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一起洗澡(二更)
    125一起洗澡(二更)第(1/2)页

    天:

    对于这样的小单子,第五念还真是没啥兴趣,“不想接,我还没有休息够呢?”

    单晓婷放佛是听不懂似的,一惊一乍的嗷呜了一嗓子,吓得第五念差点魂不附体,拍着自己的胸口,“单晓婷,你要死了。”

    “boss,我本以为你一定会同意的,我都给你应下了,你不去要陪给别人很大的一笔违约金的。”

    第五念眼皮一跳,“你替我答应了,你凭什么替我答应了,我连合约都没签,我为什么要赔偿他违约金?”

    单晓婷轻咳了两声,决定推出去一个替死鬼,“袁起,这事儿你做主的,你说。”

    袁起很无辜,这事儿明明是单晓婷想要和安沛奕套近乎,而他只不过刚好说了一句,与安沛奕配戏,董宁儿也不算太差,真想看看这个姑娘是不是和媒体宣传的那样好?

    然后,然后他们两个人一拍即合,就替他们boss接下了此单。

    其实,董宁儿他不看也没多大的损失。

    只是单晓婷这个时候把自己推出来送死,是不是有点太不地道了?

    第五念立刻火大了,“你们两个,你们两个这个月的奖金取消了。”说罢,第五念气吼吼的准备去接儿子放学,隐隐还能听见身后传来明天上午十点,历史影视城去见董宁儿。

    眼见他们老大开着布加迪威龙扬长而去的身影,单晓婷有些担忧的问道,“你说老大到底会不会去啊?”

    袁起拍着胸脯保证,“她肯定会去,你放心吧,咱们老大怕死了赔偿违约金。”

    单晓婷闻言,忙不迭的点点头,“你说的非常有道理。”

    第五念去了幼儿园,无意中又看见了那位始终盯着陈轩奇的老人,之前陈尤嘉的妈妈做手术的时候,打听过,她的爸爸才走一年,所以第五念猜的出来,这位老人家大概是陈轩奇的外公。

    老人身穿黑色绸缎的寿裤,上身是红色底面,金色铜钱印花的大褂,他目光如痴如醉的看着小小的轩奇,所以并没有注意朝着他走来的第五念,直到他察觉到了第五念的身影,想要逃跑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不知道第五念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扣得住自己的灵魂,半点动弹不得。

    他脸上浮现出了几许惊恐,如今他一直不回地府报道,已经是违反了规矩,只是他没有想到在外孙的幼儿园里也会碰见有道行的大师,还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

    因为他是鬼魂,所以即使喊得再大声也不见得有人听见。

    第五念就像是闲来无事,站在树荫下等着接孩子的家长,并没有表现出有多么的不寻常来,“你是轩奇的外公?”

    老人一怔,听到对方如此称呼自己的外孙,反倒是不挣扎起来了。

    “你是……”

    “意墨的妈妈。”

    “之前听轩奇总是说你们意墨。”老人立刻觉得亲切不已,“还有前些日子,我老伴儿做手术,你替我们看着轩奇,真的是很感谢你。”

    原来,这轩奇的外公一直守着老婆,孩子,外孙,第五念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轩奇的外公,“据说,你已经死了有一年了,为何不去地府报道,而是跑到这里来看陈轩奇?”能够留在阳世间的鬼,都是有很深的执念。

    老人张张嘴,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却又不能说,若是泄露了天机,他不知道会有什么样可怕的报应,毕竟他已经死了,不怕报应在自己的身上,就怕在嘉嘉和轩奇的身上。

    “我,我只是舍不得孩子。”

    第五念自知他没有说实话,见他浑身周遭并无任何的怨气,只能算得上是孤魂野鬼,“小孩子身体单薄,你身上阴气太重,以后别靠的太近了,对轩奇来说并非是一件好事儿。”

    老人听了很是受用,连连点头问道,“我远远的看着他行吗?”

    第五念颔首,“嗯,我知你还有别的事情不肯与我说。”第五念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类似符咒一样的东西,“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

    老人全身心的信任第五念,很爽快的报出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外加时辰。

    第五念未用任何画笔,用灵力在符纸上写上了他的生辰八字,然后画上了追踪符的图案,“你这个符给你,你若是有什么麻烦,可以将它撕碎了,需要我的帮助义不容辞。”

    他看了看第五念手上的符纸,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人能不能接得住?

    第五念直接拉过他的手,放到了他的手里,“伯父,再见!”

    老人一怔,看着手心的符纸,瞬间惊愕的站在了原处,久久的回不过神来,再抬眸看向第五念的时候,她已经接着意墨离开了,而嘉嘉也带着轩奇走出了幼儿园的大门,嘉嘉年轻不懂事,生下了轩奇,如今瘦弱的肩膀撑起了整个家,他实在无法接受老天的安排,将符纸藏好,他抬起脚步跟了上去。

    陈尤嘉牵着轩奇,一大一小有说有笑的。

    老人本来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后来想到了第五念的提醒,又远远的拉开了距离,眼神之中无法言喻的悲痛。

    第五念说道,“今晚你以萝妈妈在要加班,所以,晚上我们两个吃点什么呢?”

    第五意墨叹了口气,“我们下面条吧!”

    第五念呵呵的笑了,“深的我心意的人果然是我儿子。”

    “妈妈,你好像只会下面条吧!”

    第五念立刻不乐意听了,“什么话,你能把面条下成豪华版的吗?”

    “不就是放点青菜,鱼丸,肥牛,说罢,你这次还打算放什么?”

    “再给你加两个火腿,打个蛋怎么样?”

    第五意墨嘴角一抽,对于妈妈的厨艺,他还真是不敢恭维。

    “冰箱里的材料不多了,我们去超市买点吧!”

    “好啊!”

    他们将车子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去了小区隔壁的超市大肆选购了一番,甚至将明天的菜都买了,这样以萝就不用再出门一趟了。

    第五念提着大包小包的口袋,边走路边嘱咐意墨,“意墨不许乱跑,要看着脚下的路。你前面的台阶……”眼瞅着意墨脚下的台阶就要踩空,第五念吓得丢下了手里的东西,朝着意墨飞奔而去,眼见小家伙被一双强健的双手提了起来,即使面对自己可能摔个狗吃屎,她也心满意足的松了口气。

    只是预料之中的狗吃屎没混上,倒是扑到了某个人的怀里,感受到他温热的胸膛,第五念连忙挣扎的站稳了身子。

    意墨却是异常的开心,“闵叔叔,意墨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我很想你。”

    小家伙嘴巴甜到不行,甚至还搂着闵御尘,很显然他开心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