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冷笑与嘲弄
    郑鹏大摇大摆地走后,再也忍不住的王俊“啪”的一声,把手里的茶杯扔在上,摔个粉碎,咬牙切齿地说:“气死我了。”

    王文定已经平静下来,看了孙子一眼,冷静地说:“会愤怒是一件好事,但是学会忍耐,更是一件幸事。”

    “大父,你说,姓郑的,是不是故意来气我们、有心破坏这桩婚事?”王俊咬着牙问道。

    希望快变成绝望,王俊恨死了郑鹏。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不过,无论是还是不是,这些不重要。”王文定淡淡地说。

    “啊,大父,这是为什么?”

    王文定分析道:“论文采武略,郑鹏都在你之上,论背境,吉鸿王氏比元城郑氏好不了多少,论地位,郑鹏已是将军,受勋封爵,更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若是郑鹏真有意,人选只有你和郑鹏,崔御史肯定是优先选择前途更为光明的郑鹏,这是其一。”

    “其二,郑鹏若是有心针对,不会只跟我们解释,还送了一份厚礼,估计是有些流言蜚语让他警惕,现在他率先说出来,好过我们找他秋后算帐。”

    “最后一点,郑鹏这个人很聪明,可是为人处事还缺火候,老夫想起来了,他是被逐出家族,要是他机灵一点,就不会落到这种地步,再说,要是姓郑的想横刀夺爱,也得保持形象,你看看郑鹏都干了什么,在长安做什么点花圣手、给青楼女子写诗,一来到太原就去百丽楼买醉放纵,说明什么,说明他是一个聪明但自控力差、没什么大志的人,这种人,好对付。”

    “对,对”王俊补充道:“很多人讨论过郑鹏,说他才华横溢,偏偏去做乐官,做了乐官又跑到西域冒险,率性而为,不足为患。”

    要是郑鹏直接找王文定说这些,肯定要提防着,可郑鹏在百丽院极度放纵后再出现,反而消除了王文定的疑心。

    一个想上进的人,能不爱惜羽毛吗?

    想了想人,王俊有些不甘地说:“大父,要是崔小姐....”

    “没有什么要是”王文定斩钉截铁地说:“就算她是一头母猪,为了吉鸿王氏,你也得认了,俊儿,你要明白,等你有了权势,要什么女人没有?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得到权和势,明白吗?”

    “孙儿谨记大父教诲。”

    第二天一大早,王俊就客栈找到郑鹏,然后充当导游,带着郑鹏到太源城游山玩水,大约就是吃各种地方美食、到风景名胜等地方游玩等,二人相处甚欢,玩得很是尽兴。

    去的时候是二个人,慢慢地,队伍开始多了起来。

    有人认出郑鹏,特意走过来打招呼,也有王俊的朋友,看到王俊陪客人,好奇地走过来询问,郑鹏非常好客,无论是谁,来者不拒,以至到后面成了二三十人的队伍。

    还不包括那些闻讯而来、远远跟着的人和各人自带的奴仆。

    眼看夕阳西下,李笑堂走到郑鹏身边恭敬地说:“飞腾兄,时候不早了,不如今天就游到这里,小弟做东,请你去杏花楼吃个便饭,不知赏不赏光?”

    “今天百川兄、笑堂兄还有这么多兄台,陪我游玩了这么多好玩的地方,有劳诸位,理应我请诸吃饭才对。”郑鹏笑着说。

    “这可不行”站在李笑堂旁边的王宇翔马上表示不同意:“都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难得飞腾兄来到太原,自然是我们这些做朋友的尽一下地主之谊,除非飞腾兄不拿我们当成朋友。”

    “就是,虽说我等没有飞腾兄之官阶,也没飞腾兄之爵位,可是区区一个宴席还是请得起。”

    “对对对,来到太原,还要飞腾请吃饭,传出我等颜面何在?”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坚决不同意郑鹏请吃饭。

    郑鹏挥挥手,示意众人静下后,这才笑着说:“这样吧,席有劳诸位破费,酒水由我来安排,吃完饭,再一起移步百丽院,我包下了湖心小筑,到时一起听个曲清清心境什么的,还请诸位不要推辞。”

    李笑堂皱着眉头说:“飞腾兄,怎么酒水让你出,不妥,不妥,酒和席不分家,请席不请酒,传出去让人笑话。”

    到外面吃饭,菜花不了多少钱,毕竟一个人的饭量有限,而酒水往往是重中之重,郑鹏主动承担酒水,李笑堂感到自己有种被轻视的感觉。

    “非也,非也”郑鹏解释道:“都是朋友,哪分彼此,不瞒诸位,这些酒是我从长安带来的好酒,有上等的阿婆清酒,还有宫中御赐的美酒,与各位好朋友分甘同味,还请诸位万万不要推辞。”

    王宇翔高兴地说:“飞腾兄真是有心,有宫中美酒,那我等就不客气了。”

    出钱买酒和专门带了酒,完全是两回事。

    “吃美食,饮美酒,会美人,传美谈,妙,妙啊。”李笑堂抚掌笑道。

    众人都摩拳擦掌,准备去渡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时,突然有人开口道:“郑将军,色是刮骨的利刀,你身为朝廷命官,不顾名声出入烟花之地,还公然带一众文雅士去狎妓,就不怕惹人非议吗?”

