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2 大唐忠骨,姚家败儿
    ,精彩小说免费!

    “公子,不要再打,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我们知错了,请公子饶命。”

    “太过分了,就是煲个药,至于要人命吗?”

    “老金,住口,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柴房内,几个伤兵正在苦苦哀求那个衣饰华贵的公子,此刻,那个贵公子面目狰狞地殴打地上一名伤兵,只见他一边踢一边骂:“该死的田舍奴、贱军汉,竟然敢还口,打死你,打死你。”

    被打的那名伤兵,伤了一条腿,长途奔波身体也虚弱,哪是那公贵公子的对手,再说他也不敢还手,被打得头破血流,还没痊愈的伤口裂开,浑身是血的样子很狼狈,而他的几个同伙先是被那些豪奴殴打一顿,再把他们拦开,防止他们救。

    “公子,公子...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小的知错了,真不是故意的。”被打的士兵求饶道。

    迎接他的,却是更猛烈的殴打:“哼,你让不打就不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本公子要听你的?”

    杜多田在旁边哭喊着说:“公子,你大人有大人有大量,不跟我们这些穷军汉计较,传出去有损你的名声就不好了,再说,我们都是从西域回来的有功将士,要是官府查起来,对公子也不利。”

    那名贵公子,性子非常暴躁,突然冲出来,一脚就把煲药的煲给踢翻在地,煲药的王老三只是理论了一句,他不由分说推倒就打。

    看他打人的样子,根本没有留手,都是往要害处打,杜多田生怕再打下去要出人命,连忙亮出身份。

    说什么也是有功将士,不由分说就下黑手,真是无法无天?

    贵公子闻言,扭头看了被打得披头散发、嘴角流血杜多田,开口问道:“你们是从西域退下来的府兵?”

    “是,是,是,我们这些兄弟,都是在战场上流过血、为大唐立过功的...”

    话音还没落,贵公子一脚重重踩在王老三腿上的伤口处,王老三双眼圆睁,惨叫一声,当场痛晕过去。

    那一脚用力过猛,腿上些伤口当场撕裂,血都绷带中渗流出来。

    “你....”杜多田气得说不出话。

    “老三”几个同伴担心得大叫,可王老三没有回答。

    郑鹏赶到柴房时,正好看到惨绝人寰的一幕,当场冲上去一把推开那名贵公子,大声吼道:“你要干什么,没听清楚,他们是从西域撤下的有功将士。”

    实在太横蛮了,领着这么多人欺负一群受伤的士兵,还一脚踩在伤兵的伤口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你是谁?敢多敢闲事,活腻了吗?”贵公子暴怒,指着郑鹏大声骂道。

    有几名豪奴想冲上来替主子教训郑鹏,阿军“唰”的一声拨出半截横刀冷笑地说:“哪个敢动手,休教我的手上的刀不认人。”

    阿军一动刀,在场的人纷纷把武器拨出来,一时间场面剑拔弩张。

    这时那贵公子认出了郑鹏的身份,示意手下退下,冷冷地说:“以为哪个这么大胆多管闲事,原来是你,郑鹏。”

    “为什么要打这些伤兵?他们得罪你了吗?”郑鹏大声质问道。

    “没错,他们在这里煲药,那味道让本公子夜半都臭醒,扰人清梦者该杀,郑判官,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说到这里,贵公子有些傲然地说:“别说他们只是一介布衣、穷军汉,就是监军御史张孝嵩在这里,也休想本公子卖他面子。”

    不仅横蛮霸道,也没给郑鹏半分情面。

    张孝嵩在西域只手遮天,背后有人撑腰,也算是一号人物,可到这人嘴里,变得一文不值,官场上,有些人身兼数职、或有的人有官有爵,见面时为了表示尊重,通常会叫对方最有体面的称号,郑鹏出自左教坊,官职是判官,乐官可不是什么好官,大多人都称郑鹏为郑监军。

    当然,要是张孝嵩在场时,会加个“副”字以作区别。

    就是没当监军、没升为判官仅仅是一个乐正时,很多人会改一种称呼,叫郑鹏为郑公子或郑大才子,眼前这个人,张嘴就是郑判官。

    分明没把郑鹏放在眼内。

    “阁下是?”

    “某坐不更姓,行不改名,姓姚,单名一个彝字。”姚彝一脸骄傲地说。

    姚彝?

