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095 我走了
    照顾两个小家伙不仅是个体力活,更需要耐心,好在以萝是休大礼拜的,要不然她真的要欲哭无泪了。

    星期一,方以萝很早就起来做早餐了,第五念是闻着饭香起床的,想到今天早上他们要上幼儿园,心情瞬间大好,将自己收拾妥当,一溜烟的冲进了意墨房间,直接将两个睡意朦胧的小家伙提了起来,催促道,“快,马上洗脸刷牙吃早饭,我送你们去幼儿园。”

    “妈妈,你这么兴奋干什么?”

    “你们两个要上幼儿园了,我能不兴奋吗?”

    第五意墨揉了揉惺忪的水眸,泛着迷雾般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看着第五念,“妈妈,你嫌弃我了?”

    第五念心头一软,摇头说道,“怎么会,妈妈要出差一段时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想着今天亲自送你去上学。”她深深的感觉到,撒谎这门功力绝对是和姑姑学的,已经到了如火纯青的地步了。

    “你又要出差了?”

    “不工作,怎么养活我的小王子啊!”

    第五意墨撒娇的搂着第五念的脖颈,吸了吸小鼻子,可怜巴巴的说道,“其实我很好养的,我可以不穿名牌,不买玩具,不要零食,甚至也可以不念最好的幼稚园,这样你是不是就用那么辛苦了?”

    听到儿子这么说,第五念差点就泪奔了,这是谁家的小可爱,这么懂事还让大人怎么活啊?

    摸了摸意墨的浓黑的小脑袋,“别瞎说,你的花销才几个钱,更何况你的花销多半都是你以萝妈妈拿的,我也没花多少。”以萝说过,孩子虽然是寄养在她的名下,可她才是该负责主要花销的人,这是做妈妈的权利,谁都不能剥夺,最后见以萝如此坚持,她也就是平常买衣服,买玩具,买水果,买一些课外的书籍。

    第五念想了半天,总算是找了一个好的借口,“是……是妈妈花钱大手大脚的,赚的少了根本不够花。”

    第五意墨抬起了小脑袋,眼神纯真的望着她,“妈妈,那么把意墨的钱都省下来留给妈妈用吧!”

    第五念怔怔的看着第五意墨认真的小脸,第一次有种被感动到说不出话来,“你这个,哎哟,原来我儿子是个暖男啊!”

    陈轩奇趴在被子里,羡慕的看着好朋友和妈妈的小对话,想到了自己的妈妈,不由得心里酸酸的,这两日虽然和意墨相处的很愉快,可到底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他有两天没有看见妈妈了,是真的特别特别想她。

    想到这里,陈轩奇的眼睛都红了。

    第五意墨朝着好朋友招招手,“轩奇,我可以把我妈妈借给你抱抱,所以你能别哭了吗?”

    第五念平常的力气就大,毕竟捉鬼有的时候也靠点自己的功力,所以她经常练武,一把搂过了轻盈的陈轩奇不算是费事儿,一手抱一个,“轩奇,别哭,阿姨知道你想妈妈了,只要你今天再上一个白天的课,晚上放学就能看见妈妈了。”

    “嗯!”他强忍着不哭,主要是有点怕生,不敢给意墨的妈妈造成困扰。

    “我们轩奇是小男子汉,遇到事情不能轻易的红了眼眶,若是妈妈看见了得多心疼,所以你要坚强,妈妈才不会为你担心,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阿姨。”

    对于姑姑‘交代’的事情,第五念虽说有怨言,却是不敢不从。

    回到缘起装上自己需要用的东西,然后再顺便联系了一下久未见面的白渣渣,拽了拽手指上的那根线,“渣渣,我们又有事情要做了,这几天就别拦在你的狐狸洞了。”

    那头是久久的沉默,沉默到第五念以为自己没联络上那只闷骚的狐狸。

    用力的拽了拽手指上的红线,“死狐狸,你的主人正在呼叫你,有没有听见?”

    “死狐狸,死狐狸……”

    “白渣渣,你敢给我装死,我就去刨了你的祖坟。”

    久到他终于回应了第五念,“第五念,当初我真想被雷劈死!”也好过被她救了以后,这样日日夜夜的折磨他。

    第五念听到这话,没来由的心情大好,“下次吧,下次你渡劫升神的时候,你就祈祷自己被雷劈死吧!”

    白昭昭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身为狐狸的这几千年经历的太少,要不然怎么会被一个第五念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我知道了,临走之前再找我,这段时间麻烦你给我点私人空间。”

    第五念耸耸肩,“乖。”抬眸看向了趴在门口的袁起,很是幽怨的望着自己,“你露出那副死样子要干嘛?”