    一样米、百样人,总有些人不识趣,就在众人兴致勃勃的时,突然跑出来一个不识趣的人对郑鹏横加指责,非常扫兴。

    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李笑堂有些不高兴地说:“振忠,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要是不想去,没人要你去,要清高回自个家清高去。”

    “喝花酒就一定狎妓吗?谁规定的?”

    “这个陈木头,郑将军纡尊降贵跟我们交友,还请我们喝宫中美酒,竟然说出这种话,简直就是丢我们太原人的脸面。”

    众人纷纷指责,还有人想把说话的白振忠推走,一旁的王俊连忙劝住:“不要激动,不要激动,都是朋友,其实振忠兄也是出自一番好心,提醒一下飞腾兄,忠言逆耳,没有恶意的,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赏菊会后,很多人对王俊疏远,只有陈振忠还是跟王俊保持良好的关系,再说二人都是心胸狭隘的人,也谈得来,这个时肯定要维护一下。

    郑鹏突然间走过来,看到郑鹏走过来,旁边的人都下意识退到一边,目睹郑鹏走到陈振忠面前,举起了右手。

    就当所有人以为郑鹏要教训陈振忠时,只见郑鹏的手轻轻拍陈振忠的肩上,面带微笑地说:“振忠兄说得很对,受教了。”

    “你,你不是要教训我吗?”陈振忠有些惊讶地说。

    “教训?为什么要教训振忠兄”郑鹏嘴边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一脸认真地说:“其实,我也觉得振忠兄说得很有道理。”

    别人觉得郑鹏平易近人,可跟在郑鹏身边的黄三看到嘴角那丝若有苦无的微笑,心里打了一个激灵,不过很快又幸灾乐祸起来。

    每当少爷出现这种微笑时,就会有人倒大霉。

    “要是有道理,那飞腾兄还是少去那些烟花之所,要是传出去,影响仕途。”陈振忠挺起腰,一副为人师表的脸面说教起来。

    郑鹏解释道:“不用担心,现在是告假中,去喝几杯花酒,不伤大雅,相信那些御史大夫也不会盯着我这小小芝麻官不放,不过就是弹劾也没办法,由他们去吧。”

    以前李隆基曾问过,问郑鹏为什么流留平康坊这种地方,郑鹏不好说初时是为了接近他,就推说在那种地方灵感容易来,方便创作,李隆基本来也是风流倜傥的人,闻言也就一笑置之。

    那首《精忠报国》还在“创作”中,要是有御史弹劾,李隆基也不会动怒,在他心中还希望郑鹏多些去,早日把那首歌作出来。

    其实也没有御史那般闲得蛋痛,去弹劾一个喝花酒的官员,要知大唐风气很开放,遍地都是娼妓,文人雅士、士绅大户以喝花酒为时尚,一个人不去喝花酒,人家反而笑他是乡下地方来的。

    反正郑鹏对做官兴趣不多,就算被弹劾,也没关系。

    要不是为了绿姝,郑鹏现在还窝在贵乡做自己的逍遥大富翁。

    “还是飞腾兄大度”王俊马上打圆场:“难得相聚,我们今天只论风月,不问朝野。”

    看到陈振忠还想说些什么,王俊在他耳边小声地说:“振忠,不要说了,反正你也提点他了,听不听是他的事,你不是最喜欢喝酒吗?听到没,长安带来的上等的阿婆清,还有宫中佳酿,这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要是看他不痛快,那我们就喝个痛苦,喝到他心疼。”

    陈振忠眼前一亮,点点头,也不再说扫兴的话。

    没人有意见后,郑鹏大手一挥,率人直奔杏花楼,准备在杏花楼吃喝完,再去百丽院。

    “飞腾兄,那个陈振忠就是一撮老鼠屎,会坏了一锅好粥,要不要我出面,让他自个回家玩自己去”出发的时候,李笑堂走到郑鹏面前,小声地讨论道。

    “不用”郑鹏眼里闪过一丝玩味的光,意味深长地说:“人多热闹,人多好玩,哈哈哈。”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