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105 猜忌
    没错,这才是真正的白素贞,浑身通体的白色,盘旋在不远处的山坳,光是看体积就绝对能够震惊你的眼球。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世人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大的蟒蛇,光是眼睛就有的灯笼那么大,只是淡漠轻轻的一瞥,就足以令他们冻僵了整个身子。

    第五念的腿一软,若不是闵御尘将她提了起来,很有可能就会跌坐在了地上。

    严格说起来,第五念其实并不怕蛇,可是她以往见过的蛇最粗也只是百八十斤重量的蛇,哪里像是眼前看见到的这条蛇那么粗壮,给你的感觉,随便吐一口吐沫,都能把他们淹没了。

    闵御尘感受到了第五念的惧意,搂住她的腰肢,“别怕,有我。”

    只见那条粗壮的大白蟒蛇随意的将目光一扫,就定格在了第五念的脸上,它斗大如灯笼的眼睛竟然闪过了一丝迷惘。

    看来,云家村的妖应该就是它了,只是如此庞然大物,少说也要修行个六七百年,妖气怎么可能是淡淡的呢?杨严有点想不透。

    落月拉扯着师父的衣袖,“咱们跑吗?”

    第五念很不想吐槽他,“你觉得你能跑的过它吗?”

    当然不能,“可我们该怎么办?”

    “只能上呗!”

    这么大的一条巨蟒,他们岂不是羊入虎口,恐怕他们这几个人恐怕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

    有人摸了摸别在了腰间的枪,不知道子弹能不能打穿它的身子?

    “此蛇身有妖气,成妖也就不过是几百年的功力,就怕它刀枪不入。”第五念握紧手中的剑靶,按下按钮,冒出一只画满符咒的九阳神鞭,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今日避免不了一战了。”

    闵御尘上前一步,站在她的身侧,他的声音低沉平稳,很有安抚力。“我就在你身边,别怕,你和杨大师纠缠住它,其余的人和我去近身攻击。”

    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她不怕死,怕的是第五家的诅咒,不到28岁,想死都死不了,怕自己只剩下支离破碎的肢体,还苟延残喘到28岁才能死。

    想到那个画面,第五念心中警铃大作,逼着自己必须去面对现实,今天死的必须是那条蛇,而不是她。

    杨严手掌一转,掌心中自然升起了一把类似于羽毛的扇子,第五念看着那把扇子,目光微微闪动了几下,没想到竟是诸葛扇,当年诸葛亮手中拿着的那把扇,这把扇凝聚了诸葛亮的智慧,胆谋,甚至是勇气,若是心中存善之人手持诸葛扇,那么用扇之人必定会将使用出它最大的威力,如果是一个心术不正之人,那么这把扇等同于废扇。

    其余有人选择手枪,有人选择匕首,山坳边白色大蛇动了动上半个身子,只见林中的树叶仿若是争先恐后的往下坠落,冷冽的风扫的他们的脸生疼生疼的,大有睁不开眼睛的趋势。

    杨严甩开扇子,荡漾出一层金光咆哮的气浪,朝着那条大蛇奔腾而去,只见它一动,整个山林间都开始山摇地动,大蛇的尾巴甩了甩,轻易的就化解了杨严的法力甩出的攻击。第五念没给白蛇喘息的机会,破空甩起了九阳神鞭,将空气之中阴冷的气息化开,势不可当的威力化成的朵朵的金色小花,集体朝着白蛇攻击,许是第五念的神鞭之上凝聚了世上最阳之物,遇到了极具阴气的白蛇,怎么可能还会完好无损。

    只见金花攻击的地方,会在蛇神露出鲜红的血肉来。

    闵御尘见状,玩命的奔跑,朝着白蛇狂奔,寻找离他最佳的开枪角度,因为白蛇受了伤,疯狂的扭动着身子,所以一时之间他掌握不了最佳的开枪动机,“沈谦然,短距离攻击,王子涛狙击准备,其余的人见机行事。”闵御尘决定放弃开枪,近身利用匕首攻击,他选择了自己要攻击的受伤部位。

    他不敢保证自己一刀刺进它的身子会不会带来痛击,可是第五念打出的伤口就不一样了,已经是露出了血肉,那么就可以刺的再深一点。

    许是闵御尘的动机已经被白蛇察觉到了,只见白蛇愤怒的甩开了尾巴,一连卷倒了好几棵大树,因为东倒西歪的树木倒在地上,对他们有利也有弊,更加便于隐藏自己。

    第五念为了给闵御尘争取更多的时间,将鞭子甩开了,人家说打蛇打七寸,所以她往死了攻击白蛇的七寸。

    这个行为彻底的惹怒了白蛇,它张着嘴巴发出类似嘶声吼叫,足以震撼整个山林。

    闵御尘抓紧机会,扑倒了它的身上,执起了匕首,狠狠的刺入它受伤的血肉之中,匕首之前被第五念以敕妖符加持过,没入了白蛇的伤口里,惹来它更加疯狂的扭动身子,然后开始原地甩着尾巴,企图利用扭动身体将闵御尘甩下去。它越是企图挣扎,闵御尘越是在它的伤口痛击,以此来固定自己不要被它轻易的甩了出去。

    只见它的蛇头一甩,然后直接寻找到了闵御尘挂在自己身体上的位置,张大了嘴巴,朝着他露出锋利的尖牙,狙击手见时机成熟,一连朝着白蛇的眼睛开了好几枪,疼痛放佛是彻底的激怒了它,只见白蛇强忍着痛意也要吃掉闵御尘的架势,第五念喊道,“闵御尘松手。”

    他连想都没有想,直接松下了手,身子以极快的速度下坠。

    第五念腾空而起,朝着闵御尘踏空而去,抱住了他的腰,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眼见白蛇的尾巴呼啸而过,闵御尘抱着第五念的身子旋转了一圈,以自己的后背为她遮挡一切。

    只不过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只见白蛇的尾巴转换到了另一个方向,以横扫千军之势朝着云家村而去。

    他们有人受伤了,但是好在大家都活着。

    所有人都搞不懂白蛇最后为什么放弃了攻击闵御尘和第五念,就这么窝窝囊囊的逃走了?

