下紧紧追随着他们的大王,几千披着轻甲的骑兵有如一股钢铁洪流,直指张字帅旗的方向冲去。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安西镇镇守使马坚冷哼一声,“唰”的一声拨出横刀,大声吼道:“中军听令,随我迎敌!”

    马坚负责保护张孝嵩的安全,看到阿了达率人想袭击帅旗,一直想表现的他毫不犹豫带兵迎战。

    早就蠢蠢欲动的中军轰然应允,刀盾兵挡在最前,长矛兵从盾牌的上方架矛,随时准备对冲上前的战马造成杀伤,弓箭兵在后面张弓搭箭,骑兵在两翼掠阵,呈雁字型迎敌。

    阿了达等人早就红了眼,不要命似的冲过来,多年的逃亡生涯,这些人练就一身过硬的骑射本领,一边骑马一边射箭,一时间箭如飞煌,几千匹马奔腾的声音,郑鹏感到大地都在震动。

    很快,两队兵马撞击在一起,郑鹏听到一声巨大的闷响,闷响中夹着骨头的碎裂声,还有人惨声和马的嘶叫声,光是听声音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太惨烈了,两军对垒在一起,人挤着人,马撞着马,阿了达被逼上绝境,拼死突围,大唐将士需要敌人的首级为自己搭一条升迁之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场,但一切的目标,都以杀死对手为主。

    这可是真正的白刃战,为了打倒敌人,所有人用尽一切手段,可以说武装到牙齿,郑鹏看到:

    一名大唐士兵被砍断一只手,只见他用一只独手抱住敌人的脖子把他扑倒在地,然后一口咬在他的鼻子上;

    一名阿了达部的士兵,在交战中被人砍了脑袋,可他冲出人群时,双脚还夹在马腹,一手牵着缰绳一手举着刀,好一会才被马颠簸倒地;

    一名大唐的什长,大腿中了一箭,可他自己挥刀削断箭杆,带伤战斗......

    战斗打得异常激裂,一开始就进入胶着状态,慢慢地,大唐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效果开始体现出来,步骑结合,不断将敌人冲散、分割然后逐一消灭,积小胜为大胜,把小优势变成上风,战争的天秤开始向大唐倾斜。

    眼看人越打越越少,起码有一半人倒下,可离帅旗还三十多丈距离,阿了达越来越急,要是再不能突围,等唐军的人包围住,就得全军覆没。

    突然间,阿了达看到云梯上,一个穿着儒袍的男子正在发施号令,心中一动,知道对方十有**是监军御史张孝嵩,也是这次西征的主将张孝嵩,一伸手把挂在马鞍上的宝弓拿来,用力一拉,一下子把弓拉成满月状,手一松,那支箭嗖的一声,向奔张孝嵩而去。

    整个西域都知道,张孝嵩是进士出身,作为监军御史,他喜欢穿着一袭儒袍上阵。

    只是碰运气的一箭,没想到那儒袍者突然应声倒下。

    不会吧?运气这么好?

    就当阿了达吃惊时,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张监军中箭了,人呢,快保护张监军。”

    什么?

    主将中箭倒下?

    马坚一听,心中大急,马上大声叫道:“快,保护张监军。”

    主将阵前受伤,生死未卜,对士气的影响很大,原来稳打稳扎、军型整齐的唐军,阵乱开始乱了,阿了达身经百战,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大刀一挥,兴奋地吼道:“张孝嵩中箭身亡,勇士们,杀出去。”

    原以为要全军覆没,没想到突发其想的一箭换来一丝生机,原来有些疲惫不堪的阿了达部,很快像打了鸡血一样跟着阿了达冲锋。

    郑鹏都有些傻眼,怎么也没想到张孝嵩会中箭,更没想到原来占据上风的局面,在张孝嵩中箭后优势瞬间瓦解。

    正想去看看被一众亲卫护着张孝嵩,没想到被几个士兵拦住,为首的什长焦急地说:“郑副监,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先护你回安全的地方。”

    说完,不由分说推着郑鹏往下走,刚才云梯,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还在大唐将士惨叫声响起,扭头的一看,只见一个阿了达部的武将,带着一队人拼命冲过来,想攻击被人扶着离开的张孝嵩。

    距离郑鹏也不十丈左右,郑鹏都可以看到他们因为兴奋而变得异面扭曲、狰狞的脸孔。

    这么快竟然杀过来了。

    “我去挡着,你们带着郑副监先离开。”为首的黄泽什长大声吩咐道。

    两名士兵搀扶着郑鹏上马,准备先送郑鹏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郑鹏的脑袋都有些乱,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优势转移得这么快。

    唐军就这般不堪一击?

    郑鹏刚骑上马,正想离开,突然感到肩头一痛,扭头一看,脸色大变:一支利箭正插在肩头的位置。

    尼玛,挂彩了,这是郑鹏心里泛起的一个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