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1 客来驿事件
    ,精彩小说免费!

    “吃快一些,吃完我们就上路。”

    “阿军,你先去前面驿站打点,让他们把马车准备好。”

    “还没黑,我们到下个驿站再休息。”

    一路上,郑鹏起早赶黑,从庭州直奔长安,和护卫队告别时,就是散伙酒都等不及喝,扔下一笔钱让他们自个尽兴,在路上也不惜钱财,大笔打赏下,驿站和车夫都什么配合。

    陆进、周权等人有些怨言,刚开始郭子仪和库罗也有些不理解,可听到郑鹏说了绿姝的故事,一切怨言和不理解都抛之脑后,有时就是充当马夫也心甘情愿。

    从庭州到长安,路程大约三千余里,相传最快速度大约需要七天,七天驿候就能把西域最新的情报送到长安,那是日夜兼程、把马往死里跑的节奏。

    郑鹏没那么拼命,起早赶黑,仅仅用了十三天,就走过岐州地地界,离长安也几十里,最多也就半天的路程。

    看到赶不及在关城门前进长安,郑鹏一行就在一间名为客来驿的驿站休息。

    “大哥,二哥,辛苦了,我敬你们一杯。”郑鹏举起酒杯。

    西域纷争不断,各种治安事件穷出不穷,大唐境内却是四海升平、路不拾遗,一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就顺利到这里,只是累得够呛。

    三人是骑马和乘马车交替进行,沿途风光不错,前面几天还有点心思观看,到了后面,眼里只有路了。

    郭子仪累得脸色都有苍白,郑鹏更惨,胯下被马背磨起了两个大泡,走路都走成内八字,只有在马背上长大的库罗一点事也没有,该吃吃,该喝喝。

    库罗有一个绝技,他可以在马背上小睡片刻,双腿一夹、整个人伏在马背,双手下意识拉住缰绳,任由马儿跟着跑,很快进入深度睡眠,他只要眯上眼一小会,很快就龙精虎猛。

    “嘿嘿,我不辛苦,以前追杀过一条咬死过族人的大青狼,在山里追杀了一个月,那才叫累,你们两个能抗得住就好。”库罗笑呵呵地说。

    郭子仪豪爽地说:“都是自家兄弟,客套话不用说,说了就是生份。”

    说到这里,郭子仪对郑鹏竖起一个大拇指:“三弟有情有义,有新欢不忘旧爱,真是性情中人,大哥看好你。”

    “大哥,你这不是取笑我吗,哪有什么新欢...”

    “郭府的小姐,还有突骑施的郡主,不都是你的红颜知己吗?”

    郑鹏马上解释道:“大哥,你误会了,她们跟我只是合作关系,真没其它关系,这话不能乱说。

    “要是有其它关系,那就不是新欢,是新娘子了,你大哥可不是瞎子。”

    库罗也在一旁猛地点点头:“对,对,对,那个林薰儿可是绝色美人,郭小姐和郡主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啧啧,难怪三弟在西域都不屑于打野食,那是根本看不上眼。”

    就当郑鹏不知说些什么反驳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然后听到驿卒大声斥责的声音,而争吵声越来越大。

    都谈不下去了,郑鹏有些好奇地走出大堂,看看他们吵什么。

    走到门口一看,郑鹏先是楞了一下,很快走上去,虎着脸说:“到底发生什么事?”

    驿站外,一群伤兵相互搀扶着,想进驿站,三名驿卒却拦住去路,不让他们进去,还有些横蛮地推搡着,郑鹏亲眼看到,一个驿卒把一个拄着拐杖的伤兵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原来是郑副监”那驿卒收起刚才的冷漠,换上笑容解释:“说了驿站已住满,可他们就是不信,硬是要闯进来,小的也是没办法。”

    郑鹏盯着那驿卒说:“真没空房?还是你们嫌麻烦?”

    另一个瘦个子的驿卒解释道:“回郑副监的话,靠近京城的驿站,一向人满为患,都是以品阶为先,不瞒郑副监,给你的两间房,有一间还是临时腾出来的,这些军爷小的也很同情,可实在没办法。”

    出门在外,驿站是过往客人的优先选择,一不怕强盗小偷,二不怕黑店,三来价格相对公道,按规定驿站是优先接待官员,要是住不下,就论品阶资历。

    这里距离长安很近,驿站人满为患,郑鹏刚到的时候,驿卒说没有房间,还是阿军拿出圣旨,那驿丞才跑过来,给郑鹏弄了二间上房。

    品阶低一点的官员都没房间,更别说这些无阶无品的大头兵了。

    一个肩膀上缠着白布的伤兵哀求地说:“我们遇到的那几间客栈太贵了,本想驿站会便宜点,就赶到这里,没想到住满了,听说附近没有客栈,最近的一间也有十里地,我的几个兄弟腿步不方便,几位,行行好,随便找个地方,我们几个挤一下就好。”

    “行行好吧”几个伤兵面带哀求地说。

    “郑副监,你就帮帮我们说句好话吧。”其中有一个伤兵,突然开口对郑鹏行说。

    郑鹏有些惊讶地说:“哦,你认识我?”