    所有人都看得出,那条白蛇是故意放过了他们,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是心事重重的。第五念也清楚的感受到了其他人打量,甚至是猜忌的眼神,她沉着脸,也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反正,她都习惯了孤零零的,不被别人理解,更何况是这些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人。

    闵御尘始终坚定的走在她的身侧,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安静的就好像没有他这个人似的,看着第五念瘦弱的背影,其实他更想把这个小女人拥入怀中,可是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做,生怕自己触动了她心底反弹的那根弦。

    因为有人受伤,脚程就会变慢,期间白昭昭利用红线联络了第五念,得知他们受伤了,却没有人员伤亡,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们回到了学校,天色已经有点黑了。

    受伤的人阴气入体,杨严为他们每一个人驱除阴气,至于有伤口的地方只能包扎一下,其余的暂时还真的做不了什么。

    他们没有想到,第一天进入云家村,就有这么多的危险?

    回来之后,今日前往的云家村的人都集体沉默了,甚至是离着第五念很远,每个人对她都起了防备的心里,杨大师倒是没有任何的表现,和之前一样,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睡觉。

    第五念就一个人坐在了睡袋之上,双手抱着膝盖,一个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想的太入神了,连闵御尘拿了饭给她都没有反应。

    “你吃点东西吧!”

    第五念抬眸,看向了闵御尘,现在才发现他的胳膊受伤了,“你什么时候受伤的?”

    伤口只是随意包扎了一下,也没有经过特殊的处理,第五念从包中拿出自己的珍藏品,让他坐在自己的身旁,撕开了他的衣服,露出鲜红的伤口,她打开小瓶子,将温热的药水倒入了伤口之上,随后又找出了纱布包扎,在纱布之上画了一道挡阴除煞的符咒,金光微闪,直接没入了纱布之上,再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没有离开这里,就不要打开纱布,这里的阴气太重了,阴气入体就不妙了。”

    闵御尘颔首,将今天的晚餐递给了她,“吃点热乎的东西吧,胃能够好受一点。”

    捧着饭碗,即使肚子早已经饿得难受不已,却还是没有一丁点的胃口。

    心不在焉的吃着热乎乎的面糊糊,闵御尘叹了口气,“你在想什么?想云娃,还是那条……白蛇?”

    第五念震惊的看着他,只见他眼中一片清明,没有丝毫的猜忌,甚至是怀疑,第五念动了动干裂的唇瓣,扯出了一抹很是勉强的笑容,“闵御尘,那条蛇放过了我!”

    闵御尘颔首,“嗯,看得出来,要不然它那条尾巴甩过来,我说不定就要粉身碎骨了。”

    第五念不知为何,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情笑出来,笑的眼中含泪,豪气的抹掉了眼中的泪水,“闵御尘,你肯定是个死心眼的,其实我知道你们都在怀疑我,觉得我来这里的动机不纯。”

    将她一把拉进了自己的怀中,轻拍着她的小脑袋,声音比以往更加轻柔了,“你果然是个女人,就喜欢胡思乱想,睡觉吧!”

    第五念怔了怔,趴在了他的怀里,第一次有了不想推开他的冲动。

    她想自己肯定是被他的美男计迷惑了,要不然怎么会有一丝丝的感动呢?

    面对猜忌,疑惑,甚至是疏离,第五念早已经习惯了,甚至是现在有人对自己好一点,她都会不安,回程的路上,有那么一瞬间想解释,可是现在她一点也不想解释了。

    韩之寒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第一次没有表现出自己很鄙视的目光。倒是瞪了瞪回来就神神叨叨的王子涛和梁飞,“闭上你们的臭嘴吧。”

    闵御尘见她睡着了,就把她放平了身子,拉上睡袋,希望她睡的暖和一点。

    然后看了一眼韩之寒,朝着外面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他有事情出去说。

    邻村的夜晚,能够看见很明亮的月亮,虽然阴森,却是异常的明亮。闵御尘对韩之寒从来不会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明天一起行动,我希望你能把团队精神灌输好。”

    韩之寒侧目,依照闵御尘这样的人,什么时候为别人着想过?

    下意识酸不溜丢的问道,“你就那么喜欢她?”

    “喜欢她有什么不对吗?”闵御尘反问。

    韩之寒却像是胃里塞进了什么不舒服的东西,为媛媛而不平,“闵御尘,你见过了媛媛,难道就不曾为她有过一丝一毫的难受吗?你哪怕有一点的不好过也行,可你他妈的活的太滋润了。”滋润到让他恨不能摧毁闵御尘所有的幸福。

    “你好像特别希望我过的不好。”

    “没错,我就是这么希望的怎么了?”面对波澜不惊的闵御尘,韩之寒这一刻特别想激怒他这个死面瘫,“你过的好,我就浑不舒服。”

    “倒是不能如你愿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罢就起身朝着教师而去。

    韩之寒却像是被气疯了似的,站在原地不停的跳脚,气吼吼道,“闵御尘,我操你大爷的!”

    闵御尘顿住了脚步,并未回头,只是淡淡的说道,“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严格说起来,他的大伯算是韩之寒的上级,这个说到怎么可能做到?他就是明显故意气他的,韩之寒面色涨红,却再也说不出操你大爷的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