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特别的礼物
    郑鹏点点头说:“让陛下和高公公费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自秦朝以的,历朝历代统治者者推忠崇孝,在官场上,孝道也是考核官员的一个重要指标,郑鹏升官加爵,以得到的战功来说,无可厚非,可家庭有些复杂,要是不处理好,肯定惹人非议。

    高力士说得这么直白,郑鹏哪里有不明白。

    “嘿嘿,郑将军,人生不如意事常**,有些事看开一点就行,对了,成亲之时,不要忘了请洒家也喝上一杯喜酒,沾一点喜气。”

    说到人生不如意事常**时,郑鹏听得出,高力士的话里有些落漠,想想也是,今时今日高力士所取得的荣华富贵,已经到达了一个臣子的顶峰,然而,就是再多荣华富贵也补偿不了他人生的缺陷。

    “一定,到时高公公不要吝啬腰包就行。”郑鹏开玩笑地说。

    上位后,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跟高力士“索要好处”,高力士闻言也不怒,嘿嘿一笑说:“托郑将军的福,现在洒家也算是薄有积蓄,放心,你的那份贺礼,洒家早就准备好了。“

    郑鹏把三宝号的利润分高力士一份,高力士每个月固定有一笔可观的分红,对郑鹏非常满意,这才有主动提出要请帖。

    离开了皇宫,郑鹏马不停蹄到吏部报备。

    做官就是这点不好,去哪里也要报备,不过也可以理解,作为朝廷官员,总不能突然失踪吧,在报备的同时,顺便也可以弄到相关的批文,一路通行无阻,也可以利用沿途的驿站。

    现在郑鹏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没人为难,不到二刻钟就完成相关手段,只需要回去等批文下来。

    绿姝跟王俊的婚事黄了,崔源也松了口,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郑鹏反而不急了,写信给崔源说了利用春祭替绿姝洗白的事,也给绿姝写了信,诉说一下离别之情,然后就安心在长安等待吏部的批文。

    有些时间没在长安,扔下林薰儿一个人在这里,自然跟林薰儿好好温存一番。

    这次回元城,不知要出什么事,再说回去是商讨与绿姝的婚事,带林薰儿回去不太合适,好在林薰儿通情达理,并没有跟郑鹏闹,更应好好疼惜。

    不知为什么,眼看就要重返元城,郑鹏有些莫名的紧张,也有一些期待:想当年是元城的笑柄,是被驱逐出元城,现在回去,怎么也算是衣锦还乡。

    一想到可以打那些人的脸,郑鹏在期待中又多了几分兴奋。

    华夏人有很浓厚的乡土情结,像“叶落归根”“狐死首丘”这些成语,就是体现华夏人对故乡的重视,秦朝末年,西楚霸王项羽率军队进入秦朝的都城咸阳之后,欲将秦朝的金银财宝运回彭城,并在那里建都.而谋士范增劝他应建都咸阳,坐拥关内,进可攻,夺取天下;退可守,蓄势再发.可是项羽不听,说出“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的话。

    郑鹏也不例外,这次回乡,正好把丢失了尊严找回来。

    定远将军只是一个散职,有名无权,没有具体任务,告假也方便,仅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吏部的批文已经下来,不过的郑鹏拿到批文后并没有马上起程。

    年关近了,又是正值冬季,天气寒冷、大雪封路,就是赶回元城估计也来不及,太过年的郑鹏也不想自找不愉快,干脆决定在长安过完年才回去。

    有些日子不在长安,有些关系需要走动、维持一下,如郭子仪、库罗、高力士、张九龄等人,还要跟郭可棠吃个饭、商议一下合作方面的问题,刷刷存在感。

    郑鹏一直坚信一个道理:人与人之间的交情就像银行里的存款,用一些少一点,用完了,就是不散也淡,有空就得多走动,不会因为疏于走动而变得陌生。

    就是郑鹏不得不承认,踏入开元七年的这个新年,这是自己到大唐过得最舒心、最快活的一个年。

    升官加爵又好事将近,有靠山有兄弟,郭可棠也没让郑鹏失望,三宝号和卤肉生意的分红,扣除各项开销、预留一定的活动资金后,郑鹏还分了近十万贯的分红,就是库罗、郭子仪、兰朵、高力士也跟着大大沾光,每人分了一大笔,过了一个开开心心的大肥年。

