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092 付蕾蕾的回忆
    脚上的高跟鞋哒哒的踩在了瓷砖上,站在楼梯口的拐角处,还能隐隐的听到楼上传真的声音,第五念挑了挑眉,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办公室了?

    扶着扶梯把手,第五念直接走到了二楼打听,会客室的大门敞开着,一个貌美的女秘书直接拦下了第五念的去路,“请问你是谁?”

    “怎么,我进我的会客室还需要你们外人拦着?”

    女秘书微微一怔,随即震惊的看向了第五念,上下打量了第五念,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的迷惑,不过想到了他们的总裁,这个世界女人也不再是弱者。

    “你是缘起的老板?”

    第五念没作声,毕竟被人鸠占鹊巢的滋味儿并不好受。

    女秘书也看出了第五念有些不开心,跟在总裁身边那么多年,好歹她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大师,真的很不好意思,你这几日出差在外,我们总裁找你又急,所以就在你这里一边办公一边等你回来,所以还望你见谅。”

    绕过女秘书,她一眼就看到了今日的主角。

    她摘下眼镜,露出一张素净清爽的小脸,眼睛锐利且幽森,面对第五念时,丝毫没有半分的不适应,倒显得她才像是这里的主人。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滚烫金边的名片,第五念接过,看了一眼头衔,付氏集团总裁:付蕾蕾。

    第五念伸出素白的小手与她握手,“你好,我的名字叫第五念。”

    “你好第五小姐。”

    “你请坐吧!”

    付蕾蕾挥挥手,招呼着手下的人集体退出去,很快会客室只剩下第五念和付蕾蕾两个人。

    从公事包里拿出了一张空白支票,推到了第五念的面前。

    “付总裁,这是什么意思?”

    付蕾蕾浅浅一笑,“我这人有个习惯,不喜欢被人拒绝,所以价格你说了算。”

    “我还不知道付总裁所要拜托的事情,若是这事儿凶险至极,挣了钱没命花的事情我可不怎么喜欢。”

    “我打听了很多人,他们告诉我,我的事情只有你能帮我。”

    第五念浅浅一笑,“打听了那么多人,他们都帮不了你?”难不成真的很棘手?

    “其实事儿挺简单的,就是要帮助的人身处高位,不会轻易配合你。”

    高位?

    第五念已经没来由的开始抵触了,“哦,其实我这人能力有限,他们帮不了你,我恐怕也帮不了你。”

    付蕾蕾从公文包里再次拿出了一张空白支票,“你写个数,事成之后,你可以再写个数,或许你可以先听听我的故事,再决定要不要接这笔生意。”

    想来,付蕾蕾绝对不是一个容易打发的人。

    如此大忙人,把工作都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等她,可想而知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非常有毅力的人。

    或者说,她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放弃。

    第五念耸耸肩,“你说说看吧!”

    付蕾蕾想了想,表情上出现了一丝丝迷惘,不同于方才见到的那般强势,“豪门大宅子里的争斗在现实生活中也不少,你走南闯北,肯定也见过这样的恩怨,妈妈生了我之后,身子大不如前,七岁那年撒手人寰了,后来我爸就给我娶了个后妈,她虽然和我爸爸没有孩子,但是却有一个从外面带来的拖油瓶,一个免费的哥哥,莫无闻。我和他们母子相处的并不是很好,毕竟人心都是向着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这个我可以理解。”

    她顿了顿,拿起一旁的水杯,小口的抿了抿,动作姿态很是优雅。

    “我和那个免费的哥哥一直都是水火不容,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不论怎么争付氏集团的法人代表只能是我。这两年我那个后妈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让我爸爸改了遗嘱,若是我三十岁之前,没有结婚生子,那么付氏集团要分出一半的股份给他们娘俩。付氏集团大部分财产来源于我的外公,凭什么我妈妈的东西要分给那对母子?”

    第五念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她的思绪。

    “其实我大学的时候,有一个喜欢的人,是我们学校的学长,沈骏。他作为成功人士回校为我们讲诉他踏入社会经历的种种挫折,讲到某一个笑点,他自己会先露出孩子般的笑容,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男人小的如此孩子气?”

