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3 男儿膝下有黄金
    ,精彩小说免费!

    泥人还有三分性,亲眼目睹将士们在前线舍生忘死、浴血奋战,再看到他们在这里饱受欺凌的样子,郑鹏等人早就心中有火。

    要是没看到还算了,现在郑鹏的监军职务还没有解除,看到西域的士兵被欺负,哪里忍得住,冲上去就教训他们。

    眼看就要发生冲突,郑鹏突然大声说:“不要听他胡说,他不可能是姚相之子,姚相精明贤良、教子有方,肯定不会有这种飞扬跋扈、没情没义的儿子,眼前这个人必是冒充。”

    打狗看主人,明知是姚崇的儿子还要打,不是摆明跟姚崇过不去吗,郑鹏突然想起海瑞智惩江浙总督胡宗宪儿子的故事,马上改口。

    海瑞任浙江淳安县知县时,江浙总督胡宗宪儿子胡柏奇路过淳安县时,在驿站仗势欺人,吊打驿卒,胡宗宪是江浙总督,是一个大人物,还是严嵩的亲信,势力很大,硬着来,就出了气也难善后,好在海瑞是个精明人,说胡宗宪不会有横行霸道的儿子,必是冒充,硬是把他抓了,送到总督府,说要为胡总督正名,胡宗宪吃了一个哑巴亏,还得感谢海瑞。

    郭子仪眼前一亮,这招高明啊,比“路见不平”好多了,马上配合道:“找死,竟敢冒充姚相之子,败坏姚相的名声,不可饶怒。”

    姚彝没想到四人说动手就动手,气得大声吼道:“打,给我往死里打。”

    一群人在柴房内混战起来,那些豪奴是姚彝精心挑出来,身手都不错,可打架也得看对手,郭子仪、库罗和阿军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那些豪奴在他们面前就像刚吃奶的孩子一样,根本不是对手,看到伤兵被他们那样欺凌,早就是一肚子火,手下不留情,很多人一个照面就被放倒。

    不到一刻钟,十几个豪奴全被放倒在地。

    “你...你们要干嘛,某是姚彝,开国县子,我爹是姚相。”看到郑鹏几人一步步逼近,姚彝脸色苍白,一边后退,一边惊慌地说。

    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那帮手下这般没用,十几个打四个,其中为首的郑鹏还没怎么出手,不一会就全倒在地上。

    碰到了狠角色。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闷响,库罗一脚重重踢在他的肚子上,当场把姚彝踢得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姚彝哪里受到这种对待,当场就眉毛眼睛皱成一团。

    “大胆,你们竟然敢打姚公子,他可是当朝姚相之子。”有豪奴看到姚彝被打,忍不住当场训斥。

    郭子仪沉着脸走过去,猛地一抬脚,“啪”的一声踢在他豪奴地脖侧:“这个时候还敢污蔑姚相?”

    这一脚力大势沉,当场那名豪奴踢晕过去。

    其它豪奴看到,也不知被踢的人是晕了还是死了,一个个噤若寒蝉,装死的装死,无视的无视。

    “你们...你们好狠!我爹是姚相,到时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姚彝红着眼,咬牙切齿地说。

    “啪”“啪”两声,郑鹏二话不说就给他二记大耳光:“还敢冒认是姚相的儿子?”

    这二记耳光又快又狠,姚彝的半边脸当场就肿起来,两边面颊都现出指痕,打得姚彝脑袋都有点嗡嗡作响,那张养尊处优的脸当场就浮肿起来。

    “敢打我?你们知道死字怎么写?”姚彝愤怒地吼道。

    “啪”“啪”“啪”“啪”

    回答他的又是四个响亮的大耳光。

    不打也打了,郑鹏自然不会留情,随手又是四个响亮的耳光。

    就是这个时候放手,以姚彝鼠肚鸡肠的个性,肯定不会放过自己,郑鹏也豁出去了。

    要是没记错,姚崇因为教导儿子无方,惹出大麻烦,朝野非议很大,而姚崇迫于压力自行引退,可以看出,姚彝不仅喜欢拼爹,也喜欢“坑爹”。

    “郑...鹏,你这个田舍奴,竟敢打我,我让我爹灭你全家。”姚彝一字一句地说,那眼睛中满是怨毒。

    还挺有硬气啊,郑鹏二话不说,挥手“啪”“啪”“啪”一连扇了十多下耳光,大声骂道:“还敢冒充?说,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冒充的,我叫王杰,别,别打。”姚彝终于学精了,看到郑鹏又举起巴掌,马上改口。

    他算看出来了,要是自己再坚持叫姚彝,郑鹏会很乐意继续打下去。

    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脸肿得辣辣的,说话都难受,再打下去不知会发生什么,为了小命,不如顺着他的话,先脱身再说。

    郑鹏这才满意地摇摇头,冷笑地说:“愚蠢的家伙,就是假冒也找个好的理由,姚相精明能干、家风严谨,姚家岂能教出像你这种目无王法之徒,明天我要把你送到相府,让姚相亲自处置你,自求多福吧。”

    一连抽了这家伙二十多记耳光,抽得手都红了,把姚彝打得脸像个猪头,估计没看清楚一些,他老娘也认不出。

    狠狠地惩戒了姚彝,心里一口恶气得到释放,郑鹏感到自己身心都舒泰起来。

    送回相府?

