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 生日礼物520
    119 生日礼物520第(1/2)页

    天:

    第五念被闵御尘拉着手走出了酒店,在他身后慢慢悠悠的跟着,闵御尘也不催她快一点,她也不问,我们要去哪里?

    直到走到一个邮局的路口,只见他掏出了手机,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然后又抬起了头,看着某一处说,“我们去那边。”

    第五念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连连点头。

    直到他们走到了一间花店门口,闵御尘顿住了脚步,她却因为自己打哈欠太过用力,差点挤出自己的眼泪,一头直接撞到了闵御尘的后背,好在她极力的稳定住自己的身形,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胳膊才算是站稳。

    “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闵御尘指着花店,“进去选一束你喜欢的花儿。”

    第五念眨眨眼,确定自己没听错,因为这位爷又说了一遍。

    她不由干笑了一声,“闵御尘,你有病吧,你给别人过生日就是把别人带过来买束花?”

    闵御尘面瘫僵硬的脸色闪过一丝迷惘,“这是第一步。”

    “第一步?”第五念扑哧一笑,“你别告诉我你还列了一张如何过生日的详细计划?”

    他平静无波的瞳眸里划过一丝精光,快的令人无法抓住。

    “你只需要照办就行。”

    第五念环着手臂,淡淡的说道,“我不喜欢花,那是小女孩的爱好,这样吧,闵御尘,你给别人过生日,当然要投其所好,自然是送我最喜欢的东西才对。”

    闵御尘点点头,“没错,那你喜欢什么?”

    第五念撅着嘴巴想了想,打了一个响指,兴奋的说道,“你把你的钱包拿来。”

    他乖乖的照做,将自己口袋里的钱包拿了出来,抵到了第五念的面前,只见她相当的不客气,从里面拿走了所有的现金,伸着白嫩的小手点了点钱,“虽然只有三千多元,但是我就勉强将就一下吧!”说罢,将现金装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把钱包还给了闵御尘,只见俊美的脸上闪过满满的错愕,她想做什么?

    很快,第五念没有给他多余的思考,直接公布答案了,她第一次对自己笑成了一朵花似的,“闵御尘,以后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计划,我这人很好打发的,我就喜欢钱,你把钱给我了,还买什么花儿,买什么礼物啊?”

    闵御尘似懂非懂,活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直接贪财的女人。

    可是……

    闵御尘有点小纠结。

    第五念毫无形象的伸了一个懒腰,“既然你礼物也送了,是不是就该做点我喜欢的事情?”

    “你喜欢什么事情?”

    “睡觉啊!”

    闵御尘双眸里映着满满的震惊,不知道是不是被第五念的大胆震慑到了,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第五念都走出了好远,也不见他跟上来,不由得回眸问道,“你傻不愣登的站在那里做什么?”

    他顿时有些口干舌燥,甚至是全身都热了起来,然后重重的保证,“念念,我会对你负责的。”

    第五念怔然,对她负什么责?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她狠拍了他的肩膀,哼了哼道,“给你美的,我的意思是,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虽然觉得有点假,可是事情真的搞明白的那一刻,闵御尘还真的有点失望。

    最后出了酒店一共不过二十分钟,两人又打道回府了。

    第五念美滋滋的回房间睡觉了,临走之前交代闵御尘今天晚上要用的东西,一定要准备齐全了。

    闵御尘却是犯愁了,他对自己的这份礼物并不是很满意,想来想去,也不能拿这点小事儿去打扰沈骏,所以只能回房间给好友乔挚修打了一个电话。

    对方接到他的电话,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

    要说这位老兄,八百年都不会想着给他打一个电话,如今看见他的电话,差点没激动到被水呛到。

    接电话时的声音都有些轻颤,小心翼翼的问道,“喂,闵御尘吗?”

    闵御尘依旧是一副万年大冰山的面容,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大乔,你什么时候省钱到连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都取消了?”乔挚修,乔家老大,与乔挚亚合成大乔小乔,唯一的爱好就是攒钱,攒钱,不停的攒钱,看着银行卡上的数字会使他非常的安心,当年参军的时候,他听说当兵辛苦还没有钱,当时就在军区大院里又哭又嚎,又打滚,然后一战成名,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逼着他做不喜欢的事情,因为代价太丢人了。

    最后,乔挚修为了能够赚大钱,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国外修学的道路,学习建筑学。

    据说,他不知道从哪里听到闵家二伯开了一间建筑公司,每年的都收入都是数以亿计算,就连设计师都是每年几千万的年薪,他觉得自己可以先去学习,回国就去闵家二伯的公司工作,日后存几年钱就能够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钱存的不少,可是每每从自己的账户里拿出钱的那一刻,他就会呼吸急促,大有心脏病要犯的前兆,所以这些年也还待在闵御尘爸爸的公司里,暂时也不想另辟天地了。

    他在军区大院,因为抠而出名。

    现在还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上班,因为舍不得拿钱出来买车,在外却说自己是为了锻炼。

    所以,当乔挚修问自己是不是闵御尘的时候,闵御尘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嫌电话费太贵了,把来电显示都取消了。

    乔挚修听着熟悉的冷嘲热讽,可以非常确定此人就是自己的损友,“喂,我没你想的那么抠好不好?”

    “如果我爸不给你教电话费,你会不会直接连电话都不用了?”

    不怪闵御尘这么想自己的好友,实在是他抠的不止军区大院都有名,还扣的在父辈,爷爷辈都是出了名,当时乔挚修连电话都舍不得买,是公司配备了一步智能手机,可是他觉得这手机用两天就要充电一次,太过消耗电量了,硬是要求公司的人,给他配备一个待电时间超长的老人机,此举属于自毁形象,公司的小姑娘对他的希望全部幻灭了。

    乔挚修抿了抿唇,却是没打算再说话。

    因为,他的确会这么做,每天充电尽量在单位解决,绝对不拿回家。

    “算了,你别说我的那点事儿,你从来不想着给我打电话,突然打给我,我怎么有点心虚的晃。”

    “你做什么亏心事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