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 莫无闻的喜欢
    120 莫无闻的喜欢第(1/2)页

    天:

    “你说你是不是贪污受贿了?”

    闵御尘满脸黑线,“没有。”

    “闵御尘,你怎么嘴巴那么硬呢?”她直接将闵御尘一下子拽在了沙发上,苦口婆心的劝一个铤而走险的年轻人,一定要及时悬崖勒马,毕竟他这么年轻就做到现在这个位置,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若是他再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那下半辈子就白扯了,说不定就要在监狱里了此余生了。

    “你说你就是一个团长,每个月的固定工资也就那么一丁点,不是我瞧不起你,恐怕你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有我一笔单子的零头多,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说你是不是被人贿赂了,想让你帮着办点什么事情啊?”她能够想到金钱的来源,就只有这一条路了。

    闵御尘眼底闪过狭促,故作深沉的说道,“你对那些黑暗的事情了解还挺多的。”

    第五念的心咯噔一跳,感觉心脏都跳出了嗓子眼儿了,果然是这样!这绝对是变相的承认。

    意识到他真的做了违法的事情,第五念不仅痛心,甚至还多了几丝慌张,拉着他的手都在轻晃,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出一个好的办法,却发现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他被抓起来的画面。

    闵御尘没有想到自己无意的一句话令她如此惊慌,他询问,“你是在担心我吗?”

    第五念烦躁的拽了拽头发,“你说呢?闵御尘我发现了,你这人就是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这都火上房子了,你怎么还不着急啊?你说这事儿万一是别人下的一个套怎么办?你这辈子就真的交代进去了,你绝对就是臭咸鱼,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了。”

    看着她趾高气昂的骂着自己,闵御尘不知怎么就觉得开心不已,从喉咙里迸发出了一丝深沉的笑声来。

    第五念狐疑的看着他,是不是他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被吓……吓笑了?

    有人说过,一般吓坏的人也是会容易吓笑的。

    她语重心长的拍拍他的手,“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再给你想个补救的法子。”

    闵御尘一把将她拉扯进自己的怀中,将第五念禁锢在自己的怀中,“念念,你是在担心我吗?”

    很难看出来吗?

    第五念气恼他这个时候还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紧张感吗?

    用力推开闵御尘,“你能不能认真一点,你说你到底一共贪污了多少钱?”

    闵御尘见她真的急了,心下一动,一把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吻个天昏地暗,恨不能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里,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如此打动他的心,让他这样如痴如醉。

    第五念被吻的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吻霸道,带着一丝宠溺,还多了几分激动,感受到唇齿间的美好,他眼神之中的**又重了几分。

    她呼吸紧促,唇瓣上能够感受到他占有性的啃咬,她的心略微的轻颤,甚至感觉自己的理智就要被他吻没有了,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的迷惘,原来这就是舌吻的感觉。

    看着她小鹿一般清纯朦胧的眼睛,闵御尘只觉得自己的理智在崩塌。

    蓦地,胸前一凉,第五念被凉意刺激的觉醒了,尤其是覆盖在胸口上的大手非常的不规矩,第五念想也没想的甩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这巴掌的力度几乎令他的脸瞬间红了一片,甚至是清醒了不少。

    “闵御尘,你不要脸,咱俩谈你受贿的事儿,怎么就,怎么就……”接下来的事情,连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了,因为刚才的那个吻,其实认真说起来,她还挺陶醉的。可是这种事情,打死了都不能承认。

    闵御尘深吸了一口气,食指压在她的薄唇上,声音是异常的沙哑,声线摩擦着她的耳朵,“对不起,我可能要去冲一个凉水澡。你放心,钱很干净。”说罢,他掉头就冲进了浴室,然后就听见了水流哗哗啦啦的声音。

    第五念傻眼了,他的钱很干净?

    怎么个干净法?

    她怎么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样?

    第五念再次看看身侧的这个男人,明明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目光冰冷,连个笑容都没有,看着就一身的寒意,这样的人竟然是富二代?

