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 破阵
    121 破阵第(1/2)页

    天:

    沈骏进入阵法之中,觉得眼前浓雾已经弥漫了整个视线,方才耳边还有车子鸣笛的声音,转眼就听不见了,雾气散去之后,能够看到安静的小区,天色放佛是刚刚暗沉下去,估算着时间,大概是晚餐过后,他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只觉得一切都太过不真实了,他依稀记得,这里是岳父家,那个时候她还不是自己老婆的时候,带着他来认门。

    他能记得自己紧张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甚至是说了什么,只是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你们放心,我会用尽我的一声去保护琪琪的。”因为紧张,他的声音特别大,看着吓傻的未来岳父岳母,他顿时间涨的满脸通红。

    随即,岳父和岳父却像是顽皮的孩子一样,还给他鼓起了掌声。

    如今想来,他不由泪湿了眼眶,他说到却没有做到,两个老人家和琪琪,孩子出事儿的时候,他被安排去救南区,而他们在北区,短短二十公里的路程,他只能先救别人的父母,别人的妻子。

    他有深深的自责,他愧疚自己的家人。

    神骏站在小区楼下,恋恋不舍的看着这一切,虽然一切都是假的,可是他就是不能收回自己的视线。

    站在外围的第五念和闵御尘清楚的看见沈骏一动不动,两人又等了一会儿,“他怎么停下来了。”

    第五念拧着眉,“我想对方肯定是在此阵之中设下了什么障眼法,导致了他停止不前,若是再这么浪费时间的话,恐怕今天未必能够找到沈骏的亡妻和儿子。”

    经过多方面的考量,这种打关系封道路的事情只能做一天,却不能做两天。

    “那怎么办?你有方法联系到她吗?”

    第五念摇头,“他的亡妻和儿子被控制在这个阵法之中,一看就知道,此阵法是为他所布置的,深陷阵法之中,他因为血缘关系也算是一份子,所以我没法联系到阵法之中的人。”

    闵御尘观察着四周的景致,耳边有汽车的鸣笛声,还有公鸡的叫声,“念念,那只公鸡呢?它应该不算是此阵法的一份子,你能用它来提醒沈骏吗?”

    第五念眸光一闪,“等会儿,我试试看。”

    她拿出自己之前要用的符咒,然后汇聚了几分的将符咒贴在了之前拴在公鸡脚上的红线,在符咒下方打了一个响指,无火自燃,随即轻轻弹了弹红线,肉眼可见的波纹随着红线荡漾开来,直至波及了沈骏手中的公鸡。

    沈骏察觉到公鸡都咯咯不耐烦的叫着,动了动身子,连脚都有些麻木了。

    他被唤醒了些许的理智,他站在路口,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自己会不会再次看见琪琪和儿子?脚下生风了一般,朝着家的方向前进。

    看见他走动了起来,第五念和闵御尘松了一口气。

    沈骏朝着家的方向走动,本应该几分钟的路程,却没有想到他足足走了二十多分钟,他换了个目标,准备去别处,去了另一栋楼的姨妈家,走了五分钟就走到了她家的门口,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他的家里藏着第五念所说的那个法器。

    眼见他又急急的团团转,找不到自己的家门而苦恼。

    *

    付蕾蕾一路跟踪莫无闻,看见他前去的方向,大概能够猜得出来,他应该去的是在山上的那栋别墅,意识到这一点,她刻意放慢了车速,远远的跟在他的车后,确定他的目标是山上的别墅。

    远远的看见他上了山路,付蕾蕾便没有再跟上前去,而是估摸了时间,等到二十分钟以后再上山,又不会被人发现。

    她不敢开车灯,为了安全起见,故意开的很慢,离莫无闻的别墅很远的地方才停下来,因为这栋别墅不是在莫无闻名下的,所以他没有防着任何人,以为谁也不知道,却是没有想过,付蕾蕾早就调查清楚了,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毕竟兔子被逼急了还咬人,像莫无闻这样腹黑的野狼,没被逼急了都咬人,若是被逼急了,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付蕾蕾临出门的时候,穿了一双运动鞋,步伐踩的很轻巧,丝毫听不出异样。

    来到了别墅的后花园,她记得那处栅栏的地方很矮,所以想要偷偷摸摸的爬进去是很容易的事情,毕竟她上学的时候,爬墙逃课是她最常做的事情。

    察觉到后院有人,付蕾蕾立刻猫下了腰,隐藏自己的身子。

    “大师,阵法破了吗?”

    “有高人在背后,暂时只是走进了此阵之中。”

    传来莫无闻急迫的声音,“你说过,进入此阵法之人只能是那对母子的家人?”

    那位大师点了点头,“是的,我猜想沈骏已经进入此阵法。”

    偷听的付蕾蕾的心跳都快要跳出了嗓子眼了,沈骏进入阵法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大师能不能让他走的进去,这辈子都出不来。”

    听到莫无闻的提议,付蕾蕾的心蓦地被什么揪扯的痛了,用力握紧了双拳,立即恢复正常的水眸泛着坚定的目光,今日谁若是敢动沈骏一根汗毛,她就要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莫先生,做此事有损我的修行,万万不可。”大师的眸光闪了闪,露出几许的抗拒。

    “大师虽然是世外高人,但是我想你总免不了会被钱这样的俗事缠身吧,要不然看看我的诚意再说?”说罢,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支票,“空白的,你想填写多少都行?行动吗?”

    那位大师看着空白支票无动于衷,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此阵法之中,一团浓雾之下,沈骏正在焦急的踱步,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出口,“其实破此阵,很简单,在我的阵法之中滴上一滴来自与他有血缘关系人的血,自然而然便被破了,可是难就难在,现在没有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所以你大可不必如此。”

    莫无闻就像是置若罔闻似的,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笑道,“你瞧我怎么会忘记这样的事情?大师一向只对现金才没有说服力,既然如此,我楼上的保险箱要不要去参观一下,里面金银珠宝,现金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大师有些不懂,“你为什么这么想他死?”

    “他抢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你说他该不该死?”

    付蕾蕾捂着小嘴,将自己完全的隐藏在黑夜之中,以免被院子里的浪子野心发现。

    “的确是有一个办法,但是我却不能拿我的道行与生命去冒险,必须需要下咒者自减五年的寿命,你可愿意?”虽然这是唯一的办法,可是一般很多人都不会如此选择,本以为莫无闻也会拒绝,却是没有想到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