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5 漏网之鱼
    ,精彩小说免费!

    “不是一直带在身边吗?怎么弄丢了?”郑鹏吃了一惊,连忙小声问道。

    古代君主宣扬君权神授,皇帝就是神的化身,圣旨更是神化的一部分,宣旨后,有些圣旨当场缴,有些圣旨交给相关人等保存,保存时不能大意,很多人平日焚香膜拜。

    丢了圣旨这事,可大可小,弄不好就是人头落地。

    阿军张张嘴,最后只说了六个字:“行李有人动过。”

    看看飞扬跋扈的姚彝、再看看一旁态度暧昧的洪镇,郑鹏心有明悟。

    驿站走火,只是小火,这种小事最多惊动附近的衙役,结果跑出左骁卫,最精锐的部队跑来救火,还有比这更扯的理由?来的还是一名将军,还得那么及时,洪镇到后,对待姚彝的态度和对其它人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对了,来了后,驿丞许明禀报昨晚的事,洪镇派人检查,就在检查完了后,自己的圣旨就不见,当中肯定有鬼。

    不是有人走漏了风声,就是驿站的人替姚彝报了信,然后故意设局偷了圣旨。

    听说姚彝广结朋党、仗势欺人,没想到他竟然这样无法无天,就是保卫京畿重地的十二卫也敢调动,郑鹏也被他狂妄惊呆。

    当然,以他的官阶品位,能把左骁卫调来,这本来就很荒谬。

    “少爷,怎么办,要不要先跑?”阿军小声地说。

    来者不善,姚彝又那么嚣张,分明是一个陷阱,对方连圣旨都敢动心思,这件事肯定不会善了,怕郑鹏受到伤害,阿军开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只要郑鹏一声令下,他马上带着郑鹏杀出一条血路。

    “不用,就是他们把圣旨偷去,我们也有皇命的庇佑,他们最多是刁难一下,不敢过份,我倒要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郑鹏冷笑地说。

    圣旨在普通人眼中,神圣不可侵犯,可在郑鹏眼中,也就是一张制作精美的丝帛。

    就以圣旨丢失为例,可以说是郑鹏不小心弄丢圣旨,把罪归咎于郑鹏身上;也可以说当地官员治理不力,以至盗贼猖狂,把责任推在当地官吏身上,当然,这一切以皇帝的意志为标准。

    这时洪镇率队走过来,径直对郑鹏说:“几位,你们的文书呢?”

    郑鹏也没有隐瞒,苦笑地说:“可能听起来有些奇怪,就是在刚刚,圣旨和相关文书找不到了。”

    “找不到了?”

    “是。”

    洪镇脸色一沉,大声喝道:“来人,把他们抓起来。”

    一声令下,几个士兵把手里的武器对准郑鹏等人,有人上前准备执行命令。

    阿军和库罗神色大变,一左一右护着郑鹏,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刀柄。

    郑鹏示意两人不要轻举妄动后,这才扭头对洪镇说:“洪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认识我?”

    “抱歉,本将一向公私分明,绝不徇私枉法。”

    说到这里,洪镇大声喝道:“还楞着干什么,把这几个人给我抓回去。”

    跟在后面士兵又分几个人出来,就要把郑鹏一干人等抓捕归案。

    库罗一手搭在刀柄上,冷笑地说:“看谁敢动,别怪我手里的刀不长眼睛。”

    一旁的阿军唰的一声把刀拨在手上,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些想靠近的士兵,目光坚定中带着杀气,额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

    “左骁卫办事,敢反抗者格杀勿论!”洪镇大手一挥,只是一瞬间,郑鹏、库罗和阿军就被几十杆闪着寒光的枪尖对着,四周的将士纷纷张弓搭箭,对准了郑鹏三人。

    只要洪镇一声令下或郑鹏有任何异动,他们会毫不犹豫击杀面前的嫌疑目标。

    郑鹏吓了一跳,没想到洪镇说翻脸就翻脸,马上制止二人:“稳住,不要轻举妄动。”

    对方出动左骁卫报复,肯定不把自己放在眼内,要是反抗,相当于给对方创造伤害自己的理由,左骁卫全是挑选出来精锐,库罗和阿军武力是高,可只有二个人,在这些训练有素的军队前,作用并不大。

    制造火灾把自己引开,偷走圣旨,花这么多心思说明对方还有忌惮,就是被带走,也不敢太过分。

    “洪将军,抓人总得要有理由吧,因为斗殴之事?怎么寻常的滋扰事件,左骁卫也要管?”

    军队跟官府的职能不同,斗殴属于治安问题,就是要管也轮不到洪镇管,郑鹏当场提出质疑。

    “主要原因有二,一是西域战事未完,郑副监却出现在这里,拿不出相关批文,有逃兵的嫌疑;二是郑副监宣称有圣旨,却拿不出来,要么是假传圣旨要么遗失圣旨,问题很严重,还请郑副监走一趟。”洪镇一脸严肃地说。

    这时姚彝走过来,皱着眉头,一脸不爽地说:“跟这个田舍奴废什么话,把他抓走就是,咦,怎么少了一个,还有一个最壮实呢?”

