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008 狐狸精白昭昭
    应虎看着头顶上的那把枪,不由得叫骂了一声,“他娘的。”

    他身后的那些人在闵御尘举起枪的那一刻,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枪,严阵以待。

    闵御尘的属下也不是孬货,各个不怕死的与他们对阵,人虽少却是不输阵。

    第五念恨不能流下两条面条泪,她若是这么死了,可关键是,不到二十八岁,她是死不了的,若是子弹打在了身上,决心是真心的疼。

    真是太委屈了,她到现在都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娘,她抓鬼无数,还没碰过枪呢?

    这是老天爷给自己的考验吗?

    许是见到第五念脸上欲哭无泪的表情甚是可爱,闵御尘还有闲工夫握住她的小手,给予无声的安慰,示意她绝对不会有事儿的。

    应虎眼梢瞄着他们两个人,心里已经开始在盘算着什么,

    下一秒,他便嫌烦了桌子上的果盘朝着闵御尘而去,然后握紧手中的枪,毫不犹豫的朝着第五念开枪,若不是闵御尘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托盘,为她挡了一枪,再加上翻身逃得比较快,恐怕那一枪就真的打在了胸口。

    胸口?

    这是第五念最无法忍受的事情,她辛辛苦苦养大了二十几年的**,听了别人的方子,在月经期喝了多少木瓜酸奶,最后都快差点吐了,还是依然在坚持着,才有今天这般成就,那个该死的男人,说开枪打她的胸就开枪,真当她第五念是孬种不成?

    猛地站了起来,“你妈的小瘪三,你再用子弹打我的胸试试看,我非拧断了你的脖子不可?”

    闵御尘一时没拉住第五念,没有想到她竟然就是为了说这番话?

    众人有一瞬间的恍惚,这女人如此气愤,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差点被打了胸,所以才会如此的气氛。

    闵御尘这一伙人显得特别无语,这女人一点也不知道怕啊!

    应虎还没来得及开枪,第五念就被闵御尘拉回了躲避港,沙发后面。

    恨恼的咬着牙,“麻烦你有点组织纪律行吗?”

    “你的阻止纪律就是把无辜人的拉进来陪你演戏?”

    “你……”第一次,闵御尘被堵的哑口无言,这件事情的确欠考虑,指挥部那一头甚至已经安排其他女队友过来接应了,可是偏偏她在这么巧的时候来了,他没有任何的选择。

    耳边伴随着枪声,屋子里的东西已经快要被打烂,现在两房已经形成僵持不下的局面。

    闵御尘按住第五念,眼神之中流露出几分冷意,若是平常他的兵看见了,准保会吓得心惊胆战,可是偏偏碰上第五念这种没心没肺的,最终只能威胁着她来,“你在这里不要动,我保你安全。”

    第五念不由得火大,“你现在都快要自身难保了,你拿什么保护我?”

    闵御尘脸色难堪到了极点,这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质疑。

    但是她偏偏说的,还是一个不可狡辩的真相。

    闵御尘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一个手势,第五念看不懂,也多半猜的出来,他们该是有所行动,可是对方那么多人,就连武器都比他们多出一倍来,就算是乱枪扫射,也会伤及无辜,所以,现在唯一有个人能去当冲锋挡箭牌。

    仔细一看,身后的四个人拼命摆手,她不由得看向了闵御尘,这家伙是想做那个挡箭牌?

    第五念拉住了准备行动闵御尘,抓起了地上的开心果,朝着对方丢过去,随后打手结,嘴里开始振振有词的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只见对方就像是疯了一样,不停的开枪,直至看不见为止。

    闵御尘一怔,“别告诉我你在撒豆成兵?”

    跟在第五念身后的四个人收回自己惊愕的下巴,他们到底刚刚看了什么?上帝啊,能不能有人告诉他们。

    第五念没工夫满足闵御尘和他那群部下的好奇心,再次抓起地上洒落的瓜子,继续打手结,再次念着他们听不懂的咒语,目光如炬的看着那些飘散在空中的瓜子,只听对方又开始了乱枪扫射,有的甚至已经哭爹喊娘了,“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杀你的,是老大下的命令。”

    当最后一句落下,第五念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丝的冷汗,“他们火力是不是已经消的快差不多了?”

    “你刚刚的那招是……”

    第五念打断了他的话,“自然是魔术,你以为能是什么?”

    闵御尘嘴角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在四个属下瞪大的眸子下,轻弹了第五念白皙的额头,“你说谎的样子真是可爱。”

    第五念黑脸,这男人是在调戏她吗?

    因为对方已经没有太多的火力,所以他们的行动有所限制,在闵御尘的攻击下,溃不成军。

    第五念窝在沙发后面,感叹自己学艺不精,动用了两次灵力,竟然就会疲惫不堪,累的她只想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只希望他们快点结束,她可以顺利的拿到自己的休书。

    直到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男人推开了大门,带着几丝甜腻的声音响起,“哈喽,你们需不需要一箱啤酒……呃?”眼瞅着形势不佳,他立刻抱歉的笑了起来,“我觉得你们应该用不上了。”

    说罢就要退出这个包厢,应虎的手下却是下意识的开枪,眼瞅着子弹就要破了他的脑袋,只见他随手一挥,那枚子弹竟然奇异的改了方向,朝着开枪的那个人而去,直接爆了对方的头。

    众人几乎是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切,只见那位漂亮男服务员嘿嘿一笑,“各位慢慢玩儿。”

    第五念从头看到尾,起初觉得那个男人漂亮的有些面熟,后来见他挥手,故作甩甩衣袖的骚包样,和记忆中那个引她进入某个兵哥哥的梦境之中的狐狸精竟然长得一模一样,一想到今天自己所遭受的罪,每一样都是他惹的,顿时气得愤力而起,“死狐狸,原来你在这里了?”

    白昭昭看见第五念的那一刻,终于大失颜色,回身就用了法术逃了。

    紧接着众人在下一秒,看着第五念也消失了半空中了,临走之前丢下了一句,“那个谁,等我。”

    闵御尘知道,她的那个谁指的是谁?

    应虎一群人忍不住的抱头嚎啕大哭了起来,纷纷举双手投降了,太他娘的刺激了,还有比这个更吓人的吗?

    这次任务,是他们猎豹中队有史以来最憋屈的一次,还没有怎么动手,敌人就被一个女人搞疯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