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登门拜访
    金如意一柄,玉如意一柄;

    玉马一对、玉璧一双;

    赤金镶嵌长簪一对、翡翠长簪一对;

    红宝石四块,蓝宝石四块;

    新版书籍一箱,

    狼毫十杆、上等端砚十方、极品松溪香墨十锭;

    花帘纸十刀,

    另时令果品一百斤。

    这是郑鹏让人送上来的礼单,好大的手笔,要置办这些东西,少说也得过千贯之巨,要知道,吉鸿王氏家道中落后,已经很久没收过这么贵重的见面礼。

    难怪管家听到要赶人时犹豫不决,原因是这份礼单太丰厚,丰厚到让人不忍拒绝。

    要知道,为了与博陵崔氏联婚,需要下聘礼、修耸门户、置办各式婚礼物资,那是花钱如流水,吉鸿王氏的老底快要掏光,老夫人还偷偷变卖了几件陪嫁饰物才应过去,正是用钱之际呢。

    不要白不要。

    王俊有些不解地说:“大父,不是说这个姓郑的品质恶劣,不屑与他为伍吗,怎么.....让他进来了?“

    “咳咳”王文定干咳二声,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凡事要二看,让你不要主动亲近人家,现在情况不同,他主动登门,都说过门都是客,我们不见,别人以为我们没风度还算了,要是他们以为堂堂王氏怕郑鹏,传出去有失太原王氏的颜面。”

    王俊心里有些不屑:大父明明是看中那份礼单,偏偏说得那么堂而皇之,这些老不修还真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想归想,嘴上可不敢那样说,连忙附和几句,然后陪大父王文定在大堂接见郑鹏。

    算起来郑鹏也是出自名门,有官阶有爵位,还送了那么厚的一份大礼,王文定也得亲自接见以示重视。

    “小老王文定见过郑将军”

    “王俊见过郑将军”看到郑鹏进来,王文定和王俊主动行起礼来。

    郑鹏连忙拦住王文定说:”不敢,王翁请起,这次晚辈奉陛下之命,代天巡视一下军务军备,路过太原,顺道登门拜访,如有唐突之处,还请见谅。“

    代天子巡视军务?这不是钦差吗?

    王文定心中一凛,心想这个姓郑的不简单,早就听说他是天子跟前的红人,没想到皇帝这么信任他,这么小的年纪就身负重责。

    很快,王文定心中对郑鹏的重视又多加了一层:身负皇命,还敢明目张胆去喝花酒,不怕别人弹劾?

    圣眷正浓,百无禁忌?

    ”哪里,哪里,郑贤侄大驾光临,让寒舍蓬荜生辉,欢迎还来不及呢。”王文定笑呵呵地说。

    郑鹏看了看王俊,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易的冷笑,然后亲热地拍拍他的肩膀说:“原来你就是王俊兄,幸会幸会。”

    “将军,你认识某?”王俊有些受宠若惊地说。

    现在郑鹏是大唐的风流人物,去到哪里都是焦点,一到太原就弄得满城皆知,这样的人物,认识自己?

    “以前不认识,刚刚不是认识了吗?”郑鹏眨眨眼,风趣地说。

    “是,是,某与郑将军一见如故。”

    “别张口闭口将军的,我们年龄相仿,就以平辈相交吧,你字百川是吧,我字飞腾,叫我飞腾就行。”

    王俊连忙说道:“那...某高攀飞腾兄了。”

    “哪来高攀,等到百川兄成为博陵崔氏的乘龙快婿,到时青云直上,前程一片光明,到了那个时候,哪个高攀还指不定呢。”

    王文定和王俊对视一定,彼此眼内都流露出庆幸和优越的目光。

    这门婚事,算是结对了,眼前这个郑鹏,知道王俊跟博陵崔氏小姐订亲,于是干巴巴送上大礼,这是变相抱博陵崔氏的大腿?

