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兔子不吃窝边草?
    高力士进去没多久,郑鹏就看到脚步略显轻浮的李隆基,嘴角流露着满足,眼神荡漾着春意,不用说,这一次他在宜春院过得非常快活。

    运气不错,都不问,这是李隆基一天中心情最好的时候。

    “微臣参见陛下。”看到李隆基,郑鹏马上行礼。

    李隆基的心情不错,挥挥手说:“免了,郑爱卿,看你一脸喜色,河北道之行可顺利?”

    “托陛下的福,虽说中途频多波折,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成了。”郑鹏面带笑容地说。

    李隆基明显楞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地说:“你那心上人,成了?”

    “成了!”郑鹏肯定地说。

    李隆基拍拍郑鹏的肩膀说:“哈哈哈,想不到,这事还真让你成了。”

    郑鹏暗示让李隆基赐婚,不过李隆基觉得这事可操作性不大,选择袖手旁观,只是给郑鹏一个钦差的身份方便他行事,以崔源的脾气和名门大族的骄傲,李隆基本想让李鹏碰了壁回来,再想办法给他安排一门适当的亲事。

    没想到,郑鹏还真的成了。

    高力士在一旁嘿嘿笑道:“陛下,郑将军倒是好了,只是苦了太原王家的小郎君,嗯,博陵崔氏的脸面也不好过,郑将军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不留情啊。”

    这话说得有些吓人,郑鹏闻言苦笑地说:“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要真是有别的办法,哪会冒这种险,幸好,这样的做法事前得到绿姝的理解,说到底,这事还想请陛下帮忙善后呢。”

    李隆基闻言有些惊讶地说:“绿姝就是你的心上人吧,怎么,你事前还能进崔府征得她同意?崔御史能同意吗?”

    以崔源的性格,肯定是防贼一样防着郑鹏,这个时候还能让他见面?

    这时侍卫和宫女都站得远远的,郑鹏也不隐瞒,把自己用纸筒传音的事说了一遍。

    “嘿嘿,郑将军真是多才多艺,上马能杀敌报国,下马能窃玉偷香,真是英雄出少年。”高力士忍不住笑着说。

    郑鹏干笑二声,也不好回答。

    李隆基对这些兴趣不大,也不再追问这些儿女私情的事,盯着郑鹏说:“郑爱卿,你的好事将近,可喜可贺,答应朕的事呢?”

    郑鹏能不能得到崔源认同、最后能不能抱得美人归,李隆基根本不在意,作为一国之君,要处理的大事太多了,只能将有限的时间投身于喜欢的事情,看到郑鹏,心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那首气势磅礴、歌颂盛唐的《精忠报国》有没有完成。

    早就想到李隆基会有这个问题,郑鹏也不敢吊他胃口了,忙应道:“幸不辱命,已经完成了。”

    李隆基眼前一亮,马上开口说:“很好,来,现在唱一遍。”

    郑鹏干咳二声,酝酿了一下,很快模仿屠洪刚的唱法,大声唱了起来: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惟黄河~水茫茫,

    纵横四方谁能相抗。

    ........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唐要让四方~来贺!”

    当唱到最后一句时,郑鹏的音量一下子飚高八度,那种从心底发出来的纳喊一直充溢着整个胸膛,喉咙好像要撕裂般地把情绪发泄出来。

    挨过饿,才会体会食物的甘香,挨过打,才会感受强国带来的尊严,每一个流着华夏血统的炎黄子孙,谁心中没一个盛唐的梦。

    当最后一个音符唱完,郑鹏的心里也很满意:唱歌的天赋一般,技巧也缺乏,可感情到位,气势很足。

    唱完后,看看一旁的李隆基,只见他闭着眼,右手的手指在空中虚点着,好像是在回味着节拍,整个人沉浸于刚才的旋律中。

    半响,李隆基突然睁开眼睛,然后大拍一下手掌,兴奋地说:“好!好歌!好谱!”

    这首歌的歌词宏伟雄壮,曲词也气势磅礴,和大唐现在流行那处霏糜之音有很大的区别,给人一种耳目一新、心清澎拜的感觉。

    李隆基当场就被这首歌征服,一边说了三个好。

    收到郑鹏的词后,李隆基暗中也谱了几个曲,可左右不如意,有了自己不好的在前面,跟郑鹏的一比,马上高低立见。

    “好,真是好”高力士附和着说:“好一句堂堂大唐要让四方来贺,就是老奴这种不是完人的人听到,也有一种提刀上马,为大唐守土复开疆的冲动,郑将军果真是少年英才。”

