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 险境
    ,精彩小说免费!

    “见过高公公。”看到高力士,姚崇连忙行礼。

    高力士嘿嘿一笑回礼道:“姚相好。”

    姚崇也顾不得和高力士打哈哈,连忙问道:“高公公,陛下呢,某有事向陛下启奏。”

    “不用了”高力士径直说话:“姚相的来意,陛下已经知晓。”

    姚崇心中一紧,连忙问道:“陛下意思是?”

    “伤兵被殴打一事,全权交由姚相处理。”

    姚崇心中一紧,连忙问道:“陛下没别的吩咐吗?”

    “没了”说到这里,高力士面带微笑地说:“陛下相信,姚相一定会处理得很好,姚相,洒家还要伺候皇上,就不奉陪了。“

    说完,高力士也不管姚崇的反应,自顾扬长而去。

    “阿郎,现在怎么办?”跟在姚崇身边的亲随小心翼翼地问道。

    姚崇握着两只手,咬牙切齿地说:“长贵,你马上把人手全散出去,一路把那逆子找回来,一路飞速去左骁卫,把郑鹏护好,千万不能让他出事。”

    能当相府的下人,办事能力不容置疑,去寻找姚崇的同时,还有一批人去调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还在半路,姚崇已经把事情摸得**不离十。

    李隆基把这件事交给姚崇负责,既是信任,也是考验,姚崇就是处理,也得会合相关的官员一同处理,例如去左骁卫要人,得有北军衙门的批文,就是姚崇亲自出马,走流程也需要时间,要是一切循规蹈矩,怕是多生变故。

    先派人把人护住才好。

    长贵恭恭敬敬地说:“阿郎,夫人知晓此事后,吩咐小的寻找阿郎,她派人去了左骁卫,还说让阿郎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刚刚还咬牙切齿地姚崇,一听到自己妻子的话,由愤怒变作惊讶,然后一脸无奈地说:“唉,老夫勉为其难的吧,这孽畜真是害人不浅。”

    姚崇为人正直、富有才华,可二个儿子却非常坑爹,不是姚崇不会教,而是姚家有只“母大虫”。

    长贵口中的夫人,就是姚崇的妻子姚王氏,姚王氏出身名门,嫁给姚崇后任劳任怨,为了支持丈夫,姚王氏的娘家可以说倾尽家财,在官场上几度起落,一度被流放,可姚王氏一直不离不弃,还利用娘家的关系替姚崇百般疏通。

    不夸张地说,要是没人妻子背后的支持,姚崇也没有今天的成就,现实中姚崇对妻子又是敬又是爱。

    还有几分老夫老妻之间的宠爱。

    姚王氏一切就好,唯独两个儿子是她的软肋,极为护犊,就不能让儿子受一点点委屈,姚崇平日稍稍要教训儿子,这边棍子还没举起,那边姚王氏就在闹上吊,一来二去,两个儿子越发骄纵。

    这不,没消停几天,又闹出了妖蛾子。

    姚崇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看看兴庆宫那扇紧闭的宫门,又看看空荡荡地广场,一股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最后有些无奈地跺跺脚:“走,去朱雀门。”

    无论如何,这件事是躲不过了,希望能有惊无险躲过这一关,姚崇心里打定主意:过了这一关,就把那个逆子好好教训一顿。

    姚崇去北军衙门找人去左骁卫交涉,把郑鹏弄出来,而他没想到,此刻郑鹏处在生死关头。

    人,全是人,说明白一点,都是想打郑鹏的人。

    “二哥,你没事吧?”郑鹏有些担心地问道。

    库罗一手握着拳头,一手扶着墙,脸色有些古怪地说:“没事,这些家伙,平日不...不用一刻钟,我一个人就把他们全放倒,要不是...姓洪的出阴招,我,我...至于这么狼狈吗?“

    阿军也脸色古怪,咬着牙说:“下三滥,可恶。”

    郑鹏咬牙切齿地说:“太可恨了,要是有机会出去,我一定不让这姓洪的好过。”

