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霸道式谈判
    郑鹏揉了揉眼,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错,自己坐在胡床上,而崔源如鬼魅般坐在自己对面,静静地看着自己。

    这种情景,跟在贵乡时非常相似。

    震惊过后,郑鹏的脸色很快恢复正常,语气平静地开口道:“又见面了,我应该叫你不良将还是崔御史,或者跟绿姝一起叫你大父呢?”

    每一次见面,气氛都不好,郑鹏怎么也没想不明白,崔源怎么会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可震惊过后,只能平淡心面对。

    身边有黄三、阿军、左骁卫的二名校尉还有安东督军府的精锐小队护送,崔源出现在这里时,这些人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用问,肯定是崔源暗中把他们都“摆平了”。

    郑鹏知道崔源的心思,无非是用行动暗示:无论自己想怎么防备,身边有多少护卫,只要他愿意,一出手就能轻易捏在手里。

    明显是在炫耀自己的能力。

    十几个精明能干的人,阿军和黄三就在外面的侧间,也不知崔源用什么办法,以致被制服时连示警都不能做到。

    崔源上下打了一下郑鹏,看到郑鹏这么快就恢复了镇定,心中有些惊讶,不过他还是傲然地说:“那些亲密的称呼不用急,最后能不能成,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叫一声崔御史就行。”

    “郭老丈在信中说,崔...御史已经应允了这门亲事。“郑鹏追问道。

    这个老小子,不会言而无信,中途变卦吧?

    “这里只有我们二人,实话说吧,要不是绿姝被你迷惑,一门子心思要跟你,老夫绝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既然说得这么坦率,郑鹏也不客气地说:“要不是你是绿姝的大父,我也不会想跟你说这么多。”

    “哦,是吗?”崔源冷眼瞄了一下郑鹏,脑袋微微向上昂,骄傲地说:“郑鹏,你应该庆幸,天下间想跟老夫说话的人不知有多少,很多人以跟博陵崔氏搭上关系为荣,更别说跟博陵崔氏这种豪门结为姻亲。”

    七族五姓名闻天下,博陵崔氏在汉朝时就开始发迹,三顾茅庐的故事中,就有刘备偶遇博陵崔州平的情节,司马徽向刘皇叔举荐当时贤士时,也只提到了诸葛亮的四个贤达密友,那就是博陵崔州平、颍川石广元、汝南孟公威和徐庶徐元直,可见博陵崔氏的显赫。

    作为博陵崔氏的一份子,崔源一直以此为傲。

    别看郑鹏的根在元城郑氏,元城郑氏是荥阳郑氏的分支,在外人看来也是属于七族五姓,可一个是正室嫡氏,一个是偏房旁枝,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郑鹏毫不相让地说:“崔御史,你所说的豪门,是因为你官至御史所开创的吗?”

    “当然不是,博陵崔氏的辉煌史,可以追溯于汉朝时代,是历代祖先一步步开创累积而来。”

    “是吗?也就是说,崔御史是命好,生在了豪门”郑鹏话音一转,径直说道:“虽说我身世不如崔御史,但我并不羡慕崔御史,因为不久的将来,我会创造一个豪门。”

    说这句话的时候,郑鹏语气坚决、神情坚定,就是坐得远远的崔源,也感受到郑鹏的霸气。

    半响,崔源冷哼一声:“有志气是好事,不要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就行了。”

    博陵崔氏能有今天,那是几百年间无数崔氏的先人经过一代代的努力,一点点积攒而来,郑鹏信口开门说自立豪门,崔源自然不信。

    郑鹏张张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这种事情,争辩没有用,争赢了不觉得光彩,争输了就是自取其辱,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二人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郑鹏率先开了口:“崔御史,不知深夜到访,有什么指教?”

