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一点通
    真是心有灵犀,现在崔府上下都知有个姓姚的公子来了,不知情的觉得他很奇葩,多次求见不成,坚持在崔府对面的大路上守着,好像府上的阿郎和小郎君很讨厌他,让附近店铺不要理会他,也不要跟他做任何买卖,据说没有客栈收留,晚上要住山洞、破庙。

    只有知情的人知道,那是小姐昔日的“朋友”。

    绿姝一直在闺房,半步也不出绣楼,可她却感受到郑鹏来了,这就是心有灵犀。

    红雀犹豫一下,最后咬着牙说:“小姐,你也知你大父的脾气,就算我肯放,其他人肯定不会,主人给我的命令,就是确保小姐不要出房间。”

    人非草木,岂能无情,相处久了,红雀对善良、单纯又痴情的绿姝很同情。

    同情归同情,可她不能违背主人给她的命令。

    “嗖”的一声,这个声音若有若无,接着“啪”的一声微响,绿姝眼尖,发现自己坐的桌子上突然多了一支大约一寸多长的梭,让人吃惊地是,梭的后面还有一根黑线。

    这算是暗器?

    “小姐,小心。”红雀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护在绿姝前面,警惕四处打量。

    就在红雀打量时,绿姝心里一个激灵,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就去拿那根梭。

    正要碰到针,一只手挡在前面:“小心,这梭可能有问题。”

    “红姐,梭你可以拿走,但是线给我。”绿姝一脸焦急地说。

    作为博陵崔氏精心培养出来的高手,红雀很快就认出梭是普通织布的梭,线也是普通的棉线,向外看去,只见那根黑线从窗外一直向外廷伸,从角度来看,应是从外面扔进来的。

    梭子在空中激射的声音很小,被夜风拂动树叶的沙沙声掩盖,黑色的线在黑夜里,没认真仔细看还真容易忽略,问题是,这到底要干什么?

    要是暗算人,一个梭子的杀伤力有限,后面拖着一根黑线算怎么回事?这是要故意暴露目标?

    就是传递信息,不是用箭把信射过来更合适?

    只要一射箭,箭矢的破空声很容易被府中的高手听见,手里的这个梭子,应是牺牲了速度和攻击,从而让声音减到最低。

    “小姐,这根线太可疑,也不知是什么人射进来的,奴婢马上去追查....不要,小姐,你把剪刀放下,一切好说,好说。”红雀焦急地说。

    刚想去追查,没想到绿姝用做女红的剪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一脸绝然地盯着红雀。

    “红姐,把那根黑线给我,我保证不出这个房间,要是你把它收或剪断,我就用这把剪刀捅进我的脖子。”绿姝睁大眼睛,死死盯着红雀,因为太紧张,握着剪刀的手都微微颤动着。

    威胁红雀的时候,绿姝脑子回忆起昔日神奇而有趣的一幕:自己刚做卤肉时做得不好,连弄坏了二缸肉,少爷并没有责怪自己,可绿姝觉得自己很笨、很无用,一个人在一旁生闷气,少爷为了自己开心,就表现了一个好玩而神奇的游戏。

    游戏很简单,就用纸卷成二个小纸筒,用一根补衣裳的细线连起来,相隔很远,只要对着纸筒说话,就能把话传到相隔很远的另一个纸筒上,对方说话的时候,只要把纸筒放在耳边,就能清楚地听到对方说的话,非常神奇。

    看到那根系在梭子后的黑线,聪明的绿姝马上会意:线的另一头,很有可能是急着找自己的少爷。

    为此,绿姝不惜自残的方式,逼红雀就范。

    “别,别,小姐,你不就是喜欢这根黑线吗?给你,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这招果然有效,看到绿姝试图自残,红雀吓了一跳,连忙把黑线放回桌面,然后举高双手,退后二步,免得绿姝情急之下自残。

    要是绿姝伤了,以崔源的脾气,自己肯定不会好过。

    反正一根黑线也不能干什么,只要不姐不出闺房、不跟郑鹏见面就行,本来绿姝的神色就很紧张,红雀也不敢去刺激她。

    一拿到线,绿姝马上用一本书把它压住,免得被风吹跑,情急之下也顾不上一旁的红雀,看也不看,从一旁撕下一张纸,卷了一个话筒,然后凭着记忆开始封住一端的口,然后小心翼翼把那根黑线和纸筒连接在一起。

    红雀在一旁看着,眼里全是疑惑,她实在想不明白绿姝要干什么,一根来历不明的黑线,绿姝做一个奇怪的纸筒,然后又把两者连结在一起,这到底要干什么?

    做这些的时候,绿姝眼里有光,脸上带笑,由于激动,不仅呼吸有些急促,面颊有了红晕,就是手也微微颤动着,整个人一下子来了精神、有了神采。

    红雀第一次看到绿姝出现这样的开心而期盼的表情。

    算了,看看不姐要干什么,只要不出房间,自己也不算失职。

    就在绿姝忙着的同时,崔府围墙外的一棵大树上,黄三一边紧紧抓住树枝,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少爷,半天没消息,这样行么?”

    郑鹏跟阿军嘀咕半天后,阿军就骑马走了,说要找些东西,回来也没见他手上有什么东西,天黑后郑鹏没像以往一样倒头就睡,而是带人悄无声息地爬上崔府围墙外的大树上。

    阿军在树上蹲了半天,然后把一根带着长长黑色棉线的梭子扔出去,然后看到郑鹏把那线缠在指间,静静地等着,在纸的另的一头,还系着一个奇怪的纸筒。

    这是干嘛呢?

    就是要传递信息,不是用箭把书信射进去吗?弄一根线搞什么鬼。

    虽说不明白自家少爷要士什么,黄三还是紧紧跟在郑鹏身边,随时听候郑鹏的吩咐。

    自己少爷就是厉害,在博陵崔氏的府门这样弄,博陵崔氏也没什么动作,左骁卫是天子亲军、在长安横着走的角色,可此时刘火和季程躲在树下,替郑鹏护卫、把风呢。

    左骁卫的校正也成了“下人”,黄三肯定也没意见。

    郑鹏打了一个呵欠,有些懒洋洋地躺在树干上,自信满满地说:“只要阿军能把这根线送到绣楼,,这事就有七成把握。。”

    古代建筑多是一个特点,前厅后宅,家眷都在后面,郑鹏通过黄三提供的消息,再结合自己白天观察到地形,确认绿姝居住的地方,然后找到外墙离绣楼直线距离最近的地方,让阿军把线弄到绣楼上。

    只要绿姝看到线,肯定知道自己的意思。

    有点事,先写一更,第二更晚点送到!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