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崔源服软
    崔李氏看着崔源,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道:“姝儿的事,老身也听说了,皓白,儿孙自有儿孙福,不如就答应她吧。”

    说这话的时候,崔李氏眼里闪过一丝抱歉的神色。

    这次前来,崔李氏其实是受孙子崔希逸所托,说服崔源同意这门亲事,理由是郑鹏娶了崔绿姝,这样才不会对郭可棠造成威胁,原因是郭氏一族很希望郑鹏和郭可棠能走在一起。

    崔李氏见过郭可棠,很喜欢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好女孩,孙子崔希逸娶了这个能干的女孩子,肯定能更上一层楼,而崔希逸不止一次倔强地说非郭可棠不娶,所以这一次,崔李氏也是抱有一点私心。

    “大姐,不行,姓郑那小子,何德何能还想娶五姓女,想当年薛元超也难娶五姓女呢。”崔源有些愤愤不平地说。

    薛元超可不是普通人,隋内史侍郎薛道衡之孙,文学馆学士薛收之子,而他本人也在仪凤元年(676年)升任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成为宰相,可以说家世显赫,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与五姓女联婚,晚年薛元超说出人生三大遗憾时,第一个就是没能娶一个五姓女为妻。

    从中可以看出七族五姓的威名与地位。

    崔李氏不紧不慢地说:“薛公当年说过不利七族五姓的话,几个家族一起抵制他,所以没能娶上五姓女,至于何德何能,郑鹏本是五姓男,为何不能娶五姓女,皓白,想想你还在郑鹏这个年龄时,在干什么?“

    这话一出,崔源一下子无言了。

    跟郑鹏同一个年纪时,还是文不成武不就,经常在外面疯跑,幻想以至去追求正妻时没有优势。

    崔源还是摇摇头,坚持地说:“不管怎样,我还是坚持认为郑鹏不是良缘。”

    “什么良缘,一个有前程、能让姝儿开心的人不是良缘,难道一盏青灯是良缘?”崔李氏突然语重心长地说:“莫要让二十年前的悲剧重演,现在你只有一个嫡亲的孙女了。”

    崔李氏的话音一落,崔源的面色一暗,扭头一看,只见老妻已经低头抹泪,没一会已经哭起一个泪人。

    不用说,肯定想起离家出走的儿子,想起白头人送黑头人的伤痛。

    崔源本想说些什么,可看到老妻哭成一个泪人,她姐姐抱着她安慰,看了一会还没止住,最后还是心情低落地退了出去。

    刚出门,只见一个下人慌慌张张地说:“郎君,不好了,小姐.....”

    崔源一听急了,恨不得一脚踹去,马上喝道:“小姐怎么啦?”

    “小姐不知为什么,发疯似的在剪她的衣裳,红姐她们想劝,可小姐怎么也不听,还拿剪刀对着自己,说谁再劝她就捅自己。”

    “记住,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夫人知道,要不然让你们好看。”崔源留下一句话,一把推开下人,小跑着赶往绣楼。

    还没到绣楼,远远就看到地上满是衣裳,红红绿绿的,扔了一地都是,绿姝披头散发坐在窗口的位置,一会撕一会剪,把自己的衣裳撕破后再从绣楼上扔下,好像还自言自语。

    “主人”这时红雀出现崔源身边。

    崔源脸色都变了,寒着脸质问道:“小姐怎么变成这样的,出了什么事?”

    “小姐今天翻找衣裳,无意中翻出自己绣来成亲的衣裳后,性情大变,疯狂撕毁那些衣裳,一劝就情绪激动,还不让奴婢靠近,要不然就要伤害自己,所以.....”

    崔源闻言,也顾不得训斥红雀,忙跑上绣楼。

    “不结了,不结了。”

    “嘻嘻,这些衣裳不好看,再也不要穿。”

    “没什么好看,留着也是浪费。”

    绿姝一个人自言自语,好像发泄一样,不断用锋利的剪刀把一件件漂亮的衣裳破坏得七零八落,然后随手一扔。

    此刻,崔源感到自己的心就像绿姝手里的衣裳,破碎得七零八落。

    博陵崔氏家大业大,崔源不在意那点衣裳,可他是担心绿姝口渴:再这样下去,还真有可能被自己逼疯。

    “姝儿,怎么,不喜欢这些衣裳?”崔源和颜民悦色地问道。

    绿姝头也不抬,有些失落地说“:“不喜欢。”

    “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再穿它们,不会。”

    崔源故意吃惊地说:“那可不行,姝儿,你知哪个上门提亲了吗?”

    “大父,姝儿不嫁了,以后吃斋念经,给大父积福。”绿姝一脸平静地说。

    “也好,那我去回了贵乡郭府的人,他来给郑鹏提亲,我现在去回了他。”崔源一边说一边向外走。

    本想试探一下绿姝,没想到快要走出门口,可绿姝一点反应也没有,崔源忍不住收住脚,一脸疑惑地回过头问道:“怎么啦,姝儿,你不是很喜欢郑家那小子的吗,这次怎么无动于衷的?”

    “大父不要再戏弄姝儿,因是不可能同意的。”

    “咝”的一声,又一条绿色的绸裙被撕开。

    崔源突然有种被打败的沮丧感,他在袖筒里摸了摸,拿出郭元直的拜帖,轻轻放在绿姝的面前:“姝儿,大父这次不骗你,你看,贵乡郭氏一族郭元直的拜贴,你若是不信,我带去去见他,一问就知是不是骗你。”

    说到这里,崔源咬咬牙,最后还是强作欢颜地说:“大父在这里跟你保证,再也不再干涉你的婚事,无论你喜欢哪个,大父都同意。”

    罢了,多一个不喜欢的孙女婿总,比失去一个心爱的孙女好,崔源心里暗暗安慰自己,两人成了亲,郑鹏正式成为自己的孙女婿,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教训他。

    绿姝看了看拜帖,然后用有些颤抖的手拿起、打开,确认是郭元直的拜帖,瞬间,原来苍白的小脸飞上了两朵红晕,有些不敢相信地说:“大...大父,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真,绝对真,要不,大父这就去跟你郭伯爷商量一下订婚的事,你去不方便,要不这样,你躲在屏风后面听,这样总可以了吧?”

    绿姝高兴得话也不说,那小脑袋就像鸡啄米一样,不断地点头。

    ......

    三天后,一封急信送到安东督军府,需要郑鹏亲启,郑鹏打开只看了一眼,马上高兴得眉开眼笑:信是郭老头派人骑快马送来的,上面只有短短几句话,大意是提亲成功,还有一些细节问题要跟郑鹏商量。

    “砰”的一声,郑鹏一拳打在案面上,兴奋地说:“好,太好了,好事多磨,崔源这老小子,终于的服软了,哈哈哈。”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