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风流小郎君
    郑鹏一脸严肃地说:“说什么,想都不要想,我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可是,可是,我...我订了亲啊。“绿姝有些苦涩地说。

    “只是订亲,又不是成亲,怕什么”

    “少爷,你有办法?”绿姝听出郑鹏的弦外之音,连忙问道。

    ”有是有,不过,不过...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就怕对你影响不太好。“郑鹏有些犹豫地说。

    绿姝毫不犹豫地说:“死我都不怕,还怕什么影响,只要能跟少爷在一起,什么都没关系。”

    郑鹏有些感动地揉揉眼睛,很快又意气风发地说:“绿姝,放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对了,听你的声音中气不足,最近没吃饭吗?要注意吃食,别饿着了。”

    “知道了,少爷,绿姝一定好好吃饭。”

    “别叫少爷了,你现在可是大家闺秀。”

    “我就觉得叫少爷亲切,就喜欢叫少爷,少爷不是说无论名字还是称呼,只是一个代号,最重要还是看自己吗?”

    “这个....随你,你喜欢就好。”郑鹏有些无奈地说。

    二年多不见,绿姝不仅谈吐变得高雅,口齿也怜利了不少。

    “对了,少爷,听说你在西域立了很多大功,能跟我说说吗?”

    “行,只要你想听,我说。”

    ......

    两个纸筒、一根棉线,郑鹏和绿姝一直聊到天快亮,生怕被人发现,这才依依不舍地告别。

    第二天一早,习惯晨练的崔源练完拳,崔福一边奉上毛巾,一边小声地说:“阿郎,姓郑的走了。”

    “哦,走了?什么时候走的?走向哪里?”

    “老奴开门时没看到人,感觉有些奇怪,后来下人禀报,说姓郑的天一亮,就骑上带上行李走了,走的是官道,看到的人很多,从方向来看,是往安东都护府去了。”

    崔源追问道:“看清楚了吗?全部人都走了?”

    “看清楚了,一行五人,一个也不留。”说到这里,崔福小心翼翼问道:“阿郎,要不要派人跟踪?”

    “不用了,郑鹏现在毕竟是钦差,派人跟踪钦差,这事传出去不知有什么影响,引起猜忌就更不好,再说他身边也有高手,知难而退就行,没必要节外生枝。”

    见面时,郑鹏搁下很多狠话,在崔源心里也不以为然:年轻人,毛还没长齐,还少年得志,有些狂傲很正常,当他看清事实,发现自己能力有限、没法完成自己想的,很快就会失去信心。、

    这不,看到没希望,都不用赶,自己跑了。

    好像想起什么,崔福报喜地说:“阿郎,今天一大早,厨房就给绣楼送去了好几样点心、面食还有卤肉,说是小姐亲口点的。”

    崔源闻言心中一喜,高兴地说:“这才是好消息,好,肯吃东西就好,吩咐下去,无论小姐要吃什么,一定要想办法。”

    郑鹏那个“瘟神”一走,姝儿就想通,崔源一大早就心情大好。

    人遇到称心如意的事,脸上有笑容,心情也变得愉悦,要是情绪再高涨一些,会变成洋洋得意或小人得志。

    太原就有人洋洋得意得不能自持。

    杏花楼,太原最有名的酒楼,这里独家酿制的杏花酒,香而不浓,回味悠长,深得文人雅士喜爱,很多文人都喜欢把聚会设在这里。

    九月初三,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可对杏花楼来说,注定是一个繁忙而热闹的日子,原因很简单,每年的九月初三,都有赏菊大会在这里举行。

    这晚杏花楼又是灯火通明、高朋满座,定州年轻一代的文人雅士二十多人,在杏花楼的聚贤厅齐集,谈文论经、吟风诵月,好不热闹。

    就在赏菊大会举行得正热闹间,厅门突然被人拉开,有个人醉薰薰走进来,指着众人笑嘻嘻地说“都...都在呢。”

    众人抬头一看,进来的人,正是最近风头正劲的王俊。

    “哟,这不是这是百川兄吗,你可来晚了。”

    “就是,百川兄来晚了,当罚三杯。”