    “boss,你出差这样好事儿为什么不找我,我又勤快,又耐劳,还听话,还会说打趣的话逗你开心啊!”他这么好,boss怎么就忍心将他抛弃了。

    “你懂个屁,你的功夫有白昭昭好,关键时刻还得等我去救你,这一趟你不讹我个百八十万的,我第五念就和你一个性,去去去,没事儿别烦我。”这个臭小子分明就是在她身上挣养老钱的。

    “boss……”他将尾音拉的特别特别长,哀怨的瞅着你。

    第五念火大的随手丢出一个资料夹,正中他的脸,“滚,别烦我。此去凶险,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哪有那么的儿子还给你爸,到时候你爸在利用自己的职权对我打击报复,我一个做小本买卖的人哪里斗得过你爸这个市长。”

    袁起撇了撇嘴,“boss,你可别说你是做小本买卖,你的身家可把我爸那种两袖清风的好官不知甩出了多少条街。”

    “滚,别吓胡说,万一被有心人听见了,还不知道该如何惦记我这点东西。”

    “boss,其实我有自保能力,我……”

    “下一秒你还在这里墨迹我,就把我的宝马还给我。”

    袁起虎躯一震,立刻变了脸,那可是上百万配置的宝马,怎么能说要就要回去了呢?“别啊,boss,闹着玩儿哪有动真格的,别生气,小的立刻滚蛋。”说罢一溜烟就跑的不见踪影了。

    第五念将自己要用的东西全部收拾妥当以后,给付蕾蕾通了一个电话,说明原因,如果她愿意等自己,那就等,如果不愿意,她也可以赔偿她一部分钱,毕竟他们这一行还没有签合同一说,她在外人的眼里,其实就是封建迷信,就算是闹到法庭上,也算不得毁约。

    付蕾蕾自然也清楚的知道事情的利弊,只是她没有想到第五念会主动提出补偿她。

    其实钱对于她来说,还真是不见得有多么的重要,但是第五念的诚实与处理事情的方式还是令她非常欣赏,“你大概要多久才能回来?”

    “早的话,十天半个月,迟的话,怎么也需要一个月。”

    “那我等你。”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再也找不到比第五念还要厉害的高人了。

    四处打听过,所有人都说,如果能够找别人解决的问题,绝对不要找第五念,因为这女人性格嚣张怪异,全凭心情,如今她找到了第五念,自然看中的就是她的能力。

    至少她没有因为听见沈骏的头衔就打了退堂鼓。

    “好,我尽量回来,你的案件我会给你打个九折。”

    “不用,只要你办好了,我还会给你一笔奖金。”

    送到手的钱,她若是都不要……是不是有点傻?

    “我不会令付小姐失望的。”

    闵御尘坐在后座,拿出了手机,发了一条简短的微信,我走了。

    可是久久的没有得到回应,脸上不禁划过一抹黯淡,沉静俊朗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的表情,连开车的乔挚亚,坐在副驾驶座的洛河,还有闵御尘身旁的沈谦然都纷纷感受到了闵御尘身上所散发的冷气,不自觉的想要离他们的老大远一点,再远一点。

    红灯,停车等待。

    他的视线穿过了车窗玻璃,眼睛不经意间定格在了一栋欧式小楼,第五念拎着一个小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靠边停车。”

    乔挚亚打了右转灯,然后将车子停了下来,闵御尘直接推开车门,朝着第五念大步走去。

    洛河趴在了车窗前,“你们说,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的巧合吗?”

    宋阳开着车,后面载着宋雨霏和万晴天,眼见老大的车停了下来,他也急忙拐了个方向,停了车。

    “我去,老大这是准备去哪里?”没有给他们太长时间就揭晓了答案,只见老大朝着某一处走去,直到他伫立在第五念的面前,顺便还吓了第五念的一大跳。

    万晴天立刻按下了车窗玻璃,看向了那个伟岸挺拔的男子,在她的记忆里,他高不可攀,神圣不可侵犯,她一直不敢奢望自己能够与他会发生什么,只是如此小心翼翼的喜欢着一个人。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骄傲如闵御尘会喜欢第五念这样的女人?

    没有完美的家世,甚至不能在他的工作上帮助他,性格张扬,怪异,对于这样的对手,她起了攀比之心。

    虽然万晴天自认在这个拼爹的时代,她比别人矮了一头,可她凭借着自己的努力,站在了与他可以并肩的高度。她很小心的猜测,若是自己努力一回,是不是也会同样得到他的喜欢。

    宋雨霏叹了口气,直接越过了万晴天,按住了车窗上升键,直到黑色的玻璃遮挡了她所有的视线,“晴天,别看了,别说老大不喜欢你,就算是喜欢你,也容不下你这样的儿媳妇儿。”

    万晴天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难道就能容得下第五念?”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五念也去了新坡城,两人之间的感情好像增进了不少。

    “同样容不下,可是老大喜欢啊!”

