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002 老公闵御尘
    缘起坐落在a市郊区与闹市的交界处,仿若中古世纪一样的城堡,简欧的华丽风格,独栋三层小楼,面积大约四百多平米,这里虽然不大,却是货品齐全。

    骨灰盒,寿衣,陪葬用品应有尽有。

    这里的每一样物品价格都高的吓人,所以间接筛选了一部分的客人。

    光看别墅的外貌,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什么名胜古迹,也只有懂行的人明白,这里有位天师可以降妖除魔,就是价格忒贵,有点漫天要价,完全随心情而来。

    推开了旋转玻璃门,传来甜美的女声,“欢迎光临缘起,有什么……老大?你这几天上哪里去了?”

    “如果说你家老大这两天去追一只狐狸精,你有何感想?”

    若是别人这么说,他们一定会以为是哪个小三,可这人换做第五念,那绝对是一只真正的狐狸精,他们家的老大就喜欢玩儿聊斋啊!“快说,那狐狸精漂不漂亮?”

    “美,美得就快勾魂了。”她潇洒的入座,很有爷们的气派。

    “什么?老大,你竟然太没有原则。”

    “如果他是一只母狐狸,我肯定相当有原则,可偏偏他是一只公的,光顾着美色去了,自然被他逃过一劫。”甚至还被他给暗算了,还把她引入到了别人的梦境,差点被那只喜丧鬼打的她吐血三升。若不是她的机智,骗了那只……

    猛地站起了身子,第五念一张小脸失去了血色。

    她想起来,跟她拜过天地人!

    “老大,你怎么了?”单晓婷不懂,刚刚闲聊的好好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妈呀,太吓人了,一张脸阴沉的好似可以结冰。

    她还记得那时,白雾茫茫,几乎看不见两米之外的地方,第五念拧着眉,她明明是追了一只狐狸跑了大半个a市,不知怎么追着追着就察觉到了不同,此时她好像身处的不是人间。

    至于到底是哪里,她没有搞清楚。

    既来之则安之一向是她做人的准则,远处传来结婚典礼进行曲,第五念寻着声音而去。

    华丽的教堂,长长的红地毯看不见尽头。

    蓦地,阴寒之气聚拢,放佛能够听见滴水的声音。

    前方的男子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面容,只觉得他身材笔直挺拔,一身阳光之气如耀眼的光环,他走出几步便顿在原地晃了晃脑袋,红毯的尽头有一个美丽的新娘,穿着婚纱等着她的新郎。

    要命,这是谁的春梦啊!

    只是再抬眼,前方的新娘一半婚纱一半鲜艳如血的长袍,那半张脸的腐肉都在翻滚,还有许多白色的蛆在爬,眼睛里只剩下黑眼仁了,还有眼角划过的血泪,甚是可怕。

    第五念惊骇的后退几小步,竟然是喜丧鬼?

    她自从出师以来,还是第一次碰见喜丧鬼。

    此时就连结婚进行曲也变得格外阴森恐怖,第五念暗自稳定心神,默念静心口诀,很快丹田内涌出清甜的气息,渐渐恢复了不少精气神,脑中快速的想办法。

    她只要遇见难解决的问题,就会不停的抓头发。

    喜丧鬼,顾名思义,就是在大喜之时离开人世。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通常在这四种情况下离开人世的鬼都心有不甘,不论是正常死亡还是横死的,都不会甘心老天这样的安排,所以他们聚集了天地之间的怨气,就变成了喜丧鬼。

    老天不收,天师更不能收,因为他们的一切是天造孽。

    遇见这样的鬼,他们只能感化,超度,要不然就夹着尾巴逃。

    若是强行收了他们,她不仅要折寿,还要添加业障。

    添加业障什么的她倒不怕,就怕折寿,本来她就没两三年可活的,再折去点,岂不是就交代这里的。

    想不到如此的棘手,第五念算是把那只狐狸精恨上,今日死了倒也罢了,若是不死,哪一日再被她碰见了,定要砍了那九条狐狸尾巴给自己当抱枕。

    本来还笑意盈盈的喜丧鬼立刻变了脸,露出一张令人作呕的原貌,阴气陡然低沉,绿光莹莹,凶残的问道,“是谁?闯入了别人的梦境?”

    梦?

    踏着红地毯的男人转身,看见了第五念,费了好半天的劲儿,才恢复了一丝的清明,朝着第五年使了一个眼色后,又变得精神呆滞。

    原来这是那个男人的梦,本来她想自己溜的,可是想到不远处的男人,方才分明叫她走的样子,她这人就受不了别人对她好,算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男人和那只喜丧鬼举行了结婚典礼,恐怕就要交代这里了。

    她嬉笑的上前几步,挽着男人的胳膊,“我来找我老公,姐姐你可不能抢我老公。”

    喜丧鬼瞬间变脸,“他,结婚了?不,你们还没有表过天地,你们两个还是单身。”说罢满是黑色曈仁的眼睛蓦地染上了一抹猩红,血泪流过凹凸不平的腐肉,周围阴力猛烈的颤抖,仿若有水气滴落在暴露在外的肌肤上,冰凉的程度可以浸透到血液里。

    第五念抿唇,她好想吐。

    完了,喜丧鬼怒了。

    不能惹怒她,尽量安抚。“就是这几天的事情,要不然我俩就当着姐姐的面拜了天地如何?”说罢,便拉着又恢复了几许正常的男人又拜天又拜地,然后再来个夫妻对拜,礼成,妥活。

    不等喜丧鬼反应过来,第五念已经拉着男人,手指划过带出一道白光,破了结界,逃出了该死的梦境。

    走得匆忙,他们并没有看见身后的喜丧鬼满面的阴郁,嘴里呢喃着,“尘哥哥,你怎么可以娶别人?”

    第五念很是慷慨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算你小子运气好,遇见了我。”不等对方有所反应,就推他离开了,她也顺便出了梦境。

    当然,出了梦境之后,便只剩下第五念一人。

    她也没有想到在梦境与人结婚也会秉承了天地,从此她的配偶一栏印上了三个字:闵御尘。

    狗屎,她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都记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