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 傲慢与偏见
    ,精彩小说免费!

    这就是眼光和格局,郑鹏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一个小乐官,而张孝嵩能在西域呼风唤雨的原因。

    还没开战,一招杀鸡儆猴就灭了一个族立威,然后通过恩威并施让西域诸族对他言听计从,现在又用一个“歼八放二”的计划,准备借着这股东风重整西域新秩序。

    郑鹏心里对张孝嵩又敬佩了多一分,苦笑着地说:“张监军真是心思慎密,那我这次负伤,能不能算上因公负伤呢?”

    谁都听得出,郑鹏这是有意把受伤的事轻轻揭过,后面的话明显是在缓和情绪、活跃气氛。

    “攻下连城,郑副监要占首功,某会亲自向陛下为郑副监请功。”张孝嵩面带微笑地说。

    连城是拿下了,唐军西征的脚步不会停止,还有更大的功劳在后面,张孝嵩也无意跟郑鹏抢夺这点功劳。

    皇帝委派一个小乐官为副监军,明显是让他增加履历、赚点军功,回去好升职任用,张孝嵩也乐意成人之美,跟皇帝身边的红人搞好关系。

    张孝嵩来说,现在已经西域的“无冕之王”,也不在意那点军功,再说郑鹏的功劳有目共睹,就是想隐瞒也难,不如送他一个顺水人情。

    “顺利光复拨那汗国,主要是靠张监军运筹帷幄、指挥若定,我也会在奏折上向陛下禀明,为张监军请功。”郑鹏投桃报李地说。

    花花桥子人人抬,张孝嵩表现得这么慷慨,郑鹏也表现出识相的一面。

    张孝嵩哈哈一笑,也不再在这件事上纠缠,径直开口说:“某这次前来,主要有二件事,一是看望郑副监的伤情,二是跟郑副监辞别。”

    “辞别?”

    “没错,过了今晚,某就要出发,继续追剿那些乱臣贼子,郑副监受伤,不宜再奔波劳碌,明天会有人把郑副监先送回庭州休养。”

    “那追击乱臣贼子的事....”

    “郑副监放心,某会安排好的,现在最重要就是休养好身子,千万不能累着,郑副监受伤,都不知怎么跟皇上交差,要是郑副监再有什么事,那某是万死也难辞其罪。”张孝嵩一脸认真地说。

    郑鹏犹豫了一会,最后有些惭愧地说:“受伤之躯,跟着也是负累,那我就留下养伤,祝张监军旗开得胜,早日凯旋而归。”

    细想一下,现在是两人的最佳分手时机。

    站在张孝嵩方面,以前他是一人独断,郑鹏来了,他多少有些限制,要是郑鹏不在,他自由很多,遇到事也不用跟郑鹏“商量”,也不怕郑鹏分摊他的功劳,更不用为郑鹏的安危担心,听到郑鹏受伤,张孝嵩第一时间就想着怎么抛开郑鹏。

    对郑鹏来说,拿到足够多的功劳,不用冒险,也不用受累更不用睡觉也担惊受怕,还有一点很重要,那是打完这场战争,张孝嵩会因独断、拉拢小团队被猜忌,最后要丢官下狱,这个时候跟他撇清关系,也可以避免被牵连。

    此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张孝嵩此行追杀在古太白和阿了达只是一个幌子,真实目的收拾那些不听话的国家、部落,还要惩治那些无视大唐威严的势力,这一战会持续很久,要是谈不拢,打个三五七年很正常,郑鹏等得,只怕绿姝不能等。

    古代女子成亲很早,很多在十三四岁就嫁人,大唐最有名的皇帝李世民,在大业九年就娶了年仅十三岁的长孙皇后,放在后世,简直就是犯罪,可在古代,那是惯例。

    也不知绿姝怎么样了。

    “大唐国运昌隆,四方拜服,定能马到功成,郑副监有心,祝你早日康复,某班师回朝时,一定要找郑副监好好喝上几杯。”看到郑鹏没强行要求随军,听从自己的劝告留下休养,张孝嵩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就怕郑鹏是个听不进劝的楞头青。

    “好说,好说”郑鹏说到这里,看看一旁的郭子仪和库罗,很快说道:“张监军,我身边的护卫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留着跟我是大材小用,不如把他们带上,这大唐建功立业吧。”

    最好的时机“分手”,对郑鹏来说是一件好事,可对一心想杀敌立功的郭子仪和库罗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不行!”张孝嵩毫不犹豫地拒绝道:“郑副监受伤,就是这队护卫不在身边,要是当日这队护卫在身边,肯定不会受伤,现在残敌四处逃匿,此行回庭州路途遥远,就怕那些亡命之徒攻击郑副监,某已经犯了一次错误,绝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

    好不容易身边清静一点,张孝嵩不想身边还有郑鹏的影子存在。

    郭子仪马上表态:“属下愿意跟在郑副监身边,尽护卫之职。”

