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4 酒色撩人
    ,精彩小说免费!

    在李笑堂和郑鹏的安排下,酒醇菜香,杏花楼精心烹制菜肴和郑鹏带来的美酒相得益彰,一众人享用得非常尽兴。

    菜再好,酒再香,大多数人只是浅尝辄止,他们心里知道,杏花楼只是上半场,精彩的下半场是在百丽院,这才是今晚的重头戏。

    跟着这位识玩、会玩的郑公子,肯定有很多乐趣。

    酒过三巡,味过五番,看到大多数人已经搁下了筷子、放下了酒杯,郑鹏知道他们的心思不在这里,于是站起来笑着说:“好了,酒足饭饱,是时候听个小曲散散心,我在百丽院包下湖心小筑,不知哪位兄台与某一同前往?”

    早就等郑鹏开口,在座的纷纷表态愿意跟郑鹏一起,只有陈振忠有些厌严恶地说:“红粉骷髅是刮骨的利刀,某就不去了。”

    就是不去,随便找个借口婉拒就行,这个陈振忠倒好,说什么红粉骷髅,好像别人是去送死一样,气氛一下子有些紧张。

    吃别人的饭,喝别人的酒,末了给别人添不愉快,还理直气壮地说别人的不是,王宇翔冷着脸说:“陈振忠,你不说话能憋死?那么多好酒好菜还堵不住你的嘴?”

    自己丢脸不要紧,这里有贵客,要是传出去,人家说太原的人多是乡下来的田舍奴,丢的是大伙的脸。

    郑鹏连忙拉住:“在座的皆是朋友,争吵伤和气,给我一个面子,都不要争了。”

    “对,都怪飞腾带来的酒太好了,喝多了几杯都在说胡话。”李笑堂也在一旁劝说。

    现场只有王俊没有表态,郑鹏扭过头问道:“百川兄,你呢,是留下来继续喝酒,还是跟我们到百丽院听听小曲?”

    “算了,我在这里陪振忠兄,你们玩得开心点。”王俊有些口是心非地说。

    喝花酒有人请客,这是很美好的事,换作以前王俊想都不用想就答应,但现在不同,还有几个月,就要迎娶崔家小姐,王文定千叮万嘱要注意自身形象,虽说内心很想去,可他只能婉拒。

    郑鹏拍拍他的肩膀说:“也罢,你陪振忠多喝几杯。”

    一干人等笑逐颜开地下楼,准备开赴百丽院,郑鹏走到最后。

    “少爷,我扶你。”黄三想去扶郑鹏。

    “不用了,你就留在这里给二位公子倒酒”说到这里,郑鹏小声地说:“看好那些酒,一坛要好几十贯的,他们不喝了收好,莫让店家捡了便宜。”

    “是,少爷。”

    说话的时候,王俊正好在旁边,他一直留意郑鹏的举动,郑鹏话只好让他听到,只见王俊眼晴精光一闪,心里暗暗说道:正愁着没地方出气呢,豁出去了,今晚说什么也喝到郑鹏心疼。

    郑鹏一走,王俊马上拍开一坛好酒:“振忠兄,他们去喝花酒,我们喝好酒,难得有你这一知己,说什么也要一醉方休。”

    “小郎君,你喝多了,不如我们回府吧。”王俊的随从阿树上前劝道。

    “啪”的一声,王俊扬手就赏了他一巴:“该死的田舍奴,什么时候论到你管本公子的事,罚你喝完这坛酒,不喝完就再赏你大耳光。”

    找个由头,多消耗郑鹏的好酒,让他心疼去。

    阿树应了一声,二话不说,美滋滋拿起那坛酒到一边喝了。

    这么好的酒,闻酒香不知流了多少口水,可他是下人,没资格上桌,听到自家小郎君对自己的“惩罚”,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看到旁边黄三露出肉疼的神色,王俊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也懒得理会一个下人的反应,转头又熟练拍开一坛阿婆清的封泥,继继喝。

    又喝了大半个时辰,王俊、陈振忠都喝大了,趴在桌上不说话,就是王俊的随从阿树也喝得双眼迷离。

    “客官,需要小的帮两位小郎君叫马车吗?”杏花楼的伙计细心地问道。

    黄三摆摆手说:“还叫什么马车,你没看到这两位喝得肚皮都鼓起来吗,让马车颠几下肯定得吐,你们这里还有上房没,给二位小郎君安排一下,他可是我家少爷的朋友。”

