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郑鹏的小算盘
    “微臣拜见陛下。”进宫看到李隆基后,郑鹏恭恭敬敬地行礼。

    李隆基亲自把郑鹏扶起,有些动容地说:“郑爱卿受苦了。”

    “不敢,这是微臣应该做的。”

    李隆基坐下后,随口说道:“赐座。”

    高力士给郑鹏搬过一个绣墩,笑嘿嘿地说:“郑监军,除了朝中那几位重臣,没几个能有你这样的待遇哦。”

    郑鹏闻言再三谢恩后,这才斜签着坐下。

    李隆基上下打量了一下郑鹏,空然开口问道:“郑爱卿,这次回京,脚程可不慢啊。”

    郑鹏受了伤,又远在西域,李隆基以为郑鹏起码要一个月以后才回到,没想到郑鹏回来的速度那么快,快到李隆基听说郑鹏在长安城外被抓走时,第一时间认为是不是认错人了。

    “微臣牵挂陛下,听到陛下召唤,一路快马加鞭,就是希望早日见到陛下。”

    “哦,是吗”李隆基没好气地说:“要不是你在西域立了不少功劳,朕还真以为你是临阵怯战,逃离战场呢。”

    郑鹏马上苦笑地说:“不敢欺骗陛下,微臣作为监军,虽说上战场,可一直站在后方,没机会上最前线,唯一次跟敌人照面的,还挂了彩,不怕陛下笑,真让微臣拿刀枪去拼杀,内心还真会怯。”

    高力士在一旁笑着说:“打仗还要一个监军去参战,那主将可以撤了。”

    李隆基的心情不错,听到郑鹏说得这么“坦率”,淡然一笑,有些关切地说:“在西域没吃什么苦,反而快回到长安吃了一记大苦头,身子没事吧?”

    问候一下,在普通人来说是很平常的事,可这话出自李隆基之口,对臣子来说很不错了,郑鹏连忙说道:“谢陛下关心,没事,都是一些皮外伤,小小挫折当成激励。”

    李隆基笑着点点头,突然面色一变,有些严肃地说:“此事虽说是一场事外,要是当日你能妥善保管圣旨,绝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郑鹏,丢失圣旨是大不敬,朕问你,你可知罪?”

    伴君如伴虎,刚才还是一脸关切,转眼又面事寒霜,翻脸比翻书还快。

    郑鹏连忙离开绣墩请罪:“都是微臣大意,请陛下恕罪。”

    表面诚惶诚恐,郑鹏的内心有些不屑:又来这一招。

    郑鹏很了解李隆基的性格,喜欢掌控,对他而言,最喜欢的游戏是,打一棒以示皇帝的权力威严,再给一个甜枣以示天子宽厚仕爱。

    郭子仪真是成精了,郑鹏心里暗暗感叹道。

    姚崇处理客来驿事件,绝大部分都能妥善处置,就是丢失的圣旨没找回,硬是把这件事变成一笔糊涂帐。

    很明显,姚崇故意为之,要是真找回了圣旨,顺藤摸瓜,那样更坐实洪锋一干人等无视皇命,牵涉太大,肯定会找出真正的主谋,这样一来,就是姚崇再努力也不能把他的儿子摘出去。

    进宫前,郭子仪说皇帝的心思很难猜,但他断言,赏赐肯定没有想像中丰厚,原因是郑鹏的官职和出身是个问题,为了不让郑鹏期望太高,一开始会先敲打一下。

    出了这桩事,就是求赏的时候也不敢狮子大开口。

    李隆基冷哼一声,这才开口道:“看你在西域表现不错,在客来驿也是出于义愤,暂且饶了你这一回。”

    “谢主隆恩。”郑鹏有些郁闷地说。

    罪说饶了,可李隆基提到西域的功绩,不会是把西域的功劳和这次“过失”功过相抵吧?

    那自己可亏大了。

    李隆基看了看郑鹏,突然开口道:“郑爱卿,你的请求,朕已如你所愿,答应朕之事,没忘吧?”

    郑鹏心中一动,马上恭恭敬敬地说:“禀陛下,不敢忘。”

    为了进入官场、尽快向李隆基靠拢,没有走科举路线,而是想方设法进了左教坊,后来升得太慢,乐官一途相对狭隘,郑鹏又把目光瞄向西域,以作一首新的军歌作条件,从李隆基哪里谋了一个副监军的职位。

    事实上,这个决定和冒险非常正确!

