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雪上加霜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第二天一早,街头巷尾都对发生在百丽院的事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吉鸿王俊未过门的媳妇,原来是风流才子郑鹏的婢女。”

    “街头卖菜的陈婆婆都在说这事,能不知道吗?”

    “哦,是失散多年才回到崔家,这倒有可能,没什么吧,郑公子不是说,没有对崔小姐做过份的事吗?”

    “嘿嘿,你看过没吃鱼的猫吗?郑公子那可是风流中的翘楚、花丛中的常客,放着那么一个漂亮的婢女在身边,能不心动吗?”

    “你们说说,郑公子无缘无故送一大份厚礼给吉鸿王氏,会不会是有某种补偿成分?”

    “就是用屁股想,这笔厚礼肯定有问题,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上千贯的厚礼说送就送,当中必有原因,也好,这笔厚礼能买十多个美婢,也能补偿王俊了,反正他们一家不是喜欢玩婢女吗,还父子共玩一婢呢。”

    “吉鸿王氏真是丢脸,为了攀上博陵崔氏的大腿,这样的儿媳妇也要,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固。”

    太原城上下议论纷纷时,吉鸿王氏的家主王文定,却在悠闲地享受人生。

    吉鸿王氏的下人发现,最近他们的家主王文定,喜欢早早起床,每天在阁楼上煮上一壶热茶,一边看着初升的太阳,一边品茗,日子过得滋润而优闲。

    要知道,王文定一个正室三个偏房,去年还纳了个二八年华的小妾,再加上通房丫头,年近六旬的王文定为了家族的人丁兴旺,经常“挑灯夜战”,以至每天不到日上三竿都起不来。

    自从跟博陵崔氏订亲后,王文定喜欢了早起,他还一脸睿智地告诉身边人:看到希望还是失落,取决于一个人的心境,就像太阳,早起的人,看到太阳是东升的旭日,晚起的人,只能看到下沉的斜阳。

    这天一早,王文定又坐在阁楼,去年才纳进来的小妾给他轻轻按着后背,一个美婢熟练地沏着香茶,感受着美人儿的动作、闻着怡人的茶香,再看着远处热闹的太原城,神情说不出的悠然自得。

    有了博陵崔氏的帮助,说不定这座太原城,以后就是吉鸿姚氏说了算。

    博陵的崔小姐还没有进门,可吉鸿王氏复兴的势头已抬,这不,订完亲不到一个月,光是收礼都收到手软。

    前天那个郑鹏送的厚礼,现在王文定心里还在暗爽。

    “阿郎,不好了,不好了,出...出大事了。”正在享受间,管家王二急匆匆跑上来,边跑边大声叫喊。

    王文定吓了一跳,很快训斥道:“慌里慌张的干什么,说了多少次,注意仪态,注意仪态,就是听不进,记得凡事要镇定,明白吗?”

    要是平日,王二肯定认错,说不定还自打几下嘴巴一,可现在他顾不上,一脸焦急地说:“阿郎,不好了,现在太原城,很多人都在议论我们吉鸿王氏,嘲讽我们吉鸿王氏。”

    “嘲讽?发生什么事?”王文定大吃一惊。

    王二不敢隐瞒,把自己听到的消息还有街头巷尾的见闻原原本本地说出来,说到最后,有些气愤地说:“本来没什么,就是郑公子酒后喝多了,越描越黑,特别是后面的话,说了一半就醉倒,这样就是没事也被说成有事。”

    “人呢,还楞着干什么”王文怒不可恕地说:“快,把那个郑鹏找来,老夫要他亲自澄清,堂堂太原王氏的脸面不能让他毁了,吉鸿王氏的名声更不能败在他手里。”

    顿了一下,王文定补充道:“去,把俊儿也叫来,老夫要跟他商量一下对策。”

    王二有些难地说:“回阿郎的话,小郎君昨夜未归,杏花楼派人来说小郎君喝多了,就在杏花楼休息,现在还没有回来。”

    对了,昨天让王俊陪郑鹏游玩太原城,可能喝多了。

    王文定劈头盖脸地骂道:“还楞在这里干什么,快去追人啊,去追郑家那小子,让他为自己的话负责。”

