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一夜春梦了无痕
    “晚辈向来都是一个好商量的人,再说亲不亲,自家人,就怕有些事我也不能作主。”郑鹏有些佩服地说道。

    不得不说,姚彝的情商和智商很一般,但姚家在这次危机的处理上,及时而给力。

    姚王氏亲自出马,这么快就找到拐八门子的亲情作为切入点,用古人最重的亲情先把郑鹏拉住,姚崇出手更是果断,直接把儿子的腿敲断、让人抬着在长安城游街,不仅显示出自己的决心,也让一些想借题发挥的人无话可说。

    姚彝闯下的祸太大了,现在正是作战的重要时刻,张孝嵩带着人在西域不断攻城拨寨,听说都打到大食去了,这个时候传出虐待伤兵的事,传到西域肯定打击士气,最重要一点,郑鹏负皇命、携带有圣旨,这可是钦差,而姚彝胆大包天竟敢动钦差的主意。

    挑战皇权,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姚崇这一招,算是壮士断臂,既是拯救儿子,也是在挽救自己的政治前途。

    “贤侄不必担心”姚王氏一脸自信地说:“有些事,错了就是错了,左骁卫洪将军,会敢于承担自己的责任,至于那些受到犬子不公平对待的将士,每人都会一笔不菲的赔偿金,现在主要就看贤侄的态度。”

    说到这里,姚王氏一脸平静地对郑鹏说:“其实陛下最看重的,就是贤侄。”

    郑鹏是整件事的核心人物,其余事都可以算为普通的治安事件,而郑鹏方面,涉及皇帝的颜面。

    “洪将军会轻易认罪?”郑鹏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些伤兵好说话,都是最底层的人,没见过世面,唬一下再给点好处,他们就会乖乖听话,可洪镇不同,年纪轻轻就做了左骁卫的将军,前程一片光明,不会轻易放弃。

    出了事,还还闹得这么大,盖是不能盖,总得有人出来扛,要把姚彝摘出去,需要有人背黑锅,问题是,洪镇肯配合?

    “只要付出足够多、多到比卫将军更好的条件,自然能说动。”

    “当”“当”“当”

    “姚相之子姚彝,喝酒误事,无故殴打伤兵,此行人神共愤,姚相亲自把他双腿打折,以作警示,再送刑部受审。”

    此时游行的队伍再次返回,经过邀月楼,郑鹏也再次看到姚彝躺上担架上痛苦的表情,特别是那双折断的腿。

    郑鹏也明白洪镇的处境,客来驿的事,姚彝肯定是口头许诺,到时来一个死不承认,洪镇也没有办法,反正都有罪,还不如一力承担,拿到姚家的好处更划算。

    郑鹏犹豫了一下,最后长长松了一口气:“表姨妈放心,晚辈知道怎么做了。”

    姚彝被自己狠揍了一顿,算是出了一口气,伤兵得到姚家的补偿,而始作俑者姚彝也被打折了腿,自己是受了一些罪,好在也没多大事。

    作为开元盛世的缔造者,郑鹏对姚崇很敬仰,算是不看僧面也看佛面。

    现在根基还是太浅,没必要为自己树立一个强敌,就是姚崇从相位上退下,可他依然是李隆基最信任的人之一,要知道姚崇历任武则天、唐睿宗、唐玄宗三朝宰相,门生遍天下,没必要为一件已经有交待的小事得罪他。

    古代办案要避亲,李隆基偏偏让姚崇处理这件事,分明有意放姚彝一马,郑鹏自然不会傻到跟李隆基唱反调。

    听到郑鹏表态,姚王氏那张徐娘半老的脸上露出优雅自信的微笑,突然开口道:”贤侄,你觉得这邀月楼如何?“

    “挺好,位处中心地段,装修豪华、菜品丰富,早就听说邀月楼是长安有名的酒楼。”

    姚王氏点点头:“既然贤侄喜欢,那就让邀月楼跟贤侄姓吧。”

    这算是对自己的补偿?

    大户人家就是大户人家,出手就是大方,这邀月楼光是地段的价值得几千贯,整个邀月楼的价值在万贯以上。

    姚崇作为宰相,还在租着宅子过日子,可姚王氏一出手就送邀月楼,古人也喜欢面子工程?

