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9 坑爹
    ,精彩小说免费!

    ”回....回....”没见到李隆基之前,杜多田原本很多话要对李隆基说,当李隆基真的出现在他面前时,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

    古代阶级森严,皇帝是神化的高高在上,杜多田没想到自己能看到皇帝,更没想到有朝一日皇帝会亲自跟自己说话,此刻脑中一片空白,想说话,可不知说什么。

    正是这种紧张的表现,在李隆基心里多了一个老实人的评价。

    高力士笑着安抚道:“不要紧张,你想跟陛下禀报什么,尽管说就行,天大的事也有陛下替你作主。”

    经过高力士安慰,杜多田的心情稍为平静,有些结结巴巴地说:“草民杜...杜多田。”

    “杜多田,多田?嗯,这个名字挺实诚的,朕问你,你是什么人?从何而来,又要从何而去?”

    “回皇上的话,草民原寿州人士,奉命到安西服役,攻打连城时没了左手,退役归家,因为没到过长安,也没看过皇宫,寻思着回家前到长安看一下,然后回家,守着土地,安安份份地过日子,没想到,到了客来驿就遇到麻烦事。”

    听到是从西域退回来的士兵,李隆基的语气更加柔和,亲自把他扶起,又开口让所有跪着的伤兵起来,这才鼓励着说:“很好,杜多田,你跟朕说说你遇到的麻烦事。”

    杜多田正要开口,高力士在一旁说道:“这里人多,天气又炎热,陛下,不如找几个代表,让他们到宫里向你汇报,也不用站着这么辛苦。”

    李隆基摆摆手说:“不用,就在这里听就行。”

    高力士心中卡噔一下,嘴上不再说话,内心确认了一件事:李隆基对姚崇的忍耐到了一个临界点。

    回宫里禀报,可以运作一下,把这件事尽可能压下去,保住姚崇的颜面,而李隆基选择在众目睽睽下处理,这件事很容易扩散出去,对姚崇的声名不利。

    姚崇有才华、实干,是一代贤臣,可惜他的儿子其子姚彝、姚异广交宾客,招权纳贿,中书主书赵诲接受胡人贿赂,因事情败露,这可是通敌叛国的大罪,唐玄宗把他定为死罪,在儿子的劝说下姚崇硬是积极营救,最后赵诲是保住了性命,而君臣之间的隔阂也出现了。

    这次姚彝做得太过份,还把李隆基看重的郑鹏也不放过,明知是钦差也敢下手,简直就是不把李隆基放在眼内,高力士估计这是李隆基发飚的原因。

    要不然,李隆基就不会亲自出宫接见这些伤兵。

    在李隆基些鼓励下,杜多田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当然,与郭子仪争吵、被激将的方式来这里请愿的事没说。

    围观的群众闻言,不时发出惊呼声,小声地议论纷纷,李隆基一直面沉如水,等杜多田说完后,这才表态:“此事会朕会彻查,定给你们一个交待。”

    说到这里,李隆基提高声调说:“尔等沙场杀敌、为国效力,都是朕的好子民,辛苦了,力士。”

    高力士马上上前听令:“老奴在。”

    “把这些受伤的将士安排好,让御医给他们先看好伤,伤好后再带他们好好游玩一下长安城,朕不能让将士在战场上洗血,下战场后还要流泪。”

    “遵旨。”

    这次不用高力士提点,杜多田一行连忙跪下,连连磕头谢恩。

    本想求一个公道,起码把郑鹏先救出来再说,没想到李隆基不仅答应还众人一个公道,让御医给在场的伤兵治伤,还说伤好后让他们好好游玩一次长安,意料之外的惊喜。

    不光伤兵们谢恩,围观的百姓看到,也纷纷跪下,对李隆基发自内心的拥护。

    李隆基回到勤政务本楼没多久,高力士也回到,轻手轻脚替李隆基添了热茶后,小声地说:“陛下,杜多田那些大头兵,没那么多心思,也弄不了那么大的阵仗,听说背后是郑鹏的一名结拜兄弟,现任寿州刺史郭敬之之子郭子仪背后推动,要不要把他抓捕问罪?”

    “哼哼”李隆基冷哼二声:“这背后,也有你的功劳吧?”