    郭可棠很会做人,把属于高力士的那份交由郑鹏带给高力士,高力士没想到每个月能分一笔固定的分红,在年底还有那么一大笔,非常高兴,对郑鹏更加器重起来。

    过年的节奏就是各种应酬、各种吃喝玩乐,郑鹏也第一次真真正正见识到长安的繁华盛世。

    一个月不到,整个人胖了一小圈。

    二月的春风唤醒了大地,冰雪融化,枝头也出现点点新绿,在天地伊始万象更新之际,郑鹏和郭子仪、库罗等人在长安的金光门告别。

    郭子仪和库罗本想跟着,不过二人参加因战事推迟举办的武举,凭着高超的武艺双双进入复试,郑鹏让二人在长安,为自己争取一个好前程。

    两人立了功,可是缺一个好出身,要是能在武举中大放异彩,那就是锦上添花。

    “大哥,二哥,回吧,送到这里就行,我们兄弟之间就不用十里相送这一套了。”郑鹏面带笑容地对二人说。

    郭子仪拍拍郑鹏的肩膀说:“好,三弟,为兄祝你一路顺风。“

    “三弟,成亲时,喝喜酒时,可不要忘记我跟大哥。”库罗在一旁笑着说。

    郑鹏笑嘻嘻地说:“哪能呢,大哥,二哥,你们准备好贺礼就行。”

    “早就准备好了”库罗笑嘻嘻地说:“三弟可是重色轻友之人,不对,是爱美人不爱江山之人,二哥到时送你二名西域美女。”

    “二弟发话了,做大哥的不能落后,送三弟二名漂亮的女昆仑奴。”郭子仪在一旁笑逐颜开地说。

    郑鹏苦笑地说:“大哥二哥的心意领了,这些美女还是二位自己享用吧,崔家的那位,本来就在这方面很不乐意,关键时刻你们就别添乱。”

    库罗哈哈大笑:“三弟,别人是畏内,你却是畏女家的老头。”

    郭子仪拍拍郑鹏的肩膀,一脸正色地说:“刚才开玩笑,三弟,你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要处理好,现在不少人眼红你,别授人于柄作文章,就是有陛下护着,传出去也有损自己的名声。”

    “明白了,大哥。”郑鹏一脸认真地说。

    这件事,高力士已经提醒,郭子仪想得很周到,主动提醒。

    在孝道深入人心的封建社会,稍有处理不当就会招惹是非,郭子仪能想到这些,不仅仅是因为他考虑得周全,也真把郑鹏当兄弟看。

    “当然,有些人的确不值得真心对待”郭子仪眨眨眼补充道:“聪明人有聪明人的做法,对吧?”

    这是劝郑鹏要用智慧去处理,聪明人的做法,不是一味的退让和妥协。

    “明白!”郑鹏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最倒霉的时候,也把得罪自己最深的郑程开得鸡毛鸭血,现在大势已成,郑鹏哪里会怕他。

    兄弟三人又说了一会,然后各自散去:郑鹏回元城受爵田兼处理自己的婚事,郭子仪、库罗继续为武举的复试准备。

    别过郭子仪和库罗后,出了长安城,郑鹏径直向东行,经过洛阳、郑州、滑州,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春风得意马蹄疾,仅仅过了十四天就进入魏州境内。

    距离元城大约还一天的路程,看到天色将晚,郑鹏晚上投宿一间名为金水驿的驿站。

    进了驿站,安置住宿后,郑鹏又率人到驿站的大堂准备用餐。

    “少爷,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在长安驿站人满为患,官阶小一点,别说住上房,就是挤进驿站都不晚,这里驿站空荡荡的,真是有多远差多远。”黄三一边给郑鹏倒茶,一边嘀咕着说。

    这时郑鹏才注意到,天快黑了,偌大的金水驿除了驿丞、驿卒,没有其它的客人,大厅内有二十多张饭桌,只有自己这三桌。

    郑鹏是主人,自己坐一桌,黄三和阿军坐一桌,剩下的四名健仆婢女坐一桌,此外再没其他人,偏偏驿站大红灯笼高高挂,还点了不少蜡烛,光如白昼,显得有些怪异。

    “不至于啊”郑鹏皱着眉头说:“魏州比不上长安洛这些大城,可也很繁华,怎么没客人的?”

