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趣味与境界
    像职位、爵位这些,比郑鹏高的比比皆是,学问的高低也各有评判,但郑鹏有一个外号,大唐年轻一代的人都清楚:长安第一点花手。

    最辉煌的时期,郑鹏在平康坊,说哪个青楼女子好,哪个青楼女子立马身价倍增,捧哪个青楼女子,哪个青楼女子名气瞬间高涨。

    一听到郑鹏来,那些青楼女子一个个按捺不住,都往郑鹏处赶,有些在接客的,也草草完结,争着去一睹这位”花场圣手”的风采。

    说不定哄得郑鹏一高兴,写一首诗赞颂一下,说不定马上芳名远播。

    李笑堂好奇地问道:“原来是他,难怪姑娘们都不在了,对了,郑公子在哪,我等能不能去见识一下。”

    郑鹏是大唐的风流人物,上马能沙场立功,下马能写诗作赋,最让众多文人羡慕不已的是,仅仅写了一首《赠薰儿姑娘》的诗,最后皇帝亲自把林薰儿赐给他,圆他心中所愿。

    一首诗赚了一个美艳动人、号称长安坊第一花魁的一等一美女,不知让多少文人雅士做起了白日梦。

    这种风流人物到了太原,有机会自然要见识一下。

    莲姐有些为难地说:“郑公子说了,不希望有外人打扰,这事有点难办。”

    难办,不是不能力,李笑堂听出弦外之音,一块碎金抛出去:“莲姐,想想办法。”

    接到赏金,莲姐马上笑逐颜开地说:“是这样的,郑公子把后面的湖心小筑给包下了,跟姑娘们嬉戏呢,虽说不能见面,不过湖心小筑旁边的两座垂手花楼可以看到湖心小筑里面的情况,三位可以看一下,至于郑公子见不见你们,就看缘分了。”

    “行了,就垂手花楼,带路吧。”李笑堂有些不耐烦地说。

    到这里喝花酒,很多人都不愿被别人打扰,莲姐只是一个老鸨,跟那位郑公子说不上话,不过远远看一下也好。

    坊间流传很多郑鹏与平康坊的风流韵事,众人都想看看本尊是什么样的。

    三人跟着老鸨莲姐到靠近湖心小筑的垂手花楼上,刚到房间时,李笑堂的脸色有点不好,因为平日只放一张桌子的房间,足足放了三张桌子,房间里的客人好像都没心思喝酒,一个个往窗看看着,不时发出赞叹声。

    李笑堂有些好奇向窗外看去,顿时看到了第二天“风扉”整个太原的一幕:一个年轻的少年坐在湖心亭里,左拥右抱,有人捶背有人小心给他送上食物。

    一个人点几名美女伺候,在太原也不算什么,说起来太原是大唐李氏发迹地,当年很多人因跟随李氏争夺天下,从而得到封爵,这里有钱有权的公子、小郎君多不胜数,不值得惊讶,然而,只要将视线稍稍移一下,便可以看到令人震惊的一幕。

    湖心亭的旁边,是建在水面的一个舞台,平日用作弹奏、表演所用,此行,大约二十多名面容娇俏、身材曼妙的姑娘不停在舞台上来回翻滚,随着姑娘们的翻滚,不时露出点点诱人的春光,有些姑娘衣裳都湿透了,衣裳紧贴着肌肤,好像犹抱琵琶半遮面般半隐半露,不少人看到都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很多人兴奋得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看,那不是春花吗,嘻嘻,那身段真是诱人。”

    “某韩东很少服人,今儿还真报郑公子,会玩啊,在地上撒一堆纸条,姑娘们不能用手,用身体沾起来能得赏,一张纸条就能换一粒金豆子,获奖最多的前三位,还有额外奖赏,看着这么多美女在地上打滚着沾纸条,啧啧,真不愧是从京城来的人。”

    “真是难得,平日看起来温柔如水的若诗姑娘也么拼,翻滚得罗衣半解也在所不惜。”

    “大饱眼福啊,春丽、夏韵、秋雅、冬香四朵金花伺候左右,投怀送抱,金梅、银屏、若诗、如画、琴奴等十二金钗和一众红牌在面前一边翻滚嬉戏一国秋波暗送,这是何等享受。”

    “我们玩的只是趣味,人家玩的是境界,距离啊。”

    一夜之间,郑鹏的名声已经风扉整个太原城,无论街头还是巷尾,都是在讨论这位来自长安的郑公子。

    议论的不外乎是二点,一是郑鹏风流会玩,二是郑鹏是一个好色之徒。

    不少“卫道士”一边议论一边骂郑鹏不思进取云云,可很快让人顶了回去:人家年纪轻轻已是将军,授勋封爵,骂人前先看看你自己有什么成就?

