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069 周文跑了
    “周文,你既然已死,为何迟迟不到地府报道?”

    身为鬼魂的周文很是惧怕第五念手中的辫子,上面沾染着黑狗血,又在每天阳气最重的时候暴晒过一个时辰,也算是至阳之物了。

    “是,我都死了,他们还不肯放过我,这天下间没有公道,我要为我自己报仇。”他的声音甚是凄厉,仿若是从阴森的地下极具快速涌起的一阵风,室内狂风大作,其余的人看不见周文,却是能够听见凄惨的哀嚎声。

    陈路风连滚带爬的奔到了父亲的怀里,“爸爸,救我,他要杀我,我还不想死啊!”

    眼见陈路风逃离了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周文瞬间被激怒了,他嘶声裂肺呐喊,风速转得更快了,若是不把住什么东西,他们根本无法站稳。

    第五念感受得到,这是一种强大的怨念。

    她默念清新口诀,极力的稳住心神,“周文,人间有人间的制度,陈路风犯下故意杀人罪自然会有军事法庭对他做出裁决,你干涉阳间的生死,可知日后无**回转世,只能留在地狱受苦?”

    此时的周文已经被怨念占据了一切,早就失去了理智。

    他身体拼接的裂缝越来越大,泛着浓黑的烟雾,第五念拧眉,握紧手中的鞭子,朝着黑烟浓雾狠甩一鞭,烟雾骤散,瞬间清明了不少。

    她没将鞭子甩向周文,就是希望一切还有回头路。

    周文就从破空的缝隙中直扑第五念而来,她按住手中的按钮,鞭子以最快的速度收回。

    姑姑一直常说,法术再高深,不如自己的功夫好,这才是保命的基本要素。

    从小,她什么功夫都要练习,也算是练就了一身好本事。

    从怀中扯过一条墨斗线,迅速打了一个结节,随手一甩,勾住了周文的右手,只见他疯狂的撕扯却是未曾撼动半分。第五念再次打了一个结节,在周文发狂的空档又困住了他整个身子,用力一收,众人什么也看不见,眼前只有第五念在缠绳子,几乎能够从绳子被缠的身影之中判断,那大概是一个男人的身形。

    “你们这些枉有一身道术却是助纣为虐的小人,我要杀了你们。”说罢此话,他化换成了一股浓黑的烟雾,手中的墨斗线一抖,瞬间断裂了,第五念微怔,本应是一个新鬼,才不过一个月的功夫,竟然会有这么高深的道行?

    她怔然的功夫,周文破势而来,几乎就要与第五念打了一个毫无悬念的照面。

    闵御尘一把拉过了她的身子,卷入自己的怀中,然后代入一个安全的方向。

    “你看得见他?”

    闵御尘摇头,“看不见,但是我感受到了一股邪恶的力量正朝着你奔去。”刚才不上前,就是怕自己什么都不懂,打扰了她的阵法,如今看来,周文好像并不简单,连第五念都有些搞不定。

    容不得他们多想,周文就变成了青面獠牙的鬼怪,朝着第五念冲了过来,势必要弄死她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天师。

    第五念用力推开了闵御尘,“我没事儿。”既然知道周文不是一个简单的鬼,那么她也就不怕使出自己九阳鞭了,右手一翻,按下按钮,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奋力一甩,以破竹的气势甩向了周文的方向,空气中带过一道道的金色的光刃,放佛是一道道锋利的刀刃,甩在周文的身上,立刻变成了火光四溅,在他的身上造成了一连串的痛击。

    他疼的一直后退,发出阵阵凄厉撕裂的惨叫。

    “周文,你手上并未沾染鲜血,此时回阴间报道还是有机会的,鬼差已经开始注意到你了,莫要再对阳间的事情执迷不悟了。”

    闵御尘上前,看着某一处,“周文同志,我是你的团长,你只是为了复仇,那么大可不必你亲自来,我会监督此案,直至军事法庭给出一个公平的结果。”

    陈路风在父亲的怀中,吓得再次发抖了起来。

    陈团长面色很是难看,此时他再看不出自己的儿子有没有犯下错误,就真的是一个白痴了,可若是闵御尘掺和这件事情,那么儿子被判死刑是一定的。

    他不由得抱紧了怀中儿子,用力的捶了捶他的后背,大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架势。

    第五念抿唇,声音轻柔的问道,“周文,你不想见见你的儿子吗?”

    说到这句话时,周文才算是有了反映,煞气怨气散去,青面獠牙的样子退去,换成了他穿着军装时朴素的样子,眼睛里充满了期望。

    不大一会儿,耳边响起了婴儿啼哭的声音,还有云红霞操纵一口有些难以令人听懂的方言,“宋长官,你不是说带俺见俺们家铁柱吗?为啥带俺们来这个地方?”云红霞心中升起了几分不好的感觉,开始有些忐忑不安。

    听到孩子哭了,她又开始温柔的哄着孩子。

    宋雨霏也不知道该如何的解释周文同志的死,“嫂子,等你到了就知道了。”

    “哦。”她抱紧怀中的孩子,“娃儿,别哭了,咱们等一会儿就能见到爸爸了。”

    周文眼底闪过莫名的痛楚,在第五念惊诧的目光下,转瞬间化成了烟雾就消失不见了,她手中抛出的五彩石穿过空气,打在了墙壁之上,最后跌落在了地上。

    她忍不住咒骂了一句,“操!”

    众人不可思议的看向第五念,他们什么也看不见,自然也不知道周文跑了,但是闵御尘能够感受到那股邪恶的力量消失不见了,陈路风看得见,精神一泄,直接晕厥在父亲的怀中。

    闵御尘深锁眉头,他是不知道一会儿该如何向云红霞解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