    李隆基眼前一亮,马上追问道:“新曲呢?”

    “陛下,因为半途受伤,曲只完成了大半,请陛下开恩。”

    “何为大半?”李隆基皱着眉头,有些不大高兴地说。

    华夏五下五千年,出了很多皇帝,据非正式统计,秦朝2位,汉朝31位,三国11位,晋朝16位,五代十六国78位,南北朝59位,隋朝3位,唐朝22位,五代十国55位,宋朝18位,金辽西夏35位,元朝18位,明朝16位,清朝12位,还有南明、北元,其它诸如李自成、张献忠,以及太平天国洪秀全父子、甚至称洪宪帝仅两个月的袁世凯,加起来一共408位,在这四百多位皇帝中,要数李隆基最喜欢音律。

    内教坊、左、右教坊、梨园的乐伎、乐官加起来逾万人,也就是皇帝养得起,还要盛世的皇帝才能长期供养。

    心里掂记着这件事,李隆基在简单的交流后,主动提出来,听到还没完成,内心有些不太高兴。

    要不是郑鹏为国负伤,估计都得翻脸。

    郑鹏恭恭敬敬地递上一张纸,交由高力士,再转呈给李隆基。

    等李隆基拿到手里看时,郑鹏这才说道:“微臣愚钝,只写出词和一小段音律。”

    李隆基没有说话,此刻,他的目光一下子被纸上的曲词深深地吸引了,纸的最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字:精忠报国!

    这和传统什么歌、什么调不同,一看到精忠报国四个大字,李隆基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是皇帝的天下,国也是皇帝的国,做皇帝的,自然希望臣子能精忠报效自己。

    向下看,只看两句,李隆基的神色都变了: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只是区区二句,一股磅礴的浩然正气在好像从纸上扑面而来,给人一种征战沙场的豪迈气概,文字简炼扼要,算是画龙睛之笔。

    开章极为不凡,一下子吸引了李隆基继续往下看:

    心似黄河水茫茫,

    纵横四方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一口气连读四句,风格从豪迈变成悲壮式的思念,让人思忆曾经一起战斗的军中同袍,想起那些埋骨沙场的生死兄弟,磅礴中带着豪迈,豪迈中透着悲烈,宛如百味人生。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唐要让四方来贺!

    李隆基一口气把剩下的词读完,当他读到最一个字时,猛地一拍御案,大吼一声:“好!”

    短短几句词,好像有一名精忠报国、在战场上合生忘死、愿为大唐守土复开疆的战士要从纸上跳跃出来,特加是最后一句“堂堂大唐要让四方来贺”,简直就是画龙点睛之笔。

    无论什么朝代,每一任皇帝都以开疆拓土、威名远播为荣,能让四方来贺,更是每一任皇帝的终极梦想。

    这首曲词,简直写到李隆基的心坎上,第一时间就引发李隆基的共鸣。

    李隆基突然一拍,把一旁的高力士吓得一哆嗦,连忙问道:“陛下,你没事吧?”

    “没事“李隆基摆摆手,抬起头对郑鹏的说:”爱卿真是天下奇才,光是这首诗词,足以笑傲文坛,难得,真是难得。”

    在李隆基看的时候,高力士也把脑袋伸过来看,听到李隆基的话,忍不住说:“老奴虽说是不完整之身,看了郑监军的词,心头涌起一股热血,恨不得披甲上阵,为大唐守土复开疆,好,真是好。”

    高力士虽说是太监,可他文学方面的造诣也不差,要不然也不能帮李隆基批改奏折,当他看完,忍不住有感而发。

    这一次,绝不是附和李隆基。

    太好了,郑鹏心头一轻,这一关算是过了。

    这首词是后世一位姓屠歌手所唱《精忠报国》的歌词小改而成,当时郑鹏很喜欢这首歌,有一段时间每天都要听几遍,拿来交差正好。

    郑鹏刚想谦虚一下,李隆基好像想起什么,马上问道:”对了,郑爱卿,你不是说想到一小节音律吗,唱来给朕听一下。”

    看到这么激昂人心、这么好的词,李隆基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微臣就怕唱不好。”

    “让你唱就唱,废什么话。”李隆基有些不耐烦了。

    郑鹏有些尴尬地干咳二声,突然把声音提高八度,开始唱起来:“堂堂大唐要让四方......来贺!”