    虽说动机有些不纯,不过这份礼还是很有诚意。

    “元城郑氏出自荥阳郑氏,与太原王氏多有通婚,算起来也是姻亲,那就是自己人,贤侄,别光站着,我们坐下说话。”王文定开口道。

    郑鹏进门后,三人光顾着说话,一直没坐下呢。

    三人坐下,王文定坐在上首位轩,郑鹏坐在左下首,右下首坐着的是王俊。

    坐下后,很快有婢女奉上茶水、果品、糕点等物,三人边吃边寒暄着。

    明显的差距啊,在崔源的府上,装饰考究奢华,处处体现着百年世家的底蕴与荣耀,就是一花一草、一奴一婢也有讲究,到了吉鸿王氏这个没落中的府第里,无论是宅子还是家具,弥漫着一股衰败、颓废的气息,不复当年的风采。

    从奴仆有些残旧的穿着和沮丧的神色,可以看出吉鸿王氏呈现一种外强中干的的痕迹。

    吉鸿王氏的主要人物有三个,家主王文举、新一代佼佼者王俊,还有一个是王俊的老子王举。

    王文定迂腐而顽固不化,什么都以家族利益和颜面为上,还说经商是贱业,不允许族人经商,所有支出就靠地里那点产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王举天赋一般,为人处世一般,靠着家族的人脉和支持,做了一个小官,安分守已,醉心游山玩水,很难有大作为;

    王俊在王氏年轻一代表现不错,文采和相貌皆有可取之处,只是心胸狭隘,有些睚眦必报。

    郑鹏猜想,因为绿姝性子有些柔软,崔源生怕她被人欺负,就选了一个相对弱小的家族,造成妇强夫弱的格局。

    还真是煞费苦心。

    郑鹏心里暗暗腹诽时,王文定有些责备地说:“都是自家人,来就行了,怎么还备了那么厚的礼,这不是见外吗?”

    礼是收下了,可怎么也得谦虚一下。

    “普通见面礼,哪有什么厚,王翁不是笑话晚辈吧?”

    “不,不,不,这礼的确是厚了,让腾飞兄破费了。”王俊接过话头。

    郑鹏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笑着说:“好说,百川兄明天带我去太原城转悠一下,这样就扯平了。”

    “俊儿,你明日就带郑贤侄好好转一下太原城,要好好招待哦。”王文定一锤定音地说。

    人家第一次上门,就送了过千贯的见面礼,以两人的关系来说,不能再厚了,不好好招待一下,传出去惹人笑话,王文定当场答应郑鹏的要求。

    不破费一点点,就得回礼给郑鹏,回礼一半也心痛。

    王文定心里还有一个小算盘:看郑鹏的衣饰华贵、出手大方,一次见面礼就送了上千贯,把关系搞好,到时王俊正式成亲,那份礼岂不是更大、更厚?

    三人又是很愉快地聊了一会,看到时机差不多,郑鹏眼里闪过一丝冷笑,突然一脸“诚恳”地说:“王翁,百川兄,我这次登门拜访,除了认门外,主要的目的,是给两位解释、澄清一件事。”

    “解释?澄清?贤侄这话是何意?”王文定一脸惊讶地说。

    要不是郑鹏主动找上门,王文定还不知道这个人。

    发生什么事,怎么用到解释这个词?

    郑鹏脸色有点不太自然,犹豫一下,半响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件事,关系到崔家小姐绿姝,也就是百川兄未过门的妻子。”

    一听到自己的未婚妻崔绿姝,王俊的目光一下子落在郑鹏的脸上。

    奇怪,怎么说着说着,扯到自己未过门的妻子?

    “飞腾兄,这是何解?”王俊心里一急,连忙问道。

    现在王俊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订好的婚事有变卦。

    刚刚还笑容满面的王文定,脸色也一下子变得严肃地起来:“贤侄,怎么扯到崔家小姐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夸张地说,王文定把家族振兴的希望,全押在这次婚事上,听到的郑鹏提起崔小姐,他的内心一下子悬起来:祖宗庇佑,崔家不会悔婚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m.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