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一物治一物
    换作其他人替郑鹏上门提亲,崔源肯定把他大骂一顿再扫地出门,可上门的人是郭元直,他不仅要好酒好菜招款,还拨出一个幽静的小院给郭元直居住。

    “郎君,刚才崔御史的脸色不太好,其实郎君就不该赶这趟浑水。”郭元直的随从阿财一边给泡在浴桶里的郭元直搓背,一边小声地说。

    “要是容易,还用我这老骨头舟车路顿来到这里?”郭元直叹了一口气:“郑鹏对我们郭府有恩,好不容易开一次口,能拒绝吗?”

    郑鹏每次开口,郭府都能从中受益良多,这一次写了亲笔信请求帮忙,请郭家代作媒人,没指明要郭元直,可郭元直主动来了。

    官场上,消息灵通很重要,郑鹏从西域火速赶回,战事还没完就得到封赏,连爵田和邑户还没划定就奉旨跑到河北,可郑鹏在河北道干了什么?游手好闲、还跑到太原游山玩水喝花酒,据说弹劾郑鹏的奏折都有好几封,可弹劾的奏折有如石沉大海,郑鹏到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要是郭元直还不能从中品味到什么,这辈子就真的活到狗身上了。

    郭可棠知道郑鹏火速回京的内情写信告诉郭元直,建议尽可能为郑鹏创造便利,于是有了郭元直的博陵之行。

    “想不到郎君亲自出面,这事也没成,不知怎么跟郑公子交待。”阿财有些感叹地说。

    “未必”郭元直一脸睿智地说:“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相识多年,郭元直很清楚崔源的性格,以他的个性,要是板上钉钉,他不会说那么多,直接一句话把门关死,根本不会说那么多。

    说那么多,给人一种感觉,崔源好像在说服自己一样。

    崔府内起了波澜,安东督军府内,郑鹏饶有兴趣地跟士兵一起训练。

    闲了那么久,打牌也打厌了,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生锈,郑鹏干脆跟着一众将士一起训练。

    中途休息的时候,黄三走过来,一边递毛巾一边说:“少爷,擦擦汗。”

    等郑鹏坐下休息,黄三又讨好地问道:“少爷,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多久?不会一直在这里呆下去吧?”

    “怎么,无聊了?吃饱就耍,耍累了就睡,不是是合你的意吗?”郑鹏头也不抬地说。

    “没,没,就是老呆在这里,有点闷了。”

    “闷了可以出去走啊,又没人关你在这里。”

    黄三吐了吐舌头,有些尴尬地说:“这个,还是算了,在这里挺好的。”

    现在得罪的,可是不良人的老大不良将崔源,还有太原王氏一族,这些人一疯起来,说不定就把自己绑了,虽说自己不是主要目标,可黄三可不敢冒这个险。

    犹豫了一下,黄三又小心翼翼地说:“少爷,我们就一直躲在这里,什么也不做?”

    “放心吧,有人在做事了,相信不用多久就有好消息传来。”郑鹏信心满满地说。

    郑鹏很笃定,而崔源的越来越心烦。

    让崔源心烦的原因,主要来自绿姝。

    外面的流言蜚语,崔源并没有多加理会,见过太多大风大浪的他,知道对付这些最好的方法就是时间,太原王氏不理会,博陵崔氏不回应,慢慢这些没有根据的谣言就会随时间消散,可绿姝的情况却不能无视。

    绿姝越来越“佛性”,每天早晚都要念经,自己缝制了一套尼姑穿的素袍,还找下人询问那间庵堂好,崔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几天饭也难下咽。

    心火大,舌头都起泡了。

    这边还不知怎么应对绿姝和郭元直,没想到,老妻把他拉到偏厅,说内姐崔李氏有事与他商量。

    要是普通人,崔源还真不想见,可崔李氏跟自己老妻崔是亲姐妹,她的丈夫在朝中担任要职,是清河崔氏的核心人物,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怎么也得去见一下。

    “不知大姐来了,有失远迎。”看到雍容华贵、保养得宜的崔李氏,崔源笑着行礼。

    崔李氏是老妻的亲姐姐,二人感情极好,当年姐妹二人才貌双全,号称赵郡双姝,追求者从多,那时崔源的条件并不是很好,在竞争者中不算优,就是这位大姐看中他的潜质,劝说家族,也在妹妹面前给他说好话,这才抱得美人归。

    想当年,赵郡双姝嫁给崔氏双杰,在大唐也是一桩佳话。

    虽说一个是清河崔氏,一个是博陵崔氏。

    取了老妻,相当于得到赵郡李氏认同和帮助,也正是赵郡李氏的帮助,这些年过得顺风顺水。

    郭元振倒台后,崔源没受到牵连,依然屹立不倒,少了赵郡李氏的帮助。

    对于崔李氏,崔源发自内心的尊敬。

    “皓白,你也是一家之主、出入朝堂的人,这一声大姐,老身可是担当不起。”崔李氏一边起身还礼,一边优雅地说。

    美女就是美女,年轻时美若天仙,就是美人迟暮时也能美得优雅。

    “大姐永远是大姐,皓白不敢逾越。”

    崔李氏笑了笑:“好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二家话,这些虚礼能免则免吧。”

    “听大姐的。”崔源坐下后,马上笑着说:“不知大姐把皓白叫来,有何吩咐?”

    清河到博陵,路途可不短,像崔李氏这种级别的人物,亲自前来,还特地找自己,肯定有大事。

    崔李氏长叹一声,然后开口道:“老身是为了姝儿的事。”

    果然是这样,崔源忍不住看了老妻一眼,老妻看到,有些不知所措低下头,还没待崔源兴师问罪,崔李氏就开口了:“你是牛吗,那眼珠子瞪得那么大,别瞪了,是老身自己来的。”

    “姝儿...还好,有劳大姐牵挂。”崔源有些心虚的说。

    “还好?”崔李氏突然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地质问道:“都被你逼得快要做尼姑了,崔源,我问你,你真想姝儿年纪轻轻就要出家?你是安什么心?”

    崔源急得额头都有汗了,连忙解释道:“没,大姐,你误会了,姝儿是我最疼爱的孙女,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哪有什么歹心。”

    要是郑鹏在这里,肯定会看得目瞪口呆:阴狠辛辣、霸气外露的崔源,突然间猛虎变成了病猫,在崔李氏面像紧张得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真是一物治一物,糯米治木虱。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