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100 晚安
    由于兴旺村地处偏僻,不如他们所见过的别的村子,繁荣到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私家车,要说现在的农村面临着改革开放,所以多半发展都挺好的,也少有穷的叮当响的兴旺村。

    许是很少见过这样好的车子开进村,大家伙围在了一起,一边感慨这城里人真有钱,一边惋惜的缩到了周家的铁柱,多好多善良的孩子,怎么就军事演习的时候出了意外呢?

    可怜了红霞这么年轻就做了寡妇,上有婆婆要伺候,下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要养,真是苦了红霞。

    闵御尘是打着上级领导来慰问周文同志的家属,所以得到了周家乃至村子里的村长盛情款待,自知他们生活情况困苦,所以闵御尘自掏腰包,将大家伙的伙食全包了,坚决不能动用村子里的公款。

    他们来的时候,并没有惊动镇上,所以村长唯恐自己招待不周,死活不要闵御尘的钱,还是第五念说了一句最真实不过的话,吓得老村子一把拿过了钱,窝在手里不停的哆嗦了,“村长,拿着吧,他们若是动了老百姓一针一线,回去是要被枪毙的!”

    村长脸色苍白,可见是真的吓坏了,“团长,我拿,这钱我拿着,但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的。”没有想到,这么大的官也是会被枪毙的。

    闵御尘颔首,“劳烦村长了。”

    兴旺村来了这么大的官,自然要好好的招待,只是住宿问题是个事儿,唯一比较大的地方,就是村长的家,还有村子里唯一的首富,周大宝。

    家里盖起了二层小楼,还有一辆小车,话说没有见过闵御尘这伙人,村里人还真就觉得周大宝挺富裕的。

    记得当时他买了那辆二手小轿车的时候,好一个显摆,还说城里的人都开这样的车,云红霞进城以后,见识过了第五念的那辆什么蓝什么尼的车子,算是清楚的知道了,周大宝的那个小轿车就是城里残疾人的代步车。

    也是第一次认知到,她的眼光那么狭隘,竟然觉得周大宝这样的人,在城里肯定也是特牛气。

    如今他们一共二十一个人,开的都是越野车,不畏惧任何凹凸不平的地面,那速度快的打开窗户都能风刮破人的脸。

    周大宝有个空屋,挤一挤就住下了猎豹中队,村长家空出的五个房间,就住下了飞龙队。

    至于第五念就和周嫂子挤一挤,而白昭昭就与周文的弟弟周武睡一个房间。

    第一个晚上,存在在周家架起了一口大锅,然后找来了一堆人来帮忙,毕竟总要置办个席面出来,不能丢了兴旺村的脸。

    闵御尘没拒绝,让自己的手下拿着钱跟着村长去置办。

    韩之寒冷哼了一声,火速让自己的手下开着车一起去,还放话让全村的人都来。

    自从周文死了以后,老太太闲着没事儿就会溜达去后山,看看儿子,陪他说说话,这太阳快要落山了才回来,一看见自家大院门口停了好多辆见都没见过的车子,全村的百姓几乎全来了,吓得老太太还以为自己家又出了什么事儿?

    许是大家伙看出老太太吓坏了,连忙解释道,“老太太,周文的团长来慰问你家了,你慢点。”

    听到这话,周家老太太长须了一口气,想到短命的儿子,不由得又红了眼眶。

    白昭昭美中带着谪仙,闵御尘是俊朗挺拔,自带王者的霸气,韩之寒美的不像个男人,却是一脸的杀伐果断。这样的男人,兴旺村的女人可是从来不曾见过的,尤其是他们的属下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睛,更别替这些领导了。

    一时间,大姑娘小媳妇,就连几岁的小奶娃都忍不住的翘首以盼,看的如痴如醉。

    看着他们身边的女人,再对比自己,不由得感慨,这城里人的皮肤就是水灵。

    闵御尘亲自出了大门,看着老太太步履蹒跚的走来,在密集的人群中迈开了步子,村民自动让开了一条路,闵御尘带着猎豹中队的全体人员,笔直站好,右手迅速抬起,规规矩矩,整整齐齐的朝着老太太行了一个军礼。

    第五念微微愣住,迎着阳光看去,竟然发现他们即使不穿军装,依旧高大挺拔,村里热热闹闹的气氛顿时僵凝了,打从心里肃然起敬。

    老太太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云红霞抱着孩子别过头去,偷偷的哭了起来。

    韩之寒心神一凛,对于周文的事情,他知道并不少,毕竟军中闹的沸沸扬扬的,甚至还想着见面,拿出这件事情好好的刺激刺激他,可是这一刻,他为自己曾经生出的想法而惭愧。

    顿时能顾体会到了周家老太太的心情,还有闵御尘内心强大的自责与愧疚,军人的气魄使他抬起了沉重的手臂,五指合拢伸直,手心向下,目视着老太太,久久的不能收回来。

    飞龙队一见老大如此,纷纷效仿,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彼时村里的人看着周家老太太都觉得不一样了,就像早先时候,被皇上和太后册封的诰命夫人一样的尊贵。

    闵御尘迅速的收回手臂,上前搀扶着周家老太太,态度温和,丝毫看不见冷漠与庄严,“老妈妈回来了?”

