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110 被怨念牵动
    眼见各自的老大,立刻欣喜的走了过来,宋雨霏似是松了一口气,“看见你们好好的,我们也就放心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队友,他自然知道,没有任何的命令,是绝对不会进来,能进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四个人脸上多了几分纠结,最后还是万晴天说出了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四个探险的大学生昨天晚上失踪了。”

    “失踪?”所有人无法想象,他们都变成那个奶奶样了,还能往哪里失踪?

    第五念拧起了清秀的眉头,“他们失踪之前,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联系到他们的亲人还没有赶过来,所以这期间都是医院的护士在照顾,自然不可能太精心,听护士的口供,昨天并没有什么人来,由于他们又是被保护的对象,属于医院僻处了一个f区给他们四个人,天色刚有些渐黑,他们不知怎么就醒了,然后开始狂躁了起来,每个人都鬼哭狼嚎的,明明是一个人在说话,却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小护士说,他们像是自言自语,却又偏偏是自己和自己在对话。”

    众人脸色变得异常凝重,这是鬼上身了吗?

    第五念急迫的问道,“他们都说了什么?那些小护士有没有听清楚。”

    大美接着说道,“这部分的口供是我亲自跟着他们一起做的,有个男同学用着很苍老的声音一直在说什么天狗食日我们就全完了,然后还有一个稚嫩的声音说什么爷爷,云娃会不会再次把我们都杀了?我好恨她之类的话,一个人自言自语,体内缺又像是隐藏了许多个声音,小护士吓得只能将他关在屋子里,根本不敢再接近了。自然也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杨严又问,“他们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晚上大约六点钟左右,因为那个时候我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就匆匆赶了回去。”对于他们在云家村所发生的事情,他们必须要有记录,所以各方人马一直都等着他们能够提供新的线索。

    六点钟,那不就是他们做法的时候吗?

    “原来那些鬼跑到了别人的身体里。”朝阳恍然大悟,可是看着师父和偶像沉重的眼神,他又觉得自己是不是猜错了什么?“师父,难道那些人并不在那四个人身上?”

    “他们四个人临走的时候,我却并没有看见任何的冤魂。”

    这也是第五念是所想不明白的事情,“如此一来,我们只需要找到那四个大学生就能知道云娃的目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梁飞和王子涛出去的时候,不是说云娃已经死了吗?”

    “对呀,这件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四人还不知道云娃这件事情的真相,所以宋阳尽量发挥了自己的想象力,还是讲述梦中的真相,唯独忽略了自己扮演的小屁孩这件事儿。

    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就算是曾经铁骨铮铮的女汉子都有些眼眶微红,这是畜生才会做的事情。

    宋雨霏顺势坐到了白昭昭的身旁,声音略显哽咽的说道,“帅哥,我的心太难受了,你让我坐在你旁边,看看你说不定心情就会变好了。”

    白昭昭嘴角一抽,直接别过头去,看也不看宋雨霏。

    宋阳见状,却是心惊肉跳的,那可是一只千年的九尾狐,妹妹凑的这么近,也不怕羊入虎口?

    “雨霏,你过来。”

    “干嘛?”宋雨霏有些不情愿,身旁的那人那么赏心悦目,她还没看够呢,哥哥这个时候出来搅什么乱啊!

    “你给我过来,我有事儿和你说。”宋阳朝着妹妹拼命的眨眼睛,宋雨霏抬眼望去,差点没把自己给吓坏了,挤眉弄眼就够吓人的了,顺便还瞪大了眼睛,那架势差点没有把眼珠子给瞪了出来。

    宋雨霏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好,好,我知道了,就是别再瞪着我了。”心有不舍的离开了白昭昭的身边,眼睁睁的看着飞龙队的大美和小美雀占鸠巢,气的她只能在心里痛骂这两个贱人。

    本以为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却是没有想到被哥哥这个捣乱的人给破坏了,这态度自然也就不会有多好,不满的嘟囔着小嘴,“哥,你想和我说什么事儿?”