    洪镇的计划太恶毒了,一开始把郑鹏关于宽敞但是充满恶臭的牢房,逼得郑鹏等人主动要求换牢房,就是换到多人、条件差的牢房也愿意。

    郑鹏是这样想的,自己练过武,身手不算很差,阿军和库罗是一等一的好手,放在哪里都是“狱霸”的角色,换牢房也不怕欺负,没想到洪镇同意倒是同意,但在换牢房前,派人在饭菜中下了泻药,三人一换牢房就占着马桶拉个天昏地暗,那些犯人借说三人故意恶心他们,于是就一起围过来,要殴打郑鹏等人。

    真不愧是左骁卫的将军,这个毒计环环相扣,就是真查起来,他也能撇个干净。

    为首一个三角眼、满脸横肉、绰号肥牛的大汉大声吼道:“这个三个家伙太可恶,一来就拉个不断,老子把昨晚的饭都吐出来,给我往死里打!”

    “打啊”

    “削他,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规矩。”

    牢里关着十多个面目狰狞的汉子,闻言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扑过去。

    臭只是一个借口,肥牛早就跟他们说了,把郑鹏三人修理一顿,每人一瓶酒一斤肉,这对一个月也见不到什么荤腥的囚犯来说,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

    阿军看到敌人冲上来,一咬牙,把腹部一收,用力把腰带一勒,叫了一声”少爷小心“,率先冲了上去。

    牢房就那么大,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阿军的动作很快,眨眼的功夫已冲到带头的肥牛面前,没等肥牛反过来,一拳打在肥牛的肚子上。

    以阿军的拳力,就是一拳打健牛身上也能让牛受伤,可是一拳击在绰号肥牛的囚犯身上,只见那肥牛只是身子晃了晃,稳住身子后,有些恼羞成怒地把阿军用力一推,大声吼道:”滚开。“

    就是那么一退,阿军在库罗吃惊地眼神中,连退了二步才站稳。

    拳力不足,马步不稳,实力大打扣折,还没有正常时的五分之一。

    拉了一个多时辰,拉到阿军都手软脚软,也不知饭菜里还添加了别的东西,反正就是提不上力气。

    刚开始时阿军的动作很快,把肥牛了吓得一跳,没想到一推就把看起来最难对付的阿军推开,不由信心大增,大声喝道:“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打这三个屎虫。”

    其余犯人闻言一哄而上,郑鹏和库罗对视一下,然后咬着牙冲上去。

    老虎变病猫,本事再高也没用,刚开始时的三人还能勉强打个平手,没想到越打情况越糟,一边打架一边把屁股夹得紧紧的,免得一个忍不住要喷出来,那样就算顺利过了这一关,传出去也抬不起头。

    越打身体越乏力,有时刚刚想鼓起力气,力气还没上来,小腹就痛得厉害,根本就使不上力,而这里关的不是普通的犯人,都是军中犯禁的人兵痞,战斗力可不差。

    抵抗不到一刻钟,阿军和库罗被人死死按在地上,被人围在一起殴打,而郑鹏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被两个囚犯架到肥牛面前。

    “啪”的一声,肥牛伸手就给郑鹏一巴掌,冷笑地说:“还手啊,老子让你还手。”

    这一巴没有留手,郑鹏被打得眼冒金星、被打的脸火辣辣地痛,整个人一时都傻了。

    回过神来,郑鹏大声地说:“找死,我可是钦差,你敢打我?“

    肥牛闻言不仅不怕,反而不以为然地说:”就你这样子还钦差?老子还是宰相呢。”

    话音刚落,“啪”的一声,郑鹏另一边脸又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郑鹏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当场眼睛就红了,趁着肥牛大意,猛地一抬脚,一脚打在他的裤裆处,大叫一声:”找死!“

    “啊”的一声惨叫,猝不及防的肥牛一下子倒在地上,双手捂着下身像杀猪般惨叫起来。

    “牛哥,你没事吧?”

    “找死,敢打我牛哥。”

    几个犯人看到,有人去扶肥牛,有人上前揍郑鹏,阿军和库罗看到郑鹏被打,眼睛都红了,拼命挣扎要来帮郑鹏,可惜他们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停手!”肥牛突然大吼一声。

    等那些囚犯停下来后,肥牛冷笑地从墙壁隐敝的小孔拉出一根磨得尖锐的棒子,一边向郑鹏走过来,一边狞笑地说:“按紧他,今天老子要亲手把废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