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8章 十八年之约?
    “少爷,还三成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郑鹏有些无奈地说。

    想法是好,可也需要一些运气:这根线能不能顺利送到绣楼,送到绣楼的过程中线没被下人发现也没弄断,还要绿姝看到,再意会到自己的心思。

    这些条件缺一不可,需要运气。

    黄三讨好地说:“少爷,上天一定会帮你的。”黄三讨好地说。

    “看看吧”郑鹏心里有些没底地说:“要是这个计划行不通,就只能用放风筝或把字条绑在箭尾的方式碰碰运气。”

    阿军突然开口道:“少爷,不如做一个像攻打连城的孔明灯,趁夜飞到绣楼上,直接把绿姝小姐带走,看谁能拦得处。”

    固若金汤的连城也被一夜攻破,阿军相信崔府肯定没连城坚固。

    郑鹏闻言苦笑一下:“想法是好,不过我们不是土匪也不是强盗,不能用这种手段。”

    就算崔源不是御史、也不是不良将,光是博陵崔氏的名头人就足以吓人,跑到博陵崔氏的家中抢人,要是消息传出,只怕天下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黄三有些担心地说:“少爷,要是崔老鬼死活不答应,怎么办?我们就眼睁睁看到绿姝小姐嫁到太原王家?”

    “嫁?”郑鹏冷笑地说:“本少爷说了,绿姝只能进我郑家的门,看着吧,晚点,晚点我要崔源主动求着把绿姝嫁给本少爷。”

    不会吧,要崔源求着嫁孙女?

    黄三和阿军闻言,嘴里没说话,可黑暗中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太难了。

    俗有说皇帝女不愁嫁,其实七族五姓女更不愁嫁。

    娶了公主就是驸马,看似风光,其实有很多限制,例如要住在公主府,因为地位问题被公主“压着”,有时想见个面还要被人刁难;

    七族五姓女则不同,他们在管教女儿方面都有一套自己的准则,这些名门大族的小姐,从小被教导怎么做丈夫的贤内助、相夫教子、勤俭持家,还会利用家族的人脉跟夫家互补,让两者都达到双赢的目的。

    算起来,绿姝算是博陵崔氏大房嫡系,长得又漂亮,根本不愁嫁,而崔源的人脉、手段和性格,要想让他屈服,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郑鹏正想夸下海口,突然间,缠着线的指头动了动,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从树干坐起来,松开指间的线,用手轻轻拉了拉那根黑色的棉线,调整了一下位置,让棉线拉得绷直一些,刚把话筒放在耳边,一个熟悉的、急切地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少爷,少爷,是你吗?”

    绿姝连问打呼吸、确认这一步都省了,一开口就问是不是郑鹏,可见她内心有多急切。

    二年多不见,可郑鹏一下子听出绿姝的声音。

    没错,是绿姝,那种纯净中透着赤子之心的声音,已经深深刻进郑鹏的灵魂深处,一瞬间,郑鹏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动。

    虽说还没有见上面,可是亲耳听到绿姝的声音,已经心满意足。

    幸好,绿姝看到那条线,意会到自己的想法,这就叫“心有灵犀一线通”。

    郑鹏用手轻轻拉了一下线,然后把话筒放嘴边,小声地说:“我是郑鹏,绿姝,你还好吗?”

    联系上了?

    黄三的双眼瞪得老大,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这怎么可能?

    白天自己无意中说有“千里眼”“顺风耳”的神通就好了,没想到少爷马上就说他有这种神通,黄三嘴上不说什么,可是打心眼不相信,以为自家少爷是在吹牛,可现在.....好像真的联系上了。

    一个纸筒,一根棉线,有这么神奇?