    高力士吓得一下子跪下来,连扇了自己两巴,这才哭丧着脸地说:“大家英明,郭子仪找到老奴,说要请愿,老奴本想替他转告,可他说怕连累老奴跟姚相交恶,只让老奴给他一点点便利,老奴知道错了,请大家责罚。”

    这些事一经不良人的手,一切很快就水落石出,高力士知道隐瞒没用,不仅主动把郭子仪推出去,自己也爽快地认罪。

    犹豫了一下,高力士小心翼翼地说:“大家,老奴也是出于义愤,可不敢收授半点好处。”

    那么多伤兵在广场聚集,武候和万骑都没有行动,李隆基猜想有人中途给予了便利,没想到一试就试了出来。

    看着跪在地上的高力士,李隆基忽然叹了一口气说:“此事牵涉姚相,确是为难,难得你也是一片好心,这次就饶了你的狗命,起来吧。”

    “谢主隆恩”高力士面带笑容地站起来,有些为难地说:“大家,那些伤兵都安置好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既要堵悠悠之口,又要照顾姚相的颜面,这个度得把握好啊。”

    李隆基眼内闪过一丝决然,挥挥手说:“此事不用朕费心,力士,你就说是朕的意思,这件事交给姚崇全权处理。”

    高力士眼前一亮,马上恭恭敬敬地说:“大家英明,这下轮到姚相头痛了,老奴这就去办。”

    处罚轻了,不足以平民愤,处罚重了,姚崇有意见,还不如把个难题交给姚崇自己处理。

    “速去办吧,姚彝办事不知轻重,郑鹏落在他手里,希望没事才好”说到这里,李隆基语气一变,有些严肃地说:“姚彝最好祈祷郑鹏没事。”

    李隆基和高力士有点着急讨论这个事的时候,有人比他们更急:姚崇的家人和奴仆。

    为了方便进宫,姚崇在胜业坊租了一处宅子,宅子离广场并不远,杜多田等人到广场抗议不久,就有姚家的仆人发现这个情况,马上找主人家报告。

    运气有些不好,姚彝不在家,家主姚崇去了西明寺禅修。

    禅修是姚崇的一种放松身心的方式,每个月都抽二天在寺庙中度过,清茶淡饭、看看经书下下棋,让自己的心情静下来,出事的这天正好不在家。

    主事的人不在,其它人也做不了什么,管家找到武候铺的吴贵,希望吴贵能先让这些人散开,可吴贵得到万骑许校尉的指点,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家仆风风火火跑到西明寺时,被告之姚崇用过斋饭后,到郊外踏青,于是几个家仆又分散到平日姚崇喜欢去的地方找。

    长福是姚府的一个仆人,他骑着马跑了半天,终于在河边一个凉亭上跟朋友下期的姚崇。

    运河边,阳光明媚、杨柳依依,夹着花香的清风不时拂来,还有鸟儿清脆的歌声相伴,正所谓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姚崇的下棋的兴致很不错。

    “阿郎,不好了,不好了。”长福一看到姚崇,马上跳下马,小跑上去,一边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俗”姚崇看到家仆狼狈的样子,有些不悦地说:“教了多少次,遇事不要慌张,更不能失了礼仪,还不向智明方丈问好?“

    长福不敢反驳,只好恭恭敬敬地向一旁的方丈问好。

    等到礼数都完了后,姚崇不慢不紧地拿起茶杯,边喝边问道:”说吧,有什么事?”

    长福不敢怠慢,连忙兴庆宫广场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啪”的一声,一只精致的茶杯摔在地上,一下子摔个粉碎,坐在对面的智明方丈抬眼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如纸的脸。

    “确认了吗?真是彝儿做的?”姚崇一下子失去平日的冷静,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起来。

    经历赵诲一事,无论是姚崇还是姚彝,都处在风口浪尖,朝野非议很大,也就是这样,姚崇忙中偷闲约智明方丈到这里下棋放松一下心情,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的不知,那些伤兵写了血书,就在兴庆宫前的广场闹事,大管家去找吴贵,可吴贵不配合。”长福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姚崇也顾不得这么多,对长福说了一句“送方丈回西明寺”,连告加都省了,便带着几个心腹骑马飞似的向长安城钱奔。

    要出大事啊。

    知子莫若父,自己儿子的脾气自己知道,别人做不出,可是姚彝头脑一热,什么都敢做。

    一路策马狂奔,姚崇连家都不回,先向广场跑,等他赶到广场时,广场已恢复平静,守在广场的官家忙把事情的经过简明扼要地跟姚崇说了一遍。

    听到李隆基亲自接见这些伤兵,还派人安置了那些伤兵,内姚崇心更急,连衣服都不回去换了,直接进兴庆宫,请求见李隆基。

    没多久,姚崇没等到李隆基同意接见的命令,却等来表情严肃的高力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