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封勋授爵
    郑鹏前面说要做“卫大将军”,其实就是漫天要价,知道李隆基肯定会拒绝第一个条件,然后再乘机提出第二个条件,以李隆基的身份,不好再拒绝第二个条件。

    李隆基刚开始还是挺乐意的,关键时刻高力士出言提醒,这事一下子又渺茫起来。

    事实上,就是崔源不是重要人物,李隆基也很难开这个口。

    看到郑鹏一脸沮丧的样子,李隆基有些不忍,突然开口道:“郑爱卿,既然你的决心这么大,那你放胆去追求你的幸福,朕在背后支持你。”

    “谢主隆恩,微臣自当竭尽全力,追求自己的幸福。”郑鹏连忙谢恩。

    让郑鹏提条件,可是接一连二个都没如愿,李隆基感到自己脸上有些无光,看到气氛有些尴尬,主动开品道:“郑爱卿,此次出使西域,屡立奇功,做得非常好,朕问你,右教坊副使与定远将军,你选一个。”

    看到郑鹏有些不解,高力士在一旁解释道:“左教坊的周副使年老归田,教坊副使可是四品上,在右教坊一人之下,千人之上,定远将军是武散官,正五品上,郑监军可要考虑清楚哦。”

    顿了一下,高力士有些感叹地说:“郑监军在音律方面很出色,在作战也有过人之处,陛下也是量才而用,破例给郑监军一个选择的机会。”

    皇帝赏赐,通常是金口一开便尘埃落定,郑鹏在西域表现得太抢眼了,就是快回到京城,无意中替自己完成宰相的更替,李隆基心中有愧,特地给郑鹏一个选择的机会。

    郑鹏只是思索片刻,很快毫不犹豫地说:“陛下,微臣愿接定远将军一职。”

    教坊副使的职位是高,工作也安逸,可始终是不入流的乐官,就像一个平康坊的花魁,长得再漂亮、名气再大,始终摆脱不了青楼女子的标签。

    定远将军是武散官,职位不高,可前途远大,郑鹏一开始进教坊,只想把它当成一个跳板,现在有机会,自然毫不犹豫。

    唐代的官僚等级制下,“散官”与“职事官”判然两分。在职事官之外,存在着文散阶和武散阶序列,它们分别由文武散官构成,被称为“散位”、“本品”或“本阶”。“阶”就是散官,它与“品”分列,是从属于个人的位阶,也称“本品”。

    总的来说,这个定远将军就是一个品位,相当于后世军队里大校、中尉、上士一类,先确认地位,有了具体职务再安排,随录入用,没安排之前,算是闲职。

    这一点郑鹏很喜欢。

    也就是说,到西域一趟,回来后来了一个华丽转身,由乐官变成武将。

    高兴过后,郑鹏很快又有一些郁闷:转了一圈还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小官,感觉有点对不起自己的付出。

    抛开自己筹钱用去反悬赏的事,也不计苦劳,只算军功,于阗镇境内截杀吐蕃的运输队,当属大功一件,本来可以据为己有的镔铁,郑鹏也悉数上交,那可是一批价值连城的战略物资,能拉大双方军备力量的物资。

    连城一役,一招神兵天降,起码拯救了大唐成千上万的将士,还为唐军占据战场绝对主动权,为惩罚大食打下坚实的基础,光是这次功劳,就是封个大将军也不过份。

    没想到,李隆基倒好,就给一个五品的官,还是散官。

    不厚道啊。

    李隆基闻言点点头,看看郑鹏道:“郑爱卿对这个赏赐不满意?”

    “满意,满意。”郑鹏违心地说,还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哦,真满意,为何笑得如此牵强?”

    郑鹏犹豫一下,故作深沉地说:“微臣想起那些埋骨沙场的同袍,心情有些沉重罢了。”

    还真能扯,李隆基嘴角露一个不以为然的表情,不过他心情很好,也懒得跟他计划,摆摆手说:

    “力士,宣旨吧。”

    高力士应了一下,拿出早就准备好圣旨说:“郑鹏接旨。”

    这算是正式赏赐了,郑鹏只能跪下接旨。

    古代就是这点不好,礼数太多,特别是看到皇帝,动不动就行跪拜之礼。

    干咳二声,高力士这才打开圣旨,大声宣读起来:

    “门下:左教坊判官郑鹏,临危受命,以西域副监军之职出战西域,出使其间,尽忠职守、兢兢业业,军民归心,拦扣敌资、反悬敌寇,巧破连城,威名远播,可颂可赏,现封定远将军,上骑都尉,赐开国县男,食邑五百户......”