    “没错,我们本是护卫,保护郑副监是我们的职责。”库罗也跟着表态。

    两人从长安到西域,主要是想保护郑鹏,现在发了财、立了功,早就知足了,夜袭峰城,军中有的是选择,可郑鹏力排众议把这个机会给了护卫队,要不然郑鹏也不会受伤,护卫队上下对郑鹏都非常感激,现在郑鹏受了伤需要人保护,自然格守本份。

    人不知要感恩,还要知足。

    张孝嵩点点头:“好,就是这样定了,郭伙长、库罗伙长,明日你们护送张副监回庭州休养成,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本监军唯你们是问。”

    什么话也不多说,先把这件事定下来。

    郭子仪和库罗连忙应下。

    等张孝嵩走后,郑鹏伸手想拿杯水,刚一动,忍不住“哎哟”一声。

    触动了伤口,一阵巨痛传来,当场就皱起了眉头。

    郑鹏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刮骨去毒还能谈笑自若的关云长,痛的时候还是会叫的。

    “少爷,你要喝水是吧,不要乱动,吩咐一声就行,现在你受了伤,触痛了伤口就不好了。”阿军一边说,一边把一碗水轻轻送到郑鹏的唇边,细心喂郑鹏喝水。

    一口气喝了大半碗水,郑鹏有些担心地说:“不就是中了一箭吗,拨出来就行,怎么那么痛?不会有毒吧?”

    箭支又没有弹头,拨出来就是,可包扎后还隐隐作痛。

    “毒?不至于,太伤阴德,再说毒药的成本大多很贵、又麻烦,不小心还有可能误会战友,他们不至于在箭头下毒,不过会有脏东西。”郭子仪解释道。

    “脏东西?什么脏东西?”

    库罗接过话头:“为了增加杀伤力,箭头作了特别的改装,有分叉和倒钩,在使用前,通常先用牛尿马尿泡浸一下,这样伤口好得慢,三弟你的这支箭,就是用马尿泡过的。”

    还真是“脏”,牛马尿中带病菌能让伤口发炎,不利于伤口愈合。

    郑鹏看看自己的肩头,有些无言了,半响笑着说:“算了,没伤也伤了,受了伤到时拿封赏也理直气壮一些,免得有些人眼红,以为本少爷去西域转一圈就能升官发财。”

    小乐官担当监军,还弄了一个“副监军”的职位,传出去时很多人持反对的意见,不过李隆基力排众议才得以成行,受点伤也好,免得有些人以为自己躲在西域的城内一段时间,弄虚作假冒领军功。

    郭子仪一脸正色地说:“三弟,公道自在人心,你的战功是有目共睹,谁也不能抹杀!”

    “算了,现在夜很深了,都回去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出发。”郑鹏突然开口道。

    这里离连城很近,就在中军大营附近,白天过行了一场恶战,唐军把企图突围的反叛敌人层层围截,血战了一天,现场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空气中飘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还有一股烧焦人肉令人作呕臭味,那些是在攻击峰城时被烧死的士兵。

    在这里,多一天也不想呆。

    郭子仪和库罗跟郑鹏又说了几句,然后各自下去休息。

    攻打峰城、袭击云城,又参与歼灭逃敌的任务,郭子仪和库罗都累得不轻,刚才在营帐内等郑鹏时,二人就差点睡着。

    这时还在中军大营,外面的守卫森严,对于安全问题,二人都很放心。

    郑鹏、郭子仪等人在经历一场大战后,很快就进入酣睡状态,然而,距离连城大约三十里一个小部落的营帐内,正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气势不凡的中年人,如果郑鹏在这里,肯定会惊叫出来,因为这人是把绿姝夺走的人,崔源。

    一个面无表情的人轻轻走过来,把最新情报轻轻放在桌面上:“不良将,这是最新的情报,请你过目。”

    崔源轻轻一摆手,手下悄然退下,站在门外静候吩咐。

    一打开情报,崔源的瞳孔猛地收缩,情报上第一行字就是“大捷,连城破”。

    不会吧,固若金汤的连城,几天就破了,还是大捷?

    细看下去,崔源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最后把情报放在桌面上,面沉如水。

    连城大捷,本是好事,可崔源怎么也想不到,郑鹏竟然是头功,一招神兵天降,让大唐最少的伤亡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小乐官上战场,本以为他是来送死,没想到这小子不仅命大,好像运气还不错,先是在于阗镇立下大功,现在些又在攻占连城时大放异彩。

    难道,自己真是看错眼了?

    很快,崔源自顾摇头,自言自语地说:“狸猫换不了太子,乌鸡飞上枝头,只是飞上枝头的乌鸡,永远成不了凤凰,某绝不允许把绿姝许配给一个贱商、小乐官,还是早些把绿姝的亲事定下,趁早断了小妮子的念想,免得越陷越深。”

    一个出身低微、品行又有瑕疵的人,注定走不了多远,再说郑鹏又把一个青楼女子接回家中,这种人,崔源绝不接受绿姝跟这种人在一起。

    崔源说做就做,只见他把情报放在一边,亲自磨墨、铺纸,然后开始写起了家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