    王文定心里那个恨啊。

    郑鹏登门所谓的澄清时,王家上下听了,心里都有些不舒服,可为了吉鸿王氏的未来,咬着牙死忍,心想郑鹏是迫着博陵崔氏的压力来解释,不会乱说,没想到他口无遮拦,在公共场合把事情越描越黑,而王俊那臭小子,也不盯紧一点。

    一桩美事变成了一个笑话,换哪个心情也不好。

    王文定的心情也有些矛盾,郑鹏是在百丽院上说的,可自己千叮万嘱王俊要注意形象,喜的是王俊听从自己的话,忧的是郑鹏口无遮拦,以至这烂摊子怎么收拾。

    “阿郎,今天一早,郑公子一行已起程离开太原,据说他还要巡视河北道的军务,不能多留。”王二小心翼翼地说。

    惨了,这下想找人澄清都难。

    看到王文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王二马上说:“小的已派人去追郑公子,希望他能回头解释一二,消除不良影响。”

    王文定刚想说话,突然有人大叫:“小郎君回来了,小郎君回来了,药,快拿花,还有衣裳。”

    拿药?拿衣裳?

    发生了什么事?

    王文定从阁楼向下看,正好看到王俊披着一张被单,在他随从阿树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往宅内跑,显得非常狼狈。

    “站住,给我滚上来。”王文定怒火中烧地吼道。

    本来心情就差,再看到王俊这个样子,王文定气得快要疯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是这样不着调,昨晚没看好郑鹏已经很失职,现在这个样子跑回家,让外人看到,丢的是吉鸿王氏的脸面。

    “大...大父。”看到王文定,王俊眼里全是畏惧,说话也不利索了。

    “到底怎么回事?”王文定咬牙切齿地说。

    最看重的孙子,鼻肿脸青,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裹着一条被单回来,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把王文定气得七孔生烟。

    王俊不敢正视王文定的眼睛,一脸心虚地低下头,半天也不敢说话。

    “阿树,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敢说半句假话,马上乱棍打死!”王文定瞪着血红的双眼,大声喝道。

    看到家主发怒,阿树哪敢隐瞒,忙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你..你这个混帐的东西,看我不打死...”王文定一听,随手拿起一根棍子就要打王俊,可刚举起棍子,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摔到。

    “当家的,你没事吧,少动气,少动气。”一旁的小妾连同婢女连忙扶他坐下。

    王俊吓坏了,知道大父是动了真怒,连忙跪下道:“大父,俊儿知道了,这事真是...真是想多喝郑鹏的好酒,让他肉痛,好出一口气,没想到,没想到喝酒误事,请大父责罚。”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只能认错,希望家族以大局为上,尽快平息这件事。

    看在博陵崔氏的份上,希望大父和家族能伸出援手

    王文定坐在椅子上,心口急促起伏,上气不接下气,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孙子,接着有些失落地说:“完了,完了,此事若是处置不当,不仅吉鸿王氏抬不起头,就是太原王氏也受到牵连。”

    此刻,王文定宁愿王俊跟着郑鹏去喝花酒,这样一来,郑鹏当众说漏机会大减,再说喝花酒对男人来说,只是不太光彩,却不是什么坏事。

    一想王俊当众光着身子被人抓到,王文定就有一种想吐血的感觉。

    这下吉鸿王氏不仅颜面不存,还要声誉扫地,说不定博陵崔氏知道后,崔王联婚之事有变。

    郑鹏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曝崔家小姐的“丑闻”在先,现在又发生杏花楼的“断袖事件”,这下想不热闹都难。

    就在王文定想着怎么挽回声誉、保住这桩能中兴吉王氏的联姻时,门外突然传来打骂声,接着尖叫声起,还有冲突声传来,好像打起架来。

    “好臭,什么味道。”一旁的小妾突然捂着鼻子,轻皱着眉头说。

    众人也闻到一阵怪异的臭味,这时一个散发臭味、身上滴着黄色汁水的下人,一脸惊惶地跑上来,来到王文定面前,焦急地说:“阿郎,不好,陈家的人打上门来闹事,他们一来,二话不说就往门口泼屎,说小郎君不给陈家一个交待,这事不算完。”

    天啊,有人敢往太原王氏的府门泼屎?

