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8 无衣
    ,精彩小说免费!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

    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

    与子偕行!”

    不知是谁起的头,将士们开始唱起诗经中的无衣歌。

    无衣歌是秦哀公所作,据《左传》记载,鲁定公四年(公元前506年),吴**队攻陷楚国的首府郢都,楚臣申包胥到秦国求援,“立依于庭墙而哭,日夜不绝声,勺饮不入口,七日,秦哀公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一举击退了吴兵。

    这首歌把将士们相互召唤、相互鼓励、舍生忘死、同仇敌忾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是一首慷慨激昂的从军曲。

    先是一人个轻唱,慢慢地,先是三五个人跟着吟唱,随后那些伤兵跟着和唱起来,再后来,围观中当过兵的中年人、受伤退役的士兵、退役归来的白发老兵、甚至是家中有人当兵的妇人、孩子,忍不住一起齐起唱起来。

    唱着唱着,或是思念战死沙场的同袍,或是想起埋骨异乡的亲人,很多人唱着唱着就泪流满面、语气哽咽。

    豪迈中夹着悲壮的军歌,以兴庆宫外的广场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此时天气有些阴暗,太阳好像不忍心看到人间这么催情的一幕,躲在厚厚的乌云后面。

    许长庚想起战死异乡的亲兄长,差点流下思念的泪水,快要流下时才恍然发觉自己的处境,忙把头昂起,免得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滑落。

    自己可是万骑的校尉,天子亲兵,要是让人看到当众落泪,传出去会成为军中同僚的笑柄。

    好不容易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许长庚看看他的部下,不由大声喝道:“集中精神,看好宫门。”

    不仅是自己,那些守卫宫门的部属,有人跟着唱歌,还有人偷偷地拭着眼泪,显然是被歌声感动。

    在场人被情绪感动的同时,勤政务本楼内,也有一个人被歌声惊动,这个人就是大唐天子,玄宗李隆基。

    大唐三百多个州,疆域辽阔,周边有那么多附属国,还要为西域的战事操劳,在李隆基身上可以印记一句话:权力越大,责任越大。

    每天的奏折堆积如山,就是有高力士协助批改,工作量也很大,李隆基兴趣众多,要抽出时间娱乐,宠幸嫔妃,所以他的工作很高效,工作的时候李隆基的注意力很集中。

    然而,要批改的奏折还剩下一半时,李隆基忍不住放下手中的奏折,眯着眼说:“无衣?何人在唱此歌?”

    这个旋律太熟悉了,熟悉到朝野上下都能唱,李隆基也不例外。

    京城中,唱这种军歌的人不多,突然听到,还是规模很大的合唱,李隆基来了兴趣。

    高力士一下子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对李隆基行了一个礼:“大家(太监对皇帝的一种称呼)稍等,待老奴去问问便知。”

    李隆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

    少顷,高力士回到禀报:“大家,事情查清楚了,只是....”

    “只是什么?”李隆基有些不耐烦地说。

    高力士犹豫一下,这才说道:“这种事老奴不好说,大家,不如你亲自到窗口前看看那个广场,一切便可知晓。”

    勤政务本楼就设在坊道边,与广场只是一面宫墙之隔,每逢节日庆典,李隆基就站在靠窗的位置与民同乐,以前每次到窗口的位置都满带笑脸的李隆基,这次向下看着应典广场时,整个人先是呆了一下,很快,他的脸沉了下去。

    长安是京城,天子居住的地方,每年都有不少人到长安申冤,李隆基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伤兵跪在哪里,那曾经是一个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他们在战场上舍生忘死,不曾向死亡屈服,却在这里跪下,这得受了多大的委屈。

    特别是两个断了一臂的汉子拉着的那幅血书,刺痛了李隆基的心。

    这些伤兵没人闹、没人喊冤,只是跪在哪里,轻唱着那首催人泪下的《无衣》,谁都听得出,歌声中透着无尽的恨怨。

    “大家,这些人太吵闹了,也不知武候和万骑军干什么吃的,老奴这就叫人把他们赶走,免得他们吵着大家批改奏折。”

    李隆基摆摆手,示意高力士不用驱赶,然后开口道:“力士,下面到底怎么回事?”