    金水驿处在官道要道上,这条官道算是连接长安至登州的大动脉,平日人来人往,怎么也不至于没有客人。

    不会进了黑店吧?

    阿军没说话,只是一只手不自觉搭在刀柄上,警惕地四下张望。

    难道是太原王氏回过神,要找自己晦气吧?

    就当郑鹏感到疑惑时,突然一个声音从一旁响起:“郑将军左顾右盼,莫非是在找在下?”

    这声音有些熟悉,郑鹏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小郎君从大堂的屏风后面走出,一边走一边“唰”的一声打开纸扇,说不出的潇洒。

    声音很熟悉,这个年轻人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郑鹏第一时间就可以肯定自己认识他,可一时就是想不起来。

    突然间,郑鹏无意中看到纸扇上有一个龙飞凤舞的“郑”字,心中一个激灵,马上笑着说:“原来是本家兄弟,永阳兄,别来无恙吧?”

    终于想起来了,来人是来自荥阳郑氏的郑永阳,当时郑鹏在郭府的兰亭会碰到,聊了一会,郑永阳虽说出自荥阳郑氏,可他为人谦和有礼,并没有在郑鹏面前秀优越、摆架子,郑鹏对他印象不错。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上他。

    “难得,难得,郑将军还记得区区在下,真是某的荣幸。”郑永阳眼前一亮,有些惊讶地说。

    只是在兰亭会一面之缘,那么久没有交集,郑鹏还能记得起,实属不易。

    很给郑永阳面子。

    郑鹏马上说:“什么将军,也就是一个虑职,要是永阳兄不介意,唤我一声飞腾即可。”

    “那某恭敬不如从命,斗胆叫你一声飞腾了。”

    “都是自家兄弟,本应如此”郑鹏对郑永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要是不介意,不如坐下说话,我们可以一边吃一边聊。”

    郑永阳突然出现在这里,郑鹏已隐隐猜测到他的来意。

    早就听说荥阳郑氏注意元城郑氏,一度想拉拢,只是郑鹏出征西域,没有郑鹏表态,荥阳郑氏对跟郑鹏关系不好的元城郑氏忽冷忽热。

    现在郑永阳出现,十有**是来拉拢。

    郑永阳笑着坐下,啪的一声合上纸扇:“某喜欢清静,就包了这里跟飞腾好好说说话,没有吓到飞腾吧?”

    果然如此!

    一个位于重要官道的驿站,怎么可能没客人,原来是郑永阳的手笔。

    金水驿比不上长安、洛阳的驿站,可来往的官员也很多,郑永阳居然能包下这里,不经意又秀了一把荥阳郑氏的能力。

    “没有,就是有点奇怪而己,正好,我也喜欢清静。”郑鹏一边说,一边挥挥手,让阿军、黄三等人到最远的角落用餐。

    郑永阳说过了,他喜欢清静。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某在兰亭会是就很看好飞腾兄,当时就觉得飞腾非池中物,没想到不用三十年,仅是三年飞腾就取得如此成就,真是可喜可贺、可贺可畏。”郑永阳有些感触地说。

    谁会想到,三年前一个曾沦为卖肉的年轻人,摇身一变会受勋封爵,据说还跟博陵崔氏正房的女子好事将近。

    “哪里,就是走了运而己。”郑鹏谦虚地说。

    “是吗?那飞腾真是天眷之人,可以不断地走运,哈哈。”

    郑鹏跟着附和笑了笑,然后开门见山地说:“永阳兄,不知这次找我,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郑永阳把玩着手里的茶杯说:“荥阳郑氏与元城郑氏,本是一脉相连、血浓于水,为了庆贺飞腾高升,准备了一份小小的薄礼,不知飞腾赏不赏面。”

    “永阳兄是爽快之人,我也不就客套了”郑鹏笑嘻嘻地说:“不瞒永阳兄,我这个人最喜欢就是收礼了,礼呢?”

    郑永阳楞了一下,本以来郑鹏会推搪一番,都准备劝词了,没想到郑鹏这么直接,楞了一下,很快意味深长地说:“不急,只要飞腾兄在这里多休息一天,回到元城,自然能看到这份特别的礼物。”盛唐高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