    说闲话的人,很快闭口不言。

    就是住在豪门深宅里的吉鸿王氏的家主王文定,在跟孙子王俊下棋时,也听到这件事。

    “荒唐”王文定气得一掌拍在棋盘上,棋盘上的棋子散了一地,大声骂道:“人心不固,人心不固,身为朝廷官员,公然到青楼喝花酒,还恬不知耻与众多下流女子拉拉扯扯,伤风败俗,俊儿,你千万不能学这些无耻之人。”

    “大父教训甚是,孙儿受教。”

    嘴上说得是,王俊心里有些不以为然:学?怎么学,包了湖心小筑,一晚都要十金,那么多果品酒水、给青楼女子的红包赏钱,一晚得上百贯,还搞那个沾纸条拿金豆的活动,就是不算渡夜资,一晚三五百贯跑不了,自个现在加三五贯也拿不出来。

    嘿嘿,真会玩,要是有机会,自己也会玩一下。

    “明白就好,你现在身份不同,快要娶崔家小姐进门,到时前途不可限量,切记,不能自毁前程,更不能丢了列祖列宗的颜面。”王文举一脸正色地说。

    “孙儿一定谨记大父教诲。”

    顿了一下,王俊有些犹豫地说:“大父,也不知姓郑的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若是他主找找孙儿喝酒交友,孙儿应该怎么办?要知道,他可是定远将军、开国县男啊。”

    “不见”王文定一脸严肃地说:“正所为所朱者红,近墨者黑,最好就是见都不见,一个小小的定远将军不算什么,不过是一个武散官,跟这种人见面,传到博陵崔氏哪里就不好了,换作是老夫,看到这种无耻之人得作呕。”

    “当然,拒绝时委婉一些,毕竟这郑鹏人也有些背景的,不能多一个朋友,至少不要多一个敌人。”

    “孙儿明白。”

    王文定摸了摸胡须,有些高兴地说:“俊儿,最近你表现不错,赏菊会早去早回,没跟着李笑堂他们去狎妓,昨晚也安份守已,没出去胡混,这一点作得很好,要知你婚期将近,千万要注意影响。”

    “,明白了,大父。”王俊有些幸运地说。

    赏菊会那晚,自忆是喝大了,醉得不醒人事,被下人抬回家,要是没醉倒,肯定去喝花酒,至于昨晚,自己前一晚太狂傲,根本没人邀请自己,所以又没去成。

    没想到这样得到大父的赞赏,王俊心中暗喜。

    就在爷孙聊天时,管家急匆匆地走进来,恭恭敬敬地禀报:“阿郎,郑鹏在门外求见。”

    什么?郑鹏?

    刚刚在说他,不会这么巧吧?王俊大吃一惊。

    王文定也有些意外,连忙问道:“哪个郑鹏?”

    “元城郑鹏,就是那个被皇上封为定远将军、封爵的那位。”管家连忙回道。

    “不见,就说...我大父身体欠恙。“王俊想起王文定的吩咐,马上开口道。

    管家犹豫了一下,有些吱吱艾艾地说:“这个,这个......”

    王俊有些不满意地说:“怎么,我的话没听清楚吗?”

    “阿郎,小郎君,你们还是先看看这份礼单再说。”管家鼓起勇气,双手把名帖和礼单都递给王文定。

    名帖不用看,丢在一边,王文定接过礼单一看,双眼一下子瞪得老大,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很快,只见王文定开口道:“还楞着干什么,傻了啊,快让郑将军进来,不对,是把他请进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手机版:.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