    闵家的人口很简单,闵家老将军早些年参军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援朝战役,获得的军功章堪比天上的星星那么多,退休后,华夏国依旧保留了老将军的头衔,闵家老夫妇只有两个儿子,老大参军退役后从政,在政界算是个高不可攀的存在,娶得妻子也是政坛忘年交的女儿,实力不容小觑,老二没有参军,却是从商,做的生意很大,早些年早就上市了,取得是父亲老战友的女儿。

    闵将军在军中很有威望,虽然两个儿子都不在军中了,一个从政,一个从商。

    可是闵老将军的两个孙子却是在军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一个做了少将,一个做了上校,这在华夏国,闵家绝对是独一份儿的,集合权利,势力,财力,恐怕再也找不到闵家这样的人家了。

    第五念一出门,就发现了袁起竟然将他的车子停在了自己的车前,由于空间狭小,她根本开不出来。

    拿出了手机,拨通了袁起的电话,传来了对方的嬉皮笑脸的声音,“boss,你是不是觉得不带我去肯定是个遗憾?”

    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一点也不,我只是想告诉你,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若是不能把你的车子移开,老娘就用我的悍马直接撞过去。”

    “啊!不要……”下一秒,袁起怪叫了起来。

    第五念狠狠的挂了电话,转身却是被身后近在咫尺,差点和自己脸贴脸的闵御尘吓死了,连手上的电话都被她甩了出去,好在闵御尘眼疾手快的抢了过来,然后递给了她,第五念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干嘛,和我玩儿太阳的后裔啊!”

    闵御尘蹙眉,决定不回答自己听不懂的问题,“为什么不回我微信?”

    “我忙呗,连看都没看。”

    闵御尘淡淡的说道,“见到你正好,我的任务调令下来了,马上就要走。”

    第五念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嗯,一路顺风。”

    “敷衍。”

    “一切顺利,党和国家非常期待你这次的表现,好好努力,加油,华夏国的将军一定是你的。”

    闵御尘听闻此话,不知怎么心情大好,拉着她的手,“想做将军夫人吗?”

    第五念不自在的收回自己的小手,“我想做将军他妈。”

    “好,到时候让我们的孩子努力。”

    “闵御尘,你的幻想能力总是让我……”她忍不住哧溜了一声,“牙疼。”

    “吃点甲硝唑。”

    第五念现在已经不仅是牙疼了,还头疼了,真的是太想照着他的脑袋踹上一脚,踢爆了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豆腐渣?

    闵御尘看了一眼欧式小楼的招牌,只有两个大大的‘缘起’二字,从外观看不出里面经营的东西,“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的店。”

    “缘起是你起的名字?”

    第五念点点头,“来我这里的客人都是一场缘分。”

    “不错!”他的回答一向很简洁明了。

    第五念骄傲的抬起了自己的小下巴,露出得意骄傲的小脸,“用不到你表扬,我多优秀我自己还能不知道吗?”

    闵御尘眼底划过了一丝笑意,“我真的该走了,看见了我的微信一定要回。”

    不等第五念回答,袁起就像是一个疯子,慌慌张张的冲了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横躺在自己的车前,嘶声裂肺的呐喊,“boss,你若是想撞我的车,就先从我的身体上压过去。”只要他还有一口气,那么谁都不能动他心爱的宝贝。

    马路上有人停驻脚步,开始朝着这边观看,第五念感觉到太丢人了,上前狠踢了袁起的车轱辘,换来他更加绝望的尖声嚎叫,好像踢的是他。

    “袁起,还不赶快把你的破车开走?否则我真的开车把你的破宝马撞个稀巴烂。”

    袁起一股脑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上了驾驶座,噌噌的两下将车子开走了,顺便利用了狭小的空间玩儿了一个漂移。

    闵御尘黑了脸,拉着第五念的手腕,“那个臭小子叫什么名字?”

    “袁起,袁世凯的袁,扶不起的阿斗的起。”故意念的大声一点,把自己的缘起区别开来。当时以为是缘分,现在却觉得这就是一段孽缘。

    闵御尘抬眸看了一眼招牌,缘起。

    “音不好,换了吧!我真的该走了。”

    “那不耽误你了。”

    “我给你的短信微信必须回复。”

    第五念敷衍的点点头,明天她就要忙起来了,哪里还能顾得上他?

    闵御尘大步走向自己的车子,走到车门前,他顿住了脚步,回眸看向第五念,嘴角勾起一抹极浅的弧度,“离开之前能够看见你,真好!”

    第五念咽了咽口水,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或许,闵御尘根本也不想等她回应,直接坐上了车。

    车内的三个人瞬间就感觉到牢门老大的心情特别好,与方才分明就是两个极端。

    沈谦然想到刚刚接到的电话,希望他们老大的好心情可以不要迁怒无辜。“老大,上头来电话了,说是这个任务让我们与特种兵部队的飞龙队合作。他们的老大韩之寒合作!”

    闵御尘的俊脸瞬间紧绷了,眼底划过一丝的冷然。

    要说韩之寒与闵御尘的恩怨绝对积怨颇深,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最早的应该是来源于韩之寒的妹妹,韩潇媛,在两个人结婚的当日,韩潇媛葬身大海,连尸体都没有找到,上头下来一个紧急任务,闵御尘二话没说,就去出了任务,惹得韩之寒扬言闵御尘回来以后,非要打断他一条腿。

    腿是没被打断,但是两个人结仇是肯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