    这个名字很熟悉啊,对了,想起来了,此人是姚崇的长子。

    姚崇是开元盛世的推手,他的“姚崇十策”名流千古,但姚崇在宰相的位置没坐多久,原因是姚崇会治国但不会理家,两个儿子都教导无方,他的两个儿子姚彝、姚异,广交宾客,招权纳贿,朝野非议很大,最后李隆基也表示出不满。

    知道受到皇帝猜忌后,姚崇心里害怕,主动请辞相位,并推荐宋璟继任,这才保住一家平安。

    要是没猜错,此时的姚彝,应是担任延州司马,可他得到姚崇的护荫,封虢县开国子,食邑四百户。

    很多人三品大员也没有封爵,廷州司马不过是六品小官,姚彝却在父荫下封爵食邑。

    难怪在西域只手遮天的张孝嵩也不放在眼内,原来还有这重关系。

    张孝嵩在西域获得专断的权力,在西域呼风呼雨,当中少不了姚嵩的支持,说到底张孝嵩是姚崇的人,姚彝还真不用给他面子。

    姚嵩辞去相位后,打了大胜仗的张孝嵩也被打下大狱,细想一下,当中不无联系。

    “怎么,怕了?还要不要多管闲事?”姚彝有些不屑地看着郑鹏,冷笑地问道。

    听了自己名字后,姚彝看到郑鹏像其它人一样,震惊得半天没说话,心里有些暗暗得意,对郑鹏也有些不屑。

    姚彝从不吝啬介绍自己的老子,也不以靠老子为耻,在他心目中,能生在这样的家庭,就是证明自己比绝大多数人更加高贵。

    郑鹏回过神,皱着眉头说:“姚公子,这些都是为国受伤的士兵,就是煲点药,也情有可愿,没必要这样对待他们吧。”

    那帮伤兵,本来就有伤,姚彝下令殴打他们,伤兵们可以说伤上加伤,最惨就是被有姚彝拳打脚踢的王老三,打得头破血流,最后还一腿狠狠地踩在伤口处,让他痛晕过去。

    这里闹得这么大,驿站的人却没半点动静,原来眼前这个混世魔王他们惹不起,于是就来个装聋作哑,眼不见为净。

    姚彝冷笑地说:“他们这是贱军汉,妨碍本公子睡觉就该打,碰上本公子,算他们出门没找个时辰。”

    “可他们是有功的将士”

    “有功?我家的狗也替本公子啃骨头,它们也有功,难不成本公见它们一次,给他们行个礼?”

    “哈哈哈”那群豪奴闻言放声大笑起来。

    把有功的将士比喻成狗,练武出身的郭子仪当场就忍不住,正想冲上去,忽然被人拉住,扭头一看,是郑鹏。

    郑鹏给郭子仪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先行忍耐,然后转过头,一脸严肃地说:“姚彝,这里是客来驿,不仅是官家地方,也在天子脚下,你仅以一个味道不好闻就打人,你眼里还有王法吗?信不信我去报官。”

    “报官?”姚彝有些惊讶地看郑鹏,然后指着郑鹏哈哈大笑起来,只见他越笑越开心,都笑得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看着郑鹏的眼光,好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笑了好一会这才把脸一翻,骄傲地说:“我爹是姚相,报官?谁敢抓我?告诉你,在这里,我姚彝就是王法。”

    一个小小的乐官,仗着在皇帝面前露过二次脸,还敢威胁起自己,真是不知所谓,别说一个小小的左教坊判官,就是那些皇子公主,看到自己也要笑着上前打招呼,就是希望自家老子在陛下面前多说他们几句好话。

    别看郑鹏好似得宠,自家老子在皇帝说一句,马上就让他倒下。

    郑鹏眼里露出一丝刚毅,冷嘲热讽地说:“王法?看你头大无脑,四脚短小,王法你是做不了,做王八还靠谱些。”

    郭子仪和库罗闻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

    敢骂自己是王八?

    姚彝脸色当场大变,一向飞扬跋扈的他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当场眼睛就红了,指着郑鹏大声吼道:“打,把他们往死里打,本公子重重有赏。”

    那些豪奴早就准备好了,姚彝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冲挥着拳头冲上去,准备狠狠教训郑鹏一行四个人。

    这群豪奴有十多人,都是姚家的奴仆,长期跟姚彝身边,习惯了自家主子的喜好,也习惯以多打少,在他们眼里,没有对错,只有姚彝的命令。

    对于眼前这四人,豪奴们有些同情:哪个不惹,跑来惹自家公子,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别说一个小小的客来驿,就是在长安,自家公子也是横着走的角色。

    要怪就怪自己运气不好。

    看到对方先动手,郭子仪大叫一声:“快来人啊,姚相之子姚彝打人了,救命啊。”

    郑鹏和库罗也默契地齐声叫道:“姚相之子姚彝打人了,救命啊。”

    这声音大而洪亮,在寂静的深夜穿透力十足,整个客来驿的客人都能清楚听到。

    姚彝听到郭子仪一叫,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怕了?这才刚开始呢,就得让你们看看多管闲事、跟自己作对有什么后果。

    本以为郑鹏一行要逃跑,没想到,郭子仪喊完后,跟郑鹏、库罗和阿军对视一眼,相互轻轻点头,然后一行四人主动扑了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