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妹妹的呼唤
    “阿耶,那个石大富,怎么舍得下这么大的血本?”郑程有些不解地问道。

    郑元业有些骄傲地说:“能娶五姓女,那是他祖上烧了高香,就是出血本他也乐意。”

    “可我们是元城郑氏,又不是荥阳郑氏”郑程有些郁闷地说:“我们元城郑氏,偏房旁系,比后娘还不如,要不然上门提亲的人早就踏破门槛了。”

    “这你就不懂,石家那叫有远见,郑鹏那小子受勋又封爵,前程一片光明,荥阳郑氏都注意到了,现在元城郑氏一脉中,就是老四的女儿最适合,她跟郑鹏的关系也好,人家那是把宝押在郑鹏身上,区区几千贯算什么。”郑元业不以为然地说。

    说到这里,郑元业冷笑地说:“就我们爷俩做的事,郑鹏肯定把我们恨死了,弄不好一回来就分家,把我们赶走,他是长子嫡孙,现在又做了将军,身上还有爵位,你大父肯定全听他的,我们得早点为自己打算,能抱大腿就抱,实在抱不了,分家的时候也不至于两手空空。”

    一想到自己被郑鹏整得那么惨,郑程的眼睛都红了,闻言点点头说:“恨?我还恨死他呢,真想不到这个杀千刀的祸祸,没饿死冷死在外面,还做了将军,也不知哪来的狗屎运,就怕一回来,就拿我们秋后算帐。”

    “不会,越是有身份的人,越是要脸面,再说老头子还健在,不会让他那样做。”郑元业信心满满地说。

    郑程刚想说什么,郑元业突然小声说:“对了,那些礼单,都处理好了吧?”

    “处理好了”郑程压低声音说:“改了几张礼单,东西也套了出来,现在礼单的册子也交给大伯,以后有事,也是大伯的事。”

    送礼的太多,接待的事是郑元业负责,暗中做一下手脚,马上肥得流油。

    郑元业满意地点点头。

    这边郑程父子有说有笑,而另一边,郑元旺夫妇却是愁云满脸。

    “当家的,冰儿还小呢,这么小就许配出去,那石家,可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啊。”郑林氏一脸愁苦地说。

    郑元旺苦着脸说:“这事阿耶发话了,怕是.....”

    “哼,二叔向来是无利不起早,这件事他这么积极,肯定背后收了不知多少好处。”郑林氏有些愤愤不平地说。

    “妇道人家,怎么能这样说话,要是让阿耶听到,还不打你的嘴。”郑元旺连忙小声地说。

    “怕什么”郑林氏有些不高兴地说:“当家的,我看到二叔家的郑程从库房往自己房里搬东西,他们父子倒好,平日好吃懒做,可吃用都比我们好,真是太不公平了。”

    郑元旺负责种田,为了节省开销,每日都要到田里盯着下人干活,还要亲自下地,每天都累死累活,可在家中的地位,还不如整天好吃懒做的郑元兴。

    “这是什么话”郑元旺的语气一下子严肃起来,训斥道:“没确认的事,千万不要乱嚼舌头,那些客人登门,都有贺礼,一清点就能发现,哪能说拿就拿,再说要搞好关系,需要礼尚往来,说不定那些是暗中回给客人的,至于干活,二哥也不是白吃饭,平日各种关系都是他在打点,你也知我口笨,没有二哥那眼劲,让我做也做不了,还不如跟庄稼打交道。”

    说到这里,郑元旺加重语气道:“一家人,以和为贵,这种伤和气的事,以后不要再说了。”

    郑林氏面色一白,连忙应道:“当家的,贱妾就是跟你说说,在外面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

    “耶、娘,女儿不嫁石家。”这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冲进来,面带泪痕地说。

    郑冰本想给父母送茶水,没想到听到关于自己姻配的事,要嫁给一个呆霸王,马上就害怕了。

    “叫什么,婚姻大事,凭的媒酌之言父命之令,哪里论到你在这里乱嚷乱叫。”郑元旺训斥一句,然后板着脸走出了房间。

    “娘,女儿不要嫁。”郑冰抱着娘亲,泪流满面地说。

    郑林氏轻轻抚摸女儿的头发,红着眼说:“女儿啊,这事娘亲也说不上话,就像一个人吃多少、用多少都是上天注定的,就算真是这样,你也认命吧。”

    用联婚来维护情谊、开拓人脉实在太寻常了,皇帝的女儿都不能自己选择夫婿,更别说其它的女子,对于一个从小被灌输三从四德的郑林氏来说,现在能做的,就是祈求女人能嫁一个好人家。

    郑林氏是认命了,可郑冰眼里去闪着一丝倔强,心里想着:耶娘太软弱,肯定不敢违背大爷的意思,大伯不管事,二伯有私心,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大哥郑鹏了。

    哥,你在哪呢,快回来啊。

    此时,郑冰千呼万唤的郑鹏,此刻正在御花园内跟高力士聊着天。

    回到长安复命,顺利进宫,却被高力士告之,李隆基正在宜春院休息,不用说,肯定又是在宠幸某位上位的“十家”了。

    “一别数月,高公公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郑鹏恭维道。

    高力士嘿嘿一笑:“哪有什么风采,郑将军在河北风流快活,洒家在这里可是替你遮风挡雨,累得白头发都多了好些呢。”

    郑鹏楞了一下,有些不相信地说:“还有人弹劾我?”

    “十多本奏折呢,都让洒家扣下了,当然,这是陛下的意思”高力士有些羡慕地说:“郑将军,陛下对你可真的没二话。”

    一个人包了太原城最大青楼的漂亮姑娘,让那么些花魁在地上打滚嬉闹,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大唐,其中崔源掌控的不良人就有多封密报提及郑鹏的荒唐举动,就是李隆基闻言也啧啧称奇。

    可是,这些都让李隆基压下了。

    原因很简单,郑鹏说过,他在青楼有创作灵感,得到郑鹏献上那首写得极其感人的词后,李隆基就非常期待郑鹏的作品,于是选择一只眼开一只眼闭。

    “是是是,皇恩浩荡,就是万死方能报陛下隆恩之万一。”郑鹏有些感激地说。

    高力士嘿嘿一笑:“不用万死,只要谱好那词曲子,陛下也就高兴了。”

    “幸不辱使命,已经谱好了。”郑鹏面带微笑地说。

    “哦,那太好了”高力士又是嘿嘿一笑:“郑将军出手,就没有失过手,以后还得多关照洒家哦。”

    “不敢”郑鹏马上一脸正色地说:“没有公公提携,就没有我的今日,只要有公公用得着的地方,只管吩咐。”

    高力士正想说些什么,只见一个宫女匆匆走过来:“高将军,陛下醒了。”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