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6 第五念中枪
    146 第五念中枪第(1/2)页

    天:

    早些年,闵御尘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只要是上级吩咐下来的任务,每一件都完成的非常,军功章一个接着一个,差不多快要填满半个身子了。

    唯独有一个人令闵御尘产生了颓败感,那就是境外最大的军火贩卖商查尔斯。

    当时查尔斯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闵御尘带领着宋阳,沈谦然,乔挚亚三人在外整整卧底了两年,闵御尘更是与查尔斯混成了比亲兄弟还要硬的关系,甚至是慢慢得到了对方的信任。

    只是查尔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背叛他的人竟然会是自己信任的兄弟。

    闵御尘设下了天罗地网,所有人都以为查尔斯插翅难逃,最后还是出了差错,两方队伍里都出现了内奸,那一战可谓是惨烈,双方损失惨重。

    闵御尘受了很严重的伤势,查尔斯侥幸的逃走了,却也是伤势惨重。

    之后,查尔斯就彻底的消失了,任凭闵御尘怎么调查都没有将此人找到。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查尔斯再次出现,堂哥会瞒着自己,仅仅只是调走了沈谦然。

    自从任务之前与堂哥通过电话,再后来就没有任何的消息。

    闵御尘明白,堂哥是怕自己和查尔斯对上了,必定是撞冰山的局面。

    见到闵御尘风尘仆仆赶来的那一刻,闵御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尘,这事儿的确是我考虑不周,当年你和查尔斯的积怨太深了,我生怕你和他对上,不利于我们整个案件。”闵御闻是闵家老大闵雪柏的独生子,从小起点很高,现如今的军衔是中校,父亲又是华夏国的军事委员,加上闵家老二,也就是闵御尘父亲闵雪松的财力支持,闵家绝对算得上是华夏国数一数二军事世家。

    闵御尘冷眸扫过了堂哥,第一次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所以先让沈谦然去送死?”

    闵御闻心里蓦地一紧,这还是从小都大,堂弟第一次和自己翻脸。虽然当着自己属下的面有些难堪,但是谁让自己有错在先呢?

    “确定沈谦然是否还活着?”

    闵御闻颔首,“查尔斯仅仅只是折磨沈谦然,却并不急着要他的命。”

    闵御尘冷冷一笑,“他是在等我。”

    “尘,你万万不能冲动,这事儿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已经来不及了,我怕歉然开坚持不住了。”闵御尘草草的看了一眼大山里的地图,凭着自己的记忆大概已经记下了百分之八十之上。连哪里有逃生的出口,都在他的盘算之中,拿过电话拨打了他曾经的电话号码,之前销号一段时间,但是他就是有预感,这个号码将会再次开通,并且接电话的人就是查尔斯。

    电话果然接通,对方的笑声甚是熟悉,透着一股子的阴森,“衣尘,哦,不,我应该叫你闵御尘,你果然是个聪明的人,知道这个号码会为你再次开通。”

    “废话少说,沈谦然活着?”

    “当然,如果你再晚个半天一天的可就说不准了。”

    “我知道你想见我,说个时间地点吧!”

    “好,有骨气,你单枪匹马的朝着南前行一天一夜,我会陪人接应你,若是你被我发现了,还有其他人,我想你就不用找我,也不用找沈谦然了,尸体我会剁成了肉馅送给你的。”

    “立刻找人给他做治疗,也别忘记你说过的话,若是他没了,我不介意和你一起入地狱。”说罢,闵御尘直接挂断了电话,查尔斯是一个比狐狸还要狡猾的人,是不可能让卫星追踪到他的踪迹,而他也不会白费力气去追查。

    闵御闻十分不赞成他的决定,“危险指数太大,我不能任由你这样冒险,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二叔二婶交代?”

    “堂哥,不用交代,军人的使命是保卫自己的祖国不受侵害,还有另一个责任,决不能丢下任何一个战友,换做你会听我的劝解吗?”