    “娘,这是铁柱的团长,有公务,正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的。”

    老太太拍着闵御尘的手,立刻感动的说道,“你说咋能让你这么大的官跑来看我这个老太婆呢?”

    “在这里没有官,只有一家人。”

    老太太感动的直掉眼泪,“俺家铁柱真是跟了一个好领导。”

    闵御尘听闻此话,满嘴的苦涩,之前云红霞就交代过了,周文同志是军事演习时出意外死的,让他们所有人都不要泄露半句,要不然老太太年纪大了,再也承受不了任何的打击。

    夏天的夜里总是黑的晚,他们吃过了晚餐后,天还有点泛着灰色的亮度,老太太今天太高兴了,吃过晚餐后就早早的歇息了。

    闵御尘去周大宝家之前,告诉云红霞军事法庭的审判,“只有陈路风判了死刑,其余几人是终身监禁。”

    云红霞刷碗的手顿了顿,想到犹如噩梦的那几天,不由得凄惨一笑,“俺们绝对相信国家的审判,行刑的日子是什么时候?”

    “这个月的29号。”

    “谢谢团长为俺们铁柱奔波。”

    闵御尘的眼睛如深邃的浩瀚海洋,抬头仰望着星空,眼底快速的划过了什么,似是懊恼,似是惭愧,随后撸起了袖子,坐到一旁的小板凳上,拿起了大碗开始刷了起来,吓得云红霞涨红了脸,“团长,这咋使得,哪儿能让你这个客人刷碗呢?”

    “嫂子我帮你吧,你一个人要做到什么时候?”

    云红霞急的团团转转,无意间看着第五念抱着孩子坐在院子里看着他们,“念念,你快来劝劝你家男人,怎么能让客人做这些呢?”

    第五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周嫂子就像是着了魔似的,非要把她和闵御尘凑成一对。

    正在刷碗的闵御尘不由得勾起了嘴角,怎么偏偏就觉得周嫂子的话格外动听呢?

    第五念轻咳了两声,以此掩饰自己内心抓狂到想要狂吼,“嫂子,让他干点活儿吧,要不然他心里不好受。”

    闵御尘刷碗的手微微一顿,她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

    想到她对自己的了解程度,他的心情立刻愉悦了起来。

    怀中的娃娃已经有两个月大了,第五念抱在怀里,就觉得像是一团棉花糖似的,许久没有抱过这样小婴儿,她倒是喜欢的紧。

    “瞧你这么喜欢孩子,将来肯定能够做个好妈妈。”

    说到做个好妈妈,第五念还真不敢托大,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抓鬼,陪意墨的时间很少,虽然以萝才是意墨的亲生妈妈,可到底意墨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那感情比亲生的差不了多少,绝对是关键时刻,可以拿命换的。

    只是,意墨生活在一个没有爸爸的世界,这是她即使再如何努力都无法做到的,她爱怜的摸了摸怀中的小脑袋。

    孩子张着小嘴,好似在寻找着什么,“嫂子,孩子饿了,剩下的碗我和闵御尘刷吧,你带着孩子先回房间休息吧!”

    “不行,你俩去休息,我先去把娃哄睡了,剩下等着我自己一个人刷。”听不得儿子因为要吃奶而嚎啕大哭,抱着孩子就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闵御尘回眸,“不是说要和我刷碗吗?”

    “我就是说说而已,你还真当真了?”

    闵御尘又好气又好笑,朝着她招招手,“既然这样,那就过来陪我聊聊天。”

    第五念有些无精打采的,“不好意思,没兴趣。”

    “如果我说的是休书的事情呢?”

    瞬间某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从萎靡不振到雄赳赳气昂昂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一溜烟的冲了过去,拿过了小板凳,乖巧的坐在了闵御尘的身边,很是激动的问道,“你想开了?”

    见她这么振奋,说不生气是假的,“我们两个人只有这一个话题可聊吗?”

    “那我们还有什么可聊的?”

    将最后一个碗刷干净,闵御尘侧目,与凑过来的第五念不期然的打了一个很近的照面,彼此差不多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近到能够感受到呼吸拍打在对方的脸上,第五念没来由的脸红了,顿时退开,还没有稳定身形,就被闵御尘一把拉进了他的怀里,声音低沉迷人,有蛊惑的意味。“晚安!”然后轻吻了傻不愣登的第五念的额头,随后站起了身子,放下了卷起的衬衫衣袖,那模样多了几分潇洒,从容,第五念看着看着就失了神,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直到他的身影走出了周家的大门口,第五念才想起来,然后开始捶胸顿足了起来。

    该死的,这个贱男人竟然使了美男计,顺便还占了她的便宜。

    关键的东西,连个边都没提到,太过分了。

    白昭昭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恨不能跺穿了这块土地,懊恼的模样竟然令他产生了‘可爱’的错觉。

    惊觉自己的想法,白昭昭立刻盖上了被子,闭上眼睛,默念着‘不是这样,绝对不是这样’来催眠自己。

    难得在这样清爽新鲜的空气中醒来,第五念还真的舍不得睡了,换了一件轻便的衣服,决定出去听别人讲‘故事’。

    走过村子里长长的小路,二十来个小姑娘穿着时下已经不流行的裙子,站在街头叽叽喳喳的不知说着什么?