    只是唱一句,李隆基面色一凛,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目光。

    歌如文章,结尾部分是对上面的总结,可以说精华所在,一首结尾好的歌,肯定差不到哪里去,李隆基是音律大家,一听就听出其中的不凡。

    一首无衣歌,传唱了千年,把同袍之间的感情、战场的残酷描写得淋漓尽致,然而,时代不同,处境也不同,当年无衣歌是在困境中所作,歌中悲壮的旋律过重,然而,现在大唐国富民强,威震四方,再唱无衣,显得有些不太相称。

    精忠报国不同,主张报效国家、开疆拓土,把大唐的强盛描写得淋漓尽致,特别是最后一句,更是写到李隆基的心坎里去。

    高力士看到李隆基不说话,当场板起脸说:“郑鹏,你好大胆,答应陛下的事竟敢打折扣,这可是欺君之罪,还不认罪?“

    ”不急“李隆基突然摆摆手说:”慢工出细活,一个好的作品,需要生活的积累、时间的沉淀和对作品的打磨,欲速则不达,郑鹏,你一定要用心把这首精忠报国完善。“

    顿了一下,李隆基加了一句:“写好后,朕重重有赏。”

    郑鹏本可以当场唱出来,但不想李隆基以为自己写起来太容易,显得自己是很努力,最重要的一点,很快将要面对崔源,一个根深蒂固的名门大族,还是一个手段通天的不良将。

    以李隆基对音乐的痴迷,要是自己一日没完成这首歌,李隆基也一日不会让自己出事,这是郑鹏的小算盘。

    “微臣遵旨。”郑鹏马上应道。

    李隆基又欣赏了一遍精忠报国,半响一脸满足地说:“郑爱卿,你这次出使西域,抢镔铁、反悬赏、巧破连城,每一件都是大功,说说,你想要什么奖赏。”

    赏罚分明,才能调动臣子的积极性,郑鹏立了那么多功劳,特加是进攻连城一役,应记头功一件。

    拿下连城,整个西域的形势为之一变,为反攻大食打下坚定的基础。

    立了这么多功还不赏赐,传出去得寒天下将士的心。

    很多人都在盯着呢。

    郑鹏眼珠子一转,有些欣喜地说:“陛下,微臣...微臣能提要求?“

    “当然可以。”李隆基大方地说。

    “微臣是一个很空易知足的人,对赏赐没多大的要求,只是从小就个心愿,就是当上大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去迎娶心爱的姑娘,通过客来驿一事,看到左骁卫鲜衣怒甲,卫将军更是威风八面,这里微臣斗胆想当左骁卫的大将军,请陛下成全。”

    “咳咳”李隆基正在喝蜂蜜茶,闻言都呛着了。

    左骁卫的大将军,这还说没多大要求?

    守卫京城的诸卫的大将军,是手握实权的正三品,不仅要求身家清白、武艺高强,还要是皇帝信任的人,京城十二卫的大将军,绝大部分是出自皇亲国戚,郑鹏一张嘴就要个大将军,简直就是过份。

    高力士训斥道:“大胆!陛下让你提想要的赏赐,不是让你痴心妄想,提过分的要求。”

    这小子,平日挺机灵的,这一次怎么这么糊涂,高力士都有些不解。

    别看副监军在西域挺威风,可出了西域就没多大意义,说到底,郑鹏这个副监军只是一个临时性的官职,一旦完成任务就要收回,此时的郑鹏,论职位只是左教坊一个小小的判官。

    一个微不足道的教坊判官,区区五品下,张嘴就想做手握实权的卫大将军,就是坐上青云也没这么快。

    郑鹏有些畏缩地说:”是,是,高公公说得对,是我没有考虑周全,请陛下恕罪。“

    李隆基的心情不错,看到郑鹏有些垂头丧气,笑着说:”郑爱卿,卫大将军不大妥当,就算朕同意,文武百官那一关也过不了,这样吧,你再想想别的赏赐吧。”

    郑鹏沉思了一会,突然开口道:“陛下,臣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上大将军,骑上高头大马去迎娶心爱的女子,大将军没指望,那微臣希望完成后面的心愿,骑着高头大马迎接心爱的姑娘,能不能请陛下做一次月老呢?”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