    姚彝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丝冷笑:自求多福?没错,是你自求多福才对。

    郭子仪指着地上躺着那些豪奴说:“郑监军,这些狗腿子怎么办?”

    “捆起来,明天把他们一并送到相府,让姚相惩罚他们。”

    郭子仪应了一声,然后跟库罗、阿军一起,用绳索把一干人等全部捆起来,就是姚彝也没例外。

    “郑监军,我守着这帮人,你累了,先睡吧。”

    “我精神好,在这里跟老大作个伴。”库罗主动请缨道。

    跑了一天,郑鹏也累了,明天还要进宫面圣,没精神不好,闻言点点头道:“那好,辛苦你们了。”

    “谢郑副监救命之恩。”一旁的杜多田突然跪下来,一脸感激地说。

    “谢郑副监救命之恩。”

    这时那些伤兵,包括刚才被打得只剩半条人命的王老三,相互搀扶着跪下,给郑鹏给予最高的敬意。

    要是郑鹏不出手,后果不堪想像。

    虽说姚彝“认了”自己是冒充,可伤兵们心里有数,郑鹏冒着那么大风险替自己出头,都不知怎么报答这分恩情,只能用最原始、自认是最有诚意的方法表达自己的谢意。

    看着跪了一地的伤兵,郑鹏内心像被针刺了一样痛,连忙把他们扶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兄弟们,都站来,起来。”

    把人都扶起后,郑鹏有些动容地说:“大唐的征召,你们在战场上流血,不能再让你们在战场下流泪,起来吧。”

    说到这里,郑鹏摸索了一下身上,只带了几个金豆子,让阿军回去拿了十两黄金和三十贯钱,用布包了一袋,交给一旁的杜多田:“这里有一百三十贯钱,你们十三个人,每人十贯,找郎中治一下,然后在京城吃点好的,就当是某的一点点心意。”

    “这,这...不合适。”杜多田连连摆手,有些慌乱地说。

    带兵打仗的武官,不欺压士兵、不抢功不喝兵血已经很不错了,郑鹏路见不平,不惜得罪权贵,还每个人赏了十贯钱,实在不敢相像。

    早就听说郑鹏麾下的士兵好,没想到对其它士兵也这么豪爽,杜多田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神。

    “拿着吧,穷家富路,你们身体又有伤,身上多带点钱没坏处。”郑鹏不由分说,硬塞在杜多田手里。

    “谢郑监军。”杜多田拿着那包沉甸甸的钱,眼睛都湿润了。

    其余伤兵也对郑鹏连连感谢。

    “发生什么事,发生什么事?”这时客来驿驿丞许明,在几个全副武装的驿卒陪同下,走了进来。

    时间拿捏得很好啊,一切尘埃落定才出现收拾残局。

    “这,这,这是什么回事,姚公子,你,你...谁干的?”驿丞一进来,就看到被捆成棕子一般的姚彝,当场吓得脸色发白,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了。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好像两边都不能帮,免得得罪另一方,弄不好还把自己弄伤了,驿丞本以为姚彝在拿那些伤兵出气,再教训强出头的郑鹏,没想到进人数占优的姚彝一方,全部打倒捆住。

    郭子仪大声喝道:“什么姚公子,他自己认了,真名叫王杰,假冒的,许明,亏你还是驿丞,竟然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什么,假冒的?

    驿丞大吃一惊,看了看郑鹏,又看看姚彝,眼里满是疑问。

    不会啊,姚彝的印信齐全,还有户部给的批文,怎么可能是假的?郑鹏也是官员,总不能得罪姚相的儿子吧?

    难道,真是假冒的?

    就在驿丞心事重重时,郑鹏突然吩咐道:“许驿丞,还楞着干嘛,这里这么乱,这些为国受伤的将士不能再在这里睡,把这个冒牌货还他手下的房间清出来,让这些有功之臣好好睡上一觉。”

    “是,是,小的马上去。”驿丞一边擦额上的冷汗,一边大声应着。

    这下算摊上事,要是眼前这个姚彝是假冒的,自己犯失察之罪;要是真的,他在自己的地盘被打成这样,事后这位姚公子能饶了自己吗?

    想归想,他不敢得罪郑鹏,虽说心里有疑问,可他还是大声应下。

    众人在柴房忙成一团时,谁也没注意到,有一名姚彝的手下,牵着一匹马在朦胧的月光中慢慢前进,生怕惊动到客来驿的人,等人马有段距离时,这才翻身上马,急急忙忙朝长安的方向飞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