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070 我可以毛遂自荐
    第五念收起了九阳鞭,看了一眼窝在陈团长怀里昏迷的陈路风,不由得气怒,在众人还未曾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上前就是狠踹他一脚,陈路风皱眉,发出了一声细若游丝的闷哼。

    就连猴精猴精的陈团长都是后反应过来,指着第五念质问道,“你凭什么踹我儿子?”他平常连根手指头都不舍得动,这个女人一上来就狠踹,身为路风的爸爸他自是心疼的要死。

    第五念冷哼了一声,“我以为他这么坏是因为没爹没娘呢?我就踹他怎么了?他的命都要丢了,我踹几脚怎么了?”

    云红霞刚一进门就看见这样的一幕,紧抱着儿子往后缩了缩,想不到平常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念念小姐也有这么暴躁的一面。宋雨霏却是挑挑眉,看向了自家老大,那表情分明在说,踹的好。

    陈团长立刻想起了方才的情况,想到现在唯一能够救路风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小姑娘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另一种物种的存在,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愿意做任何的补偿。

    连忙换了一张嘴脸,故作可亲和蔼的样子,“念念小姐,你可一定得救救我儿子,可千万不能让那个什么周文的害死我儿子。”

    听到自家男人的大名,云红霞瞬间激动的喊道,“胡说八道,我家铁柱可善良了,绝对不是一个会害别人的人。”在她的世界里,丈夫就是她的神,谁若是毁了她心目中的神,她绝对不会原谅那个人。

    许是声音太大了,怀中的孩子受了惊吓,哇哇大哭,云红霞又急忙哄着孩子,此时她的眼睛已经是通红一片,哽咽的问道,“领导,今天是不是该告诉俺铁柱到底去了哪里?”

    闵御尘抿了抿唇,陈团长立刻张嘴说道,“闵团长,我有事情要与你商量。”

    莫名了,直觉告诉云红霞,陈团长想要对自己隐瞒着什么,这几天她的心总是揪在一块,疼的她难受的只想掉眼泪,“团长,是不是俺们家铁柱出了什么事情?”

    闵御尘点点头,“嗯,是的,周文同志他……”

    陈团长又跳了出来,连儿子也顾不上了,“闵团长,我愿意出让这一次军事演习的资格,所以你……”

    云红霞激动的朝着陈团长大吼,“你给俺闭嘴,闭嘴,你没听见俺在和陈团长说话吗?”

    所有人眨眨眼,看着陈团长面色如涨红的猪肝色,真想给云红霞竖个大拇指。

    当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云红霞不由得抱紧了怀中的儿子,声音都在轻颤,“闵团长,你说罢,俺什么都能承受得了。”

    闵御尘此时将周文同志的事情娓娓道来,期间陈团长还想打断,在他狠厉的眸光一扫之下,倒也安静了不少。直至最后,云红霞眨了眨泛着泪水的双眼,哭泣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俺们铁柱死了?”不等回复,她双手一松,两眼一翻就直接晕厥了过去。

    好在离得她最近的第五念抱住了孩子,闵御尘接住了云红霞,“去,马上叫人送去军医院。”

    他打横抱起了云红霞瘦弱的身躯,看了一眼昏倒的陈路风,“谁若是敢带走了陈路风,就给我一起关起来。”

    很明显这话是针对陈团长的,他涨红了一张老脸,指着闵御尘大步流星离去的背影,气的恨不能拔枪崩了这个臭小子的。

    第五念抱着孩子追了上前去,陈团长眼见第五念走了,连忙吩咐人留在这里照顾路风,大步朝着第五念追去。

    做了很全面的检查,急火攻心外加伤心过度所以导致了晕厥,身体处在长期营养不良的状态,所以才会如此的虚弱,等一套检查下来之后,第五念又发现怀中的孩子有点太过乖巧了,很长时间也不哭闹,她看着孩子通红的小脸,心头不由得一紧,颤抖的喊了一声,“闵御尘,快,快来,孩子发烧了。”

    闵御尘交代宋雨霏和万晴天一定要看好云红霞,又急匆匆带着第五念去小儿科,因为闵御尘的身份,他们看诊很顺利,大夫检查了呼吸道并没有感染,也许是受了惊吓才会发烧,打了一针退烧针,嘱咐他们一定要在医院住一晚,观察观察情况才能出院。

    转眼,天都快要亮了,因为一直抱着孩子,她的两只手臂都开始酸涩了起来,闵御尘见状,“我抱着孩子,你歇一会儿吧!”

    第五念自然求之不得,连连点头。

    将孩子放到了她的手上,第五念开始揉着自己发疼发酸的胳膊,“真是累死我了,没有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这么重。”

    “一看你就补仓抱孩子。”

    “谁说的,我们家意墨出生的时候,我可是孩子不离手呢?后来他长大了,不让我抱了,我自然也没有锻炼出一幅好的臂力,要不然我现在肯定抱着孩子健步如飞。”

    闵御尘看着怀中的小家伙,这么小就没有了爸爸,是他的失职。

    他清楚的知道,一个孩子的成长没有父亲的参与是多么大的遗憾。不由得想起了第五念的儿子,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曾经是不是也被人欺负过,“念念?”

    “嗯?”他的声音低沉,好像大提琴拉出悦耳的中低音,煞是好听。莫名的心跳都差点漏跳了,“什么?”

    “意墨没有爸爸是不是很辛苦?”虽然仅仅只是在电话那头听到第五念唤了这么一声他的名字,闵御尘就记到了心里去了,在脑袋里扎根了,根本抹不掉。

    第五念一怔,想到了第五意墨那个小屁孩,莫名的有些感伤,对于父亲,他从来不问,也不提,做出好像比谁都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她却清楚的知道,他肯定是想爸爸的。

    她不自在的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闵御尘,如果随便抓一个男人就能做我们意墨的爸爸,我现在肯定就出去抓男人。”

    闵御尘轻咳了一声,“何必舍近求远,我可以毛遂自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