    “有,有,客官要几间?”伙计一听来了生意,马上笑逐颜开地说。

    “两间上房,嗯,再给王公子的下人开一间下房,看他走路都不走稳的样子,肯定照顾不了他家主人。”

    人多好办事,在杏花楼伙计的帮助下,王俊、陈振忠很快在胡床睡下,黄三交待伙计不要打扰两人的睡觉,结算好房费,收拾剩下的好酒,这才在杏花楼伙计的护送下,赶往百丽院。

    碰上喝酒的客人,现场一片狼藉,一众伙计收拾了半夜才清理干净,然后一个个打着呵欠地关门睡觉,谁也没注意到,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翻墙潜入了杏花楼的后院。

    黑衣人蹑手蹑脚来到王俊的房间,静听一下,里面呼噜声像打雷一样响,左右看了没人,轻轻推开房门,溜进王俊的房间,走到床头,房间内点着一根大蜡烛,可以清楚认出床上躺着的是王俊。

    看着浑然不知的王俊,黑衣人眼里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冷笑,轻轻推一下,王俊烂醉如泥,没有半点反应。

    黑衣人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竹筒,拨下塞子,一手扶起王俊的脑袋,把竹筒里的东西小心翼翼灌进他的口里,完事后,一手挟起他,带着他到旁边陈振忠的房间.......

    杏花楼这边已经安静下来,而百丽院那边刚到**。

    在古代,喝花酒就是最好的夜生活,通宵达旦是常用的事,李笑堂等人跟着郑鹏一起到百丽院寻乐,很快就觉得不虚此行。

    别人去喝花酒,只是简单的消遣或是泄欲,郑鹏却是玩出了境界。

    唇舞飞扬:男女相隔排成一行,嘟起嘴唇,在嘴唇上放一枝花,只能用唇来运送,一个传一个,在游戏时男女两面相对,眼神相望,唇唇相碰,还没玩已经暧昧不已;

    守护相望:男女不能用手,面对面紧紧贴着,在胸口位置放一个藤球,两人要用身体运送一段距离,运送过程中球不能落地,为了不让球落下,男女紧紧挤在一起,面相对,肌肤相亲,极为刺激;

    破釜沉舟:男子坐在椅子上,膝上放置一个装水的皮囊,女的跑过去,一下子扑进男子的怀里,要用臀部把皮囊坐破才算过关,趣味与看点十足;

    ......

    每一个游戏都生动有趣,对百丽院的女子来说,赏钱丰厚,能玩又能取悦捧客人,乐于配合,而在场的男士们,借着玩游戏大饱眼福,还能名正言顺地揩油、“吃豆腐”,玩得极为尽兴。

    李笑堂、王宇翔这些人哪里这样玩过,一个个大呼郑鹏太会玩了。

    边玩边喝边聊,玩到半夜,一个个都玩得有些累了,于是一人抱着一二个漂亮女子,围在一起跟郑鹏一起聊天。

    此时,郑鹏在众人眼里,已经是偶像级的存在。

    “飞腾兄,你真是太有趣了,要是早些认识你就好了。”李笑堂感概地说。

    郑鹏的目光有些迷离,摆摆手说:“现在认识也不晚啊。”

    有人大声地说:“要说大唐第一风流人物,必是飞腾兄莫属。”

    “过奖,过奖,算不上风流,就是喜欢看着美女笑。”

    “英雄难过美人关,对,这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不知谁接了一句,引得众人一起开怀大笑。

    王宇翔有些奇怪地说:“飞腾兄,你认识王俊?不仅送上一份厚礼,对他也太客气了吧。”

    今天去游玩,郑鹏多方维护王俊,还看在王俊的面上,容忍陈振忠的无礼。

    郑鹏打了一个酒嗝,懒洋洋地说:“不认识,这次...到吉鸿王氏,也就是解释、澄清一些事。”

    听起来好像很有故事啊,李笑堂马上问道:“飞腾兄,说说,要解释什么,又澄清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