    领导说好,高力士马上跟着说好。

    李隆基心满意足地说:“词非凡,曲磅礴,两者相得益彰,不过当中有几个调子,可能改一下更好,不错不错,这一趟西域,去值了,这一趟河北,去对了。”

    去了西域,感受残酷的战场、目睹感人的事迹,写下了感人肺腑的词;出使河北,为爱前行,铁汉有了柔情的滋润,让豪迈的歌中多了浪漫的爱国情怀,让整首歌活了起来。

    “是,微臣也就是半道出家,半桶水的水平,还请陛下润色。”郑鹏没有坚持。

    不同地时期,有不同的审美观,唱腔也有所不同,反正把这首歌弄出来,也就是为了交差,只要李隆基喜欢,随便他折腾。

    在大唐,大家说好不一定好,只要李隆基说好,那就一定是好。

    李隆基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打量了一下郑鹏,高兴地说:“郑爱卿,你这首精忠报国朕很满意,说吧,你要什么赏赐?”

    现在心情大好,李隆基大方让郑鹏提出要求。

    郑鹏有些心虚地说:“这次出使河北,为了尽早谱写这首歌,做出不少影响不好的事,陛下不罚微臣就不错了,不敢再讨赏。”

    高力士说了,十几封弹劾的奏折呢,也不知是哪个看自己不顺眼,不过很大可能是崔源或太原王氏在背后用力。

    这些是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就成为自己倒霉的祸根,趁李隆基高兴,先把这件事压下去。

    李隆基看了郑鹏一眼,挥挥手说:“行了,这次事有内因,朕已知晓,的确是有大臣弹劾,朕已告诉他,若是他立下郑爱卿的功绩,这些无伤大雅的小过错朕也可以一只眼开一只眼闭。”

    这话说得霸气,郑鹏闻言都有些不知说什么好。

    不得不说,李隆基还是相当有个性的。

    高力士嘿嘿一笑:“郑将军,看到陛下对你的爱护了吧,陛下金口已开,机会难得哦。”

    看到李隆基笑而不语,郑鹏也不客气了,马上说道:“陛下,微臣有个不自之请,因为酒后失言,有损博陵崔家崔绿姝小姐的清誉,请陛下为崔绿姝小姐恢复清名。”

    “果然是有情有义,力士,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置?”李隆基作甩手掌柜,把问题抛给一旁的高力士。

    作为一个精明的太监,郑鹏刚提出问题时高力士的脑子已经在想着这个问题,闻言马上应道:“每逢春祭,陛下都会举办祭天仪式,祈求天佑大唐风调雨顺,有一项仪式是由贞洁的少女捧着祭品上神台,把名额让给一个给崔家女即可。”

    说到这里,高力士皮笑肉不笑地说:“郑将军,听说这位崔氏女曾是你的贴身婢女.....”

    郑鹏明白他要说什么,连忙说:“高公公放心,绿姝完全附合条件。”

    欲言又止的表现,再配合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着就有些不太舒服。

    李隆基哈哈一笑:“想不到郑爱卿也有怜家惜玉的一面,当真难得。”

    “陛下,那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非也,非也”李隆基笑着说:“不是不吃,而是草还不长,这不,要开吃哦。”

    说罢,一君一监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郑鹏用手摸了摸鼻子,无言了。

    有些无奈啊,郑鹏自问自己还算一个洁身自好的人,风流而不下流,可不知为什么,自己“好色”的名头连李隆基和高力士惊动了。

    这个黑锅,不知还要背多久,听到李隆基和高力士这样说,偏偏还不能反驳。

    算了,笑就笑吧,天下不知多少人想被这二人笑话都没机会呢,郑鹏在心里暗暗安慰自己。

    李隆基笑毕,突然开口说:“郑爱卿,巡视河北道的差事完了,你也该回乡接受你的邑户和爵田了吧。”

    “是的,陛下。”

    “好了,回去好好准备吧,立了业,也该成家了,力士,代朕送郑爱卿出宫。”李隆基摆摆手,示意郑鹏退下,现在他有点急不及待去排练和完善这首全新的曲目。

    “老奴遵命!”

    二人相互出宫的时候,高力士一边走一边开口问道:“郑将军,知道陛下为什么要洒家送你出宫吗?”

    “还有事要吩咐?”

    高力士打了一个响指,点点头说:“果然聪明,陛下让洒家转告你,处理好你们家的事,不要让天下人笑话。”

    看到郑鹏有些惊愕不理解,高力士开口提点道:“大唐一向推行孝道,自陛下、皇后及臣子,都以身作则,郑将军升官封爵,身份大为不同,行为备受瞩目,想必郑将军明白洒家的意思,对吧?”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