    “雨霏,我告诉你,你喜欢谁我管不着,但是白昭昭不行。”宋阳是个急脾气,从来不会拐弯抹角,温柔的劝说,哪怕一张嘴就惹来妹妹的不喜,也不在乎,毕竟自己的妹夫可不能是个狐狸精。

    宋雨霏逆反的小心理起来了,“干嘛,我就喜欢他,你管的着吗?”

    “我告诉你不行就是不行,你给我长点脑子,别没头没脑的喜欢上一个不是人的家伙。”

    绝对的大实话,听在宋雨霏的耳朵里,却是与骂人没什么两样。

    “哥,你怎么还骂上人了,我可不记得你这么没有素质。”

    “屁,素质值几个钱,我就明摆的告诉你,你们两个没戏。”

    瞧哥哥义愤填膺的架势,活似她喜欢的人是他自己的心头好似的,意识到哥哥的离经叛道,这绝对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宋雨霏轻咳了两声,“哥,你不会喜欢白昭昭吧,他虽然是长的好看,可是毕竟不是女人,你别和我抢他好不好?”

    宋阳真是被自己的妹妹气到了,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宋雨霏,麻烦你长点脑子行吗?”

    眼见哥哥气势汹汹的离开了,宋雨霏不由得叹了口气,和自己的哥哥做情敌,这种感觉实在是说不上来的……,嗯,是的,刺激,就是刺激。

    熊熊斗志已经燃起了宋雨霏内心好战的本能,发誓一定要把白昭昭这个男人掰直了,千万不能让她哥给整弯了。

    第五念提议,尽快找他们四个人,趁着今日天狗食日之前解开他们的心结,因为他们找到了关键破解的问题,那日惨剧在场的人只有男人,并没有女人,所以他们有的人并不知道那日村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严大师坚持着人之初,性本善的观点,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当时他们肯定也有后悔的人,只是人最初的软弱使他们不敢开口,甚至不敢承认自己曾犯下的错误。

    第五念没有反对,与杨严带领着朝阳和落月将昨日村口所布置的阵法加持,继续维持轮回大阵。

    其余的几个人全部忙着去找那四个探险的大学生,他们身体里有云家存一百多口人的魂魄,所以他们肯定还是会回来的,从他们几人零零碎碎的对话中,这些人想在天狗食日之前,与云娃拼命。

    至于万晴天四人,第五念和杨严没让他们离开,若是单独离开,被云娃钻了空子,还不如留在这里,与大家一起奋斗。

    其余的人皆是出去找人了,阳光虽不刺眼,笼罩在云家村的上空却是闷热不已,空气中的风都是带着一个闷热之气,莫名的让人有些烦躁。

    那种烦躁就像是隐藏在心底的暴动,好像只需要一根火柴就足以点燃似的。

    宋雨霏把哥哥的交代早就忘到了脑后,上山的时候就缠着白昭昭问东问西的,白昭昭是那种你不问我不答,你问了我也会有选择性的回答,尽管对方的态度很冷淡,依旧挡不住问题多多的好奇宝宝宋雨霏。

    “帅哥,你是我们大嫂什么人啊?”

    什么人都不是,他宁愿没有丝毫的关系。

    “只要你不喜欢她就行。”

    听到这话,白昭昭没来由的黑了脸,“别胡说。”很显然,白昭昭很怕被人如此误会,他不是那么没有追求的狐狸,喜欢第五念这种贪财,好吃懒做,得理不饶人,并且还有点胡搅蛮缠的神经病患者。

    看见他否决的那么快,可想而知他的态度坚决。在宋雨霏眼里,他们老大喜欢的人就是天底下绝好的,别人是没有资格嫌弃的,有些焦急的问道,“白昭昭,我们大嫂怎么了,我就觉得她挺好的。”

    万晴天的心情异常的烦躁,尤其是听着好友左一声大嫂,右一声的大嫂,心情没来由的更加烦躁了,她既然心里承认了,何必挂在嘴上,可有想过她这个朋友的感受?

    “够了,别一个大嫂又一个大嫂的叫着,烦不烦啊你。”

    被莫名其妙的吼了一嗓子,尤其是还有飞龙队的人在看着,宋雨霏只觉得自己被吼的很没面子,立刻冷下了脸色,“老大喜欢,认定了她,我为什么不能叫?”