    百川是王俊的字,闻言哈哈一笑,有些歪歪斜斜地走到上首的位置,一下子拿起面前的酒壶,连酒杯都省了,一仰头,一条酒线从上而下,由于来之前已有三分醉意,手有些抖,上好的杏花酒只有一小部分喝到喉咙,大部分都溅在脸上、衣服,还有旁边坐着一位身穿青色幞头、白色圆领长袍的年轻人身上。

    “哎哟,百川兄小心点,你看,把我的衣裳也弄得一身是酒。”年轻人一轻说,一边抖动着衣衫上的酒。

    “哈哈哈,是本公子的错”王俊哈哈一笑,用力在年轻男子肩上拍了一下:“若飞兄家境贫寒,一年到头好不容易一套新衣裳还沾了酒,怕是不好洗浆,不要心疼,明儿我赔你一套新的就是。”

    被溅到酒水的人叫唐家栋,字若飞,是寒门子弟,不过才思敏捷,做过不少好诗,在太原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去年在诗会技压王俊一头,王俊一直怀恨在心,正好损他一下。

    “百川,此言过了”坐在上着诗会召集人李笑堂皱着眉头说。

    王俊哈哈一笑,不以为然地说:“是吗?过了?我说的也是事实,唐若飞,今天本公子心情好,明天送你两套新衣裳,权作赔礼道歉。”

    一旁跟唐家栋交情不错的顾云富站起来,有些不高兴地说:“王百川,今天是以文会友,不是炫能斗富,何必出口伤人呢?”

    “你算老几,敢对我指手画脚”王俊指着顾云富冷笑地说:“顾云富,要不是你阿耶在我堂伯家跑腿,领些月钱和赏钱养家,现在你是一个放牛的田舍奴,竟敢对我指手画脚?”

    说到这里,王俊推开召集人李笑堂,坐在他的位置,猛地一拍桌子,然后拿起酒杯大声说:“来,我王俊敬诸位一杯,今天这桌酒席就当我请大伙的,来,喝。”

    王俊边说边喝,喝完后,看到众人还举着杯,突然沉下脸:“怎么,不给面子?要是给我王俊面子的话,干了它,要是不给面子,随意。”

    众人你望我,我望你,最后还是强颜欢笑地喝了。

    “哈哈哈,好,诸位真是爽快,来,坐,坐下。”王俊眉飞色舞地说。

    以前文采不出众,家境也一般,每次宴会都是作陪的角色,因为王俊平日花钱大手大脚,月钱又有限,聚会时凑份子不是拿得少就是胡混过去,偶尔也被人调侃几句,他一直怀恨在心,现在找到机会,自然“有风使到尽”,出一口恶气。

    跟博陵崔氏订了亲后,不仅王俊的地位急剧上升,就是吉鸿王氏地位也水涨船谢,这些天各分支的人纷纷前来送礼表示祝贺,太原王氏的族老也纷纷表示对王俊的关怀,就是大父也说了,未来家主的位置,就等着自己去继承。

    娶了博陵崔氏三虎的正房嫡系小姐,身后相当于有太原王氏和博陵崔氏相助,不夸张地说,就是想低调也难。

    昔日跟这些人坐在一起,王俊有些自愧形秽,可现在不同,很快,这些人只能仰望着自己,因为自己的前程光明得不能再光明。

    这次聚会,王俊故意姗姗来迟,来之前喝了不少酒,带着三分醉意,进来后先声夺人,看到以前那帮看自己不起的人,一脸不爽还要强颜欢笑跟自己喝酒,心情别提多高兴,一高兴见酒就喝,逢杯必干,说不出的狂放和尽兴,好像要把这些年的委屈都发泄出去一样。

    客气?干嘛要客气,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场的人,绝大部分都是苦苦挣扎着向上爬的人,很快,自己跟这些人决裂,上升到更高级、更有前程的圈子,王俊觉得,自己不用再跟这伙人委以虚蛇。

    没多久,喝得忘形的王俊就醉得不醒人事,然后由他的仆人把他扶走。

    王俊一走,原来有些沉闷聚贤厅气氛为之一松,众人不由纷纷骂道:

    “想不到王俊是这样的人,今天算是见识了。”

    “就是,不就是娶个博陵崔氏嫡系女吗,看他得瑟的样子,好像当上驸马一样。”

    “还没娶过门,好像已经吃上了软饭,真是耻于与这种人为伍。”