    不是会少爷逗自己的玩的吧,可是少爷语气和表情,看起来不像是做样子啊。

    此时绣楼上的红雀,震惊的程度绝不比黄三少,黄三还有点怀疑,可红雀切切实实地从那个纸筒里听到郑鹏的声音。

    练武的人耳聪目明,能成为崔源的近身侍卫的红雀,是一流高手,绿姝在一旁边哭边笑跟郑鹏说话的时候,擅长听力的红雀,可是尽收耳中。

    外面一片静悄悄,只听到风拂动树叶的沙沙声,然后是虫鸣蛙叫,没一点动静,红雀可以确认,站在门外等着吩咐的二名婢女,对郑鹏跟绿姝的说话一无所知。

    太神奇了,仅凭一根线、一个纸筒就能聊天?太神奇了吧。

    不是亲眼目睹,也清楚自家小姐的底细,红雀还怀疑郑鹏和绿姝练成了传中的千里传音术。

    可是,主人千叮万嘱,不能让两人联系,免得节外生枝。

    在红雀眼中,绿姝是一个可怜又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孩,不知多少女子妒忌她的家境和生活,就是红雀也羡慕不已,而主人是一个霸道又有护晚辈的人,做法霸道,可出发点是为了绿姝好。

    想起主人吩咐,红雀手一抖,一柄两指宽的柳叶刀捏在右手里,只要手一扔,就能悄无声息地把那根黑线划断,红雀看得出,两人说话,主要是靠那根线。

    力量蓄好,位置也确认,可不知为什么,那把柳叶刀却掷不出手。

    被绿姝的笑容和真情所触动。

    联系上郑鹏后,绿姝像换了一个人,哭中有笑,笑中带泪,有如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又像情窦初开的少女,红雀突然有一种感觉:小姐不仅会笑,还会笑得很好看。

    算了,小姐一直在房间,没出门,破坏了,说不定小姐真会自杀,红雀用些样的理由说服自己,说服自己不要出手,也说服自己...走出去。

    都不忍破坏人间这美好的时刻,也不想在一旁碍眼,找个由头出去。

    “小姐情绪不稳定,你们守着,不要随便进去,我先去个茅房。”出到门外,红雀开口吩咐守在门外的侍婢和下人。

    “明白了,红雀姑娘。”

    红雀走的时候,绿姝有些感激地看了一下她的背影,不过很快又跟郑鹏聊了起来。

    这么久不见,都不知积攒了多少话要跟少爷说呢。

    “绿姝,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发现我们用这个聊天,其余的话,我们一会再聊,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地回答,好吗?”话筒里,郑鹏的语气也变得认真起来。

    棉线的质量不知好不好,黑暗中,有可蝙蝠碰一下或风吹大一点都有可能吹断棉线,郑鹏顾不得再聊天,当机立断地问起正经事。

    绿姝心中一凛,猜到郑鹏要问什么,连忙说:“好,少爷,你问吧。”

    话筒沉默了片刻,好像话筒的另一端在考虑,半响,话筒传来郑鹏的声音:“崔王联婚,把你嫁到太原王氏,绿姝,你自愿的吗?”

    “不,我心里只有少爷,是....那个人逼我,说我不答应,他就对少爷不利,少爷,我真是不愿意的。“绿姝焦急地说。

    说到这里,绿姝又焦急地说:”少爷,你要小心,这里是那个人的地盘,要是让他发现你在这里,肯定对你不利。“

    生怕郑鹏误会,绿姝把自己被威胁的事说出来,那个接回自己的大父,因为心里抵触,不愿叫他大父,于是叫成“那个人”。

    郑鹏长长松了一口气,马上安抚道:“绿姝,不急,我会把你救出去,相信少爷,少爷答应你,一定不会让你嫁入王家的,你相不相信?”

    “信,我信”绿姝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可她还是强颜欢笑地说:“少爷说的,绿姝全相信。”

    说完这句,两人顿时陷入一种无言、不知说些什么的沉默。

    郑鹏正在想说什么安慰绿姝时,感到那边在拉线,这是绿姝要说话的信号,连忙把纸筒放在耳边,纸筒里转来绿姝平静的声音:“少爷,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这话有些深奥,绿姝回到家族学习,说话水平明显高了不少。

    “当然相信,前世你欠了我的,所以今生你要到我身边,好好补偿我。”郑鹏知道绿姝心情紧张,故意开玩笑地说。

    “少爷,如果,如果十八年后再补,可以吗?”

    “为什么?”

    话筒里传来绿姝哽咽声音:“少爷,那个人收了王家的礼,又换了庚贴,绿姝....已经跟那个人订了亲,这事不能挽回,你们当兵的不是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吗,我十八年后再补偿少爷,报答少爷,可以吗?“

    话音一落,绿姝已经泣不成声。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