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109 真相(二更)
    疼,实在是太疼了,第五念说不上那种感受,疼的她五脏六腑都开始难受了起来,她抱着云弟嚎啕大哭,他是家中的顶梁柱,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眼前的村民再也不是以前那些善良的人,他们已经被魔鬼占领了一切。

    保卫兵给村长使了一个眼神,他立刻就懂了,吼了一嗓子,“你们还不把人给我抬回去?”

    第五念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灰暗,然后就陷入了一个旁观的角色,看着不远处的闵御尘,她的心微动,难道自己从梦中惊醒过来了?

    不对,眼前闹哄哄的场面证明他们还没有醒,那么说,这一切都是曾经的往事,如今只不过是重新上演了一遍。

    她试着企图想要阻拦这些疯狂的村民,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她只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而存在。

    云娃哭着喊着,“爹,爹,你醒醒啊,醒醒,我以后听话,我再也不会随便告诉别人我的秘密……”

    “啊,贞姐姐,我没听你的话,所以我爹死了!”一个十岁的孩子被一群大人强压着,她发出无比凄厉的喊叫声,却唤不醒村民的良知。

    明明昨天还叫过的李婶子,今天就变成了另外一张面孔,恨不能杀死她。

    可是她做错了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她只是希望自己爹不要死而已,她没有想过那么多,可是老天爷为什么要让爹爹死呢?

    还有娘,她哭的好不上心,云弟也吓坏了,这些都无法阻止丧尽病狂的人。

    村长愤怒的指着云娃,“你个黑心的小贱蹄子,我儿子才二十岁,年纪轻轻的死在了矿下,你个黑心肝的,死的人为什么不是你这个妖怪啊!老天爷,求求你把儿子还给我吧……”

    云娃感受到了石头被丢在了脸上的痛感,还有炉火钩子抽打在身上的痛楚,都比不得此时失去爹爹的那种疼,只要动一动就会疼的她血肉模糊。

    第五念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她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这些人如何能够下得了手?

    云娃奄奄一息,望着眼前的叔叔爷爷,口腔里尽是血沫子,她张了张嘴,“爹,我要去看我爹。”不知谁狠甩了她一巴掌,不知哪一个村民丧尽病狂,也不知谁第一个扒开了她的衣服,露出了稚嫩布满伤痕的身体。

    “她还得我们没了亲人,弄死她,我们一定要弄死她!”将自己莫大的悲伤化作了愤懑,他们觉得自己是替天行道,替死去的亲人报仇,在一个保卫兵的带领下,各个解了裤腰带。

    第五念倒抽了一口气,眼睛里盈满的泪水瞬间滑落,素白的小脸上尽是一道道的泪痕,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接下来会看见什么?

    直至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却还是能够听见耳边的低吟秽语,还有小小的云娃在死命的挣扎,重重的发下毒誓,要他们不得好死的话。

    第五念捧着闵御尘的大手,发出了悲痛的呜咽声,心绞的难受,她不知道此时是自己的心境,还是云娃娘的心情,她第一次觉得连呼吸都痛的她直掉眼泪。

    当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不知谁说了一句,断气了。

    第五念一把拉下了闵御尘的大手,眼睛与死又不甘的云娃对上了眼,她几乎能够从她临死前的眼睛里看见毁天灭地一样的绝望,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了,一个十岁的孩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怨气?

    强大到足以令她做出屠村这样残忍的事情,真的论起残忍,恐怕刚才的那个场景才是她看过最残忍的一幕。

    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一个破碎飘零的孩子架在了杆子上,然后点燃了火把,没一会儿就将她少了个精光,连根骨头都没有。

    许是因为她太不甘心,死的太冤了,最后变成了厉鬼。

    那天夜黑的特别早,许是大家最后都醒过神来,清楚的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很有默契的没去村口。

    那夜闪电特别亮,雷声特别大,一个冤魂在村口慢慢形成,不用经过七天的混沌,从形成冤魂的那一刻便只记得自己唯一的目的,那就报仇。

    让参与所有事情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让整个村子为爹爹陪葬。

    电闪雷鸣之际,一条受伤惨重的白蛇慢慢的爬到了她的面前,云娃记得,那是她曾经救过的白蛇。

    “云娃,我本是一条修炼成精的白蛇,当日若不是你的珠子,恐怕我早已经死去了,如今我错算了时日,此时便是我渡劫之日,可是我深知自己的蛇神扛不住那滚滚而来的雷劫,所以我怎么都是一死,所以我愿意将我的内丹交给你,你渡不过就会魂飞魄散,渡过了今日的雷劫,他日成妖,想要报仇也会容易,云娃,你可愿意?”