    第五念看了一眼手表,现在也不过是刚过五点,村里的人起的都是这么早吗?

    眼瞅着两只精锐的队伍狂奔而过,互不相让,一群小姑娘兴奋的欢呼了起来,双眼冒粉红,第五念总算是明白这些小女孩在这里做什么?

    只不过,闵御尘和韩之寒是不是有点太无聊了,一大早跑个步,需要玩儿命的跑吗?

    第五念默默的退出了人群中,专门找那种可以乘凉的大树,现在也不过是九月份,村子里的老人都喜欢起的早,坐在一起聊着天。

    昨天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村口有一颗大树,旁边就是村子里唯一的小学。

    走走停停,果然就看见了一群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坐在那里说着话,第五念过去与他们打了个招呼,村里的人淳朴,热情,第五念不像是自家孩子嫌他们唠叨,他们问什么,她就回什么,静静聆听,偶尔参与讨论的乖巧模样瞬间捕获了一群老头老太太的心,拍着手说道,“这孩子真贴心,可不像我家那个坏小子,就知道冲我吼,说我不懂他们年轻人的世界。”

    第五念的笑容温和,不尖锐,闵御尘奔跑的步伐放慢了,连紧跟着他的韩之寒都不由得侧目,见到第五念坐在一堆老年群体中,显得特别的眨眼,微风吹过,吹起她黑色丝绸般的发丝,再搭配她纯真的笑容,绝对是一幅美景。

    韩之寒眯起了眼睛,他肯定是脑袋坏掉了,竟然觉得今天的她有点不同味道的美。

    他的审美观念一向很好,莫不是在一群老年组合的衬托下,才显得她有几分的漂亮。

    韩之寒如此安慰自己,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注视,手臂一挥,“飞龙队今天早上的训练到此为止。”

    第五念转了一圈,然后回去看见白昭昭已经用早餐了,没来由的觉得他连吃饭的样子都很骚包。

    吃过早餐以后,拉着云红霞回到了屋子里,之前她还给周嫂子买了好多轻便的衣服,没有选择连衣裙恐怕也是这里是农村,穿的太花哨被人说闲话,毕竟丈夫才过世,而来是他们干活也不方便,所以她的东西都是比较实惠一点的。

    “妹子,你又乱花钱,你给俺儿子还买了那么多的东西,闵团长也带来了好多,你俩就瞎花钱,也不知道存钱好办个婚礼的,虽然嫂子支持你倒追他,可是俺可不支持你没名没份的跟着,毕竟女人的大好年华太短暂了。”

    第五念连忙打断她的话,生怕再说下去又不知道扯到哪里去了。

    此刻倒是抱着破罐破摔的心理,怎么解释都是自己倒追,还不如不解释,随便别人怎么误会。“嫂子,我想问你个事儿!”

    “啥事儿?只要我知道的,肯定都告诉你!”

    “我想知道距离这里方圆二十里云家村的事情。”

    云红霞脸色一白,吓得她差点孩子都快要抱不住了。

    “嫂子,你姓云,我可不可以猜测你也是云家村的人?”和老头老太太聊天就是一个好处,那就是套话,所以这一早上她可不是随随便便聊天的。

    云红霞眼底映上了深深的恐惧,想到了第五念的能耐,她相信她绝对不是心血来潮学着那些大学生来冒险玩儿的,如果她是专程来收服厉鬼的话,她还真的为第五念担心上了。“念念,嫂子劝你一句,别好奇,云家村太邪乎了。当时云家村太穷了,若不是我爹入赘到我外公家,我们一直住在外村,恐怕我们家都逃不过这一劫,可怜我太爷爷他们都死了。”

    第五念蹙眉,“嫂子,你能不能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云家村的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他们为什么还如此的害怕?莫不是威胁他们生命的东西还存在着?

    她没来由打了一个冷颤,这事情太过蹊跷了。

    云红霞摇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当年知情的老人全部闭口不谈,将云家村视为不祥之事!但是,前几天有人来这里探险,进入那所村子以后,就全部都失踪了,后来有人报过警,你不知道,警察来了,就是找我们的几个村子做了调查,人都不敢去云家村,然后就草草的结案了。云家村外围的几个村子,常年云雾缭绕,明明是一片土地,却是两个温度,根本就没有人敢进去。”

    第五念脸色一变,“那些探险的人进去多久了?”

    云红霞也被吓坏了,哆嗦了一下,“大,大约也就一个星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