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068 没必要牵手
    “闵御尘,别给脸不要脸。”陈团长话出口以后,就有些后悔了。

    虽然闵御尘军职上比自己低一个级别,可两人的职位都是相等的,说到底他也只能在闵御尘面前论论资格,还真谈不上命令,可是话已经说出口,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宋阳几人无法接受自家老大被人指着鼻子骂,各个失控的冲到了陈团长的面前,饶是陈团长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心虚,指着他们怒吼道,“你们想干什么?想以下犯上吗?”

    还是乔挚亚多了几分理智,联合沈谦然将他们四个全部拉了回来。

    陈团长还是第一次被下属蜂拥围堵,面子有些抹不开,“闵团长,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闵御尘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属下,从容的说出了四个字,差点没把第五念给逗笑了,“年轻气盛。”他顿了顿,众人本以为他想要道歉,却没有想到他又说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我的脸是自己给的,别人给的,未必是我想要的。”

    陈团长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被气晕过去了。

    第五念偷偷的瞥了一眼依旧淡定的好像身外之人的闵御尘,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好像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这份从容自如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看多了还真是有几分的欠扁。

    “你……好样的,闵御尘,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送客。”

    身为一个外人,她都觉得噎人。更何况是陈团长本人,他从来没有想过,闵御尘竟是软硬不吃,也打定了主意,今天带不走路风,他是绝对不会走的。

    “闵团长,陈路风犯了什么错误,我总该知道吧?”

    “你以何种身份得知。”

    此时陈团长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端着架子,立刻道,“父亲,陈路风的父亲。”

    闵御尘冷笑道,“养而不教,你算不上父亲。”

    陈团长顿时脸色涨红,指着闵御尘气的手指都在颤抖。

    空气中的温度陡然降了两度,对于一些军人来说,他们有军魂护体,并未感受到太多的阴冷,可是对于第五念来说,她常年和这些东西打交道,只要有任何轻微的异样,她都能够轻易的感受到。

    第五念利用灵力感受到了阴邪之力,指着某一处淡定的询问闵御尘,“陈路风几人被关在那里?”

    闵御尘一怔,随即快速的点了点头。

    “周文来了,陈路风他们恐怕有危险。快,叫人把门打开。”

    陈团长虽然听不懂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路风有危险这句话,他是真的听清楚了,脸色瞬间苍白,在大门打开以后,第五念首当其冲的冲进去,随后是陈团长跌跌撞撞冲了进去,再来才是闵御尘几人。越接近关押的地方,越能够清楚的听见关押室传来恐惧一般的尖叫声。

    “不要,放了我吧,求求你,我一定会给烧好多好多的纸钱,我不是故意要杀你的。”

    仔细分辨,还能够听清楚是陈路风惊恐颤抖的声音,陈团长庞大的身躯为之一振,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他的路风怎么会杀人?

    不是的,肯定是他的耳朵出了问题,要不然就是闵御尘故弄玄虚,想要逼迫路风认罪。

    仅仅只是个几秒钟,陈团长的心思已经是百转千回,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杀人。

    只是他们跑了几步以后,发现明明近在咫尺的关押室就像是怎么也到不了的彼岸,听着陈路风和其他几人的惊恐外加求饶的声音,他们只能将求助的目光转移到第五念的身上。

    只见她嘴里振振有词,念着他们听不懂的咒语,随后用右手擦过自己的眼睛,只见被她拂过的地方金光微闪,随后恢复了正常。

    她身上的符咒并不多,超度的时候该用的都用了,所以现在她是真的舍不得再浪费任何一个符咒。

    “后面的人抓着我的衣服,一个抓一个人的衣服,千万不要走散了,若是走散了,就留在原地不要动。”

    陈团长此时已经顾不得惊讶了,为了路风,想也不想的就要抓住第五念的衣服,闵御尘眼疾手快,直接狠狠的拍掉了他的大手,冷眸扫过,面无表情的说道,“抓着我的衣服,别碰她。”话落,他已经自作主张的牵着第五念的手。

    第五念抬手看了一眼包裹自己小手的大手,顿时无语,“抓衣服就行了,没必要牵手。”

    闵御尘淡淡的说道,“这样不容易走丢。”

    陈团长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咱们能不能走了?”他急得浑身都在发颤。

    他们也没有耽误多少时间,在第五念的带领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审讯室的门口,眼瞅着大门敞开,陈路风放佛被人架空在半空中,两条腿还在不停的乱倒腾,再多几秒钟就真的会咽气。

    第五念一眼就看见了掐住陈路风的周文,只见他的身体肢体支离破碎,被人砍断了拼接上去似的,他浑身充满着死气与煞气,这不是一个新鬼所具备的,莫大的怨念笼罩在他的四周,所经之处,竟然是阴气凝结成了冰,若是再过几日,恐怕他就真的要魔化了。

    第五念甩开了闵御尘的手,直扑周文,从怀中拿出定身符,“龙神敕令,定。”

    许是定身符起了作用,周文固定在了原地,陈路风从半空中跌落在地上,劫后余生,重获新鲜空气的那一刻,他嚎啕大哭的像个孩子。

    周文身上的怨念太过强大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冲破了定身符的功效,下一秒朝着第五年张牙舞爪的扑过来,第五念从来没有见过,怨气煞气死气结合在一体,才不过几步远的距离,第五念已经是冷的浑身瑟瑟发抖,只是情况危急,容不得她多想,从腰间抽出的一个类似手电棒一样的小物件,轻轻按住按钮,甩出很长很长的鞭子,抽打之下,空气中带过一丝丝灼热感。

    她仿若是一个战斗的女神,眼神凛然,朝着某一处望去,“周文,你既然已死,为何迟迟不到地府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