    云娃的眼中闪过深深的恨意,燃起了漫天的火光,“我愿意。”

    云娃以鬼魄状态吞下了白蛇几百年的内丹,然后接受了上天所赐下的雷劫,她利用强大怨念支撑着自己要撑下去,最后奄奄一息的爬出了村子。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云弟死了,娘也死了。

    报复就在回魂夜的那一日,呼喊着曾经的小伙伴,搞得大家人心惶惶,没两日鸡犬不宁,将那些假情假意的村民立下的衣冠冢用尾巴扫开,露出阴森凉凉的棺材盖,白蛇咬死了所有村民,不论大人小孩,还是曾经的小伙伴,无一幸免,最后打翻了油灯,让大火燃烧起来,就算是烧了三天三夜,也不足以燃尽她的恨意。

    第五念不知什么时候醒的,只是呆呆的坐在了原地,眼神失神的望着某一个方向。

    而醒过来的人不止她一个人,集体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从胸腔迸发出的怨气瞬间提高了嗓子眼,连笼罩在云家村的怨念都多了一些,第五念多少能够有所感觉。

    久久的回不过神了,或许还沉浸在方才那个可怕的噩梦之中,他们第一次认识到,人间地狱或许不是战场,而是人心。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面已经日上三竿了,他们都没有了寻找云娃的想法。

    闵御尘从地上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第五念脑海中的那根弦更加紧绷了,声音都提高了几分,“你要去做什么?”

    “把她找出来。”

    所有的人都没说话,只是怔怔的盯着闵御尘。

    外面阳光正午,很是耀眼,像是笼罩了一层阴霾,虽然之前也是这样的状况,怨气一般的薄雾笼罩着云家村,遮阳避光,透不出一丝的暖意,他们所有人都能够分得清楚,那种冷与此时内心的冷是不一样的。

    只见闵御尘朝着第五念伸出了修长白皙的大手,高大的身影遮挡住了阳光,能够令她轻易的看见他脸上的认真,“好歹我们当了她一个晚上的爹娘,你就想这么干坐着,等着她犯下更多的错误?”

    第五念抿了抿干裂的唇瓣,“所以呢?”

    “找到她,尽我们最大的权利去帮助她。”

    第五念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这是闵御尘第一次看见她的眼泪,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看了看闵御尘的手,轻轻的放到了他的大手里,感受到他手心的温热,“好,我们去帮她。”

    “我想知道,当年的保卫兵有人死了吗?”

    杨严道,“当时我看过了资料,并没有。你猜测云娃的恨意已经迁怒到他们身上了?”

    第五念慎重的点点头,“要不然她为什么拘着云家村一百多条魂魄,逼着他们不允许去投胎,鬼魂聚集的怨气不断的壮大,最后足以撑起了云家村这片小天地,我大胆的猜测,她的能力仅仅限于云家村,所以她需要更加强大的怨念离开这里,去寻找当年那些她还没有报仇的人。”

    朝阳蹙眉,“时间过去了那么久,有的人已经死了。”这种怨念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是他们的子子孙孙,他们的后代总有活的吧!”

    所有人错愕的看着第五念,很难相信第五念口中的云娃,竟是一个如此执念的孩子。

    “太可怕了,我们必须阻止她。”

    “所以今天晚上真的很重要,云娃若是在天狗食日将村民的怨气全部吸收了,我们除了让她魂飞魄散,没有别的办法。”

    “那我们该怎么做?”

    “或者我们可以迂回一点。”闵御尘想了想继续道,“可以先从那些枉死的村民下手,解开他们的心结,他们没有了怨念,对于云娃来说,他们也就没有了利用价值。”

    “这倒是个好主意。”

    第五念不由得提醒他们,“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不能让她利用到了我们的怨念。”

    韩之寒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你们说云家村就这么大的地方,云娃能把那些枉死的村民藏到哪里去?”

    “看来这个就需要我们自己去寻找了。”

    外面的人本以为云娃的事情告一段落了,见他们久久并未离开村子,飞龙队的大美小美,还有猎豹中队的万晴天和宋雨霏已经走进村子来寻他们了。

    这里没有信号,自然也通不了话。

    见到他们几个人来了,第五念不免蹙眉,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进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