    闵御闻抿了抿唇,声音低沉,“所以你有了更好的解决办法。”

    “没有,但是我可以为你们拖延一夜的时间,利用这段时间必须找到我们,若是找不到我们,我和沈谦然恐怕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依照闵御尘的估算,查尔斯定然会报当年之仇,折磨他一夜大概是没有什么问题,查尔斯瑕疵必报,绝对不会让他轻易的死掉,所以这就给了堂哥营救的时间。

    “尘,虽然这个计划简直就是糟糕到了极点,可却也是我们暂时唯一的办法。”闵御闻没办法了,战友的性命很重要,查尔斯大批量的军火进入黑市,对于国家来说,同样是个天大的威胁。

    “堂哥,这就要靠你们的追踪技术了,沿途会给你留下细微的痕迹,我们能不能活着就交给你了。”

    闵御闻瞬间压力好大,拦过堂弟的肩膀,“若是你折在这里了,大不了堂哥这辈子就留在这里陪着你,顺便驻守边关。”

    “别,我怕大伯母和你老婆能把我的坟给掘了。”很难得,闵御尘竟然也会开玩笑。

    闵御闻璀璨的黑眸瞪得老圆了,就连堂弟提起了自己最厌恶的老婆都忘记了反驳,“尘,你变了!快说,是不是馨儿小丫头说的未来大嫂改变了你?”

    闵御尘想到第五念,心情不由得变得沉重了起来。

    又恢复了最初那副雷打不动的死样子,两人将此事告知其他队友,自然有反对,也有赞同的,只不过这事儿是闵御尘决定的,猎豹中队的队友自然无法反驳,毕竟沈谦然在他们的心里,也是很重要的队友。

    暂时,他们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闵御尘与在场十几个人对准了时间,然后藏了一些细小的武器,几乎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暗器,以作为保命所用。

    推算了自己的脚程,吩咐他们半天以后朝着南方前行,确保安全的追踪距离,万万不可让别人发现了。

    闵御尘走到了中午的时候,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然后找了一处地方,然后收拾出了一块地方,闭目休息了两个小时,下午开始继续漫长的跋涉,森林的夜晚,充满了危险,所以闵御尘不能休息。

    早上的时候,他已经翻越了不知多少个山头,找了一处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稍做休息,差不多又走了半天的时间,头上方飞来一架直升飞机,缓缓的降落在了闵御尘的前方,他看见了直升飞机里躺卧着一只对讲,从里面拿出对讲,按住红色的按钮,“该怎么走?”

    “看来你真的很在乎那个嘴硬的臭小子。”

    “查尔斯,你比以前更唠叨了,我问你该怎么走?”

    “闵御尘,从现在开始,我要你脱光自己的衣服,当然,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可以给你留一条裤衩,然后向东走,爬上最高的那座山,我会派人去接你。”

    闵御尘知道,这是查尔斯的计谋,企图想要侮辱自己,这对于闵御尘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可是为了沈谦然,暂且都可以忍下来。

    将衣服真的脱到只剩下裤衩,然后朝着东面最高的山顶而去。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程,闵御尘缩短到一个半小时,山顶有一处空旷的地方,早已经停好了一架直升飞机。

    闵御尘内心苦笑,看来查尔斯为了能够引他入阵,也算是准备充足。

    直升飞机一起飞,堂哥想要再来找他,算是比登天还难。

    跟着查尔斯的人上了飞机,大概行驶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总算是来到了一处废旧的仓库。

    废旧的仓库站满了查尔斯的人,他缓缓的走到了仓库内,看见坐在正中央的男人,就算是过去了那么多年,他的样貌没有多少改变,“查尔斯,好久不见。”

    查尔斯微微眯起了眼睛,即使闵御尘被他羞辱的脱光了衣服,那份狂傲霸道的气派依然在,那份气定神闲的模样的确是让人看着十分不爽。

    “闵御尘,你都这么落魄了,还和我装什么逼?”

    闵御尘唇角上扬,淡淡的说道,“好歹也要保持我的风度,毕竟人和畜生是不一样的。”

    查尔斯是标准的白人,棕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的狠厉,在这种时候,他竟然还敢明朝暗讽,不得不为自己的这个对手鼓掌,这么多年来,无论自己的身边出现了多少人,都没有一个像闵御尘一样,如此让人印象深刻。

    足以激怒,甚至是摧毁他的一切,而他很快也要实现了,想到这里,他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不错,希望等一下看见你的好伙伴,还能和我保持这份淡定。”朝着身后方使了一个眼神,“去把沈谦然给我带过来。”

    当年闵御尘带领着宋阳,沈谦然,乔挚亚装作小混混,甚至是偷渡,来到他的身边,甚至救了他,取得了自己的信任,想来那场无妄之灾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个臭小子演的一场戏,查尔斯就愤恨难平。

    闵御尘表情始终淡然,眼眸深处看不见一丝的波动,直至浑身是伤的沈谦然被抬到了众人的面前,他的眼睛才微乎其微的闪了闪,查尔斯一直都在观察他的表情,自然也就没有放过他的隐忍与愤怒,如此折磨闵御尘果真是令人心情大爽。

    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