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 赢勾(二更)
    135 赢勾(二更)第(1/2)页

    天:

    第五念和白昭昭心事重重的回到了那位大叔家,喝了口肉汤,一不小心吞了个肉丁进肚子里,内心却是泪流满面,一个碗里就那么一小块肉丁,她竟然连细嚼都没有好好的品尝就吞到了肚子里了,太揪心了。

    看着她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白昭昭都能想到她经历了什么,趁着大叔大婶看不见的时候,将碗里唯一的一块肉送到了第五念的碗里,换来她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哎呦,白渣渣会这么好心?

    白昭昭白眼一翻,伸出筷子就要抢回来,却没有想到第五念捧着碗哧溜的全喝光了,连根菜叶子都不剩下。

    那副狼吞虎咽的模样把对面大叔大婶都给吓坏了,大叔笑了笑,“瞧,这丫头,可能是没吃过咱们乡下的饭菜,是个新鲜。”

    第五念连忙点点头,也不能说自己是因为饿的,哪里还管好不好吃。

    晚上睡觉是个尴尬的问题,因为这边的人穷的只有一间屋子,根本没有第二间,好在炕很大,足以容纳他们四个人。洗漱的时候,第五念偷偷摸摸的拉了以萝的红绳,告诉她自己在外面有点事情,不知什么时候回去,若是忙了,没有人看孩子,就交给袁起和单晓婷,随便哪一个都好,工资照算。

    以萝担忧的说道,“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别太拼了,知道吗?”

    “嗯,我知道,这里没有信号,有事儿我们再联系。”

    “好,我会告诉意墨的。”

    白昭昭第五念把着两边,大叔大婶睡在中间,第五念不敢睡的太过豪放,怕把人家吓到,所以一晚上也是睡睡就醒了,醒了眯会儿眼睛,又继续睡了过去。

    五点钟,第五念挂着一对熊猫眼,从床上麻溜的爬了起来,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看了一眼白渣渣,好家伙,这只死狐狸睡得可真踏实。

    大婶小声的说道,“丫头,你醒了?”

    第五念颔首,“嗯,醒了,大婶,我帮你做饭吧!”

    “你是客人,那哪儿行啊,你歇着吧!”

    “没事儿的,大婶,反正我也睡不着了。”第五念虽然不会做饭,打打下手是没有问题的,喝了与白开水差不多的米粥,第五念觉得自己留在这里肯定要瘦成一尺七的小蛮腰。

    再次上山,却是发现那团死气已经消失不见了,拿着罗盘在山林里转了一天,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第五念不由得泄气了,“白渣渣,我饿了,老饿老饿了。”

    “当你去附近的镇子吃点东西?”

    “好,我要吃肉,好大一块,最起码要卡在嗓子里,不能喝口汤就给冲下去的那种。”

    听到第五念的形容,白昭昭差点没笑出声音来。

    “走吧!”

    在镇子上,第五念吃的都快要打嗝了,却依旧是肚子不饱,眼不饱的,拎着回去的时候,还一手拿着好几个馅饼,不停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塞。

    “你打算带回去给大叔大婶的?”

    “你疯了,他们家离镇子至少要半天的路程,我们两个人就两条路,带东西回去给他们不是要起疑心吗?再说了,我们给的钱够多了,日子想怎么节省着过,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那你带着这些馅饼做什么?”

    “我怕等会儿又饿了,怎么办?自然是留给我自己的。”

    白昭昭嘴角一抽,顿时无语了。

    第五念却是在镇上逛好了,走走停停,到处询问最近发生的大旱的事情,想知道事前有没有先兆。

    先兆倒是没有找到,但是第五念却是听到了一个传说,还是从一个老瞎子口里听到了,相传m市很早以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甚至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明海。这片大海经常兴风作浪,造成周围的渔民无辜的枉死,后来触怒了天神,将大海填平了,变成了现在的土地,渐渐开始有了人类的踪迹,只是每隔几百年都会大旱一次。

    所以这里的人已经习惯了,距离上一次大旱,却是七百年前,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

    老瞎子说完,开始捻着手指头,“小姑娘,听故事,总得有点表示吧?”

    第五念挑挑眉,将手中的馅饼全部送给了老瞎子,“你一定饿了吧,慢慢吃。”

    感觉手中的热乎气,老瞎子直接扒开了眼睛,看见了馅饼不由得眼角一抽,有些不满意的说道,“就只有馅饼啊?”

    “你不吃拿回来。”

    听到第五念的话,老瞎子也不想装瞎子了,捧着馅饼一阵狂扫。

    回去的路上,第五念问道,“你说这个明海会不会是当初的那个冥海?”

    当初帝女女魃的尸体坠入了冥海之中,身上残存的僵尸血与守护冥海的天神赢勾融合,成为了僵尸先祖,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有所记载,可惜这部传奇著作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发生一些变故,原稿遗失殆尽,纪晓岚凭借着自己的记忆重新编写,却始终有大量的疏漏。

    关于赢勾的记录少之又少,后世之人只知名字,其他的却是一概不知。

    第五念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白渣渣,你说,她是不是来找赢勾的?”

    “一个老瞎子的话你也当真。”

    “我发现这里所有人的话都没有他的话来的真实。”

    白昭昭却是莫名的沉默了起来,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毕竟连他都觉得这种可能才是最大的。

    第五念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下好了,旱魃未除,又多了一个赢勾,我怎么觉得我的人生一片昏暗?”

    “这次回去以后,我回去帮你查查资料,别担心了。”

    狐族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一个种族,对于这些史料记载,肯定要比人间的有权威。

    “得了,我们先回去再找找看,没有什么发现我们就回去吧,在这里我是一天也吃不好睡不好的。”

    “成。”

    只是两个人本想再回去看看,却发现那片干旱的大地已经覆盖了不少的人群,甚至还有记者,一大堆的专家跑来辟谣,绝对不是世界末日,也不知道这样愚蠢的传言是谁传出来,眼见第五念和白昭昭走来,浑身上下的衣着绝非是这里的庄稼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来到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