    其实吼完了万晴天就有点后悔了,她本以为宋雨霏能吃个哑巴亏,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有想到她一点面子也没给自己,不免有些生气,“是,我知道她的好,可是你要叫她大嫂,跑别人面前叫去,你看她答不答应你,无聊。”

    “你才无聊呢,喜欢老大不敢表白,有本事你跑到他面前说去啊,拿我撒什么气?”

    两个人越吵声音越大,最后万晴天是真的被气坏了,想也不想的冲到了闵御尘的面前,扑簌扑簌的掉着眼泪,猎豹中队的人见状,面色微变,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

    宋阳连忙上前拦着万晴天,嬉皮笑脸的说道,“晴天妹子,我妹妹说话有点冲,我代替她向你道歉,有些事情你可得想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若是犯了错误可就没有从来的机会。”

    其实万晴天那点小女孩的心思谁不懂,或许连闵御尘都懂,他们老大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这事儿不捅破那层窗户纸,他就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若是捅破了一切真相,那么万晴天以后肯定不能留在老大的身边了。

    毕竟他们共事了这么多年,也很心疼万晴天这个独自靠着自己奋斗得来今天一切的朴实姑娘,自然不希望她最后沦落到被老大发配边疆的地步,所以纷纷拦着她,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万晴天却像是着了魔似的,谁的话也顾不上了,只想告诉自己老大,她的喜欢比任何一个人都藏得浓烈。

    “宋阳放开我,你向着你妹妹我管不着,但是你也别管我的闲事儿。”

    “万晴天,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呢?”说罢,宋阳也火大了,朝着万晴天吼出的声音都快震坏身边围观人的耳膜了,纷纷堵着耳朵,搞不懂宋阳的脾气什么时候也这么大了?

    闵御尘拧眉,没说话。

    万晴天顾不得那么多了,站在了他的面前,这一刻他只想表达自己的喜欢,“闵御尘,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为了能够配得上你,我努力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为了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喜欢这样的我?”

    说完这句话,这么多年来,万晴天不仅松了一口气,还多了几分沉重。

    韩之寒震惊的看了看万晴天,又看了看脸色阴沉的闵御尘,原来这厮把女人留在了身边就是为了供自己取乐的,他当时还惊诧,闵御尘这种变态怎么会容许自己的身边出现别的女人?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小子吃着锅里,还盯着外面的锅碗瓢盆,这个男人有这么多龌龊的想法时,就没有想过自己的妹妹吗?

    来到这里,他一直殷殷期盼能够见到媛媛,可是没有,他没见过,连梦都没见过,想到媛媛一个人独自在另一个世界孤苦无依,他就心疼到浑身都难受。

    对于闵御尘,他更多了一丝怨恨,宁愿他能够多情一点,最起码还能骗骗媛媛,也止步于让她死的太不甘了,最后化为了鬼,却还是放不下这个无情的男人。

    “我有喜欢的人了。”

    虽然明知道他会拒绝自己,可是万晴天还是会忍不住在心里有小小的期盼,希望有不一样的回答。

    听到了内心深处的那个回答,她还是会忍不住的难过了。

    抹着眼泪,她不懂,他内心的那个女子有什么好的,不甘心的问道,“我哪里比不上她?”

    闵御尘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男人,一直忠实于自己的感受,“没有可比性。”

    这话无疑是刺激到了同样为了妹妹不甘心的韩之寒,握紧了吱吱作响的拳头,毫不犹豫的朝着闵御尘砸了下去,他快速的测过了头,一把扣住了韩之寒的拳头,蹙着眉不耐烦的说道,“韩之寒,你又在发什么疯?”

    “我打死你这个无情的贱男人,媛媛是不是在你心中也没有什么可比性?”

    “既然知道还问。”没来由的,闵御尘的心中也多了几分烦躁,恨不能一拳打死眼前这个精神病。

    自家老大与别人对上了,自然是队员也不能闲着,现场一片混乱。

    白昭昭脸色大变,这群人竟然被心中最底层的怨念牵动着!

    看来云娃已经有所行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