    “认识”那伤兵连忙说:“小的叫杜多田,这几位是我的同乡,都是安西府兵,在战场上见过郑副监。”

    原来是自己人,郑鹏打量了一下这群伤兵,有些奇怪地说:“你们去长安是接受封赏吗?怎么没人护送,也没人安排食宿的?”

    “哪有什么封赏”杜多田苦笑地说:“我们运气不好,挂了彩,治得差不多,就发一笔钱提前回家,想着从没见过长安,就特地看看再回老家,哪里有什么封赏。”

    一将功成万骨枯,对普通士兵来说,能在战场上活下来,再发点小财就心满意足,要说到长安受封赏,就是做梦都梦不来。

    受了伤,成了残疾人,以后离家一趟不容易,想着回老家前看看长安,感受一下京师的繁华和热闹,到时回到老家,也有吹唬的本钱。

    这些伤兵为了省事,很多舍不是坐车,都是买一匹老马或骡子骑着,结伴往家里的方走,为了省钱,有时还风餐露宿,看看眼前这群人,一个个晒得又黑又瘦,身上的衣服又脏又乱,要不是他们多是穿着军队分发军服,还认不出他们是军人。

    说得难听一点,有点像走难的人,或者像乞丐,难怪那些驿卒不让他们进。

    “你们辛苦了,放心,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郑鹏说完,扭头对那驿卒说:“几位,想办法再腾个地方,这些都是为大唐流血的英雄,出门在外,与人方便也就是与己方便。”

    那驿卒刚要拒绝,郑鹏摆摆手说:“一切费用算在我的,到时少不了你们的赏钱。”

    守在门口的三个驿卒对视一眼,最后一个似是小头目的说:“要是不介意,可以在柴房加几个床位,地方虽说有些简陋,不过地方大,被席也干净。”

    “不介意,不介意,有瓦遮头就不错了。”几个伤兵连声说道。

    驿站可不是客栈,像一些房间就是有钱也住不上,有地方落脚就不错了,再说这钱还是郑鹏替他们出的,知足了。

    几个伤兵在驿卒的带领下,去柴房落脚,郑鹏拉住那个小头目:“给他们备一席,好酒好菜送上,不要怠慢,帐我明儿一块结。”

    “是,是,小的明白,这些穷军汉遇到郑副监那是遇上贵人了。”小头目一边点头一边恭维道。

    郑鹏一行人回到房间,各自的心情都不太好。

    “这些士兵太可怜了,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郭子仪有些感概地说。

    库罗点点头说:“是啊,士兵们不仅要自备粮食、武器,受了伤也得不到尊重,说真的,有点像我们的族人,平日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只有需要我们去打仗,地位才高一些。”

    “差不多”郭子仪解释道:“就是在朝廷,也是文臣占据上风,只有战事出现时,武将才能说得上话,其实唐律有很多是优待将士的条律,只是很多都没有认真执行罢了。”

    跑了一天,郑鹏等人都很累,只是吃饭时随便聊了几句,吃完后各自沐浴、睡觉。

    郑鹏累了一天,一靠近枕头很快就进入梦乡,不知睡了多久,隐隐听到有打斗声和求饶声,好像还有什么摔破的声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至有人轻轻把自己拍醒。

    “少爷,少爷。”

    郑鹏慢慢抬起眼皮,很快又沉下去,睡意朦胧地说:“阿军,干嘛呢,不管什么时辰,让我再睡一会先。”

    好像天还没亮呢,郑鹏感到眼皮都想“打架”了。

    阿军小声地说:“少爷,不好了,有人在柴房里打那些伤兵,就是杜多田他们,你要不要看看?”

    伤兵?被打?

    郑鹏一个激灵挺起来,连忙问道:“打伤兵?为什么?”

    “具体怎么回事不知道,听伙计说,好像有一个伤兵每天晚上都要换药,于是就在柴房的门边煲药,药的味道很难闻,惹怒了一个豪门贵公子,率着一群豪奴殴打那些伤兵。”阿军小声地说。

    这也行?

    郑鹏一下子站起来,披上外衣,大声说道:“走,看看怎么回事。”

    刚走出门口,正好看到郭子仪和跟他同房的库罗,郑鹏吃惊地问道:“大哥、二哥,你们还没睡?”

    “跟你一样。”郭子仪简明扼要地说。

    听到下面发出惨叫声,好像还是杜多田的声音,郑鹏也顾不得那么多,说了一声“一起去看看”,便率冲下楼,朝柴房的位置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