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7 血书
    ,精彩小说免费!

    长安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人口超百万之巨,半军事化的管理让长安犹如一台庞大的精密机器,不断推动着大唐前进,让这台机器平稳、有序地前进的,是城里形形色色的执法人员。

    许长庚就是执法人员中的一员。

    和普通执法人员不同,担任骁勇校尉的许长庚出自万骑,这是长安最精锐、也最爱皇帝信任的军队,主要职责是守卫兴庆宫的大门。

    万骑原是唐太宗组织的一直贴身骑射部队,最初只有百十来人,号称百骑。这些人都是从官奴隶和少数民族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打扮的与众不同,平时穿着虎皮纹衣服,跨在豹纹装饰的马鞍上,整天跟在皇帝身边,专门负责在皇帝出门打猎的时候随行左右,捕杀猎物。后来随着皇权逐步加强,这支队伍的规模也日渐扩大,达到一千人左右。在重俊政变中阵前倒戈,使中宗渡过危机,中宗后来把队伍的规模扩大到一万人左右,号称万骑。

    守卫宫门,这是一个光荣的职责,许长庚也喜欢这个工作,这天正准备轮值,没想到在走廊处看到一个太监走过来,下意识站住,退到一边让路。

    普通太监许长庚不放在眼内,可对象换成是高力士,许长庚不敢怠慢。

    “见过高公公。”许长庚恭恭敬敬地向高力士行礼。

    高力士打量了许长庚一眼,嘿嘿地说:“原来是许校尉,快请起,洒家可当不起。”

    “哪里,高公公劳苦功高,某一直很敬仰高公公。”许长庚有些受宠若惊地说。

    高力士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长安炙手可热的人物,许长庚没想到高力士居然认识自己,吃惊之余又有几分暗喜。

    能入这种大人物的法眼,可不是一件易事。

    “敬仰?”高力士嘿嘿一笑:“许校尉,要是你想别人敬仰,不如给你也来那么一刀,怎么样?”

    许长庚吓得两腿不自觉一缩,有些尴尬地说:“这个...这个...”

    说敬仰只是客套的话,谁会放着好好校尉不做,跑去做太监?

    高力士拍拍许长庚的肩膀,有些语重心长地说:“身系重责,不能松懈,更不能仗势凌人,若不然,只怕宫中净身房会有你的一席之地。”

    不待许长庚回话,高力士背着手扬长而去,留下不断冒冷汗的许长庚。

    官场如战场,高力士说净身房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是什么意思?

    话里的那句“仗势凌人”的话,很有深意啊,难不成平日守卫时,对进出大臣或百姓的态度太骄横?

    好像也是,万骑是天子亲兵,平日在长安是横着走的角色,自己还算循规蹈矩,可免不了有些手下行为不检,最近是有些放纵,看来找个时间敲打一下他们才行。

    许长庚回过神时,发现高力士早就走远了,只能对着他的背影行了一礼,抹了一下额上的冷汗,准备到宫门轮值。

    走的时候发觉后背凉嗖嗖的,这才发现后背也全是冷汗。

    换岗后,许长庚握着刀柄巡视,不时纠正部下站立的姿势。

    “一个个精神点,我们是万骑,长安最精锐的万骑,让旁人好好看看我们的精气神。”许长庚大声训示道。

    长安是大唐的中心,皇宫是长安的中心,兴庆宫是李隆基最喜欢居住的场所,守卫兴庆宫是天子亲兵才有的待遇,许长庚也很珍惜这一份荣誉。

    正在巡逻时,突然有一个手下轻轻碰了一下许长庚:“头,你看,伤兵。”

    许长庚顺着手下的方向一看,果然,几个伤兵正在宫殿旁边的广场,好奇地打量着兴庆宫。

    “不就是几个伤兵吗?西域正打仗,有伤兵正常,由他们去。”许长庚不以为然地说。

    “是,是,头说的是。”手下连连称是。

    没过多久,许长庚的眉头很快皱了起来,因为他看到,好像约好似的,不断有伤兵从四面八方走来,全部汇聚在兴庆宫前的广场处,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前面聚集了几十名伤兵,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同一时间这里出现这么多伤兵,明显是有备而来,许长庚一下子有些傻眼了。

    “头,这些伤兵,要不要把他们轰走?”手下走过来请示。

    兴庆宫前的广场,是皇帝举行各种庆祝活动的场所,突然聚集了一群伤兵,这些伤兵都穿着有些破旧的布甲,有人伤了手、有人断了腿、有人瞎了眼,相互搀扶着,不吵不闹地在广场处集合,看起来有些悲壮,也有些碍眼。

    许长庚摆摆手:“不急,让我先想一想。”

    这时负责日常治安的道政坊武候铺的铺长吴贵赔笑地走过来,对许长庚行了一个礼,讨好地说:“见过许校尉。”

    “原来是吴铺长,免礼。”

    吴贵指着那些伤兵说:“许校尉,突然出现这么多伤兵,是不是宫里举行什么活动?”

