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博陵崔氏
    河北道,设于贞观元年,辖境在黄河之北,故名,东并海,南临于河,西距太行、常山,北通渝关、蓟门,(渝关即今山海关,蓟门即今居庸关),领怀、魏、博、相、卫、贝、邢、洺、恒、冀、深、赵、沧、德、定、易、幽、瀛、莫、平、妫、檀、蓟、营24州和安东都护府。

    博陵位于定州,也就是河北道的管辖范围。

    郑鹏的河北道督军使,只是一个掩饰和借口,进入河北道的管辖范围后,郑鹏在阿军、刘火和季程几个人的陪同下,走马观花看了几处军府的军备情况,然后调整目标,直奔博陵。

    一进博陵地界,马上感觉不一样。

    很多地方,像饭馆、酒楼,说的不是南北趣事,就是那些风流贵公子、夜敲寡妇门一类荤笑话,要不就是猜拳一类,到了博陵,听到的多是讨论诗书文章、家国天下等话题,处处洋溢着一股书卷气,就是茶馆的茶博士,也会很文雅地说“客从何处来”“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一类的话。

    这就是一个地区的底蕴,最直观的,不是这个地区百姓的穿着打扮或是出行的工具或派头,而是他们身上那股气质。

    大唐是天朝上国,普通百姓在蕃人面前,下意识昂首挺胸,有种发自骨子里的优越感,这种感觉郑鹏在博陵人身上也体现到,他们大都有一种自然而然的自信。

    能孕育一个名闻天下的氏族,从魏晋至今,人才辈出,这个地方的确可以称得上人杰地灵。

    崔源是博陵崔氏三虎之一,是博陵地区的风流人物,郑鹏没费什么功夫就打听出来了。

    人家就一句话:“崔御史的府第?你顺着这条街一直走,看到哪家装饰得最豪华、府门的门卫最多就准没错。”

    郑鹏大手一挥:“我们走,去崔府。”

    去的路上,刘火有些羡慕地说:“郑将军真是人缘广,和博陵崔氏也有关系。”

    郑鹏不以为意地说:“博陵崔氏,七族五姓之一,天下望族,不过那是以前的事,神龙过后,不复昔日的辉煌,去拜访一下,也没什么吧?”

    魏文帝曹丕采纳吏部尚书陈群的意见,于黄初元年(220年)命其制定九品中正制,九品中正制的出现标起着士族的崛、辉煌,直至科举取士的出现,士族随着九品中正制的消亡,影响力也不复昔日的辉煌。

    别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名门望族,在郑鹏眼里也就那么一回事。

    到了后世,主席都自称是人民的公仆,一个不断没落的名门世家又算什么?

    季程笑嘻嘻地说:“这可是博地崔氏,不一样,很多人就是连门都进不了,对了,郑将军此次是访友还是探亲?”

    作为一名督军使,在执行任务其间,郑鹏巡查时走马观花,有时装装样子都欠奉,急匆匆跑到博陵找人,让人感到有点奇怪。

    “非也”郑鹏轻描淡写地说:“听说博陵崔氏女一个个都长得花容月貌,就来看看能不能娶个回去。”

    要娶五姓女?

    在民间,娶五姓女是一处身份和能力的象征,能娶得五姓女,说明通过这些名门望族的考验,是有前途的人,很多士族、富商为了面上有光,用重金娶五姓女,也有一些没落的名门大族为了钱,把女儿嫁给这些人。

    可是,绰号博陵崔氏三虎之一的崔源,岂是用钱能打动的。

    刘火犹豫一下,然后小声说:“郑将军,就是想娶博陵崔氏的女子,博陵多的是,选择很多,没必要去崔御史的府第。”

    “对,对”季程附和道:“郑将军,这婚姻大事,讲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样贸贸然上门,怕有不妥吧?”

    二人看到郑鹏的样子不像说笑,连忙劝说道。

    定远将军听起来很威风,可只算五品,实职都不是,就这样想到博陵崔氏的主家提亲?

    太儿戏了吧。

    郑鹏大手一挥,一脸认真地说:“我辈都是性情中人,哪来那么多规矩,想就去做,你们看着,我就要从博陵崔氏主家娶崔氏女,嗯,不漂亮的还不要。”

    一路相处,刘火也和郑鹏混熟了,说话也大明起来,闻言笑着说:“郑将军真会说笑,说起来好像跟真的一样。”

    “不信?行,我们打个赌。”

    “郑将军,赌什么?”

    “就赌我能不能从博陵崔氏娶得崔氏女,还不能是偏房旁支,怎么样,敢不敢赌?”

    刘火犹豫一下,开口问道:“郑将军,赌注是什么?”

    “要是我输了,长安平康坊,你们吃喝玩乐一个月,帐全算我的,要是你们输了吗?”

    季程和刘火对视一眼,然后干脆地说:“要是我们输了,以后唯郑将军马首是瞻。”

    这个刘将军,虽说有勋爵,可只是区区五品散官,在官场还是一个小人物,就这样还想娶到正房的崔氏女?异想天开了吧。

    赢面很大,再说了,就是输了也不要紧,要知道郑鹏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定远将军,还有勋号爵位,最重要还是皇帝身边的红人,跟着他肯定不会吃亏。

    像郑鹏这种前途远大的官场新秀,很多人想投靠还投靠无门呢。

    赢了可以去平康坊风流快活一个月,输了也找到一个大靠山,怎么都是赚的,刘火和季程都很精明,眼神交流一下,很快就同意。

    一旁的黄三和阿军对视一眼:自家少爷又在给人挖坑了。

    崔源是博陵崔氏的三虎之一,底蕴深厚、门槛高,而崔源对郑鹏有很深的成见,这次绿姝和太原王俊也订了亲,在外人看来,郑鹏到崔府求亲,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不知为什么,无论是阿军还是黄三,心里对郑鹏有一种肓目的自信:少爷要么不出马,一出马必马到功成。

    “黄三,名帖和礼单准备好了吗?”快到崔府时,郑鹏突然开口问道。

    黄三看看跟在身后那匹驮着大包小包的马,拍着心口说:“少爷,小的办事你放心,早就办得妥妥当当。”

    “很好,一会我们先礼后兵,说话客气些。”郑鹏叮嘱道。

    不看僧面看佛面,郑鹏很看不惯崔源,可他是绿姝的大父,按习俗,要娶绿姝一定要他同意,这样一来,就是再看不顺眼,也得先忍着。

    绿姝为了自己,在博陵忍辱负重,也不知忍了多少委屈。

    黄三心里暗想,就这几号人,礼还可以有,“后兵”是自欺欺人,敢哪无礼,心里有些腹诽,可面上还是讨好地应道:“少爷放心,小的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说话间,一行人已来到崔府门前,郑鹏一看到崔府,心里忍不住暗暗惊叹:好气派!

    (ps:写书不容易,特别是历史类,每天光是构思和查资料都头痛,希望大伙多支持,最好能正版订阅一下,一个月也就几块钱,这类书没出版没影视,小扑街就靠这点订阅分成,谢谢了。)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