    妈呀,这个世界真的很难令人理解?

    闵御尘侧目,与她的视线无意识的对视,“你看了我很久了,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嘛?”

    “那个世界二十强的尘馨建筑设计公司真的是你家开的?”

    “嗯,尘馨取自我和妹妹名字。”

    “所以,闵雪松真的是你爸爸?”

    闵御尘挑眉,“我们不像父子?”

    第五念仿若是浑身打了鸡血似的,一把抓住了闵御尘的手,激动的说道,“土豪啊,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吗?”

    “朋友可能做不了,但是夫妻应该没有问题。”

    第五念干笑了几声,“闵御尘,你说你对我这么执着做什么,我在你眼里不就是个神棍吗?”

    闵御尘摸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我可能就是口味儿重,所以特别喜欢你这样的。”

    口味重?这是什么解释?

    喜欢她怎么就变成了口味重了?

    “闵御尘,人家都说恋爱是需要两情相悦的,我们打个商量好吗?”

    他来了兴致,“你想和我商量什么?”

    “我们定个时间,一年吧,一年以后,若我还是不能喜欢你,你就……”

    闵御尘接着说道,“我就放弃,还你一个安静,顺道再给你写一封休书,若是你喜欢上我了,休书一事就绝不许再提。”

    “闵御尘,你怎么那么有自信我会喜欢你?”听到他如此轻易的答应了,第五念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儿,总之是五味杂陈。“成交!”

    *

    夜里,闵御尘,第五念,沈骏三人出发了,到达目的地,闵御尘和沈骏身边的小兵已经准备好第五念所需要的东西。

    一只三寸高鸡冠的大公鸡,阳气十足,可用做领路,还有红线,朱砂,一些黄色的符纸。

    来到的时候,马路上已经支起了维修的栏板,有一段路程已经做了封闭。

    闵御尘看向第五念,“现在已经过了下班的高峰期,所以这段路暂时可以封闭一段时间,但是不能封闭太久,所以我们的行动必须要加快。”

    第五念颔首,“好,我知道了。”

    第五念没搭任何供台,然后指着包围圈的某个地方,“在那里支起一面三尺高镜子,若是想找到你老婆和儿子,就必须要先破除聚阴聚煞阵,才能寻找,可是这个聚阴聚煞阵所用的法器是那位风水先生的,所以不能强拆,只能先用这面镜子挡上一挡,看看能不能把聚阴聚煞阵给折射到那面山上。这个阵法是根据你妻儿的生辰八字所布的阵法,我猜你用自己的血应该能够成功走进阵法,我现在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沈骏很认真的在听。

    第五念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法器,是一块很暖的暖玉,呈现铜钱状,中间有空档,四周布满了看不懂的纹路。将玉佩放到了沈骏的手中,“这个迷阵只有你能够进去,我需要你找出这个阵眼,阵眼所在之地必是阴气大盛,浓雾弥漫,到底他用什么做法器我并太清楚,你必须要把他的法器换下来,放上我的法器,那么此阵就算是易主了,我便可以引导你去找你的妻儿。”

    沈骏表示明白。

    “我必须要提醒你,若是途中我们被布阵的人发现了,他肯定会给你设计更多的迷阵,或许这个迷阵之中有你的妻子和儿子,但这些都并不是真的。”

    “我明白。”

    “当法器换上我给你的那块玉佩之后,你若是找到了你的妻儿,咬破你的手指,点在公鸡的鸡冠之上,它就会带你回到现实。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你妻儿的葬身之地。”

    “好,我明白。”想到等一下他会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儿子,沈骏内心一片激动。

    第五念抿唇,“若是中途有个什么意外,你用血点破大公鸡的鸡冠,它会带着你向阳走,我希望你量力而行,别着了他人的道。我相信你的妻子肯定不希望你因为这样,断送了自己的生命,我想她应该不会背负着生命去来世,更何况是她爱的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