    “哼,太原谁不知,他们吉鸿王氏一脉对下人最是刻薄,听说最近他们开销大,还把仆人和帮工住的地方全搜一遍,把以前给仆人的赏钱全部没收充当家用,也不怕怡笑大方。”

    “这算什么?你们不知吧,王俊有个贴身侍婢玉儿,十二就让王俊开了苞,还服过打胎药,为了讨好未过门的新妇人,狠心把她卖到青楼,卖之前还让他老子王举玩了几天,太原有人在外喝花酒时认出玉儿,这才知道这段秘辛。“

    “父子同玩一个侍婢,简直就是斯文败类。”

    .,....

    众人都不满王俊小人得志的模样,不好当着他面说出这件事,等王俊走后,纷纷揭王俊的“黑历史”,就是王俊也不知,自己的多年经营的形象,在一夜之间就大打扣折。

    好好的一个赏菊诗会,被王俊一闹,众人也没了心情,早早结束了。

    第二天,没有尽兴地李笑堂作东,邀上顾云富、唐家栋这二个最谈得来的朋友,一起去百丽院喝花酒。

    来到百丽院,看到灯火通明的建筑、欢笑声、乐鼓声、歌声汇聚成一片欢乐的海洋,顾云富忍不住说道:“真是热闹,跟昨晚杏花楼一样。”

    李笑堂啪的一声合起纸扇,一脸感概地说:“杏花楼只是偶尔热闹,而百丽院作为太原最大、最好的妓院,每天都是这样繁华、热闹,真是繁华娼盛。”

    “托笑堂兄的福,要不然这种销金窟,小弟可来不起。”唐家栋笑着说。

    “哪里的话,都是志趣相投的朋友,还要说这种客套的话?”李笑堂故作不爽地说。

    顾云富伸开双手,一左一右搭在两人肩上:“好了,有什么话,我们进去再说,笑堂兄,难得你作东,可不要吝啬哦,不是好的我不要。”

    “哈哈,说什么话,今晚喜欢哪个随便点,多余的钱没有,请二位好兄弟喝次花酒的钱,某还是有的。”李笑堂爽快地说。

    李笑堂家是太原巨富,还有自己的产业,钱包很丰厚。

    顾云富和唐家栋很少来这种风花雪月场所,而李笑堂可是熟客,进来很快老鸨前来迎接,坐下后,很快安排了几个女子前来陪酒。

    看了看几个前来陪酒的女一眼,李笑堂脸色一沉,啪的一声把手中酒杯放下,冷笑声说:“莲姐,怎么,本公子出不起钱?”

    老鸨莲姐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哟,李公子真会开玩笑,谁不知李公子风流倜傥、年少多金呢,我们不怕公子没钱,只怕公子没来。”

    李笑堂指着那三个陪酒的女子道:“看看你都安排了什么人,这些庸胭俗粉能喝得尽兴吗?”

    “是是是,老奴马上给李公子换人。”

    “春夏秋冬四朵金花在不在,让她们全来。”李笑常直接开口点人。

    莲姐有些为难地说:“李公子来晚了一些,她们都在陪客人了。”

    “那十二金钗呢,让她们来一下,让我的兄弟挑。”

    “回李公子的话,十二金钗...也没空。“

    一等一的美女都不在,李笑堂有些不爽,不过他还沉得住气,继续问道:“红牌呢,还在谁闲着?”

    “不敢瞒李公子,这些姑娘也全让人包了。”

    李笑堂一下子吃惊了,连忙问道:“怪了去,今天什么节气,怎么没人呢,姑娘们都去哪了?”

    百丽院美女如云,但是这里收费很高,像四朵金花、十二金钗这些收费更是高得离谱,平日什么时候来都有得挑,今天怎么啦?”

    莲姐一脸兴奋地说:“李公子你不知道吧,大唐有名的才子、战功赫赫、还有长安第一点花手,绰号风流小郎君的郑鹏郑公子,今晚来了百丽院,姑娘们听到郑公子来了,全跑到郑鹏子的包房,而郑公子也真是博爱,来者不拒,现在百丽院有几分姿色的姑娘全围在郑公子身边,拉都拉不走,所以.....”

    什么?那位才华横溢、号称江南第一才子的郑鹏,来了?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