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帝王心术
    “让大哥久等,真是惭愧。”郑鹏出来后,马上跟郭子仪道歉。

    郭子仪上下打量了一下郑鹏,开玩笑地说:“三弟身上没什么伤痕,下盘却有轻浮,看来没有在左骁卫的牢里受苦,却在自家里受累,真是有趣。”

    被调侃了,郑鹏也不以为意,反正自个脸皮厚,坐下来转移话题说:“大哥,那天晚上幸好你机灵,要不然我们兄弟三人现在还在受洪镇的气。”

    想起那根快要刺到眼睛的尖棍子,郑鹏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再刺进一点,自己的一只眼睛就没了,要是刺深一点,小命都得搭上。

    有些事可控,可是一旦失去控制,反果不堪设想。

    郭子仪也有些侥幸地说:“当日是很险,谁也没想到,姓姚这般目无王法,你身上有圣旨也敢动,那个洪锋是个人物,计划还挺周全,到时问起罪来,奈何不了他。”

    “大哥,你怎么看出不对路的?”郑鹏有些好奇地问道。

    “一个驿站失火,那些士兵来得太及时了,来的还是守卫京师的左骁卫,令人生疑,再想到姚彝的名声,就知这件事不对路,趁着乱偷偷翻墙出去,爬在树上看着,直至看到你们被带走。”

    “不管怎么样,这次多亏大哥。”

    “不用”郭子仪摆摆手说:“要说感谢,谢你自己吧。”

    “谢我自己?大哥,你这话是何解?”

    郭子仪一脸认真地说:“光靠我一个人,肯定做不出那么大的动静,这次请愿成功,主要感谢二个人,一是郭府的郭可棠小姐,是她利用自己的关系和人脉,寻找附近的伤兵、请他们一起造势,要不然也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还有一个是高力士高公公,要不是他,肯定不能顺利在兴庆宫面前请愿,这二个人都是看在三弟的面子上才帮忙的。“

    得,又多欠了二个人情。

    郑鹏有些郁闷地说:”本以为能赚姚府一个人情,没想到转头搭上二个人情,现在看来,弄了这么一档事,全是输家啊。“

    伤兵又被打又被吓,就是得到一些补偿也是受到伤害,洪镇想拍马屁却拍在马蹄上,前途尽毁;姚家伤人兼破财,郑鹏想着一打一挨算是扯平,能赚姚崇一个人情也不错,没想到倒过来欠郭可棠和高力士两个人情。

    总的来说,亏。

    郭子仪摇摇头说:“三弟,你错了,这场纠纷有一个赢家,还是一个大赢家。”

    “赢家?谁?”

    郭子仪没说话,只是用手头顶的位置。

    “大哥,你的意思是,陛下是大赢家?”

    “真是聪明,一点就明。”

    郑鹏有些不理解地说:“大哥何出此言呢?”

    郭子仪拿起茶杯,悠然自得地说:“有件事可能三弟不清楚,就在今天朝会,姚崇向陛下请辞相位,你猜怎么着?”

    “请辞?因为他儿子的事?“

    “没错,上次营救赵诲已不得人心,这次又闹出这么大的一件事,姚崇虽说表面做得漂漂亮亮,可明眼人都看出他在这件事上失了公允,主动请辞其实是姚崇以退为进,测试一下陛下的态度。”

    郑鹏心中一动,马上开口说:“大哥,你是不是说,陛下答应了他的请辞?”

    “三弟,你真是聪明”郭子仪赞道:“没错,殿上陛下的态度很隐晦,并没坚决阻止,姚崇也看出陛下的心思,在姚崇的坚持下,陛下同意姚崇离任,并任用了他举荐的宋璟,不过姚崇是辞相不辞官,改任开府仪同三司。”

    郑鹏心里暗暗感叹:历史虽说有些偏差,可它大体还是按它原来的轨迹运行。

    好像冥冥中天意一样,姚崇的退位,预示的开元另一位贤相的崛起。

    有心想听下郭子仪有朝政的分析和看法,郑鹏装作不明白地说:“姚相可以一代贤相,他的请辞,对大唐可是一大损失,陛下也没了一个得力助手,为什么说陛下是大赢家呢?”