    也有可能这座酒楼是姚王氏的私产,古代女子出嫁都有嫁妆,这些嫁妆是受到律法保护,归女子自己支配,一些有钱人嫁女,除了家具、首饰外,还有奴仆、田庄、店铺等物,以姚王氏的精明能干,把买卖经营好不是难事。

    郑鹏有些动容地说:“本应是长者赐,不敢辞,但这份礼太贵重,晚辈真不能收。”

    姚王氏看了看郑鹏,看到郑鹏不像是说违心的话,点点头说:“也是,论起经营,贤侄可是行家,三宝号日进斗金,想必寻常的小酒楼也看不上,罢了,这次我姚家欠你一个情。”

    宴请郑鹏前,姚王氏早就把郑鹏的事摸得**不离十,知道郑鹏不缺钱,也不再坚持,直接说姚家欠郑鹏一个人情。

    郑鹏马上行礼:“都是亲戚,表姨妈言重了。”

    让姚崇欠自己一个人情,这人情比一间邀月楼值钱多了,说不定紧急关头能换一条命,郑鹏当然不会拒绝。

    “好了,老身也不留你了,楼下有人等贤侄很久了,去吧,今天事太多,估计陛下也没空接见,不如回去好好休息一天,明儿再进宫。”姚王氏淡淡地说。

    郑鹏连忙谢过,跟姚王氏告辞后,径直往楼下走。

    “少爷,你,你没事吧。”

    “少爷,你瘦了。”

    刚出邀月楼,就有两个女子冲上来,一脸焦急地叫着,正是林薰儿和小音。

    有些日子不见,小音长高了不少,有了几分少女的风采,而林薰儿好像又高了半个头,个子显得高挑了不少,身材的曲线也更加曼妙,特别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带着电一般,有了爱情的滋润,这位昔日平康坊第一花魁美得越发摄人心魄。

    见面的一瞬间,郑鹏也被林薰儿的美艳惊到。

    “没事,怎么你们来了?阿军呢?”郑鹏回过神,连忙问道。

    自己没事,阿军和库罗肯定也没事,姚王氏说有人等自己时,郑鹏还以为是阿军在等自己呢。

    “少爷”阿军从旁边一辆马车走出来,开口应道。

    郑鹏加忙问道:“我二哥呢”

    “库罗公子已回住处休息,有御医看过他的伤,都是皮外伤,不碍事。”

    ”大哥呢?“

    ”郭公子照顾着库罗公子,都没事,还说晚点会来找少爷。”

    听到两个兄弟都没事,郑鹏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等郑鹏问完,林薰儿有些担心地说:“听说少爷被人抓走,奴家和小香都很着急,后来姚府的人说少爷没事,在邀月楼赴宴,于是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了。”

    小香连连点头说:“是啊,听说少爷被人抓了,薰儿姐昨晚一夜未睡呢。”

    郑鹏细心一看,发现林薰儿的眼里有些血丝,人也有些憔悴,闻言笑着说:“没睡好,那我今晚好好伴她睡,让她睡好。”

    “少爷!”林薰儿没想到郑鹏会在大街上这样调戏自己,一张俏脸当场升起两朵红晕,有些娇羞地一跺脚,逃似的上了马车。

    想逃?

    郑鹏嘿嘿一笑,转身钻进了马车。

    小音看到,也想跟着进马车,还没进就被阿军拉住:“干什么?跟我老实在外面坐着。”

    “哦”小音嘟起小嘴,有些不太情愿地坐在阿军的旁边,跟着马车回家。

    回家后,自然又是一番接风洗尘,接着是红罗帐暧,搂着美艳如花的林薰儿一夜春梦了无痕。

    第二天,日上三竿,郑鹏这才打着呵欠,懒洋洋地起床。

    一睁眼,枕边空空如也,一抬头,只见早已梳理打扮好的林薰儿,春心荡漾地看着自己,嘴边还有一抹勾人心魄的坏笑。

    “少爷,你终于醒了,奴家侍候你洗刷吧。”林薰儿笑容可掬地说。

    郑鹏伸了个懒腰,摇摇头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这话说得真没错。”

    昨晚春风几度,郑鹏累得腰都痛了,可林薰儿没有一点疲态,只见她面带微笑眸中含春,皮肤白里透红,浑身上下洋溢着女子青春靓丽的气息。

    一瞬间,郑鹏又有蠢蠢欲动的想法。

    “说什么呢”林薰儿掩嘴笑着说:“听说西域美女如云,少爷不是在西域纵欲过度,把身子弄亏了吧?”

    这小妮子,竟敢说自己不行?

    郑鹏一下子跳下床,一把抱着林薰儿的纤纤细腰道:“竟说本少爷不行?看本少爷怎么收拾你。”

    说话间,郑鹏一手搂着林薰儿,一手从衣领处探了进去,准备上下其手,吓得林薰儿色容失色,一边接住郑鹏的“咸猪手”一边求饶道:“少爷,别,时辰不早啦。”

    “怕什么,这里本少爷说了算,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郑鹏一脸霸气地说。

    林薰儿连忙说:“少爷,别,郭公子一早就来了,就在厅外面候着,等了很久了。”

    “我大哥来了?怎么不早说。”郑鹏闻言,连忙把手松开。

    郭子仪说晚点找自己,可等到宵禁也没见他人影,没想到一大早就来了。

    “郭公子说少爷这几天没睡过好觉,让我们不要吵醒。”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