    “活动?没有,某没听到有这方面的消息。”许长庚否认道。

    “原来是这样,许校尉,我这就去把他们轰走,免得看起来怪怪的。”

    伤兵刚开始来的时候,巡视的武候注意到了,吴贵本想行动,可看到守在宫前的万骑没有表示,在行动前先询问一下,这些伤兵是不是参加某种活动。

    “等一下”许长庚突然开口道。

    吴贵马上停下脚步,把身子转过来:“许校尉还有什么吩咐?”

    许长庚拍拍吴贵的肩膀说:“轰什么?不就是一群伤兵吗,行动都不便,人家就是站在这里看看,轰他们干什么,看紧点就行,别仗势凌人。”

    放到往日,许长庚早就派人把他们轰走,可他突然想起高力士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似有所指,要知道,像高力士这种人物,不会无的放矢,于是许长庚不仅没有行动,还劝说吴贵不要轻举妄动。

    兴庆宫是李隆基常居之所,守卫森严,一有风吹草动,附近的宿卫倾刻至,负责守卫的万骑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别说广场上只有几十名伤兵,就是再多一百倍健壮的士兵,也休想撼动兴庆宫的防御体系。

    太宗李世民通过玄武门之变谋得帝位,自此以后,大唐每一代皇帝都加强皇宫的守卫,许长庚对自己的部属很有信心。

    吴贵楞了一下,很快应道:“许校尉说的是,小的让人看紧点。”

    那点伤兵吴贵也不放在眼内,自信就是万骑不出手,光是武候铺的力量也轻易制服,看到许长庚表态,他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反正请示过了,出事也是这位许校尉扛。

    伤兵还在继续增加,很快聚集了近二百之多,许长庚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手也不自觉搭在刀柄处。

    出门没看黄历啊,看这仗势。要出事啊,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感到额头有些庠,用手摸一下,许长庚拿下来一看:一手都是汗。

    下面一位姓钱的队正上前小声地说:“头,要出事啊,我们要不要行动?”

    想起高力士那句“净身房内你一席之地”的话,许长庚忍不住打一个冷颤,咬咬牙说:“再看看,不急。”

    许长庚心里暗想:不能再多人了,再多人的话,就是硬着头皮也要把这些人驱散,李隆基就在兴庆宫内,绝不能出任何差池。

    好像听到许长庚心里的话一样,伤兵没有再增加,然而,站在最前面、看似来伤势最严重的十多名伤兵,突然全部跪下。

    前面的伤兵一跪下,后面的伤兵也跟着跪,眨间眼,兴庆宫广场就跪了一片伤兵。

    许长庚吓了一跳,正想着怎么应对,此时有两个伤了手的伤兵走出来,拉开一个长长的横幅,上面全是一个个血红色的大字。

    不得了,这是血书。

    万骑多是勋贵子弟组成,除了精通武艺,也识文断字,许长庚身边钱队正开始小声读起来:“吾等乃是西域府兵,皆是沙场杀敌负伤,伤残退役归家,途经长安惨遭封虢县开国子、廷州司马姚彝无故殴打,西域副监军郑鹏,路见不平反被含冤入狱,跪求一个公道......

    许长庚听到这里,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晕过去。

    大事,出大事了!

    姚彝是宰相姚崇的长子,郑鹏是陛下御封的西域副监军,最可怕的是,中间还夹着一个神秘莫测的高力士。

    坊间有句话,大唐有两相,外相姚崇,内相高力士,宫外听姚崇,宫内看高力士,看样子,这是“外相”和“内相”在争斗啊。

    此时广场早就围满了好奇的百姓,跑在地上的伤兵一个个低头头不说话,可围观的百姓却像炸了锅一样议论开了:

    “那个姚彝,真不是东西,他仗着他爹姚相,在长安横行霸道。”

    “是啊,上次他在平康坊喝花酒,宵禁后还要出坊门,门吏不从,硬是把人家的头都打破。”

    “听说姚彝在平康坊经营青楼,斯文败类,真是枉读诗书。”

    “那算什么,谁不知要想升官,跑姚彝的后门准没错。”

    “真是没人性,去西域打仗九死一生,我听人说了,有个伤兵熬药,姚彝嫌气味难闻,就率人把那十多个伤兵打了,那是往死里打啊,站在最前面那看到没有,就是腿上缠着白布那个,直接用脚踩在他的伤腿上,就是听听都心寒。”

    “有这事?简直就是人神共愤。”

    “慈母多败儿,慈父出妖孽,唉。”

    ......

    看看血淋淋、触目惊心的血书,再看看跑在地上、缺少手脚、伤了眼、一脸悲愤的伤兵,特别是那种屈辱、哀莫大过心死的表情,一下子感染了围观的善良百姓,舆论一下子倒向伤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