    王文定闻言眼珠子一翻,白多黑少,备受打击的他再也受不住,一下子晕了过去。

    本来还想着怎么解决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是给点压力、付出一点代价,让陈家把责任揽过去就最好,还在想着要花多大的代价,没想到陈家的人已经上门泼屎。

    这下事闹大,就是想遮也遮不了。

    出现这个问题,自然是哪个先主动就哪个占理,杏花楼的事,对王俊很不利,现在陈家来这么一出,不仅出了一口恶气,更坐实王俊有断袖之癖的事,就是想洗也洗不清。

    陈家的反应还真快!

    看到家主晕倒,众人连忙七手八脚把他扶回卧室,又是擦脸又是请郎中,一直忙到天快黑,王文定这才悠然醒来。

    一睁眼,看到家人围了内三层、外三层,一个个紧张地看着自己。

    “太好了,阿耶终于醒来了。”

    “大父,你没事吧?”

    “阿郎醒来了,这下可好。”

    “夫君,你没事吧?”

    “叔父,要不要喝点水?”

    看到众人醒来,众人七嘴八舌地问候着,面对亲人的关心,王文定置若罔闻,左右打量了一下,很快,他的目光停在站在最后的王俊身上,面无表情地说:“除了俊儿,你们全部退下。”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后,王俊一下子跪在床上:“大父,孙儿给你请罪来了。”

    王文定不再看他,而是睁大眼睛看着屋顶的位置,径直开口问道:“陈家的人走了?”

    “...走了,他们就是在门口闹了一阵,然后自己走了,大父,这事要不要...报官?”

    “报官?”王文定冷哼一声:“要是报官,那也是陈家的人报官,问题是,他们敢报吗,这太原,还是我们王氏的太原,他们也就是闹一下以示自己的立场。”

    王俊低着头不敢说话。

    就是现在,王俊挠破头皮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男的?”王文定语出惊人地问道。

    王俊楞了一下,眼中先是露出愤怒的目光,很快,他的目光变得平静,一脸坚决地说:”孙儿敢对着列祖列宗的灵位起誓,绝无此事。”

    孙子说话的时候,王文定一直死死地盯着王俊的眼神和面色,看到王俊说得这么坚决,心中稍稍有些安慰,很快又开口说:“俊儿,你觉得,郑鹏有没有可疑?”

    郑鹏没来之前,一切安好,自从郑鹏来了后,变得鸡犬不宁,王文定想不怀疑都难。

    “孙儿也想过是他,可查过后,发现他没这个机会。”

    “说说。”

    王俊组织了一下语言,很快说道:“杏花楼喝酒,地方是李笑堂等人挑的,郑鹏出酒,但那些酒所有人都喝,包括郑鹏,酒没有问题,孙儿不想跟他们去百丽院胡闹,无意中听到郑鹏很在意那些酒,说要几十贯一坛,有心让他肉疼,主动留下陪陈振忠喝酒。”

    “喝多了,虽说是郑鹏的下人黄三安排,可他安排完住宿就走了,还是杏花楼的伙计送他去的,黄三没有机会。”

    “另外几个呢?”王文定马上追问道。

    “两个校正一直护在郑鹏左右,而那名叫阿军的随从,一到杏花楼就搂着百花楼的红叶开房,据红叶所说,一整晚他都在,没有出去过,所以.....”

    不用说,王文定也知王俊要说什么:酒后乱性,还乱错了“对象”。

    “唉...”王文定突然仰天长叹一声,语声里充满了不甘、失望还有几分绝望。

    “大父,这件事,还...能挽回吗?”王俊有些胆怯地说。

    王文定有些苦涩地说:“这件事的,现在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

    王俊还想说什么,门外突然传来拍门声,接着响起管家王二的声音:“阿郎,小郎君,几位族老来了,就在大堂等候,让阿郎和小郎君马上到大堂一趟。”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