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皇帝也有难处
    月老?

    这是让天子做媒人?

    李隆基和高力士面面相觑,一时都不知说些什么好。

    想过郑鹏要升官、要田地、勋爵等条件,就是没想去郑鹏会提出让自己当月老。

    天子当月老,这不是变相要求自己赐婚?

    很快,李隆基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把手里的茶杯轻轻放下,饶有兴趣地问道:“不知哪家女子,让郑爱卿如此上心?”

    对上位者而言,不怕手下太能干,而是怕手下没弱点,换作普通人,肯定追求荣华富贵,郑鹏倒好,把别人梦寐以求的机会,放在女人身上。

    好色就是郑鹏最大的弱点。

    李隆基也没马上同意,而是先询问过再回应,免得郑鹏又刚才那样,张嘴就要一个卫大将军,这让李隆基有些尴尬,好像自己在吹牛皮。

    高力士有些不解,他很看好郑鹏,甚至多次暗中出手相助,可他怎么也没想到,郑鹏会提这么一个条件。

    男子汉大丈夫,只要有名利,何愁没有美女,郑鹏这次是看上哪家的闺女,竟然要天子做媒?

    郑鹏行了个礼,一脸正色地说:”博陵崔氏之女崔绿姝。“

    又是五姓女。

    一听到博陵崔氏,李隆基心中感叹,七族五姓早就不复以前的辉煌,可天下的士族仍以娶七族五姓女为荣,娶到女姓女,好像就沾到五姓的荥光一样。

    还以为郑鹏看中哪位公主或郡主呢?

    “郑爱卿文武双全,品学兼优,这次提亲必成一段佳话,这个月老朕...”

    话还没说完,高力士好像想起什么,连忙打断道:“陛下,老奴也听说,这位崔绿姝是博陵崔源失散多年的孙女,才貌双全,与郑监军倒是年龄相仿。”

    崔源?

    李隆基这才想起,崔源跟自己说过的这么一回事,在告假回乡的奏折中,也提到这茬,对了,告假的理由就是为孙女崔绿姝选一乘龙快婿。

    那边要招婿,以崔氏一族的影响力,肯定应者云集,说不定已玉成好事,自己还做月老?

    天子做月老,就跟下旨赐婚差不多,试问谁敢驳天子的颜面?

    问题是,这个月老真不好做。

    李隆基一下子犹豫了,郑鹏的要求不过份,可崔源的身份特殊,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不仅掌握着大唐最神秘的不良人,还屡立奇功,崔源对失散多年的孙女很看重,要是自己强行婚配,怕是寒了臣子的心。

    看到李隆基为难,一旁的高力士主动站出来:“郑监军,据我所知,崔家已密锣紧鼓地为崔绿姝选婿,现在提出,怕...赶不及。“

    博陵离长安那么远,高力士也知道,更坐实崔源的身份。

    郑鹏一脸坚定地说:“只要一天没过门,都有机会。”

    李隆基饶有兴趣地说:“郑爱卿,百步之内必有芳草,怎么就认定博陵崔家的小姐呢?”

    “回陛下的话,其中有一段难忘的经历。”

    “哦,说说,朕也想听一下,什么样的经历让郑爱卿如此难忘,就是崔家小姐有可能订亲也不肯放弃。”

    一个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一个是自己最欣赏的人,李隆基没想到好像素不相识的二个人还有这种交集,马上来了兴致。

    在李隆基的要求下,郑鹏大致说了一下两人相识、相知、相爱的经过,当然,崔源在贵乡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事简单带过。

    有些过了就过了,这个时候再说出来,会让人觉得自己小家子气。

    也不知绿姝和崔源相处得怎么样,有句话叫血浓于水,在没弄清楚绿姝的态度前,郑鹏不想跟崔源闹得太僵。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李隆基知道崔源有个失散多年的孙女回来,可他想不到这位崔家小姐未回家族前,竟然是郑鹏的婢女。

    难怪郑鹏对她这么上心。

    高力士有些奇怪地说:”既然两人这么有缘,郑监军的才学品德名满天下,也算是名士,那位崔家的长辈,就没想到成全一对有缘人?“

    “哈哈哈,名倒是有名,不过是风流名比才名的名气还大,平康坊第一点花手在大唐可是声名不小。”李隆基忍俊不禁地笑道。

    “那是,现在不少说书评唱的,还把郑监军的风流韵事编到故事里,什么百花争鹏、夜敲花魁门、夜戏美女、一首情诗夺芳心等等,听这些的比听三国的还多,嘿嘿。”高力士在一旁幸灾乐祸地说。

    一旁的郑鹏听到,一脸黑线,张张嘴说什么,可什么都没说。

    带着男女关系的桃色新闻,无论古今都很受欢迎,在大唐也不例外,很多人在说自己听来的故事时,喜欢加一些自己的“见解”进去,这样一来,很多事越传越玄乎。

    “陛下,微臣年少轻浮,是做了一些荒唐事,可很多是他们杜撰出来的。”郑鹏有些委屈地说。

    很少看到郑鹏这般郁闷的样子,李隆基和高力士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郑鹏却笑不出,偏偏又不敢反驳,有点像受气的小媳妇。

    李隆基笑罢,看到郑鹏一脸郁闷的样子,不由有些同情起来:“郑爱卿,不如你换一个别的要求吧。”

    听了郑鹏的故事,李隆基已隐隐猜到郑鹏冒死上战场的原因,本以为他是情场浪子,没料到他原是痴情种子,一个贪图享乐、市侩圆滑的人主动申请上战场,这需要多大的决心和勇气,被召回时,不顾身上的伤,披星赶月回来,应是想找机会上门提亲,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心爱的人快要嫁作他人妇的噩耗。

    郑鹏摇摇头,有些心灰意冷地说:“谢皇上,微臣...没别的要求了。“

    对做官的兴致一般,像田地、店铺、宝玉这一类,有钱就能做到,以郑鹏的赚钱能力,还真不缺。

    想赏不赏不出了,李隆基第一次碰到这件事,虽说贵为天子,这时也有一些莫名的尴尬。

    高力士在一旁劝道:”郑监军,陛下是天子,可有时也要顾全大局,博陵崔氏是名闻天下的望族,陛下很为难,纡尊降贵做月老,要是成带算了,要是不成,有损天子的颜面,若天下人笑话,若是强行下旨,有可能引起天下士族反感,你这是在为难陛下啊。“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