    “回大家的话,老奴打听到,为首的那十多名伤兵,是从西域退下来的有功将士,致残后退役,归家前想看看京城的繁华,绕道经过长安,无缘无故被人殴打,还连累一个路见不平的人被抓走,他们一时气愤不过,就到这里...应是诉求。”高力士斟酌着说。

    “力士,说吧,这次又是哪个权贵子弟惹事了?”李隆基瞄了高力士一眼,语带愤怒地说。

    李隆基和高力士主仆两人相识多年,彼此之间非常了解,高力士出去一趟没有把事处理完,说话又吞吞吐吐,不用说,里面肯定涉及的人很敏感。

    高力士犹豫了一下,然后把一张纸呈上去:“这是那幅血书上的文字,老奴让人抄下,大家一看便知。”

    李隆基接过一看,面色先是楞了一下,很快,面沉如水,可眼中却有怒火在燃烧。

    不知为什么,一看到“姚彝”,李隆基心里就有一种不爽的感觉,可他再看到郑鹏的名字时,顿是龙颜大怒。

    郑鹏的为人,李隆基还是很清楚的,能干且怕事,好出风头却不张扬,最重要是识进退,以郑鹏小心翼翼的个性,跟姚彝发生冲突,当中肯定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郑鹏是自己御封的监军,奉旨进京,就这个身份还让人抓走,这是何等的无法无天!

    早就知道姚崇的两个儿子飞扬跋扈,李隆基看在姚崇劳苦功高的份上,平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竟然连钦差都不放在眼内。

    “啪”的一声,李隆基把那张纸拍在御案上,愤愤地说:“气煞朕也。”

    为国受伤的将士,得不到尊重,刚刚立下大功的臣子,奉旨回京的途中让人抓捕入狱,消息传出去,不仅让天下将士寒心,也让百姓寒心。

    舍生忘死为国效力还是这般下场,真有危险时,哪个将士还愿意为国出力、效忠自己呢?

    先皇太宗李世民曾说过,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西域还在打仗,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事,简直就给自己脸下抹黑。

    不仅是抹黑,就是钦差也敢动,简直就是打李隆基的脸。

    “大家息怒,老奴知罪。”看到李隆基发怒,高力士吓得连忙跪下请罪。

    “力士,此事与你无关”李隆基挥手让高力士站起,一脸严肃地说:“陪朕去见这些被寒了心的有功之臣,此外,令崔源以最快的速度查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不能仅靠一幅血书就定一个人的罪,这个人还是大唐百官之首的儿子,李隆基愤怒归愤怒,现在还何持足够的冷静。

    “老奴遵旨。”高力士行完礼,小声地提点道:“大家,崔将军因孙女订亲一事,已告假回老家置办。”

    李隆基这才想起这回事,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身为长辈,关心后辈是应该的,你让许永良负责这件事,一定要调查得清清楚楚。”

    “老奴遵旨。”

    《无衣》歌其实没多少句,杜多田、王老三等人一遍又一遍地唱着,唱了近二刻钟,唱到杜多田的喉咙都有些干痛。

    不知皇帝会不会听到这里的诉求,也不知皇帝会不会在意这点伤兵的遭遇,可杜多田一直还在坚持。

    本来计划要走,没想到中途被郭伙长拦住去路,郭子仪先是讽刺他们像兔子一样胆小怕事,然后又说杜多田等到没有义气,郭多田等人哪里受过这种侮蔑,当场争吵起来,争吵的结果是听从郭子仪的安排,齐齐到能最近距离接近皇帝的地方。

    于是,就有了广场外跪唱《无衣》的一幕。

    刚开始杜多田还有些不安,因为一聚集,身边就多了很多监视的人,有的穿着官服,有的平民打扮,很怕还没有申诉就让这些人带走治罪,庆幸的是,那些人只作监视,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就当杜多田唱得声音沙哑、以为没能引起皇帝注意时,突然“吱”的一声,安庆宫那扇厚实、坚固的宫门缓缓打开,很快,一个头戴皇冠、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在一众待卫的保护下,大步向自己靠近。

    杜多田眼前一亮:太好了,这事终于惊动了皇帝,还亲自带人前来。

    要是皇帝不想理这件事,只要吩咐一句,自然有人替他人解决麻烦,而李隆基亲自前来,足可以看到他的宽容和诚意。

    “皇上驾到!”高力士大声一声。

    “草民拜见陛下!”看到李隆基走近,杜多田率先跪下行礼。

    所有人跟着跪下:“拜见陛下。”

    李隆基神色有些沉重,走到杜多田面前,看了一下穿着布甲的杜多田,再看看他右手的衣袖空荡荡的,原来冷青的脸多了一丝关怀,眼神也柔和起来,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