    高力士一口气读完,想把圣旨交到郑鹏手里,没想到郑鹏没有伸手来接,仔细一看,只见郑鹏目光有些呆滞,整个人都有些走神,不由好笑地提醒道:“郑监军,不对,洒家应唤你郑将军才行,还不接旨谢恩?”

    “谢主隆恩。”郑鹏在高力士的提醒下,这才醒悟过来,欣喜若狂地说。

    刚才还真把郑鹏给惊呆了。

    本以为一个五品的武散官把自己给打发,没想到末了给自己一个天大的惊喜,给自己勋爵,刚才听到勋爵的时候,后面读什么都不记得了。

    勋,是授与有功者的称号,没有实际职务;

    爵,是封给贵族或功臣的名位,是表示社会地位和待遇的一种尊号。

    无论勋还是爵,都是臣子一生孜孜以求的追求,特别是爵位,这是踏入贵族行列的标志,可以食邑,极为难得,很多高官大将穷极一生之力也不能封爵。

    一个小小的开国县男,在爵位来说是从五品上,然而它是平民与贵族的分水岭,郑鹏没想到,自己这么早就踏入勋贵行例。

    有一个开国县男的爵位,就是三品大官也不换。

    看到郑鹏一脸欣喜若狂的表情,李隆基和高力士相付一笑,彼此眼内都有满意的神色。

    连城一战,可以说彻底扭转西域的局面,固若金汤的连城,张孝嵩估计六万大军需要付出一半伤亡的代价才能拿下,这些都是大唐的精锐啊,可连城就像插在西域的根毒刺,不拨不快,在围攻连城时,张孝嵩在前面督战,军部已在后方准备调兵等事宜。

    没想到郑鹏一招神兵天降,把伤亡降低到差点可忽略不计,光是这个功劳,给郑鹏封勋爵没有任何异议。

    那批镔铁的价值太巨,连城立下的功劳也太大,偏偏郑鹏是乐官出身,升官不能一下子升得太快,像田地、赏钱也为难,郑鹏自掏腰包补贴手下将士,还不计得失拿出几万贯反悬赏,要是赐个三五千贯或几百亩地也不足以表达朝廷方面的诚意。

    无论是高力士还是姚崇、宋璟,都一致认为给予勋爵最合适,幸好郑鹏也满意。

    高力士在一旁笑嘿嘿地说:“祝贺郑将军,应贺郑将军,像郑将军这么年轻就能凭一已之力得到勋爵的,洒家还没见过,真是英雄出少年。”

    李隆基指着郑鹏的脸,风趣地说:”力士,你看,郑鹏这脸真是善变,没宣读圣旨之前,宛如一个委屈的小媳妇,转眼就变成春风得意的少年郎。”

    “嘻嘻,陛下所言甚是,这就是传说中的狗脸,说变就变。”

    郑鹏终于从狂喜中回过神来,看到李隆苦的心情不错,打铁趁热地问道:“陛下,这些功劳不是微臣一个人的,微臣的二个结拜兄弟还有虎头队的将士出力甚多,还请陛下给他们给予赏赐。”

    “不错”李隆基点点头说:“这个时候还能想起你的兄弟,放心,朕不会声亏待每一个对大唐有功之臣,他们另有赏赐。”

    “陛下英明。”郑鹏长长松一口气。

    这件事告一个段落,君臣皆大欢喜,李隆基大度地说:“郑爱卿此行辛苦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作为一国之君,每天要处理的事太多了,没时间跟郑鹏聊太久,晚一点还要去梨园宠幸一位新十家呢,说这话显出皇帝的大度外,也有端茶送客的意思。

    以为郑鹏心满意足会消停时,郑鹏突然开口问道:“陛下,微臣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讲。”

    “讲!”

    郑鹏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陛下,那五百户食邑,是实封吗?”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