    郭子仪嘿嘿一笑,然后压低声音说:“老子说过,治大国,若烹小鲜,要做到张弛有度,就以相位来说,不是有能力就能坐,需要看时机和环境,坦白地说,陛下初登帝位时,踏实、敢想敢为的姚崇是最合适的人选,然而,以大唐现在的情况,姚崇不再是最佳人选。”

    “简单地说吧,姚崇精明、肯想敢干,但近年有些保守,对上层的弊端采取放任,他的两个儿子屡教不改,也对他的威信产生了伤害,对大唐而言,个性鲜明、不畏权贵,力革前弊,奉公守法,不徇私情的宋璟,是新任宰相的最佳人选。”

    “还有一点,姚崇在位已久,羽翼渐丰,只怕功高震主,这个时候让他退下去,无疑是一个好时机,可陛下并没完全放弃姚崇,把他改任开府仪同三司,还说了重要政事也听他的意见,姚崇肯定想李隆基是逼于压力才批他辞职,可心里还是信任他的,能不对陛下死心塌地吗?”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郭子仪有些佩服地说:“打压一个提拨一个,赚足了名声,又顾及了臣子的颜面面,运筹帷幄间已经更换了宰相,宋璟感激李隆基的提拨,姚崇也感激李隆基的信任,这二人还不玩命似的工作吗?你说说,陛下是不是最大的赢家?”

    “绝对是”郑鹏深以为然点点头。

    这个郭子仪厉害啊,官场的嗅觉很敏锐,大局观极强,简直就是未卜先知。

    有些人能成功,还真不是靠运气。

    郭子仪有些敬佩地说:“很多人以为陛下沉浸于声色犬马,实则陛下把帝王心术运用得炉火纯青。”

    郑鹏有些惊讶地说:“大哥,这样说来,我无意中助了陛下一臂之力,岂不是又立一功?”

    “哈哈哈”郭子仪哈哈一笑:“有时候,正邪在一念之间,功过也是一念之差,陛下若是想着你的好,便是大功一件;若是陛下盯着你的过失,例如你不妥善保管圣旨一事,那是大罪一桩。”

    郑鹏一下子地无言了。

    兄弟二人刚刚商议完这件事,有仆人突然在门外禀报:“少爷,突然来了一个陈公公,说奉皇上口谕,让你到前院接旨。”

    真是一说曹操,曹操就到。

    “大哥,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接个旨就回。”

    “好,快去吧,不要让那些公公久等了,赏钱不要吝啬。”郭子仪劝说道。

    郑鹏应了一声,跑到前院接李隆基的口谕。

    口谕很简单,就是宣郑鹏去兴庆宫面圣。

    终于来了,要是再不来,郑鹏也得找机会进宫找李隆基“要赏”去,崔源那老小子,跑回去给绿姝安排婚事,也不知绿姝能不能坚持住,就等着拿了赏赐,昂首挺胸地去博陵抢人呢。

    临走前,郑鹏问郭子仪这位官场”小诸葛“道:”大哥,用什么办法可以从陛下哪里多要点好处?“

    “这个实在不好说,到时你随机应变吧。”郭子仪双手一摊,表示爱莫能助。

    勤政务本楼内,李隆基把最后一本奏折批改完毕,轻轻放下笔,揉揉有些发酸的手腕,一旁的高力士轻轻把杯加了蜂蜜的茶水放在御案上,细心替李隆基收拾御案上的文房四宝。

    “力士,一会郑鹏就到,你说朕应该如何赏赐他?”李隆基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开口问道。

    高力士有些为难地说:“大家,老奴只会伺候,这官场的问题还真是为难老奴。”

    李隆基笑骂道:“这里也没外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哪来这话多话。”

    “是,是”高力士语出惊人地说:“大家,依老奴愚见,可以考虑他勋爵。”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