    绿姝的事,要崔源这老头子点头才行,为了绿姝,郑鹏还是先忍一下。

    不管了,郭老头说崔源已经答应,在成亲之前不想节外生枝,先忍一下,到时人到手,再跟他好好清算好了。

    跟他闹,一时痛快了,到时苦的是绿姝。

    就是不用问郑鹏也知道,固执的崔源肯改变主意,绿姝肯定做了很大的努力。

    崔源放下茶杯,盯着郑鹏,一脸正色地说:“想必你也知道,你跟绿姝的事老夫原则上是同意,不是因为你足够优秀,而是姝儿妮子被你迷了心,不得已而为之,但有几件事,老夫要跟你确认一下的。”

    早就知不会这么顺利,郑鹏点点头说:“什么事,崔御史不妨直言。”

    “第一,姝儿是不是正室?”崔源径直开口问道。

    “当然,进门后,大钥匙也是绿姝拿。”

    幸好,崔源没有逼自己说只能娶绿姝一个,不能再娶娶纳妾,应该是自己去博陵时态度够坚持,知道自己不会同意,所以干脆没提。

    崔源眼里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继续说道:“第二件事,绿姝吃的苦够多了,老夫不想让她再吃苦,你要在元城的封地上修筑一幛大宅,一来表示你对姝儿的心意,二来嘛,堂堂博陵崔氏嫁女,可不能在宾客面前失礼。”

    “为什么要在元城呢?在贵乡不可以吗?”郑鹏有些不甘愿地说。

    元城有郑鹏不好的回忆,郑鹏打算有回去把父母接到封地,至于那些抛弃自己的族人,跟他们客气都觉到恶心。

    “不行!”崔源斩钉截铁地说:“树无根不活,人无根则茫,老夫知道你在贵乡置田买宅,可你是元城郭氏、不是贵乡郑氏,你要记住,绿姝不会嫁给与家族发生非议与争执的家庭,郑鹏,你就是不顾自己颜面,也要照看博陵崔氏的脸面,想必你也能理解决?”

    郑鹏咬咬嘴唇,最后还是应了:“多谢崔御史指点,我知道怎么解决。”

    名门大族就些名门大族,一桩已经答应的亲事,也弄出这么多事情,虽说郑鹏很不喜欢崔源,可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也不知怎么拒绝,只能表示同意。

    要是崔源要求多少彩礼、要遵守什么规则这些,郑鹏还真不想跟他说那么多,不过崔源对彩礼只字不提,而是为风风光光嫁孙女而作准备,也很难拒绝。

    也算是一片赤子之心,郑鹏可以肯定,就是崔源自己的女儿,也没有做这么多。

    崔源有些凶地盯了郑鹏一眼,然后一脸正色地说:“姝儿就是许配给你,不仅要风风光光,还要清清白白,这件事是由你而起,姝儿的清誉也要你想办法挽回,博陵崔氏的女子成亲,不能成得这般不明不白、受人非议,郑鹏,你不要跟老夫否认你没做过。”

    “自然”郑鹏干脆地说:“在成亲前,我一定想办法恢复绿姝的清誉。”

    为了破坏崔王联婚,郑鹏还豁出去了,就是绿姝的清誉也顾不得,真是委屈了她,就是崔源不说,郑鹏也会想办法为绿姝正名。

    里面还包括自己的声誉呢。

    答应得这么爽快,那是郑鹏行事前,已经把退路全都想好,包括为绿姝正名。

    崔源站起来,自言自语地说:“答应得倒是痛快,也不知是不是信口开河,那老夫就放长双眼,看你怎么做。”

    眼看崔源就要走,郑鹏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说道:“有个问题,那些下人呢,他们没事吧,你们是怎么得手的?”

    再一次没反抗就被制,郑鹏还真一点不甘心。

    “你的那些下人都没事,就是一个个睡得像死猪”崔源淡然地说:“怎么做到很简单,这房门的家具是一种特别的木材打造而成,这种特别的木材有一股奇香,当然,这股香味没有问题,但只要配上檀香,两种香味一混合,就会变成一种让人昏睡的香味,明白了吗?”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