    走过来时,姚彝吃惊地发现,少了那个最壮最能打的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郭子仪天生英伟,武力又高,打人时非常勇猛,给人印象很深刻,郑鹏身边就三个人,少了一个最显眼,姚彝一下子发现了。

    还少一个?

    洪镇闻言,二话不说马上派人四处搜查,寻找漏网之鱼。

    郑鹏和库罗相望一眼,彼此眼内都有喜色。

    刚才郭子仪上茅厕,正好错开检查,现在就是希望他能及时走脱,要不然被抓了,都没人去跑动。

    折腾了好一会,把驿站里里外外找了二遍,还是找不到郭子仪的踪迹,洪镇冷着脸质问郑鹏道:“说,你的那个随从去哪了?”

    “不知道,有可能是洪将军的气场太大,吓得跑了吧”郑鹏故作生气地说:“洪将军,我这个随从太没规矩,请你一定帮我把他抓回来。”

    “哼,本将办事不用你教。”洪镇冷哼一声,挥手让人把郑鹏一行三人押走。

    把人押走后,在姚彝的要求下,洪镇又派了三个小队去抓捕漏网的郭子仪。

    “姚公子,这些伤兵怎么办?”洪镇一改前面的狂妄,有些讨好地问道。

    左骁卫的设置是上将军和大将军各一名,将军二名,其中上将军一职因调整的原因悬空,大将军又步入花甲之年,无心再上一层楼,人选就在二名将军中选,为了抱住难得的机会,洪镇千方百计搭上姚彝,就是希望姚崇推荐一下他。

    洪镇对姚彝千般讨好,深夜听到姚家下人的求救,二话不说就亲自率兵前来搭求。

    不仅来,还根据那名下人的描述,中途还制定了一套能整治郑鹏、又能逃避责任的方法。

    “这些田舍奴,把他们全部抓回去,把他们关个一年半载就行。”姚彝冷笑地说。

    洪镇连忙劝说道:“姚公子,西域战事正酣,这些伤兵牵涉太广,很容易引起朝野的非议,说他们是烫手山芋是抬举他们,其实就是一堆臭狗屎,谁沾谁倒霉,反正已经教训过他们,不如让他们滚算了。”

    姚彝下手不留情,那些伤兵有几个被打成重伤,要是活着就好,要是把他们抓走关进在牢房,在牢里死掉,那是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算了,让他们滚,看到就没心情。”姚彝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

    前面对这些伤兵不爽,郑鹏出现后,姚彝的不爽又找到了新的发泄口,对这些伤兵也没多大兴趣。

    打了还脏自己的手。

    洪镇暗暗松了一口,幸好这位纨绔子弟没有一口咬死要抓这批伤兵,要不然处理起来也为难,特别是同是军中袍泽,要是对这些伤兵下手,传出去肯定变成军方的唾弃。

    这时天色已亮,洪镇为了避免影响,把一个手下唤来,在他耳边言语几句,很快,那名手下连连点头,只见他在驿站找了几辆车,把那十多名伤兵扶上马车,扬长而去。

    “洪将军,你把他们弄去哪里?”姚彝有些好奇地问道。

    洪镇忙应道:“这些人本想取道长安,让人把他们弄走,免得他们乱嚼舌头,对姚公子的名誉不利。”

    “也好,没这些田舍奴,长安街也清静很多。”姚彝冷笑地说。

    洪镇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说:“姚公子,我们是不是做得有些过了,郑鹏好歹也是副监军,还立了大功,弄不好,那可是引火上身。”

    “怕什么,一个小小的监军,还是副的,顶多就是五六品,别说一个小小的郑鹏,就是张孝嵩来了,看到某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公子。”姚彝一脸自信地说。

    “郑鹏带着圣旨,有皇命在身,这样做是不是......”

    为了能坐上左骁卫上将军一职,洪镇接到姚彝的求救的消息,好像看到晋升的希望那样奋不顾身赶过来,当他冷静下来,特别是看到那份圣旨后,开始有些后怕起来。

    姚彝挥挥手,不以为然地说:“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乐官,走狗屎运讨利陛下开怀,就给他一个差事,小乐官就是小乐官,成不了大事,我爹在皇上面前言语一下,顶他百句千句,洪将军,你说在陛下心里,是看重郑鹏,还是我爹更重要。”

    “当然是姚相!”洪镇毫不犹豫地说。

    姚彝打了一个响指,洋洋得意地说:“这不就成了,一个小小的乐官,仗着有一点小功劳就不知自己几斤几两,还敢管起某的事,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说到这里,姚彝咬牙切齿地说:“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本公子,会有什么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