    陷入美好回忆之中的付蕾蕾,身心放松,片刻她却惋惜的叹了口气,“只可惜那时的他已经结婚了,我们在错误的时间相遇了。我从不想做别人之间的第三者,所以我把这种喜欢变成一种暗恋,一直到我踏入社会,做上了付氏集团的总裁,利用我的工作之便,总是想找各种借口看看他。后来,不知怎么,我喜欢他的事情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然后他就开始躲着我,我想这样也好,就当是老天爷给我一个下定决心的机会吧!”

    “其实,我就是简单的喜欢一个人,没想过要破坏他的家庭,可能连老天爷都见不得我好。那一日出差上源市,我遇见了他的妻子,抱着孩子回家乡探望父母,她并不知道我喜欢她的丈夫,与我有说有笑,她真的是一个好女人,热情好客,邀请我去她家吃饭,噩梦也就从那一天开始了。”说到这里,她捧着自己的小脸,有热泪从指缝间滑落,付蕾蕾忍不住掩面抽泣。

    第五念递给了她一张纸巾,“谢谢!”她顿了顿,重新调整自己的情绪,“我永远无法忘记那天,20xx年十月九日,晚上六点四十五分,上源市发生了7。9级大地震,我们在地下被掩埋了两天,我们俩聊着天,彼此鼓励,后来我也昏迷了,当我被人救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莫无闻,我告诉他,下面还有沈骏的妻儿,然后就昏迷了,再次醒来已经是七天以后的事情了,我追问他,沈骏妻儿可是活着?”

    她依稀记得当天的情景,莫无闻对自己说的话,“你说了这事儿吗?我可能没听清楚,你不是喜欢沈骏吗?死了也好,给你腾位置了。”然后下一秒,她就看见了沈骏犹如盛怒中的狮子,冲向自己,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

    哪怕是过去了那么多年,就像是噩梦一样,每日每夜吞噬着她的心,让她无法心安。

    本是一场家宅内斗,莫无闻却罔顾人性命,让她背负了两条活生生的生命。

    沈骏就像是疯了一样对她嘶吼,“为什么?我老婆做错了什么,我儿子那么小,才一岁多点,付蕾蕾,你是我见过心肠最歹毒的女人,我不爱你,死也不爱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那是她这辈子听过最恐怖的话。

    “为了能够顺利接手付氏集团,我设计了酒醉的沈骏,成功的怀孕了,逼着他和我结婚,我也没有想到,他为了孩子真的愿意和我结婚,这几日,他夜夜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就躲到卫生间里哭,他愧对妻儿,娶了一个杀死自己妻儿的凶手。”

    第五念问道,“你希望我做什么呢?”

    “他老婆和孩子的尸体到现在都没有找到,这是他的心结。”

    “你希望我找到他老婆和孩子?”

    “是的,我当年是坐在她老婆的车离开酒店的,上源市我本就不熟悉,一场地震以后,我更是连大概位置都不知道,也曾私下调查过,可是他把他老婆的一切信息全封了,我知道他在防着我。”付蕾蕾苦涩一笑,“我在他心里就是一个狠毒的坏女人。”

    “想要找到准确的位置,必须由沈骏的帮忙吧?”

    “是。”

    “你觉得他会相信我吗?”

    “这就要靠你的能力了,他每个月九号都会去海边垂钓,我想你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这事儿倒是不算伤天害理,对她来说也没有难度,她倒是能办,可是……第五念问道,“沈骏到底是谁?”

    “93275部队的政委。”

    第五念眨了眨眼,“哪里?”

    付蕾蕾再次重复了一遍,第五念很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她最近和这个部队真的是太有缘分了。

    “第五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面对摆放在自己面前的两张空头支票,第五念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容易被钱收买的女人。

    其实她应该不能那么倒霉吧!

    只是陪政委钓钓鱼,不会点背的碰见闵御尘吧?

    “好,这活儿我接了,但是时间长短可不是我说的算?”

    “这个我明白。”企图让一个军人相信第五念,的确需要点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